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的泰坦將世界托付給五個龍王。」史瑞說,「紅龍掌管生命,綠龍掌管夢
境,藍龍掌管魔法,青銅龍管理時間…」他失神了一會兒,「黑龍…掌管大地和
深淵。」

原本一切都很完美和諧,初生的艾澤拉斯清新而美麗,萬物滋長。甚至衍生出社
會與文明。

但這初綻的文明卻發展得太快,甚至引來燃燒軍團的垂涎。從此永無寧日。


「這段歷史太長了,有空妳自己翻書看吧。」史瑞聳肩,「總之,在這段漫長的
戰爭中,龍族付出了重大犧牲。誰也不知道這段殘酷的戰爭是不是黑龍王發瘋的
主因,還是上古之神的蠱惑…抑或是他捨不得交出大地和深淵的控制權。但我猜
想,可能都對,也可能都不對

「所有的原因不可能只有一個。必定有許多細微、恐怕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潛在因
素導致最後的結果。總之,他發狂了。竄起的瘋狂讓他轉化成死亡之翼,並且在
他狂亂時殺死了自己所有的配偶和子嗣,連龍蛋都毀了個乾乾淨淨。

「雖然沒有目睹,但我想,彼時的他應該還沒習慣跟自己的瘋狂相處。妳了解瘋
狂嗎?瘋狂有兩種,一種是失去智慧的瘋狂,另一種,則是清醒的發狂…或是擺
盪在瘋狂與清醒之間。

「他是後者。他發現獨立毀滅一切太慢了,唯有子嗣才能忠誠的執行他的指令。
殘存的黑龍所剩無幾,能逃多遠就逃多遠,甚至從艾澤拉斯消失了--我倒沒想
到他們會逃到德拉諾去--尋不到配偶的狀況下,他開始偷竊其他龍王的龍蛋,
轉化成他的子嗣…產生許多變異。」

他冷笑一聲。「變異。真是好聽的說法…事實上是產生許多殘暴的畸形兒。能耐
受住他黑血污染的龍蛋真的很少…寥寥無幾。完全正常的、配稱作黑龍直系子嗣
的也就幾個。奧妮克西亞和奈法立安都死了…剩下我。」

沈默了一會兒,蒼怯怯的問,「死亡之翼…你的父親…不是聽說也死了嗎?」

史瑞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第二次大戰期間,獸人兵敗,只剩下格瑞姆巴托
的獸人仗著紅龍軍隊頑抗。」他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剛剛我們看到那麼神氣
的紅龍后,就被獸人俘虜,連同她首任的配偶,就在獸人的巢穴像隻母雞般下蛋
。」

「…這不好笑!」蒼有些發怒。「不管紅龍后對你怎麼樣…這都是很殘忍的故事
!」她泫然欲泣。

雖然不明白蒼為什麼要這麼火大…不過她溫柔、甚至是無聊的軟弱,卻感動了他


「…當時據說已死的『死亡之翼』,化身為人類的貴族,蠱惑聯盟諸王。甚至為
了龍后的紅龍蛋,幫助現在達拉然的首領羅甯解救了紅龍后…但妳知道的,他的
原意並不是要救龍后,而且在那之前,死亡之翼對他們非常差勁…所以四大龍王
圍殺了死亡之翼。雖然他重傷而逃,但照他之後再也沒有出現,大家都認為他死
了。」

雖然史瑞的語氣冷淡,但蒼覺得,他有種強烈不滿的感覺。

「當然,四大龍王都覺得自己有理由這麼做。」他的聲音更冷,「群毆有了光明
正大的藉口,看起來也不那麼不光彩了。」

蒼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輕輕的握著他的手。史瑞說,他對家人沒有半點感情…
但或許他自己也不知道,強烈的恨意往往根源於愛。

或者是得不到愛的忿恨。

史瑞很快就平靜下來,「但是,死亡之翼實在太讓人難以捉摸了。每次費盡力氣
殺了他,往往都只是『似乎』,而不是『事實』。所以龍后看到我才會那樣的坐
立難安…不管我已經說了實話。」

蒼若有所思的輕撫他的手,像是有話想說,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怎麼了?」史瑞仔細看著她。她在想什麼?是否想要求力量或榮耀?就算不為
自己,「人們」總有數不盡想祈求的事情。

「…讓死亡之翼偷走的龍蛋…」她低下頭,「還會記得他們的原本應該有的族人
嗎?」

她是孤兒,對這種事情格外敏感。

良久,史瑞沒有說話。她驚訝的抬頭,卻看到史瑞的臉孔鐵青。

「…我要不是很了解妳,我會以為妳是龍后派來的。」他將臉別開,「純真一直
都不是愚蠢。」

「我…我是不是…是不是問了不該問的事情?」

他發呆了一會兒,低笑一聲。「也沒什麼不能問的。答案是,幾乎都不記得。」
露出苦澀的笑容,「除了青銅龍的龍蛋以外。」

有幾秒鐘,蒼忘記呼吸。

「或許是,時光之王的血緣太強烈,還沒出生就有一點天賦。」他木然的說,「
克羅米總是放不下,龍后除了怕我成為亡靈之王,也是看在她的面子上。」

「…她是妳的母親?」

史瑞搖搖頭,「我本來應該是諾茲多姆的直系子嗣。」他的苦澀更深了些,帶著
濃重的嘲諷,「本來應該是。」

---
這篇跟原始設定不符合,經過許多改造和改寫。

請原諒我吃書還篡改…(我跪)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