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目前分類:荒厄III (5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玉錚姓夏,荒厄I的姓劉是筆誤。

我在回應已經回兩次了,jou也幫我回過,但我猜是沒人看回應的關係吧。(苦笑)

鄭重的再說一次,這純粹是人名混亂症發作,但荒厄I已經出版了,追悔莫及。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3) 人氣()

第二天,我們離開賓館,跟櫃台提起玻璃和通風孔的事情,他們卻說有人賠償了


但玉錚說什麼都要回去了。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0) 人氣()

玉錚的氣勢很兇猛,不但如此,她還是個極度強運的人。

我不懂有什麼邪祟敢摸上門…何況感覺起來不只是邪祟,還有種強烈的毒味,像
是消毒藥水。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2) 人氣()

對待原居民的好處就在這兒,一杯酒可以請了又請,因為他們喝的是「心意」,
而不是實質的酒。

只要觀想他們可以喝我眼前的酒,他們就能喝到。真把這些流連夜店的原居民樂
翻了,圍著我唧唧聒聒的聊天。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0) 人氣()

出汽車旅館之前,玉錚還抱怨眼睛太腫難上妝。

我沒好氣的說,「上妝幹嘛?好吸引更多軟體動物?」

她沈默了一會兒,「也對。」頹然的收起化妝品,「只是沒化妝好像沒穿盔甲似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3) 人氣()

玉錚還比我早到,被她罵了好一會兒。她搭高鐵,我搭火車,速度差很多好嗎?

讓我驚訝的是,她眼睛腫得跟核桃一樣,跟我差不多。真是淚眼人對淚眼人。

「小晨拋棄妳唷?」她委靡的問。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7) 人氣()

回去以後,我藉口頭痛,回房洗了好幾次的澡。

到底洗了幾次我也不清楚,我只覺得手腳的皮膚都皺了起來,甚至有點脫皮。但
我覺得還是沒洗乾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5) 人氣()

那天下午,有個校際網球友誼賽,唐晨要出場,所以我得去等他。

但到底是什麼比賽,跟誰比,為什麼比,真的不要問我。我這種接近世外人的傢
伙,連搞清楚同學之間錯綜複雜的稱謂就很辛苦了,哪有辦法去管到什麼活動去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4) 人氣()

開學後,因為金丹的效力和師伯的手澤,我有陣子身體狀況良好,學校也平安,
打工成了例行公事。

一切看起來都很好,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低落。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7) 人氣()

之七 聚散


像是把所有的厄運都集中在上學期,寒假一到,居然平靜無波起來。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1) 人氣()

事後唐晨一直道歉,懊惱得幾乎吐血。他說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暴躁起來,不是
有意的。

「…就說沒事了嘛。」我都不好意思起來,「你真的很過意不去,拉個大提琴給
我聽吧。」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0) 人氣()

師伯住在我們這兒兩天才走,唐晨又抱著棉被過來,把房間讓給他們師徒。

「…我想你跟他們擠一擠還可以吧?」一面掛帘子,我心底一陣無奈。

「不行。太危險了。」唐晨沈下臉,「那個色狼萬一摸進來怎麼辦。」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4) 人氣()

「小徒?」師伯眼睛轉向我,我覺得像是被貓盯上的老鼠,全身的寒毛都要豎起
來了,「虛柏你怎麼…」

「請不要怪伯伯!」我忘記害怕,「伯伯收我是有緣故的…」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7) 人氣()

當然啦,徐如劍那樣「精彩」演出,朔泰然自若的見招拆招,實在讓我跟唐晨嚇
壞了。

但事後朔和世伯什麼都沒說,你想我和唐晨那麼害羞的人,怎麼可能白目到去問
長輩這種事情?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5) 人氣()

問來問去,答案都差不多。我乾脆把荒厄抓來問。我和她深染得幾乎不分彼此,
如果言語無法形容,也可以靠情緒深染來理解。

「真貓到底是什麼?」我很誠懇的問。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7) 人氣()

之六 師伯


唐晨的睡相很差。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4) 人氣()

我將臉埋在唐晨的背後,血不斷的從口鼻冒出來。

以前只是很本能的,根本沒去多想的「附」在荒厄身上。現在我就有幾分明白了
。這是一種一體同心,我們就是合一了,互相寄宿生命。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這樣讓我們能夠共同對抗艱厄,但若受傷則是相同的沈重。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6) 人氣()

我們約在子時,地點就是學校的操場。

我不知道他搞了什麼鬼,猜想是某種法術吧?總之,沒有學生經過,就算經過也
看不到。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0) 人氣()

那把劍我根本拔不出來,還是唐晨拔出來的。

當天下午,徐如劍的助教真的把圖樣送給我,那是預計施工的八卦陣。雖然世伯
盡心「函授」,但我學得連皮毛都不算。想寄給世伯,又怕引起他們師兄弟不和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2) 人氣()

這天,唐晨有課,我在校園晃著,記錄每個禁制的配置圖。

不知道是否太專心,徐如劍突然冒出來,一把抓住我的胳臂,「人贓俱獲。」

他光抓住我的胳臂我就像是被個火圈燒了,但外觀看起來卻毫無異樣。我痛得要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6)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