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站長為難的看看明顯不是艾倫的學生證,「呃…硯耕,你也知道
公司的規定…」

「我知道…」好整以暇的,「但是,站長,你不會忘記了吧?是你把
她硬塞給我的…還煮了紅豆湯『慶祝』…你該不會忘記,我很討厭女
人吧…」他把指關節扭得咖啦啦的。

站長臉色一變,「當然,當然!有學生證就好,嘿嘿嘿…」他實在滿
怕這個暴力傾向濃重的資深工讀老大,不過晚上老是遇到一些「道上
」的找碴客人,這個門神一站出去,馬上能夠消災弭禍,實在也少他
不得。

「艾倫!進來,」他吆喝,「趕緊謝謝站長,妳有工作了。」

艾倫衝著站長發出必殺美少女可愛笑容,站長把和學生證姓名不符這
件事情都丟到爪哇國去,「謝謝站長。」

好…好可愛的聲音…學生證不符算什麼嘛…站長的眼睛充滿了各式各
樣的心型符號。

該死的色胚!硯耕沈了臉,心裡破口大罵,「愣在這裡幹嘛?過來啦
,我教妳怎麼加油。」

教是教了,不過他也懷疑,叫她來加油站上班是不是個錯誤。他環顧
這個工作滿久的加油站,說真話,若被她不小心燒了,硯耕實在不太
意外。

「艾倫!油噴出來就算了,誰叫妳用九八替客人洗臉!」他實在看不
下去。

「油…油槍後座力太大了嘛…」艾倫可愛的臉皺在一起,「對不起,
先生,對不起,」她居然拿擦車窗的抹布給客人擦臉,硯耕險些氣死


「哎呀,誰都有第一次的嘛,」客人倒是被艾倫迷得暈陶陶的,汽油
洗臉也算不了什麼,「妳叫做艾倫是吧?幾時下班呢?哥哥請妳喝茶
好不好?」

「不好!」硯耕硬按耐住自己的脾氣,「先生,我們這裡是加油站,
不是應召站!」

客人看一眼兇得要吃人的硯耕,吞了一口口水,塞了張名片到艾倫的
手裡,「呵呵,哥哥沒有惡意啦…交個朋友…」然後夾著尾巴,火燒
車尾似的快速逃逸。

看艾倫默默的擦著地上的油漬,又覺得有點不忍,「剛剛…剛剛對妳
這麼兇…咳,我不是有意的。」哎…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見她這麼笨
手笨腳的,一肚子火就爬上來,那個色瞇瞇的傢伙看艾倫的眼神,根
本就是火上加油,害他險些噴火。

「我知道呀,」她眼神明亮,開開心心的回答,「硯耕幫我解圍呢,
那個客人想摸我…呃…硯耕好好喔,幫我趕跑他。我就知道硯耕是好
人。」

出現了!美少女必殺技純潔閃閃發光可愛笑容!

他的心猛烈一跳,只覺得五臟六腑都像是被十輪大卡車碾過,又聽到
自己論文過關了一樣,又痛又高興的。

我怎麼了?我幹嘛臉紅?

「名片呢?」他一把搶走那張名片,撕碎了扔進垃圾桶,「這種爛人
的名片,沒什麼好留的!」

他不知道自己在氣些什麼,一把搶走艾倫的拖把,粗聲說,「喝牛奶
!在加油站一定要喝牛奶,要不然會鉛中毒唷。」把她拖進辦公室灌


「可是…」她看了看那罐牛奶,下定決心咕嚕咕嚕的喝,「啊~好喝
。我能不能換巧克力牛奶?」

「只有鮮奶!」

一個鐘頭後,他才知道那句「可是」是什麼意思,艾倫開始臉色發青
的跑廁所。

「妳晚餐到底吃了什麼?」收工後,他載著軟趴趴的艾倫回家,雖然
加油站的便當她就吃了兩個,不過應該沒壞才對。

「呃…我有乳糖不耐症…」

「…………」

回家以後,精疲力盡的硯耕洗了個熱水澡,發現艾倫根本沒回房間,
蜷在沙發上像個小貓似的睡著了。

她實在漂亮。蹲在她旁邊看了一會兒,忍不住戳戳她有些嬰兒肥的臉
頰,真是粉嫩。小小的手還有梨窩,手小,腳也小小的。柔軟的嘴唇
像是玫瑰花瓣…

我在幹嘛?別忘了女人都是禍水!他用力甩甩頭,「起來,別在這裡
睡,會感冒。」

她囈語似的爬起來,揉著眼睛走進房間,連門也不關。

「喂,妳連門也不關…」看見她的房間,就像是被炸彈炸過一般,不
禁傻眼。老天…誰娶了這個女人會倒楣一生…

聽到有東西落地,他定睛一看…捲在被子裡的艾倫丟出了一條牛仔褲
。然後是上衣,然後是…胸罩?!

「妳…妳…妳脫衣服能不能等我關了門再脫?!」他又臉紅了。啊啊
,這兩天臉紅的次數比他一生加起來還多呀~

他蹦的一聲把艾倫的門鎖起來,突然覺得…有點可惜?

啊啊~我可惜什麼?

他衝進房間,打開電腦,論文!對,我還有論文沒拼完!他開始拼命
寫論文,自從和艾倫住在一起以後,他的工作進度突然超前很多很多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