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目前分類:東月季夜語*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做夢了。

高高居在草木構成的王座上,焚獄睜開眼睛,默然無語。

人間真是危險的地方,即使幾乎和人沒有接觸,還是容易受影響…居然讓從不做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她張開眼睛,窗外淒涼的雨聲,點點滴滴,寒氣漸漸的冒了上來。被窩卻很暖…
或許是因為枕邊人的體溫,所以溫暖的讓人眷戀,即使這個睡像不太好的傢伙有
條腿跨在她腰上。

但她還是起床了。根深蒂固的習慣就是改不了,天不黑就起床,已經是刻畫在靈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這個島嶼,突然爆發了一次很嚴重的流感,第一波就死了好幾百人。

在文化昌盛、醫學發達的現代,這個數字實在太過可怕了。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她的城市在嚴密監控下傷亡數字比較小,還是讓她對疫魔的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之七 憐憫

空氣中帶著潮溼的氣息。溫潤的風掠過海洋、翻過山脊,夾帶著水氣,化成如霧
般的綿綿春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屋裡有動靜。她凝聽片刻,確定是葉冷,多煎了一個蛋。他還是那麼沒有禮貌,
連招呼都不打,直接的闖進來,大剌剌的用她的浴室,像是從來沒有離開過。

不過,她沒有什麼值得抱怨的。總之,葉冷為什麼還沒有膩,為什麼要一再回來,
一直讓她很納悶。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任何事物都有一個既定的價格,絕對沒有不勞而獲的好事。她默默的想著。

即使不是她要的能力,既然已經承受,就沒有拒絕支付代價的權利。

就是這樣。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聞契「拜訪」二十天後,她走入了城外附近的一座小山。這山雖然不高,卻是中
央山脈的支脈之一,相當於諸山的心臟。

這些天,金櫻子終於安撫了禍種,祭禳了城郭,算是賠禮,趁著葉冷還沒回來添
亂,拖著疲憊的身體,急急的走入山中。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金櫻子靜靜的坐著,意態悠靜,如閒花照水,端著一杯清茶,目光淡定。

望之似好婦。聞契心底模模糊糊的冒出這麼一句,彷彿是越女自贊。是呀,不管
禍種多麼可怕,能讓這樣的村巫降伏,應該是弱化到難以想像的程度吧?而這個
村巫,不過是個女人,而且是他那窩囊廢似的大哥的女人。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之五 鳴動


正和鄰居喝茶,突然晃動起來,一陣緊似一陣,吊燈鐘擺般,同座的婦人臉色都
變了,慌著站起來,金櫻子卻氣定神閒的坐著,穩穩的泡著茶。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簡陋的違章建築,門前堆滿了雜物,門口半攔著破爛的板車。

金櫻子站在只容錯身的小院子裡,看著滿目淒涼。這就是最初的違命巫,最後的
結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以前她的花刺帶倒鉤,沾手就鮮血淋漓。

但現在的花刺卻柔軟纖弱,生疼,卻連皮都不破,只留下一點點白痕。

外表看不出來,但她的裡面,傷得很重吧?撫著她微帶疤痕的裸背,葉冷迷迷糊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金櫻子坐了許久,卻一動也沒動。

其實不是她不想動,而是動不了。她全身都有些許木質化,裂著不肯收口的傷痕
,出血其實不多,但枝枒枯萎、花朵凋敝,實在使脫了力,全身關節幾乎無法彎
曲。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之三 違命


走過「烏盆居」的門口,過往的行人不免多望幾眼,但老鄰居卻面不改色,該做
什麼做什麼,一眼也沒看那個奇怪的老頭。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癱在床上的葉冷一聲不吭,滿頭滿臉的傷,一條腿已經上了夾板。

金櫻子知道他氣瘋了…不然早哼哼唧唧,撒嬌裝癡,撈點口頭便宜也開心。但她
只一臉平靜的磨著藥草調傷藥,也不說話。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9) 人氣()

一張佈滿淚痕和皺紋的臉在門外,「阿櫻…」她悲泣不已。

還沒五十呢。金櫻子滿心憐憫,趕緊把她讓進來。

「允武又打妳嗎?」她輕聲問,扶著婦人坐下,「還是送去醫院吧。」金櫻子含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之二 入魔


金櫻子慢慢的坐起身,黑暗的房間中有可疑的沙沙聲。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她守到窗外透出微光,人聲漸盛,有人發現了黃琳已死,她才悄悄離開。

原本想攔住她的門神一凜,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原本我是尪姨,鬼神聖潔的容器。金櫻子想。即使結婚生子也沒泯滅這種潔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3) 人氣()

沒多久,葉冷的火氣就消了,而且懊悔不已。

金櫻子屬於遇強則強的那款,葉冷有多認真,她就有多認真。小打小鬧只是皮肉
傷,既然葉冷動了雷霆之怒,金櫻子就很認真的將他的四肢關節都卸脫臼,讓他
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其實早在寫異語之前,我就已經先設定好禍種雙株,本來要先寫的是東月季。那
時奈奈來我家,我還跟他講過開頭。

但兩篇故事我都大略想過一遍以後,有些取決不定。第一就是題材還是老調重彈
,我的女主角似乎都是這型的,跳不開。第二是東月季我想用一種順藤摸瓜的寫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6) 人氣()

「這麼看了幾十年,妳不煩?」葉冷一臉厭煩,「喂,跟妳說話呢。」

金櫻子恍若未聞,只是站在搖搖欲墜的樹梢,望著正在專心念佛的老太太。

「不理我?!」葉冷暴跳起來,「我手上可是有妳的賣身契!」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