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近期販售會: 07/16 ICE動漫之力 花博爭艷館
預定報名:7/9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8/13、14台大體育館、8/20、21高雄國際會議中心、8/27、28台中逢甲大學體育館

因籌備新刊,個人誌通販暫停中,請密切留意粉絲頁及公告訊息

Selected Category: 百花殺 (31)

View Mode: Post List Post Summary

千片赤英霞燦燦,百枝絳點燈煌煌。(白居易 牡丹芳)

牡丹花期甚短,一但花開,舉城若狂鬧牡丹。

歷盡千紅萬紫,少微在一株白牡丹前停駐。滿庭花艷,唯有這株白牡丹孤於水畔,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36) 人氣()

蘭秉沒再跟他討論過病情,只是完全接手照料他的一應大小事務。飲食藥餌,都
親自處置,不假手他人。

少微心底雪亮,這次的耽擱恐怕非同小可。他日益虛弱,連起身吃藥都不成,都
是蘭秉半扶半抱的餵,雖然極力勉強自己,還是吃不了什麼。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59) 人氣()

少微在劇痛、割裂,和紛亂的狂夢中不斷跋涉。足下泥濘,漸成沼澤,無路可行。

但他這樣一個倔強的人,沈默卻不認命的人,就算沒有路,他也硬要穿過無邊無
際的沼澤,絕對不要被吞噬。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03) 人氣()

走出朱府,蘭秉淡不可聞的嘆了口氣。他思忖著該如何準備,這樣大的手術他的
經驗也不多,某些藥物不容易保存,得提早預備下藥材,得好好計畫。

他有預感,很快的,他會再見到這個病人。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1) 人氣()

那一天,在下雨。

淅淅瀝瀝、瀟瀟灑灑,江南綿密的雨絲,潤地無聲。

他剛睡醒,正介於疼痛未甦,迷離尚近的時刻,看到他飄然而入。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74) 人氣()

百花殺的首篇寫於2/8,之二十一是2/13寫的。寫在「望江南」之後,「蠻姑兒」
之前,最近才把結尾寫完。

所以許多讀者的揣測,例如我是不是太累,導致文筆退步太多老梗之類,都是錯誤
的。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67) 人氣()

一開始,「紫河車」這味藥用得只是動物產後的胎盤。

漸漸的,就講究要血淋淋的剖開牛或羊的肚子,取出剛成形的胚胎和胎盤,最後
胎盤被忽略了,只需要羊胎或牛胎。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72) 人氣()

長明帝在位時,天下大致上承平已三代之久。

過度承平的結果就是百姓競奢爭華,世情日漸浮誇,食不厭精,膾不厭細,窮奢
奢侈,又復有金丹之風。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65) 人氣()

那片龍鱗,淡菊很珍惜的貼身放在一個荷包裡。慕青笑著說,那是軒轅真人代師
父給的護身符。

等半個月後,淡菊發現自己有孕,不得不相信慕青半開玩笑的說法。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3) 人氣()

「…還是簪在我師父的髻上比較好看。」看著鏡子,淡菊非常喟嘆,「其實我時
時去看,不是因為我很喜歡,是想起我師父…」


淡菊的師父李芍臣有個怪癖。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04) 人氣()

闊別數月,慕青驚喜交集,開小差將淡菊接了回去,所謂小別勝新婚,何況這麼
多個月,連沐浴都不讓她有須臾分離,跟前跟後,擦背沐髮,非常殷勤。

「做了什麼虧心事,從實招來。」淡菊衝著他笑。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1) 人氣()

廣東爆發了一次瘧疾流行。

只隔一水,海南全境大大騷動起來,日夜不安,可說是人人自危。廣東那兒的州
牧極憂心,聽說劉司判的娘子善醫,束手無策之餘,竟親自來前來,不畏御史參
議。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55) 人氣()

崖州州牧給了慕青十日的休整日,他幾乎都拿來整理家園。等屋頂鋪滿了竹瓦,
忍痛買了白灰刷了牆,原本破落的陋室顯得乾淨俐落,竹櫃裡擺著他們不多的衣
服,就那張紅木床最氣派,顯得有點兒格格不入。

小吏幫他們找了個老僕婦煮飯打理家務,早出晚歸,他們這個小小的家,總算是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49) 人氣()

崖州司判,事實上就是司刑名的低等親民官,說不好聽點,就是捕快頭子。官位
九品,只比吏高一點兒。

流放地能有多繁華?雖說唐朝就已開發,但就一座小小土城,逐年失修,城門宛
如虛設,有些土牆崩塌,在地人自在的進出。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78) 人氣()

成親後卻數月無事,慕青卻不掛懷,趕著帶淡菊去觀次錢塘潮,又去游江數次。

在外淡菊總是戴著面紗紗帽,跟在慕青身後半步,慕青也不顯親暱,只是悄言淡
語。但觀潮時地動天搖,浪濤撲天蓋地而來,慕青覺得身後淡菊一動,默不作聲
的悄悄握了握她的手,兩人相視一笑,又放開了。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46) 人氣()

婚禮倉促而簡單,像是在趕什麼一樣。三媒六聘都省了,雙方父母缺席,來喝喜
酒的人坐不滿兩桌。

江蘇州牧的婚禮,卻如此寒薄。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1) 人氣()

慕青進門的時候,淡菊坐在窗邊出神,握著一本書,支著頤,夕陽斜照,在她臉
孔鍍了淡淡的金粉。

他沒有出聲喚,只是靜靜的看著她。毫無防備,真真實實的淡菊。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11) 人氣()

迷迷糊糊中,她覺得慕青在幫她擦身、上藥,還偷偷親她的大腿。

她又羞又癢的掙了一下,乏的連眼睛都睜不開,又睡了過去。隔了一會兒,慕青
小心的從後面擁住她,她翻身,把手擱在慕青的腰上,眼睛還是沒有睜。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20) 人氣()

警告!本篇為21禁,未滿21歲者請勿閱讀。

本文有血腥暴力與情色,心臟不好者請速速退出,切勿自誤。

(結果還是寫了,我是該留著還是該刪掉…想了一天不知道怎麼辦…)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12) 人氣()

天還沒亮,淡菊就醒了。

慕青都起得很早,天色微微發光,就要起床準備去衙門。所以淡菊都比他早起一
點兒,就跟以前照顧他一樣,只是不用烹藥了。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14)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