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目前分類:姚夜書II*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阿太還小的時候,大約七八歲吧,鄰近數個村子爆發了一次痲瘋病的流行。

這古老的病症伴隨著歷史,從文獻得知,第一個得到痲瘋病的名人是王粲,主要
症狀是眉毛脫落、侵犯神經支配區皮膚之感覺消失、神經腫大、皮膚有特別形狀
之病灶。主要是痲瘋桿菌所引起,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有天然免疫力,而且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3) 人氣()

「說故事?」姊姊破涕而笑,「你從小就愛瞎編…什麼時候了,我哪有心情聽什
麼故事。」

「…我一直想說給媽媽聽,但不可能了。」我模糊的笑了一下,「但我想說給妳
聽。」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放下電話,我安靜了一會兒,往辦公大樓走去。

我是個很曖昧的病人。說重病,大部分的時候我都能夠自理生活,足以出院,但
我還是自費住在這裡;說沒病,我卻常常會突然「發作」,更糟糕的是,我會突
然失蹤,引起許多麻煩。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第四章 鬱結

沒有什麼緣故的,我病了。

住院一年,不是失蹤,就是傷病,但那只是肉體上的折磨。我說過,我很能忍痛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姚夜書發瘋之後沒多久,吞下微塵。後來因為微塵清醒。

楊瑾對他特別照顧,也是因為微塵的關係。

死而復甦的殷曼和君心雙雙失蹤,楊瑾此時已經被革職了,但他不認為愛鈴活著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最後我躲在網咖發呆。

過往的行人會好奇的看我一眼,又撫著雙臂快速逃逸。弄得這麼冷也不是我願意
的,我猜阿梅跟在我旁邊,但她不肯現身,我也不想強迫她。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屋子的溫度在下降。

下降的速度非常快,快到我在這樣溫暖的夜晚呼出白氣。山裡風大,陣陣的呼嘯
,吹著陰森森的口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等我知道老吳帶他們去偷看日劇,還是搞笑黑社會日劇的時候,我發出一聲呻吟


他們很純真(我不忍心說蠢),在生前都是鐵錚錚的戰士,遠古時代也不見得有
太多娛樂。來到資訊爆炸的現代,他們會茫然是應該的。關在無盡的迷宮徘徊,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第三章 夜叉


我醒來時,楊大夫在我房裡,望著窗外搖曳的樹影。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5) 人氣()

我開始在光滑的鏡面,用自己的血,不停的寫故事。

額頭的血很快就乾涸了,我扯開傷口幾次,都沒辦法再流血,身體的癒合力真是
頑強。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我試圖連絡楊大夫,但他卻請了長假。

我將我的書託護士轉交給非莉,卻原封不動的退回來。

看起來,是失敗了啊…若是非莉成為我的讀者,最少我還能跟卡莉拔河。我做了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第二章 天聽

女病患棟修築的很美麗。三樓以上有大幅落地玻璃帷幕,為了安全的理由,下半
部圍著鐵欄杆,於是在那勤於擦拭的玻璃上面映出優美的線條。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他示意我跟他走,我靜靜的跟著,然後在中庭一角站定。

不是自由活動的時候,中庭空蕩蕩的。旁人看來,大概是和諧而溫馨的--偉大
的上師試圖開導心靈破碎的精神病患。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這大概是女鬼留給我的禮物。

我之所以會發瘋,是因為有個據說和我祖上有仇的女鬼,附在我身上所致。後來
我說了個故事給她聽,讓她被陰差帶走,但她的恨意與執念,一直留在我身上。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盧」雖然不是什麼罕見的姓,但也不是那麼常見。

這個分院,是有個盧醫生,負責女性患者那邊。等我見到她的時候,呆了一下。
居然是個俏麗時髦的女醫師,我原本模糊的猜測被推翻了。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裝作不經意的在護士站前面裝開水,護士們驚慌的低語。從破碎的絮絮細語中
,組織出老吳不是死於心臟病,而是藥物過敏。

當然,他一個住院幾十年的老病患,不會有人為他抬棺抗議的。看起來是很普通
的醫療疏失,就像阿梅也是很普通的上吊。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老吳說,想不起姓名本來不算什麼大事。大家都在醫院裡工作,頂多叫名字,誰
會記得姓和全名呢?他有點不服氣的拜託護士小姐去幫他查一查,總有名冊,再
不濟也有排班表吧?

但是跟阿梅有關的排班表都不見了。護士們七嘴八舌,有的說是資料室搬家丟了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所在的療養院,位於山區,綠意盎然,樓牆爬滿了藤葛,幽靜而美麗。

這是中部市立療養院的分院,收容著中度以上的病患。雖然幾乎是沒有痊癒希望
的精神病人,但依舊有輕重之別。真的完全不知人事的,收容在三樓以上,過著
和植物人沒兩樣的生活,其他尚有行動能力、部份生活可以自理的,住在三樓以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編輯走了以後,我陷入精疲力盡的睡眠中。

我很累,但睡得很不穩。小說裡的人物依舊在我夢境裡穿梭,騷嚷不休,這是每
次完稿後的症候群,除了默默忍耐,別無他法。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第一章 深淵

甫轉院,我就成了這個分院的「名人」。

讓我有名的原因不是我的單人病房上吊了一個護士,而是我居然視若無睹的撥開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