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刺客案件,並沒有造成陳十七太大的困擾…別忘了,她在窮山惡水多刁民的
山陽縣住了三年,隻身去行醫的時候被打劫並不是太罕見的事情。

通常也是射射疏啦啦的幾箭嚇嚇人,可惜準頭不好,有回她就是剛好打著傘才沒
傷了腦袋,這才養成陰雨日夜都打傘的習慣…好歹能擋一兩下不是?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引用(0) 人氣()

陳祭月鐵青著臉進來,陳十七正在啜飲一碗花茶,香氣在向晚的黃昏蔓延。

這女人。居然這樣平靜,而且還笑得出來。

是暗殺!狙擊!而且刺客的身手真的很不錯,剛好他準備過來,馳馬硬把那個刺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8) 引用(0) 人氣()

陳祭月皺緊了眉告辭了,陳十七根本沒留他吃飯的意思。

她還是一葷一素一湯一飯的簡單,留人吃粗茶淡飯又何必呢?

第二天,她抖擻精神,上馬車直趨安親王府。這次不但沒人攔,還畢恭畢敬的由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4) 引用(0) 人氣()

回去的時候她就躺下不醒人事了。施針又接生,這活兒完全是重勞動。直到華燈
初上,金鉤輕輕將她喚醒,她才睜開眼睛看著金鉤發呆。

現在已經比較習慣了,十七娘子醒得早但是要花點時間才清醒,而且不能起得太
猛。所以她還呆呆的時候,金鉤遞了一塊飴糖到她嘴邊,嚼完才會遲緩的起身穿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5) 引用(0) 人氣()

陳徘徊回來了。

那個錦繡徘徊,曾經大戰同文館諸儒,技壓群雄,以至於被微服出巡的皇上贊為
「機敏」的陳徘徊,回來了。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8) 引用(0) 人氣()

在馬車上劇烈顛了三天,又耗了精力施針急救…去趟百勝侯府比打仗還辛苦。

說得也是,根本是打進去的。

北陳安置她的小院離百勝侯府不遠,馬車慢行也就一刻鐘,快馬加鞭大約就拐個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1) 引用(0) 人氣()

其實還滿好笑的,嚇成這樣。

但終究她還是記得一點京城禮儀,所以微笑垂眸低首的等待侯夫人先離去。只是
侯夫人像團爛泥一樣被塞進軟轎逃跑了,她唇角沁著的笑意不大合禮儀的太深了
些。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8) 引用(0) 人氣()

其實這標題下得不好…不過算了。

當然,所謂架空的大燕,事實上和大陸地圖沒有兩樣才對,但我地理學得很破,
遙想當年填空題可以把南北京弄反了,讓地理老師氣得撕書…呃,這真的是很慚
愧的事情。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7) 引用(0) 人氣()

夏後暴雨總是來得急去得快。雨後初晴,日已西斜,開始在如洗碧空暈染霞光。

考慮到遠客久候,陳十七還是騎了馬,沒騎她慣常使用的驢子。

大劫餘生已三載,即使針藥鍛鍊多管齊下,她的雙腿還是有些麻木無力,不大好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4) 引用(0) 人氣()

寫在前面:

翠樓吟其實算是正文完結,只差幾個番外,但暫時沒心緒寫了。

「徘徊」還是練筆,也可能隨時斷頭,而且荒誕無考據,老梗沒創意,能不跌坑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3) 引用(0) 人氣()

看名默提了一串小粽子上樓,二娘忍不住笑出來。

在臘八吃端午節該吃的粽子。

「我以為,只有我才會做這樣的事情。」她調侃,「在文明猖獗的異世自修君子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4) 引用(0) 人氣()

初雪紛飛,閨望樓上了明瓦隔板,彩棚這才撤盡。好不容易把心放進胸腔裡的許
徐兩家,卻被如雪片般飛來的帖子驚得幾乎跳起來。

都是京城裡非官即貴的才女娘子,邀請徐二娘賞雪觀梅的各色宴會。

Posted by 啾啾姊姊的房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3) 引用(0) 人氣()

等名默回去以後,趁著昏黃的落日未盡,二娘飽熏清水,在白牆上練字。

坦白說,她的字不算太好,只是練隸書的人少,苦練三四十年的人,更少。她會
重頭撿起來,其實是驚夢後的緬懷,一種類似鄉愁的餘韻。

Posted by 啾啾姊姊的房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引用(0) 人氣()

夏天剛剛過完,名默又出差了。

來自來,去自去。名默已經習慣二娘的態度,或說相交經年,了解彼此的身不由
己,什麼都沒有,剩下的只有自棄的順命、豁達。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引用(0) 人氣()

之後,基於某種默契,名默沒將美人肌簪送回,二娘也開始避談安哥兒。

有時候名默想起來,會覺得這種默契很微妙。無須言語,就能體會彼此的想法與
相順。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引用(0) 人氣()

回去以後,拿起似玉饕餮簪把玩,名默難得的露出一絲笑意。

這是怎樣的逆天巧工。

難怪需要一整個冬天才得這兩只…瞥見匣裡的那只美人肌簪,靈光一閃,他取出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4) 引用(0) 人氣()

花朝節其實是硬擠出來的假,幾個月不見,瞥見異常熱鬧喧譁的市街,發現花朝
在即,突然想起孤守閨樓的二娘子,才覺得有點說不出來的心酸和憐惜。

這一天,大燕所有女子不分貧賤富貴,都能拋開一切,歡喜的外出踏青踐春…哪
怕是女伎小婢都不例外,這天是婦人的節日。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引用(0) 人氣()

不過是往外扔了盤「忘了」加鹽的滷白菜,就什麼都有了。

該有的冬被冬衣,早該送來的漂流木,應該熱騰騰的飯菜…所有的供給都厚上幾
倍送上來,再沒人敢大聲嘮叨嘀咕一個棄婦寡婦多事,真把自己當成少奶奶之類
的。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引用(0) 人氣()

原來,不只是珠簾。還有一根翡翠串珠檀木釵,斜斜的簪在烏鴉鴉的懶梳髻上。
也不是這樣軟綿綿的冬陽,而是赤夏流金,蟬鳴高唱時。

眨了眨眼,看著貪冬暖捲起窗氈的二娘子,溫潤的半張臉,和鬆垮垮欲簪不簪的
翠玉琉璃紅木釵…他終於想起來了…

Posted by 啾啾姊姊的房間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9) 引用(0) 人氣()

一點徵兆也沒有的,苗黎退了租,辭了工作,一聲再見也沒有說的,離開了。就
像她當初沈默的來,最後她也悄悄的走。

若不是房東來清房間,麥克說不定一直蒙在鼓裡。

Posted by 蝴蝶(seb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