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顫抖的握住他的手…卻發現滿掌的血。

定睛一看,史瑞的手套血跡斑斑,從鋼鐵手套的縫隙點點滴滴的滲出來。她驚愕
的抬頭,「…你受傷了?!」

他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人類的身體還是強度不足,我都這麼賣力鍛鍊了…還
是扛不住龍后配偶的龍威呀…」

蒼要將他的手套脫下來,他沒有抗拒,嘴裡說著,「沒什麼事情,小傷而已。雖
然是人類的身體,但我可有龍的生命力和恢復力。」

瞪著他血肉模糊,像是被炸爛的雙手發愣。他們剛剛面對的,是無盡歲月,威力
強大的紅龍。不管史瑞是什麼,現在他是人身。

「…真的打起來,你打不過…他們吧?」蒼低低的說。

史瑞睇了她一眼。「沒錯。別說卡薩斯,就算龍后手下一個小鱉三都可以把我燒
得屍骨無存。」

蒼抬頭看他,臉孔慘白,顫著唇好一會兒,神情又堅毅起來。她不發一語,只是
去找了藥膏和繃帶,開始幫他療傷。

「妳知不知道妳把心事都寫在臉上?」史瑞笑了,「噢,親愛的傻女孩,放心吧
。雖然他們都巴不得我趕緊翹辮子--畢竟我是死亡之翼最後一個存活的直系子
嗣--但他們比誰都怕我死掉。他們容我這般無禮,自然有他們的原因。」

他自言自語似的,「所以,我不會讓妳站在我身邊對抗龍,因為這種事情不會發
生。」

「…我不懂。」她輕輕的回答,「史瑞,別唬我。我們…我們是…是夥伴。誰想
對付你…得先踏過我的屍體。」她的臉整個羞紅了。

「這話讓妳說起來還真沒氣勢。」史瑞發著牢騷,「不過妳就是這樣。妳啊,就
保持這樣笨笨的、又畏縮又勇敢的模樣吧。」

雖然,她這個樣子,總是讓他覺得非常苦悶,但也非常愉快。

「他們不會殺我的。甚至誰想殺我,都會被阻止。」史瑞冷冷的笑了一聲。「死
亡之翼咀咒了我。我只要還活著,就會終生都像隻蟲似的在地上爬,一個卑微的
人類。但我若死了…」

他注視著虛空,露出殘酷的冷漠。「我會成為真正的『死亡之翼』。跟我父親當
初一樣瘋狂、失去所有的情感,除了毀滅和死亡,一無所求。」

成為他那黑龍王父親的鏡影,亡靈的深淵之王。

當初奧妮克西亞事機敗露的時候,就先去突襲了史瑞。幸運的是,當時史瑞剛好
離開希利蘇斯,才逃過一劫。

「幸好她失手,」史瑞笑了一聲,冰冷的。「不然哪等得到巫妖王來收割生命。


蒼握著他纏滿繃帶的手,不敢太用力,只是輕輕的。她甚至不敢哭出聲音,但眼
淚不斷的滑下來。

抬手了拭蒼的眼淚,卻在她臉頰留下一抹淡淡的血跡。

「…你、你…」她泣不成聲,「你別觸怒那些龍吧…」

「是他們惹我,哪是我去惹他們。」看她哭成這樣,史瑞心底有種異樣的感覺。
「妳還是個非常年輕的夜精靈,小朋友。在你們同族之間…甚至人類的眼光都太
年輕。妳不能明白他們的恐懼和憂慮,也不了解黑龍對他們代表的意義…」

他心底動了動,「雖說夜精靈比別的種族要了解龍族,但妳是個孤兒。恐怕妳連
伊露恩都不知道哩。」

「我、我當然知道伊露恩。」蒼的臉孔漲紅起來,「她是月神。」

「然後呢?」史瑞懶洋洋的問。

「…………」

「我把妳扯進來了。」史瑞淡淡的說,「我在龍王們面前說妳是我的弱點,而妳
又拿著槍指著龍后的配偶。所以,我該告訴妳一切。」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