(啾)本文是蝴蝶寫言情時期的舊作,因年代久遠,文章來源幾經轉手,或許有些
誤植、錯字、代稱未統一狀況已經修正,但因非專業校對,所以或有些許錯誤,請
勿見怪。



 


「你說……你從來沒有愛過我?」少女的眼淚奪眶而出,「那你為什麼要天天跟
我在一起,天天打電話給我,對我說『愛你』?半年了啊,你怎麼可以這樣輕而
易舉的騙人?」

在人來人往的新光三越,男孩不安的看看四周,「小聲點……我們年紀都還小,
未來還很長……我說『愛你』,只是不想傷你的心。其實跟你在一起,我一直覺
得有壓迫感……」

少女怔怔的看著他,眼淚一滴滴的滾落,「我凶過你嗎?我罵過你嗎?我不聽你
的話?還是我不溫柔體貼?」

「沒有。」男孩難堪又不耐煩的想趕緊結束這整件事情,「但是你對別人都很凶,
我會害怕。」

「我凶過誰?你說啊!這根本是藉口……你說實話,是什麼原因讓你前後判若兩
人?說啊!既然要分手,為什麼不說實話?」少女發怒了。

「……你不該騙我的。」沉默了好一會兒,男孩終於開口,「我一直以為那位夫
人是你的母親……」

「……院長?」她的眼淚停了,微微張著嘴,「我懂了。你因為我是孤兒,所以
將我淘汰出局。」

「是你不該騙我的。」男孩開始推卸責任,「你早該跟我說明你的情形,但是半
年了,你卻從來不提……」

望著她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他不禁有些膽怯。雖然紫薇一直對他溫柔體貼,柔情
似水,但是,功課和體育成績都高人一等的她,卻也氣勢奪人。

她的出身是個謎,而她自己也從來不談。可即便如此,就讀貴族學校,氣質優雅、
舉止合宜的她,依舊是男同學愛慕的對象。

能跟她交往,男孩一直覺得飄飄然,直到發現她住在孤兒院裡,他滿腔的熱情馬
上被澆了桶冰水。

孤兒院!想到滿院骯髒、眼神冷漠的孩子,長大以後不是變成流氓,就是太妹……
在他心目中猶如公主一樣的紫薇,馬上染上了一層不潔的色彩。

「因為我是孤兒,所以你不要我?」她的語氣漸漸森冷。

「……是你不該騙我的。」

「那你說愛我也不是真的,是不是欺騙呢?」

「那是出於善意,不算欺騙。」他直覺地強調,像是要擺脫愛上孤兒這樣的污名,
「是你先騙我的……」

驀地,男孩臉頰上挨了一記熱辣辣的耳光,他撫著臉發呆。紫薇這憤怒的一巴掌,
讓熱鬧的新光三越沉默了幾秒鐘。

「你打我?你敢打我!」男孩被週遭那些看好戲的目光激怒了,臉上的熱辣讓他
失去理智,「你這個不要臉的……」抓住紫薇,他舉起手就要往她臉上揮去——

男孩的手猛地被抓住。「你幹什麼?男人本來就該吃點虧的,打女人?是不是男
人?」

男孩憤怒的回頭,卻被一張冷峻的臉孔給震懾住了。他滿腔的怒氣馬上枯萎,結
結巴巴的說:「……是……是她先打我的……」喃喃的不知又說了些什麼,甩開
對方的箝制,夾著尾巴逃走了。

紫薇揉著被男孩抓痛的手腕,思前想後,忍不住放聲大哭。

「打了人還哭?這不是殺人的喊救命嗎?」冷峻的男人嚴厲的教訓她,「什麼事
情不能好好說的?打人就是不對,暴力可以解決事情嗎?」

「要你管?」紫薇嚷了起來,向來早熟穩重的她,遇到生平第一次難堪的失戀,
再也掌控不住自己的情緒,將滿腔的怒氣發洩在眼前的陌生人身上,「你又不是
我的誰,憑什麼管我?」思及根本沒有親人可以關心管束自己,她又哭得更大聲
了。

「天下事,天下人管得。」見她哭得這麼淒慘,男人的語氣也放緩了些,「拿去,
把眼淚擦一擦。這麼大的女孩子了,還哭得跟小孩一樣。幾歲了?」

接過他雪白的手帕,狠狠地擤了鼻涕,看他皺眉,她的心情才好一點。「十七歲。」

「十七歲跟人家談什麼戀愛?回去好好唸書!」男人惡狠狠地教訓她。

她憤慨的抬頭,這才注意到眼前這男人冷峻的臉孔,居然是豪邁俊美的。只是,
那嚴厲的線條令人望之卻步,身材高大健壯,連規矩的西裝都無法約束,反而看
起來像是……像是……

像是黑道頭子。

「不要你管。」她悶悶的低頭,轉身就走。

望著她的背影,男人煩惱的爬爬頭髮,他的秘書在旁邊忍笑,從來沒見過英明神
武的總裁這麼困窘過。

「總裁……那是范小姐吧?」壓下笑意,他恭恭敬敬的問。

「下班了,子敬,別叫我總裁。」他沒好氣的蹬了一眼自己的好友兼副手。「是,
她是范紫薇。」這讓他開始煩惱了起來。

「小姐長這麼大了……越來越漂亮。」

子敬笑了起來,拍拍好友的肩膀。「務觀,不錯唷,多年光源氏計劃有成……」

「你神經什麼?」

陸務觀沒好氣的瞪他一眼,「要不是死老頭求我關照他故人的私生女,我才懶得
管……」

當年他父親不方便出面,要求他這個才剛從研究所畢業的兒子當范紫薇的監護
人……當初實在不該心軟答應的。

五年了。自從在孤兒院尋訪到紫薇的蹤跡後,他一直扮演著「長腿叔叔」的角色。

累贅嗎?一開始或許是的。所以,他沒把紫薇帶回家,讓她繼續待在孤兒院,只
是定時差人送衣服、書本過去,每個月固定捐款,要求院長多照料她。

幸而這個孩子很聰慧,每次看到她的成績單和寫來的信,他向來冷硬的心腸也不
禁柔軟了。

反正栽培她也花不到什麼錢,只要她願意唸書,再大的開銷他也從不皺眉。

今天的偶遇,實在是始料未及。

只是,看她這樣的表現……顯然功課好並不代表什麼,她需要的是多加管束。

該把她帶到身邊嗎?這個問題讓務觀思考了一整夜。

不能放任她這樣下去,一點家教也沒有。身為她的監護人,他對她有責任。

接掌家族企業已經四年,他嚴厲的管理,讓日漸衰頹、因循苟且的家族企業躍升
為國內十大企業,沒有理由管不好一個小女孩。

不過是個十七歲的小鬼而已。

一旦下了決定,第二天,他立刻請了最好的家教,同時通知院長要把紫薇接回家
裡。

只是,世事難料。誰也不知道,一個十七歲的小女孩會把這個嚴厲威嚴的總裁大
人搞得天翻地覆,也徹底顛覆了他原本理性穩定的世界,以及……

未來的人生。

    全站熱搜

    啾啾姊姊的房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