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緣故,但史瑞陪伴蒼跑遍了整個卡林多和外域。

若不是途中遇到了死亡騎士,蒼還不知道黯刃騎士團效忠聯盟和部落,一起向巫
妖王宣戰。

死亡騎士們走到什麼地方,都會有竊竊私語和輕視仇恨的眼光,連無祖國的商人
和旅館老闆都特別不客氣。世界盡頭小酒館的酒侍,會特別用力的擦死亡騎士使
用過的桌椅,完全無視那位死騎還在結帳。

「…為什麼要這樣呢?」蒼非常不喜歡這種情形,自言自語的。

「妳在外域長大,沒有親友死在他們手裡。」史瑞淡淡的說,「放心,這種情形
不會持續太久…人們是健忘的。當初被遺忘者也被輕視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某
些地方也特別不歡迎他們。但他們還不是好好的熬過來?沒事的。」

欲言又止,她放下手裡的果汁。「…你慢慢喝,我去外面等你。」

史瑞一飲而盡,跟在她後面出來了。

她悶悶的抬頭看著金屬色澤的鋼青色天空,好一會兒沒講話。

「…每次抬頭看,都會覺得自己很渺小。」她喃喃的說,「相對於龐大的世界…
我們只是浩瀚大海的一滴水,生命短促的像是朝露。為什麼…要耗費無用力氣去
歧視或對立呢…?」

「噢,親愛的。」史瑞用他輕佻、微微厭倦的語氣說,「因為人們不常抬頭。他
們眼前只有營生和財貨,以為自己會永遠活下去。不過這就是人們最可愛的地方
。將力氣都耗費在眼前的人事物,世界只存在於自己眼睛張開的瞬間。這多好?
妳該學學這樣,而不是去想那些無用飄渺的大道理。」

蒼睇了他一眼,像是想說什麼,卻還是嚥下去了。良久,才輕輕嗯了一聲。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不再抗拒史瑞跟著她,默默接受了這種奇異的旅伴狀
態。史瑞沒問,還是抱著那種無所謂、偶爾無聊,偶爾輕佻的態度,像是跟蒼旅
行再自然也不過了。

這天,他們會回到撒塔斯,其實是為了慶賀旅遊終於告個段落,所以回到他們初
遇的小酒館喝一杯。蒼有些懊悔,因為自己的任性,結果史瑞只匆匆喝了杯啤酒


「我請你去艾蘭里喝酒吧?」她有些羞怯的提議。

「都好。」他蠻不在乎的回了一句。

但蒼收到的一封信卻改變了他們的行程。「…我妹妹要我立刻去影月谷的蠻錘要
塞。」

「當術士的那一個?」他不太感興趣的說。

「…你怎麼知道?」蒼瞪大眼睛。

史瑞輕笑一聲。這個傻丫頭只有談到家人才有話題,臉孔帶著微微的紅暈,透露
了許多她自己說不定也不知道的訊息。

甚至連去蠻錘要塞這件事情他都料到了,只是沒想到這麼遲。

「去看看吧。我還可以幫妳…」他聳聳肩,「挑花色。」

他們搭了鳥飛去蠻錘要塞,在鳥點就看到她那看起來精明能幹的術士妹妹。果不
其然,蒼的妹妹們湊錢買了一隻高速飛行座騎,連學習高等騎術的錢都準備好了


「…妳們哪來這麼多錢?」蒼呆了好一會兒,輕嚷著,「不可以!」

「妳若不要,我們只好把錢扔到井裡。」術士淚痕輕鬆的笑著,「收下吧,姊姊
。妳苦了一輩子,連隻鷹鷲獸也沒有?就算為了我們的良心著想吧。」

史瑞沒說什麼,已經去獸欄挑了隻最強壯的鷹鷲獸,將韁繩塞在她手裡,「去飛
看看。妹妹們的好意,偶爾也要接受吧?」

蒼的眼淚奪眶而出,緊緊擁抱了淚痕。她輕輕拍了拍蒼,「是呀,去試飛看看。


蒼高興的上了鷹鷲獸,只一下子的工夫,就成了天邊一個小黑點,只有隱約的歡
呼與笑聲。

跟個小孩似的。史瑞微笑著看著她,轉眼看到淚痕逼人的注視。

術士的、冰冷的注視。

「你一定是我姊姊信裡不斷提到的史瑞了。」她伸出手。

史瑞不輕不重的握了握,「妳大約就是她常提到的術士妹妹。」

淚痕輕笑了一下。「哦?大約跟她提到的形象很不相同。我姊姊是個天真熱情的
人…」她笑意更深,卻更冷,「總是美化所有的人和反應。」

「說不定沒妳想像的那麼天真啦。」史瑞靠著欄杆,滿不在乎的說,「雖然她總
是盡量往好的地方想。」

淚痕銳利的注視他。「何以見得?」

「不求回報、盡力付出、又毫無血緣關係的『姊姊』是種沈重的心理負擔,對吧
?」史瑞淡淡的說,「承受太多卻無力回報也回報不完,只能逃避,對吧?呵呵
…」

淚痕整個變色了。

「當然,不是蒼跟我講這些啦,她哪會講…她每天晚上都趴在桌子上寫上四五封
信,每天都會滿懷希望的去開信箱。偶爾接到妳的信都會高興的又跳又叫…但其
他的妹妹可沒隻字片語。」史瑞聳聳肩,「我明白這種無私是種太沈重的負擔。
這隻昂貴的鳥…算是一種受不住負荷的償還嗎?」

淚痕的臉孔發白。好一會兒,她才冷笑一聲,「我聽說龍可以察覺人心,卻沒想
到這麼犀利。」

史瑞卻依舊淡淡的,只是沈默卻壓力沈重的望過來。淚痕雖然極度自持,發現自
己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微微發抖。

「那個隱遁的夜精靈獵人,」史瑞面對著淚痕,只有眼珠微偏的看著她身旁的虛
無,「八百里外我就看到你了,你以為可以藏到什麼時候?讓女朋友來面對一條
黑龍,不是男子漢的行為吧?」

尷尬的,那個夜精靈男子現了身,臉孔卻是慘白的。

「我承認你說得對。」淚痕調整呼吸,「我也承認,面對你我不能心平氣和、毫
無恐懼。但我還是要問你,跟著我姊姊有什麼企圖?即使你是黑龍,我也不惜一
戰!」

「淚痕…」夜精靈獵人緊張的拉了拉她,「別這麼衝…」

「閉嘴!」淚痕大怒,「沒用的傢伙!老娘瞎了眼才跟你在一起!」

這個時候,史瑞反而輕笑起來。「這樣啊…果然『人們』是群稚嫩又奇異的生物
。那就饒過你們吧…看在妳那矛盾又複雜的情感上。我就饒恕你們吧。」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