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ed Category: 三臺令 (61)

View Mode: Post List Post Summary
歸虛神民普遍高大健美,連靈君這樣看起來瘦弱的孽侶事實上都頗矯健挺拔,花
嫣雖說不足五尺半,在女孩子當中也不算矮了,但讓他們一襯,非常嬌小,靈君
將她抱來抱去的時候顯得很輕鬆。

其實,讓人這樣無微不至的照料,是件很享受的事情。花嫣心底常常暗歎,幸好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6) 引用(0) 人氣()

之後她見到三三的哥哥去厄,他皺緊眉將三三抓出去,態度雖然嚴肅卻也和藹,
只是差點把向來沈著的花嫣嚇得打翻火盆。

她真以為常五叔返老還童了又復活了。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引用(0) 人氣()

花嫣足足養了三個月,還是不能見客。

只是把火盆裡的陰火換成陽火罷了。但火盆離她那麼遠,她還是難受了很長一段
時間。離遠了冷,離近了痛。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9) 引用(0) 人氣()

有段時間,她沒見到紫陌。但有股莫名的安心,就像是知道他離得不遠,只是埋
首工作而已。

或許橫渡彼岸之後,他們之間已經有了誰也說不清楚的強烈羈絆,強到距離都不
成為距離。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7) 引用(0) 人氣()

但花嫣沒有追問…誰沒一點祕密?她只要求能說話的時候,讓紫陌見見她。

「陽氣對妳…」靈君皺眉了。

「我知道。」她在心裡嘆了口氣,「但不讓傻瓜紫陌看一眼,他大概連睡都睡不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引用(0) 人氣()

她緩緩張開眼睛的時候,只見一片薄金淡銀的火焰。眨了眨,眼前漸漸清晰,才
發現她注視的方向是火盆。

很奇怪的火,帶股寒意的溫暖。像是冬陽。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引用(0) 人氣()

呼吸斷絕,心跳已停,血液漸漸凝固。氣脈漸散,經脈滯廢。應該是死了吧?為
什麼,還聽得到聲音?

是誰?是誰在叫我?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2) 引用(0) 人氣()

藍衣修士大吃一驚。

等抓到飛劍他才發現是把劣質下等飛劍,轉頭看紫陌身法雖快,卻是武人輕功,
才知道被騙了,恨得他立刻毀了飛劍,想把那小子碾死,卻被個刁鑽古怪的小陣
給擋住,全憑暴力強破,也花了半刻鐘。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2) 引用(0) 人氣()

再次遇到浮屍時,紫陌遲疑了一下。但花嫣立刻去拿鉤子,將浮屍拖過來,動作
很輕柔。

紫陌皺眉,「…我來。」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5) 引用(0) 人氣()

「其實附喪門一開始並不是那麼邪惡的…」花嫣細聲說,「附喪門應該是遠古巫
門之一,安鎮亡魂,據說是最早制定喪禮的群巫所創。原本的名字叫做『歸虛』。
飼弄行屍只是當中極小的一部份…可這些傳承漸漸湮滅、扭曲…變成現在這個只
知道錢的惡毒門派…錢,真的有那麼好嗎?好到可以毀滅良知,好到可以成為狂
獸而不再是人…?」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0) 引用(0) 人氣()

逼出金毒後,花嫣的臉色更蒼白。紫陌默默的幫她上藥,她堅持不肯離開案發現
場,滿地的死人倒著,空空的眼眶瞪視著漸漸西斜的太陽。

紫陌的心情不好,很不好。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9) 引用(0) 人氣()

是一具浮屍。

現在他們比較習慣了,也知道怎麼處理…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這麼處理就可以。生
氣絞纏死氣的西南大地根,死去往往魂魄剝離得不夠乾淨,常常會詐屍。黔民通
常都火葬,但外地人因為種種危險,致使客死異鄉,連入輪迴的安寧都沒有。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6) 引用(0) 人氣()

但這還不是便宜小白葉紫陌最怪物的地方。

更怪物的是,他們對「雕題」這個據說每年秋分會派人來敲無葉竹的神祕組織,
很有興趣,寨主一口咬定花嫣是「雕題」流落在外的門人。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引用(0) 人氣()

說是這樣說,但花嫣發現女屍託付的項鍊不見了,她還是只能掐著紫陌跟他說
話。

只能說流城寨的人對他們還真不錯,居然還把那條項鍊洗乾淨了,泛著有點兒刺
鼻的皂味。紫陌跟她一起研究半天。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引用(0) 人氣()

眼睛還沒睜開,疼痛就如潮水般歸來。

全身的骨頭像是都被拆開一樣,頭顱內遍滿細針似的抽痛,原本如利刃入腹的丹
田,現在倒成了鈍刀,慢吞吞的割。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3) 引用(0) 人氣()

忐忑的上了岸,不大的流城寨一眼就能看盡。等紫陌將雪舟收入三千鴉殺時,綴
在岸上跟了他們一路的屍體們,徘徊了一會兒,像是被什麼東西擋住,散去了。

紫陌收回神識,暗暗的鬆口氣…可他馬上緊繃起來。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5) 引用(0) 人氣()

他們的法舟不大,如同在江捕魚的漁船差不多。船身很淺,動能是靈石。因為浮
在水上而行,所以特別用水行靈石,借了擴大水行之力的法陣,意外的節省。而
紫陌異想天開的御風陣居然能夠運作,讓布陣的花嫣很意外。

御風陣說穿了,也是五行相生相剋而已。木生於風,方位為南。用木氣引風而來,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8) 引用(0) 人氣()

簡肖真的把他這對弟妹估得太高。只能說,兩次破陣都給他太深的印象,導致有
很深的誤解。再者,簡肖自己非常厲害,自然而然忽略掉很多事情。

最重要的是,現在的花嫣(芳齡一百零九歲)修為僅有築基四期初,還是簡肖幫
她重下禁制才能提升一步的;紫陌(剛好二十六歲),修為是築基二頂,差不多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1) 引用(0) 人氣()

三臺令 第二部


一乘雪白的小舟,輕快的掠過蜿蜒奔騰的泥金河。深處探不見底,充滿漩渦暗潮,
淺處水僅於寸,無法行舟。兩岸幾乎遮天蔽日的森天古木,有些已經傾倒在河裡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3) 引用(0) 人氣()

紫陌一臉委屈的抬頭看她,花嫣還是忍住了,取了膏藥來,緩緩的用真氣推開,
不然可沒辦法出去見人。

他閉著眼睛,含糊不清的抱怨,花嫣只是默默的聽,最終苦笑,「你問我,我怎
麼會知道…我這輩子都別想能體會所謂『心動』。」笑著推了推紫陌,「怎麼樣?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8) 引用(0) 人氣()

天王補心丹材料其實不太出奇,普通生藥舖都能配齊,治心絞、潤氣清心,滋養
上腑,許多大夫都開得出,與蘇合酒並列心疾第一方。

只是當中幾味藥若年份上百,加上用靈火煉製,有溫緩的提升修士修為的功效,
又因為更加潤養心腑、安神寧氣,對於某些修煉特殊功法,例如清心訣這種斷情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4) 引用(0) 人氣()

簡肖陪他們在三江城落腳,尋了個半荒廢、據說鬧鬼的三進大宅住下。至於鬧的
鬼,頭天就梨花帶淚的摀著腦袋,是個怯生生又可憐兮兮的美豔女鬼。

簡肖默默的招回烏龜殼,「…太不挑了吧?雖然是老色龜的殼兒,也別連女鬼都
好…」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引用(0) 人氣()

這章比較乾…也枯燥。

跳過應該不怎麼影響劇情,特別獨立出來。
--------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2) 引用(0) 人氣()

紫陌很不好受。

跳崖定律的達成率這麼低,讓他非常哀傷。他絕對不會承認簡肖就是那本「祕笈」,
也絕對不會認為易經洗髓是什麼造化…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2) 引用(0) 人氣()

花嫣雖然自認不是青門人,卻頗有青門前代掌門的風采,可說是修仙界的孟老夫
子。連只愛打鐵的執拗紫陌都教得轉,何況只是少幾條筋的簡肖?

可教之前,她那老師個性爬起來,還是很仔細的說明,「簡前輩,算學之廣,浩
如煙海。就算填進幾百年也沒個盡頭。您已經讓陣法耽誤了,再學算學…恐怕於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0) 引用(0) 人氣()

花嫣的待遇好多了…簡肖只願意幫她治傷,卻連幫她澆盆水都不願意。所以她不
是痛醒的…是被自己薰醒的。

雖然一動身上乾裂的泥巴就簌簌而下,但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就夠感激的了。
她連忙把公子和常家的列祖列宗都感謝了一遍。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1) 引用(0) 人氣()

花嫣和紫陌傷得非常淒慘。

紫陌傷得還輕些,折了條胳臂,另一條也差不多廢了,一個腳踝幾乎碎到沒救。
脊椎脫了兩節,肋骨全斷,還差點戳透了心臟,除了膽沒事,叫得出名字的內臟
都帶傷。若是尋常人,死個一百次還有找。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8) 引用(0) 人氣()

陣眼被破的時候,簡肖倏然的睜開眼睛。

一層薄薄的水光閃過他的瞳孔,他沒放開神識,反而緊縮起來。

所有的陣,從最基礎到最複雜的,都與天地感應有關。至微簡謂之一沙一世界,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1) 引用(0) 人氣()

命中。

神識也會被撕碎,肉眼看看不穿的強烈罡風依舊,她卻知道,陣眼被擊中了,像
是知道自己體內的心臟在跳動。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2) 引用(0) 人氣()

他深深吐出一口濁氣,戾色漸漸浮上他的桃花面。他並不知道人臺令的祕密,只
是從師叔組隱諱的談話中,知道這個不怎麼樣的仙器非同小可,一定得完璧歸
趙。

但物主到底是誰,師叔組逼他用師叔組和師父發下毒誓,絕對不能洩漏。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7) 引用(0) 人氣()

莫笑為眼神轉冷,「…掌門果然料事如神,知道你這廝必定勾結邪魔外道。」

「邪魔外道還不是你們嘴皮子耍耍,」簡肖冷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紫陌驚了。他沒想到這個二百五又小白的高手也會跩文。)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3) 引用(0) 人氣()

所有的弟子都聽到雲板的急響。九響之後,不管是潛修的五個元嬰師兄姐,還是
外門看管丹爐火爐的外門弟子、奴僕,通通停下手裡的事情,急急往集賢廳集合。

雲板九響後直到八十一響之前,所有人都得趕到集賢廳,劍宗弟子的烏雲部悄悄
接管了門派內其他地方的巡邏和駐守。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引用(0) 人氣()

比神通當然不能在大廳比,他們一起移駕到外面的演武場。

修士的演武場,不是凡間武人那種,夯實塊黃土地就開打了。得先場外樹立禁制
和法陣,才不會鬥個法寶飛個飛劍,門派就要準備重蓋房子…就算預算吃得住,
習慣自己動手蓋房子的弟子也吃不住。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引用(0) 人氣()

氣氛變得很尷尬,一輩子都是老實人的易長老都有點煩惱了。他畢竟快千歲,陣
法學得不好,見識到底是有的。雖然他能了解花嫣和紫陌自稱劍奴丹婢的意思:
一來是給青門長臉,家裡的劍奴丹婢都敢勇於出來面對,氣勢就勝了一半;二來,
萬一輸了,光憑這身分就夠來個雖敗猶榮。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9) 引用(0) 人氣()

紫陌撐著帥哥的殼,和花嫣低聲聊著,不動聲色的慢慢往人群外退去。這種高手
決戰,根本就沒有他們什麼事情…之前以為青門危在旦夕,要大亂鬥了。受過青
門的恩情,在大難時自己拔腿就跑…不是他們做得出來的。

但現在就是高手對戰,還是慧南的十大高手相互對戰,他們能幹嘛?雖然青門是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1) 引用(0) 人氣()

他們悶悶的蹭回去,正好趕上簡肖的精彩表演…呃,對質。

只見那個很厲害的、總是含笑的鳳眼高手,額角爆著青筋,蹦蹦跳跳,手舞足蹈,
嘴裡嘩啦啦不停。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5) 引用(0) 人氣()

在山門外坐了四天的青年修士終於睜開眼睛,有欣喜,也有疑惑,還有種心癢難
搔的躍躍欲試。

他繞著青門護山大陣察看,發現神識在大陣裡迷路得非常厲害,不但不恚怒,反
而露出驚喜交加的神情。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引用(0) 人氣()

一奔進山門範圍,花嫣顧不得謹小慎微,用盡全身真氣,用手底的銅鏡「欺瞞」
大陣,像是偷兒用的萬用鑰匙騙開大門,強行驅動了護山大陣機關,硬是跟八聲
雲板同步。

大陣是啟動了,她手底的銅鏡也碎了。而她呢,和使脫了力的紫陌,一起蹲了下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引用(0) 人氣()

尋常的婢子一怒,頂多只能珠淚暗彈跺跺腳。可常家修仙的婢子一怒…真的是石
破天驚。

原本嘻皮笑臉的紫陌不得不肅容以對,以絕拳的「疾風」對應,不然真會讓花嫣
砸爛腦袋。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7) 引用(0) 人氣()

這天,正是夏末秋初,碧陰陰的青門後山,日頭赤毒依舊,樹蔭下卻開始有了一
絲秋意的沁涼。

花嫣和紫陌正在靠近觸天峰附近的一處山澗蹲著閒聊休息,手裡還在整理一批溼
漉漉的水草。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3) 引用(0) 人氣()

會讓紫陌忿忿的,當然不是因為容皙姑娘的年紀剛好是二百五,行為也有點二百
五(就他看來)。

不管被唬爛得個性多扭曲,世外客依舊是育他養他的師父,唯一的親人,他的一
生都受世外客極深的影響。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4) 引用(1) 人氣()

就在這年的夏天,青門出了件不大不小的喜事。

和青門有姻親關係的白虹門,來了一個可愛的姑娘。名之為學習丹道,可大夥兒
都知道怎麼回事。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3) 引用(0) 人氣()

兩年後的仲春,花嫣「大病」一場,一直到夏初還沒怎麼痊癒。

當然,這是對外的說法。真正的原因是…她冒險解開禁錮著元嬰的禁制。才解開
一絲,差點整個元嬰一起崩潰,費盡力氣才重封上,緊接著吐血三升,差點就這
麼死掉了。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0) 引用(0) 人氣()

在師兄們誤會得非常嚴重的「新婚燕爾」後,有兩年的光陰,幾乎沒什麼人打擾
他們倆。

甚至他們的工作時間大大縮短,一天只要兩個時辰,其他時候都是青門弟子輪班
,內門弟子也不例外。易長老畢竟是個活了近千年的人精,從善如流的非常快速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引用(0) 人氣()

易長天回來,聽自己的大弟子稟報(兼告狀)氣了一個倒仰。

他一直都對程閨範的傲嬌性格非常苦惱。苗子是個好苗子,這性子卻不是個求修
仙的材料。但他一直都是溫和平中的性情,對這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只能抱著腦袋
燒,連罵兩句都得防著她淌眼淚。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引用(0) 人氣()

紫陌咬牙切齒的回房,翻了一夜都沒睡好。若是花嫣叫上癮了,天天朝他喊上幾
聲「灰孫子」…他非氣得找根繩子了結自己不可。

幸好,天一亮,花嫣壓著輕咳,在廚房燉著雞湯,看到他一臉平和,「漱洗沒?
我用天麻當主藥燉了雞湯,君臣相輔,對內傷不錯的,要不要喝?」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引用(0) 人氣()

瞧瞧這一邊,丹婢花嫣和劍奴葉紫陌。花嫣一邊袖子都焦爛了,傷口如炭混著血
,極長的一條,雙頰紅腫,手指骨斷了兩根,腫得無法彎曲,還是紫陌剛整骨療
傷過。紫陌也傷了一隻手臂,一瞧就是被飛劍炸了,血肉模糊。雖然挺得筆直,
還是微微顫抖。時不時輕咳,強把血嚥進去,還是有些來不及嚥的,從嘴角滲出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5) 引用(0) 人氣()

只憑一雙纖纖肉掌,就逼得這些道爺們左支右絀,狼狽不堪。

但坦白說,這不能算他們的錯兒。這套是常家僕沿革兩千多年的「絕拳」,花嫣
琢磨了近百年,就算是傷重臥病時,也在腦海裡過個幾遍。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5) 引用(0) 人氣()

花嫣所用的拳法,稱為「絕拳」。

這是常家僕到了最後絕境,以符激發潛能,力求保主的最終手段。所以每一招都
激懷壯烈,孤憤悲絕,有進無退。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5) 引用(0) 人氣()

好幼稚。

花嫣默默的想,擦掉鬢角的血。這時候就對紫陌有點歉意,真不該嫌他天兵…才
二十三歲,還是個鑄劍領域的天才。公子就說過,天縱英才必遭天妒…往往某些
部份很弱智。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2) 引用(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