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旅途其實很平淡,沒什麼變化。即使聽說北裂境開航了,蒼還是繼續她沒
什麼意義的旅行。

「妳不想去北裂境看看嗎?」終於有一天,史瑞問了。

「………」蒼發了一會兒的呆,低頭看著自己幾乎報廢的槍。每次送修,修繕師
傅都勸她換一把,甚至願意幫她聯繫某些有名的賞金團主。

她很清楚自己的能耐,連金主至上的賞金團都會受不了她的,再說,她失去賺錢
的動力,一直都安於貧困。

「我在北裂境活不過三個小時。」她輕輕的說。

史瑞瞥了瞥她的槍,「那倒不是什麼問題…我一個人就抵妳全身裝備外帶那隻肥
蜥蜴。」

「你…」蒼緊繃起來,「你為什麼一定要跟著我?我什麼也沒有。」

「說得也是喔。」史瑞躺在草地上,翹著二郎腿,嚼著草根。「要人沒人才,要
錢沒錢財。灰僕僕的,也不怎麼亮眼。」

蒼先是呆了呆,臉孔漸漸湧起紅暈,惱怒起來。「我沒請你跟著我!」

「對啊,是我黏著妳。」史瑞很大方的承認。「跟妳旅行很好玩啊,常有出人意
表的舉動。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大搖大擺的從大門走入奧格瑪,毫無懸念的。
連守衛都被妳嚇到了,呆了兩秒才開始喊喊叫叫。」

蒼的臉孔一下子紅了起來。實在是她把地圖看錯了方向,一路驅豹奔入了奧格瑪
才發現不對。若不是史瑞下馬掩護,抓著她往外衝,可能莫名其妙的在部落主城
送了小命。

「…我、我只是迷路!」

「那當天晚上妳又偷偷摸摸的從後門跑去奧格瑪做什麼?」

「…法律有規定釣魚還得跟你報備嗎?」蒼一整個惱羞成怒了。

史瑞笑了起來。

他是知道成就護照裡頭有個細目是要在奧格瑪和暴風城各釣一條魚,他也知道蒼
很喜歡釣魚。

但他沒想到白天明顯嚇破膽,眼眶含淚的小女生,居然會半夜偷偷摸摸的爬起來
,想趁夜去完成這項「偉大的志願」。

雖然說後門的守衛比較稀少,夜裡防備也比較鬆懈。但好歹也想想,那是部落大
酋長的主城,是妳這樣一個小獵人可以摸得進去的嗎?

果不其然,她又被守衛追得亂竄,他阻擾過去,抓著她的胳臂就往精神谷的方向
跑,左拐右彎,帶著她躲在一個小瀑布後面,示意她噤聲。

守衛呼喊的聲音漸漸遠去,只有瀑布轟然的聲音。

「釣吧。」史瑞往後面的石堆一躺,不斷的笑。旁邊有隻牛頭戰士也在釣魚,卻
沒呼喚警衛,只是好奇的看看史瑞,又看看蒼。

她非常難堪的投竿,卻沒想到第一竿就釣到老奸。牛頭戰士沈默了一會兒,憤怒
的把釣竿扔在地上,哇啦哇啦的罵著獸人語。

史瑞趕緊拖著她的胳臂,死命逃出大酋長的主城。當然,他一路笑得可響亮著。


「我沒有求你幫我的忙!拜託你不要多管閒事!」蒼叫著。

「妳真奇怪欸。別的女生,都哭哭要幫這個、幫那個,沒幫還生氣。我自願幫妳
還不好?」

「不好!」蒼對著他揮著嬌小的拳頭,「萬一、萬一…萬一我習慣了怎麼辦!我
不可以習慣這種事情!」

「因為習慣了,我若不在會很難過?」史瑞偏著眼睛看她。

哎啊,不好。快逗哭她了。

「別這樣,別這樣。」史瑞舉起手投降,「好啦,我老實告訴妳,我有反骨。人
家越要我幫忙,我越不想幫。妳越不要我幫,我越想多管閒事…」

看著她快氣哭的粉嫩臉龐,忍不住就想逗她一下。他湊到蒼的耳畔,「如果妳真
的覺得很過意不去…妳想用身體…我也是…」

蒼想也不想就揮掌過去,讓他輕輕鬆鬆的招架了。她的臉孔紅的跟蘋果一樣,氣
得口齒不清,「混帳!白癡!色狼!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無聊!」

「那就當我是色狼好啦。」史瑞往營地裡的火堆投了幾塊木頭,「我貪圖妳美麗
的身體,所以才寡廉鮮恥的硬要幫妳的忙。睡覺了啦,明天還有很多路要走啊。


瞪著毫無心機立刻睡到打鼾的史瑞,蒼真恨不得叫霸王龍把他咬死。但等她平靜
下來,又有一點點說不上來的酸楚。

她知道自己很沒用,也知道自己其實是很愛依賴的。就是知道自己的缺陷,和學
不會別離,所以才不想和任何人有瓜葛。

為什麼這麼沒用。為什麼就學不會要瀟灑。為什麼就是學不乖…

她將臉埋在掌心,非常苦惱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