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蒼床頭的椅子上,史瑞冷冷的笑,映在牆上的影子突然膨脹,帶著強烈的壓
迫感。

「蒼啊,妳真的要力量嗎?無人可及的力量嗎?」史瑞英俊的臉孔落著沈重的陰
影。「妳只想坐在那兒哀嘆,還是想要真正的力量?」

她有些畏縮的坐起來,瞪著史瑞。

「人們啊,人們。螻蟻般的出生,又螻蟻般死去的人們。」他笑,唇角就冒出一
點點獠牙,「妳若渴求力量…我,死亡之翼最後的子嗣,就是力量的化身。妳只
要付出一點點代價…說不定妳會喜歡的小代價,就可以取得力量。」他睥睨著蒼
,表情是猙獰的狂喜,「妳要嗎?」

「…史瑞,你不要嚇我。」蒼的聲音發顫。

「嚇妳?嘿嘿嘿…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他爆出一串狂笑,「妳以為,我是
隨口說說?這麼漫長的時光,我沒試圖解除死亡之翼的咀咒?是啊…我不能夠破
解,必須困在人身中。但我是…泉源。力量的泉源。我不能使用的力量…卻可以
供人汲取。」他的面容扭曲而恐怖,「妳要嗎?蒼?」

他站起來,可能是因為角度的關係,黑影扭曲成奇異的樣子,像是有翼的龍。俯
下身,他在蒼的耳邊低語,「親愛的人們啊…還是妳只是隨口哀嘆,所謂希望擁
有力量,只是說說而已?還是妳捨不得放棄妳的童真呢?」

蒼沒有回答,只是像被雷驚嚇的孩子,瞪著眼前的虛空。

史瑞的臉孔掠過一陣強烈的失望和狂喜。畢竟,她也沒什麼兩樣。該玷污的純真
,還是會淪喪。

沒有戰火玷污不了的純真,一如他所料。

「原來…妳的這一切…完全無足輕重。妳也只是個沒用的東西…」他的聲音越來
越輕,「無足輕重…無足輕重。」

「不是這樣的!」蒼突然吼了出來,「不!我不是要這種力量!史瑞,我很喜歡
你…我不要成為所謂的『代價』!不是這樣的!」

史瑞恐怖的冷笑凝固了幾秒,「不然呢?說吧。」

「我若接受了你的力量,那我不就跟阿薩斯沒有兩樣了嗎!」她抓著被單指節發
白,「渴求不該有的強悍,是不對的!我有我自己的力量!」

他笑出來,「妳?」

「…每個人,在這世界上都有自己的位置。」蒼流淚了,「我要在自己的位置上
,努力到世界毀滅為止。」她用拳頭擦去自己的淚。

「就算徒勞無功?」

「即使徒勞無功!」

沈重的壓迫感消散無蹤。她淚眼模糊的抬頭,史瑞,又只是史瑞而已。

但他的表情卻溫和,甚至顯現出罕有的柔情。「妳讓我想起,我為什麼不想傷害
『人們』的真正理由。」

但他不肯多做解釋,不管蒼怎麼追問。

***

之後他們到銀白十字軍之下效命,因為蒼拒絕看到聯盟和部落互相殘殺的戲碼。

其實這樣也不錯啦。史瑞想。除了整天聖光聖光耳朵長繭…最少蒼看起來愉快多
了。

她整天跑來跑去的,累得跟狗一樣,卻是笑嘻嘻的。

啊,也是有些「人們」,是什麼也玷污不了的。真讓人煩躁而苦悶,又覺得有趣
和欣慰。

真是討厭的「人們」。特別是討厭的蒼。



「對了,妳說妳喜歡我。」某天,史瑞突然想起來。

「…嗯。」她裝作專心的拔一根冰棘。

「妳還說,妳不想成為『代價』。」

這次她轉頭看天空,連回答都沒回答了。

搔了搔頭,「其實我是胡猜的…但妳真的是處女?」

「笨蛋、白癡、混帳!」她對著史瑞揮拳頭,「不、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馬
上喚出飛行座騎,逃得遠遠的。

嘖嘖。你永遠不能小看女人。趁亂告白嘛,真是的…

「我還沒結過婚呢。」他自言自語,「或許該試試看。」

(完)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