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尷尬著不知道怎麼回答時,編輯的電話解救了我。

「莎黛,我跟妳討論一下年齡的問題。」編輯沈重的嘆口氣,「妳的人物設定男
女主角都太老了,起碼要減個二十歲。」

這已經是老話題了,但還是讓我有點怒意。「不到這種年紀怎麼會有這樣的智謀
?而且他們倆才三十幾歲…」

「那妳改一下種族好了,隨便哪個種族都好,年紀設定在一百三十歲如何?真的
,這是定律。要不就大於百歲,不然就小於二十。歐吉桑和歐巴桑的故事是沒有
人要看的。」

爭論了好一會兒,最後我還是屈服了。對,這是個重視青春美貌的世界。不管是
什麼行業都遵此而行,包括我這隱居到底的老女人,都不能為我的同學們寫屬於
他們的成人童話。

掛上電話,我又爬回窗台,愣愣的望著璀璨卻空虛的夜景。

發呆了好一會兒,轉頭發現漸微還保持著相同的姿勢,耐性的等我的答案,讓我
有點羞愧。

「…因為,你看到的。」我比了比自己,「我已經老了,不但老而且醜又胖。我
不想為難別人,也不想為難自己。」

「妳不喜歡自己?」他端了茶壺過來,幫我斟滿紅茶。

「該死,我很喜歡自己。」我笑出來,「我就是太喜歡自己才會甘願隱居。」跟
他說這幹嘛?不過久沒說話,有時候我也需要傾訴。

「…我在網路上很容易討人喜歡。以前我還很愛玩網路遊戲…只要不知道年齡,
不用特別作什麼,就很容易被人愛慕。我在聊天室也是,大家都喜歡我。」自棄
的笑了一聲,「若給我三分美貌和二十年青春,我可以征服世界了。但我都沒有
。」

望著漆黑的玻璃,看著自己模糊的笑容。「…都沒有。我知道包在這個軀殼底下
的是怎樣的東西,很可惜跟外貌就是呈現恐怖的反比。我又好強,忍受不了這種
差別待遇。要不我就要全部,不然我就全部不要。所以我決定全部不要了。」

「妳是個很迷人的女人。」他靜靜的說。

我笑出聲音。「謝謝你這麼會安慰我。是啦,一部份的我是還可以。我也不是到
沒人約會的地步。但我覺得很厭倦。跟我同齡的男人已經把自己殺死了,只剩下
一個空空的殼子,不用想跟他們有什麼合理的交流或交談。他們關心的是這女人
有沒有機會結婚,會不會服侍他、和他的家人。關心的是這女人能不能上床,上
床的工夫好不好。

「但我很自私。我已經習慣自由了,實在沒辦法為誰再去犧牲我唯一的自由。或
許,或許偶爾會有生理性的衝動,但我到這把年紀已經越來越衝動不起來了…而
且我也很厭惡在男人面前『承歡膝下』。」

狠狠地抽了口煙,我想到不愉快的經歷。「他媽的,那麼喜歡女人幫他服務,不
會自己去練瑜珈?!」

他輕聲又守禮的笑起來,我驚覺自己實在太口無遮攔。算了,管他的。反正他是
管家,我又不用在他面前裝淑女。

這世界上已經沒有人值得我為他裝淑女了。

「我不該跟你說這些的。」跳下窗台,「不好意思,請你忘了吧。」

「沒有什麼該不該的,」他溫和的說,「我是妳的管家。傾聽家主煩惱也是管家
的工作之一。」

我仔細看了他幾眼,該說安心還是不安心呢?其實安心的層面比較多。

「我們好好相處吧。」我的態度溫和很多,「總之,謝謝你這樣照顧我。」

「這是我份內之事。」他站起來,將手搭右胸,微微的低下頭。

這個時候,我真的承認他是非常專業的管家了。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