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踏進房子,艾倫呆了。客廳乾淨清爽,還有個小廚房,浴室也是乾
乾淨淨的。

「那個房間是我的,」硯耕沒好氣,「這個空房間本來是我學弟住的
,那個王八蛋居然被二一,害我一個人得扛所有的房租。」

有床,有書桌,有衣櫃,甚至還有檯燈和冷氣唷!

看她高興得團團轉,硯耕不禁心裡氣苦。他今年博四,正是功課最吃
緊的時候。當初跟家裡賭氣,一毛錢也不帶就跑出來念書,幾年磨下
來,已經不是當初的大少爺了。

可憐他這個只會唸書的書呆子,活到今天倒是連女朋友都沒交過。沒
想到半路殺出一個艾倫,一生清譽當真毀於一旦。

看她高高興興搬行李的模樣,不禁頭痛起來。

嚇嚇她,省得跟個女孩子瞎纏。

「妳一個女孩子家,住在我這裡…哼哼…你就算是叫破喉嚨也沒有人
來救妳了!」他堵住門,露出最猙獰的嘴臉。

艾倫放下行李,望著他一會兒,叫,「破喉嚨、破喉嚨!」

兩個人對著沈默了一下子。

「奇怪,」艾倫大惑不解,「不是『沒有人』要跳出來說,『公主』
我來救妳了!?」

硯耕看著她,她也心平氣和的看著硯耕。

他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妳真的要住下來?!」他對艾倫吼。

「我行李都搬來了…」她還是一臉的清澈無辜,「這是租金。」

硯耕無力的垂下雙肩,碰的一聲關上房門。

所以說,他最討厭女孩子了!矯揉造作,故做嬌羞狀,事實上陰險狡
詐到不堪聞問,實驗室這種女敗類最多,哭兩聲,就要男人為他做牛
做馬。媽的哩,誰是你家長工?

拒絕?堂堂男子漢,怎麼可以被這種要不得的手段要脅?這群不要臉
的女人,居然跑去跟教授撒嬌,硬要他放下手裡的實驗,「指導」什
麼也不做的「學妹」。

呸。跟那個女人…他的臉陰沈下來,不想再回想。

這個有著洋娃娃臉孔的笨蛋也是一樣的。他點起煙,等等她就會來嫌
東嫌西,要他幫這個幫那個的…

敲門?有種就踹門進來。

「碰」的一聲大響,他瞪圓了眼睛,沒想到看起來嬌弱的小女孩,居
然把他的門踹開。

「你沒事吧?」她衝進來,一把抓住他,「你還好吧?」啪啪的打著
他的臉,「要不要緊?需不需要叫救護車?」

「妳…妳踹壞了我的門?!」他欲哭無淚,門栓是自己胡亂釘的沒錯
,只是沒想到會被踹開,可憐的門栓搖搖欲墜的吊在牆上。

「啊…沒關係,等等我會修好的。」她隨便瞟了一眼,「但是你呢?
你要不要緊?瓦斯外洩嗎?」

「等等!不要在拍我的臉了!」他奮力推開艾倫的「魔掌」,「瓦斯
?」

「你半天不應門,不是昏過去了嗎?」她眼裡寫滿嚴重的關懷,「我
看到門縫有煙,還以為瓦斯外洩,你昏過去了呢…」

「妳…」他氣得會抖,「妳以為瓦斯會冒煙?」

「呃…」她認真的考慮了一下,「不知道,我沒看過瓦斯外洩。」

冷靜,冷靜。我不能因為這樣的打擊就失去理智…我不能掐死剛搬來
不到一個小時的房客…尤其她是女的,天知道社會版頭條會寫成什麼
樣子。

「妳、踹、開、我、的、門、到、底、有、何、貴、幹?」他從牙縫
裡擠出這幾個字。

「喔,要死在你這裡。」她的大眼睛很澄澈。

啥?

「我要死在你這裡呀!」她又重複一次。

強制壓抑的怒火又熊熊燃燒得更旺,「妳要死就死到別的地方去,不
要死在我家!」我怎麼會撿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回來?

艾倫滿臉無辜,「不給『要死』就不給嘛,起碼借我打一把呀!幹嘛
這麼兇?」

他抱著頭,覺得全身無力。這個怪女生有口音,「鑰匙」說成「要死
」。

掏出備用鑰匙,丟給她。

「等我打好備份…」

「不用了!」他止住艾倫,「我要睡覺了,晚安。」送瘟神似的把她
趕出去,拖了把椅子抵住門。

啊啊~我到底造了什麼孽呀~

***

聽到關門的聲音,他知道艾倫出去了。想也知道,就提了部筆記型電
腦和小包包,一定還有一大堆行李要搬。

哼,我才不管。他用被子矇住頭。

可惡,居然睡不著。他翻來覆去的焦躁著,那個笨女人去了兩個鐘頭
。不是說離這裡不遠嗎?怎麼去了這麼久?

聽到客廳發出巨響,他踹開椅子開門,看見艾倫像是壓扁的青蛙,趴
在客廳中間,底下還壓著一堆被子毯子。

「喂!妳怎麼了?」換他緊張的一把拖起來抱著,啪啪的打她的臉,
「妳可別真的死在我家呀!」

「別拍了!」她尖叫著,「萬一被你拍到毀容怎麼辦?」

還能說話?他放下心就兇了起來,「妳半夜三更的吵什麼?」

「我不小心跌倒了嘛…」她摀著鼻子,「嗚…好痛…」

他望向平坦的客廳,跌倒的地方什麼障礙都沒有。「妳絆到什麼?」

「………我的左腳。」

「…………」

發現她的專長是平路跌倒以後,硯耕悶不吭聲的幫她把剩下的行李搬
進房間。

「謝謝你。」艾倫心裡覺得很感動,這個脾氣很壞的二房東如她所想
的一樣,大嗓門後面有顆好心腸,她的直覺一向很準。

「不客氣。實在我沒有錢整修地板了,房東也不肯出錢翻修地磚。」
而且,房東又住在樓下,讓她已經跌倒四次了,再多跌幾下,明天房
東可能會請他搬家。

算了,他灌了杯冰開水。起碼她不纏著自己幫忙,到底還是想辦法把
東西搬上六樓了,不是嗎?光這點自立自強的精神,就讓人覺得還不
算討厭…

一看到她站在眼前,滿口的開水都噴出來。

「哎呀,你幹嘛?天女散花?」嚇得艾倫一跳。

「妳…妳…妳妳妳…」他生平不曾結巴得這麼厲害,畢竟他活到二十
五歲,還沒看過只包著一條浴巾就晃來晃去的女生!「妳的衣服…」

「在房間呀。」她滿臉的坦蕩,「借過一下,我要去洗澡。」

「妳…妳怎麼這樣就跑出來?!」他的臉紅得發紫,「去把衣服穿上
!」

「哪有人穿著衣服洗澡的?!你很奇怪欸…咦?你的臉幹嘛這麼紅?


「我是男的!妳懂不懂?這樣太太太太…太危…」來不及說完,那條
鬆垮垮的浴巾居然滑了下來…

他衝進房間,試著要忘掉不小心看到的「春光」…啊啊~這樣要怎麼
睡呀?

第二天,他看著鏡子裡眼睛充滿血絲的自己。才一天…他覺得自己老
了十歲不止。

他到底撿了什麼災難回來?紅顏禍水…不是紅顏也會禍水的厲害呀!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