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目前分類:下堂後*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邊玩邊走,遇到風景秀麗或我很想寫作的時候,就停下來住些時候。我又成
了那個極度廢物無能的玄雲公子,灑塵連頭髮都不給我自己綰,不廢物無能也不
成。

我在寫小說時,灑塵也在寫。但他寫的是秀麗端整的遊記…大概是我那本「蜀道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0) 人氣()

我就靠他每年兩三次的信撐過這段可怕的日子。

大部分的時候,我都能維持正常生活,但偶爾,偶爾我會像是毒癮發作,抱著自
己不斷發抖,從內心到肉體不斷哀號的渴求灑塵。寂寞是種恐怖的怪物,逼人發
瘋,有時候真的想出去隨便拖個男人,歡愛終夜,做什麼都行,只要讓我忘掉這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1) 人氣()

可能是旅途太勞頓,一鬆懈下來,我就病了。除了吃飯洗澡上茅房,其他時候都
在睡覺。睡到時間感消失,我發現我不知道我睡了三天還是四天,我就硬撐著爬
起來了。

心病已成,危矣危矣。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5) 人氣()

但老天爺對我,實在太有創意,有創意到不讓我笑太久。

在我和灑塵在一起滿三年的時候,夏末秋初,這個神奇的字眼「三年」,終於發
作了賊老天的惡作劇。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0) 人氣()

我們到杭州也三年了,和灑塵在一起,也兩年多。這年過完年,他就三十了,正
是而立之年。而「玄雲公子」也將十九,事實上要二十四歲了。

我想我真的適合當個男人,這些年都沒人看穿,愛慕者還頗眾,令我啼笑皆非。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4) 人氣()

也不是說,灑塵常常暴走。他大部分的時候還是很安靜,很沈默的溫柔…我是說
我們單獨相處的時候。

雖然前生是號稱百人斬的老妖婆,但我實在喜歡接吻遠勝於正戲。對我來說,正
戲是附加的,接吻才是真正的重心。只要好好親過,沒有正戲我是一點都不在乎。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1) 人氣()

大約是我和灑塵之間已經沒什麼隔閡心結,我又是個開闊得沒邊,對許多事情的
道德容忍度極寬的人,以前文友邀我去青樓,我都婉拒,現在還怕啥,青樓就青
樓,又不是去了非幹嘛不可,連男院都敢去了,何況青樓。

好不容易來到大明朝,怎麼可以不好好的觀察一下特種營業呢?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2) 人氣()

自從我們在一起以後,我這廢物公子變得更廢物無能了。

以前我身邊的瑣事就都是灑塵打理的,現在我連自己穿衣洗臉的權力都沒了,每
天醒來都是他幫我洗臉擦牙,挑揀配色穿衣服,連鞋都是他穿的。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通往葡萄架的小路被砌上一道牆,開了個小門。那小門的鑰匙,只有灑塵有。平
常都開著,但偶爾會關起來並且上鎖,所有的人都得繞道而行。

原因呢,只是灑塵在葡萄架下擺了涼榻。沒事就會哄我去乘涼。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3) 人氣()

我累得連根指頭都不想動,趴在他的胸膛上,他一下下的撫著我的頭髮,像是不
會厭倦一樣。

「公子…」他又輕又啞的說,「妳沒嚇到我,也不可能這樣就把我趕跑。」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7) 人氣()

那段日子我專心寫作,鮮少出門了。

但寫得太多的毛病就是,我的竹箱擺不下了,只好散亂的亂堆在桌子上。灑塵問
我能不能幫我整理竹箱,這句我倒是聽懂了,茫茫然的點了點頭,又低頭衝入聲
生死死的漩渦。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3) 人氣()

我是個內心極度消極悲觀,外顯卻非常積極樂觀的人。

一點陰暗不幸就可以讓我打入心情的深淵,何況終生遭逢遇人不淑…應該說遇窩
囊廢不淑的悲哀窘境。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2) 人氣()

從來沒有想過,我這張臉皮也有當敲門磚的時候。但因為是病小姐的臉皮,我心
裡覺得有趣,倒沒有其他想法。我的感覺比較類似「畫皮」(聊齋版非電影版)
的老妖怪,皮是借來的,如夢幻泡影,但瞧世人為之癲狂,有種悲涼的有趣。

但我這樣無視自身容貌的疏離,卻被解釋成「淡定從容」,非常荒唐而富有喜感。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4) 人氣()

這個家馬上有了禁地,就是那個該死的葡萄架。

本來我馬上要拆了它,但灑塵不允,我更生氣。「葡萄架下好人也變成壞人了!
那是個邪惡的葡萄架…」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5) 人氣()

有幾天,我完全不敢看他,他倒是一副平靜的樣子,一切如常,像是那天他從來
沒說過那些話。

我仔仔細細從頭到尾想了一遍。我終於冷靜下來可以分析,他這的確是一種極度
不健康的古人心態。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5) 人氣()

在那農舍我們住了半個月,到處物色合適的落腳處。我還是想重建飛白居,但就
是沒看到喜歡的。

這時候我開始學騎馬了…騎驢總不太適合佳公子的形象。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1) 人氣()

他很快就把自己弄清爽,也梳好了頭等乾,我還在跟扁木梳和糾結的長髮生氣。
這時代沒有潤絲精,用肥皂洗過(這時代有肥皂了…還是天然的呢!)非常乾澀。
但我對頭油深痛惡絕,寧可含著眼淚梳通,也絕對不抹那油膩膩的玩意兒。

「…公子,我來吧。」他取去了我手裡的扁木梳,很耐性的梳著糾結的長髮。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8) 人氣()

反正話都說開了,我也秉持死豬不怕開水燙,乾脆開誠布公了。總之,二十一世
紀的男女關係,在大明朝簡直是寡廉鮮恥,該全體浸豬龍消除罪惡。

但灑塵都平靜的聽,以一句「國情不同」,就淡淡的打發了我。直到我說到我嫁
過一次,還有五個男朋友,他神色才略略有異,我趕緊加大力道,「…若不是我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9) 人氣()

按照原定計畫,我們應該共行到黃河渡口,就分道揚鑣。我原本的設想是,他得
了平民身分,看是經商也好,投身幕僚也罷,怎麼樣都比當家奴好。我呢,南下
到江南,找個隱蔽安寧的地方,買個丫頭僕役,重建飛白居,置點田地…繼續宅。

但他搞這一齣,打亂我的計畫。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5) 人氣()

我們倆的戶籍辦在河北,鄉音上比較不會出問題。我呢,是河北人氏,林玄雲,
時年十六歲,男,生員。灑塵是奴籍,林餘生,男,林氏家奴。

之所以年紀謊報得這樣小,灑塵說,「公子骨小體…」他默然一下,「報小些容易
過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3)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