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特加德的戰況很危急,但在各地援軍的幫助下,意外的守了下來,甚至開始反
攻。

但沒有人知道他們的隊伍裡有條黑龍,他們承認史瑞是不可多得的勇士,但完全
看不出來他是非人。

「那當然,我在人類之中生活了很久很久。」史瑞微微厭煩的解釋,「我帶兵打
過仗,退伍以後也去大公會當過主坦、攻擊手,打過競技場拿過鬥士頭銜…一開
始,都滿好玩的。」

「後來就不好玩嗎?」蒼好奇的問。

「爭吵很煩。」他露出厭惡的神情,「破銅爛鐵也吵翻天,無聊!還不如聽聽人
類的八卦來得有趣。」

所以,他完全像個人類的男人。喝酒、講粗口,對著酒館的漂亮妹妹色瞇瞇的笑
,大講她幾乎聽不懂的黃色笑話。完全享受扮演一個「人類」的樂趣。

他坦承,困於人身,幾乎沒什麼法術可以用了,他的能力只比普通人好一點。「
大概趕得上伯瓦爾的程度吧?」史瑞聳聳肩,「但我那麼拼幹嘛?」

「…你認識伯瓦爾大領主嗎?」臉紅了一會兒,蒼期期艾艾的問。

「老天!」史瑞大聲的笑起來,「我一定要跟伯瓦爾講,有個笨蛋丫頭愛慕他!


「不是那樣的嘛!」蒼惱羞成怒了。

「女人都愛英雄嘛,我了解。」他露出興味盎然的模樣,「嘖,有什麼好害羞的
?他的確是個很出類拔萃的傢伙,僅僅是個人類而已呢。但妳知道嗎?奧妮克西
亞使出渾身解數,還是沒辦法徹底迷惑他哪!結果我那老姊全副精力都只能擺在
他身上,精神緊繃,一個不留神,就會讓他掙脫法術…」

「就說不是了!」蒼真的生氣了,「雖然我知道他是英雄,而且也聽說了他諸多
事蹟…但我不是…」她的神情漸漸淒涼。

她是在奧妮克西亞被殺後才首次拜訪暴風城。當然,這個苦心維護暴風城王國的
英雄人物,她聽聞過太多事蹟了。但讓她對這位英雄有深刻印象的,卻是因為一
次偶遇。

那次她幫皇家圖書館跑腿,路過了宮廷花園,看到伯瓦爾大領主和小國王一起散
步。

「…這是什麼話?」伯瓦爾大領主的語氣很震驚,「不許你再胡說!孩子,親愛
的,瓦里安國王一定會回來。在那之前,你就是國王。是誰跟你說這些的?我一
定要…」

「叔叔。」小國王低頭,慘澹的說,「這皇冠…太重了。」

沈默了片刻,伯瓦爾大領主開口,聲音是那樣的慘然。「孩子,你不但是我的國
王,也是我的侄子。你當我是誰?難道我是背棄聖光,泯滅良知與親情、只知權
勢的下流惡徒?我決不容許任何人動一動你,包括我自己。國王對個小孩來說,
的確是個重擔。但請為你的父王、全艾澤拉斯的人類,承受此重擔。」

「…叔叔,對不起。而且,謝謝。」小國王抓著伯瓦爾大領主的手,哭了。


「…然後?」史瑞有些糊塗。他認識伯瓦爾,這根本不足為奇。

「伯瓦爾大領主蹲下來抱住小國王,他也哭了。」蒼小聲的說。

「嘖,大男人哭屁喔。」史瑞不太耐煩,「找機會我一定要譏笑他…」

「這,很好笑嗎?」蒼低下頭,「…我也希望,我的叔叔來找我,告訴我,我不
是沒人要的孩子。」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捍衛在她前面,血濃於水的家人。就是被史瑞不屑的眼
淚,讓她打從心底認可了這位大領主是個英雄--不被權勢誘惑,擁有溫暖情感
的英雄。

「小孩子的想法真讓人搞不懂。」史瑞咕噥著,「伯瓦爾找我喝茶,妳要不要跟
?」

蒼的臉馬上漲紅,拼命搖頭。

「我想也是。」他煩躁的搔搔頭,「請柬都推成一座山了,我去看看他好了。」

當天,史瑞很快就回來,並且帶來伯瓦爾大領主的簽名,粗魯的往蒼的懷裡一塞


「…?」蒼瞪著他,又低頭看看簽名。

「阿妳不是很仰慕他?」史瑞有點發悶,「我總不能去跟他要襯衣的釦子。簽名
就將就吧。」

蒼有些哭笑不得。但她覺得…她跟小國王差不多幸福。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