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坐在壁爐前的餐桌上,正在埋首寫信。

雖說是春天了,還是冷得緊。這破小木屋蓋得粗糙,寒風會從縫隙中鑽進來,像
是咬人似的凍。往往得圍著壁爐取暖,真的冷得睡不著的時候,史瑞和她會各裹
著毯子,在壁爐前的粗毛地毯上睡覺。

現在史瑞半閉著眼睛,瞳孔裡濺著火光,一本看到一半的書垂在手邊,躺在粗毛
地毯上。

「親愛的淚痕:

來到遠郡也一年多了,明天我們就要離開…真有點捨不得。不知道你們鵝特價
之巔的戰況如何了…」

她啃了一會兒的筆,不太放心的轉頭,「史瑞,真的是鵝特價之顛嗎?這名字太
怪了,還是我寫錯字?」

史瑞懶懶得坐起來,伸長脖子瞥了一眼,「沒錯,就這三個字,鵝特價。」

「…不會吧?你在唬弄我對吧?」她滿眼懷疑。

「唉,妳不懂啦。巨人普遍沒有文化,名字當然是俗又有力。越高階層的名字越
俗,這是他們的傳統。要不是我年輕的時候來過,換個人還不知道這名字呢。」

他看蒼一臉猶豫,趕緊趁勝追擊,「這個名字…是有歷史低。當初他們起家發業
,就是靠賣鵝都特價出售…取名『鵝特價』是不忘本的意思。懂不懂?」

看史瑞一臉正經,蒼搔了搔頭,還是繼續寫下去。


「親愛的淚痕:

來到遠郡也一年多了,明天我們就要離開…真有點捨不得。不知道你們鵝特價
之巔的戰況如何了?

遠郡這邊的情形已經穩定了。想到上個冬天,還心有餘悸。以為會撐不過去呢
…結果要塞送了些糧食來,連卡魯耶克那些海象人都同情我們,他們自己糧食
也很緊,還大方的送了很多魚來,說是回報我們幫他們抵抗卡迪爾人的回禮。

即使如此,還是不夠餵飽整個遠郡的人。我們和遠郡的農夫都成了偷獵者,在
D.E.H.T.A.眼皮底下獵捕長毛象,還得跑給他們追…

當時真覺得熬不過去,飢寒交迫,天譴軍源源不絕。但現在回憶起來,卻都是
美好的回憶。

憑藉了很多人的善心(包括D.E.H.T.A.。其實他們都意思意思追一下,沒真的
傷到我們,真的很感謝),遠郡撐過那個可怕的冬天。甚至還消滅了所有死靈
法師、堵住排水口和礦坑,徹底清理了食屍鬼和那些爛骨頭。

要塞的牧師還來幫忙淨化土地,今年的遠郡有收成了,雖然說,比以往最歉收
的年頭還差,但足夠過冬了。或許明年、後年,遠郡又可以成為遠征軍的穀倉


當然不是說,天譴軍團的威脅就這麼沒有了。現在遠郡的農夫,都配著刀槍在
耕田,連家庭主婦都可以從腰上掏出大口徑手槍轟掉殭屍的腦袋面不改色。

能夠認識這些勇敢的平民,真是我最大的榮幸。

明天我們就要啟程去龍骨荒野了。大領主伯瓦爾.弗塔根公爵以推進到黑暗之
門,正在招募各地的精英。不知道為什麼,我和史瑞都被點召了,要先去第七
軍團報到。

聽說鵝特價之巔很冷(雖然我從來沒去過),但妳應該跟你們公會一起去了吧
?請好好保重身體。

我只是想告訴妳,我一切都很好,希望伊露恩和聖光都看護著妳。

蒼.未雪」


寫完以後,蒼又看了幾遍,改正幾個錯字。

「寫好囉?拿來我看。」史瑞偏著眼睛說。

也沒什麼不可以看的…蒼遞給了他。

「妳怎麼不跟妳妹妹說,妳在暴風雪中站了一夜,差點把手趾和腳趾一起凍掉了
,那些隨軍牧師受不了妳的盧,才去淨化土地的?還有啊,遠郡那個死掉兒子的
老阿婆對著妳大罵,為什麼救別人不救他兒子…這妳怎麼不寫?」

「有這種事情嗎?」蒼從他的手裡抽起信紙,裝進信封裡,「我不記得了。大家
都很努力,都很好。」

史瑞轉過臉,認真的看著她。「…我倒說不上來妳是聰明還是笨了。」

「不聰明也不笨。」蒼圍上圍巾,穿起披風,「只是比較容易忘記。我去寄信了
。」


之後,淚痕收到那封信,當然,她很感動。尤其是前線的長官非常讚美她那異父
異母的姊姊,她與有榮焉。

但是…

「…到底是誰告訴妳是『鵝特價之巔』的呢?捉弄善良的女孩是會有報應的。」
她深深的嘆口氣,「但我想我知道兇手是誰。」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