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般的沈默襲來,沈重的像是要壓垮每個人。

「…不管從哪一族的眼光來看,她都不是很美的女人。」淚痕抵抗著沈重的壓力
,開了口。

「難得我們意見一致。」史瑞點點頭,「但她有小鹿似的眼睛。我很久沒看到這
麼純真的生物了。」

「…你到底想要什麼?」淚痕的聲音逼緊了,心裡不斷的響著警鐘。「她一直都
忙著生計,沒有空抬頭,對世事什麼都不懂!求求你放過她…」

「純真又不等於愚蠢。」史瑞微微厭倦的說,「術士,妳自以為聰明,總是用高
人一等的態度看待純真的人,這是種錯誤。她可能什麼都不知道,但也什麼都知
道。她不說破是體貼和善良,妳卻錯認成愚蠢。我?我並沒有想要做什麼…你們
這些短命鬼身上,有什麼我要的?我只是覺得很無聊、非常無聊。」

他露出一個模糊的笑,犬齒比起一般人要尖銳些。「但她充滿感情的提到養母和
妹妹們,卻讓我非常感動。我很久沒有這種感動了…就這樣。」

淚痕失笑了。「養母?呵呵,呵呵呵…我的養母是個嚴厲的人。」

「我知道。」史瑞恢復冷淡又無聊的態度,「我看過蒼背上的舊傷痕。但她選擇
遺忘和原諒,記住養母的慈愛。妳又選擇了什麼?」

他們沒有繼續談下去,因為蒼試飛回來了。

「真的好快,跟飛機一樣欸!」她興奮得不得了,「…謝謝妳們。」她的臉孔微
微的紅起來,「但我真的不是…」

「喜歡就好。」淚痕沒讓她說下去,「我們也該回北裂境了,會長已經在發火。


她望了史瑞片刻,「…別欺負我姊姊。」

「嘖,」史瑞不正經的摟了摟蒼的肩膀,「我這人最憐香惜玉了。而且有妳這麼
厲害的妹妹,我敢欺負她嗎?」說話間,他挨了蒼好幾拳。

淚痕沒再說什麼話,爐石的綠光閃動,人已經不見了。夜精靈獵人已經早她一步
爐石離開。

「…還沒說再見呢。」蒼停止掙扎,愴然的。「以後…大概也不能再寫信了。」

純真,的確不等於愚蠢。她很單純的只是關愛妹妹們,但妹妹們卻不堪負荷,覺
得是種需索。

「沒差吧。」史瑞重重的摟她一下,然後放開。「長大了,各有各的道路,而且
不一定會交會。」

「對哦。」蒼低低的笑,「沒錯。」

「不過妳那妹妹的男朋友啊…不是我在講,實在配不上她的膽識。還是趁早換一
個吧。」史瑞牢騷著。

「…他叫做暮沙。淚痕跟他在一起很久了…脾氣很好,也是個很優秀的獵人。」
蒼遲疑了一下,「…你們剛剛…?」

史瑞瞟了她一眼,「哦,他只是發現妳早已發現的事情。獵人的追蹤真是種該死
的法術。」

蒼的臉孔漲紅,支支吾吾的,半天說不出一個完整的句子。

「我知道妳發現了,但妳是怎麼發現的?」史瑞淡淡的問。

「…那天不是去毒蛇之湖釣魚嗎?」她聲音細細的,「我想施展『追蹤魚類』,
不小心施展成『追蹤龍類』。」

原來是一時手滑。史瑞沒好氣的想。

那個膽小獵人,應該是開「追蹤人形生物」,但卻顯現不出蒼身邊的人,才奇怪
的切換,誤打誤撞的發現吧?

「我很好奇,妳怎麼沒提?」史瑞停下來,直勾勾的看著她。

蒼將臉別開,連耳根子都紅了。「…我看神話故事說,若識破龍或精靈的真面目
…他們就會走掉,再也不回來了。」

「哦~~」史瑞用種令人討厭的聲音拖長聲調,「原來妳這麼捨不得我呀~~」

「不、不是嘛!」她跳起來,「不是的!你、你…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神經病!
不、不准笑!你…不要笑了!」

史瑞大約笑了兩分鐘,直到蒼快哭出來才勉強煞住。

「噗,咳…好啦。」他大咳幾聲,拼命壓住笑意。「既然妳有快鳥了,咱們去北
裂境繼續旅行吧。」

「我…我說過…」她低頭看自己快報廢的槍。

「安啦,真的遇到危險,妳就假死脫離戰鬥,趕緊叫鳥飛走呀。獵人逃命是一流
的,放心吧。」

蒼支吾了一會兒,臉孔泛霞紅,「…那你呢?」

「哎唷,我是黑龍欸。」史瑞滿不在乎的說,「我也飛走呀。」

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當天他們就搭了蒸汽船,在北風凍原登岸了,並且在旅
館記錄了爐石點。

很快的,蒼就發現自己被騙了。

因為北裂境惡劣的寒冷氣候,她的鷹鷲獸不但感冒了,而且翅膀結冰。除非通過
考試,不然她不能學習冷天氣飛行,也不能解凍鷹鷲獸結冰的翅膀。

所謂的假死上鳥逃走,完全是鬼話。

至於明明是黑龍的史瑞,成功的將她騙來北裂境之後,大剌剌的告訴她,他因為
某種咀咒的關係,只能保持人形,所以也不可能變成黑龍逃走。

「…你騙我!你居然騙我!」蒼發怒的跳起來。

「妳不知道龍最愛說謊嗎?上一次當學一次乖…來都來了嘛…」他緊緊抓住蒼的
臂膀,「走吧,我們的冒險開始囉!」

「我要搭下一班船回去!」

「哼哼,」史瑞抓著霸王龍的脖子,「妳敢回去,我就吃了妳的肥蜥蜴。妳要知
道,雖然只能維持人形,我胃口還是不錯的。」

「…你這隻該死的龍!」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