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艾蘭里落腳,就在大水車邊租賃了一個獵人小屋。

果然這幾年,老鐵顎完全是靠意志支撐的。當無須戰鬥時,牠幾乎是立刻倒了下
來,昏睡的時間遠長於清醒的時間。

沒有多少時間了。

沃芙哪兒都沒去,只是安靜的陪在老鐵顎身邊。牠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偶爾醒
來也只會虛弱的要水喝。

但在某個夏末午後,老鐵顎的精神似乎好了些,眼神柔和的看著她。「…去哪了
?」

「我完成三千個任務了。」沃芙說,輕撫著牠的頭。「本來就只欠三個,我補足
了。」

「妳會笑了?」老鐵顎赫赫的笑出聲音。

「…我沒許那個願望。」

牠張大眼睛,瞪著沃芙。「那妳辛苦到今天是為了什麼啊?笨蛋!到底許了什麼
願望?妳說!」

「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她將臉別開。

老鐵顎瞅著她,「妳這阿呆。呆成這樣,叫人怎麼放得下心。」

「省點說話的力氣,歇歇吧。」沃芙勸牠。

「永遠歇著的時候有得是。」老鐵顎還嘴,「妳以為壓抑著不去傷心就不傷心?
哪有那麼好!本來幾個月就痛完了,妳這樣只是讓疼痛延長成好幾年甚至好幾十
年…妳怎麼都不明白…」

「我不要明白。」沃芙有些急躁的回答。

「白癡!」老鐵顎罵了起來,語氣卻那麼溫柔,「親愛的小白癡。妳的腦袋像是
石頭雕的,頑固得敲不爛。笨死啦,任何生物的『徹底死亡』是很困難的事情,
妳懂不懂?我和妳上一隻狼,是不同的狼,妳的下一隻,也永遠不會是我們。但
我們都是相同的『祖靈』所出,我們也是相同的狼…」

「我不想知道。」沃芙的聲音低了下來。

「人啊,真是笨到有剩,管他什麼種族。」老鐵顎抱怨,但聲音漸漸微弱,「我
若死了,記得去火翼崗哨東邊看看。答應我,一定會去。」

「你不會死的。」她的聲音輕顫。

「答應我。」牠的聲音微弱得宛如耳語。

沃芙點了點頭,老鐵顎就昏迷過去了。

牠是凌晨過世的。彌留之際,牠微微睜開眼睛,說,「妳這麼喜歡我喔?真沒辦
法。就這樣吧,我跟妳了吧…」然後就斷氣了。

哎,老鐵顎真的糊塗了。抱著死去的狼,沃芙默默的想。那是老鐵顎願意跟她時
說的話。當時她啞口無言,從來沒見過這麼傲嬌的狼。

你都死了,拋下我了,還能跟我去哪裡?

她沒有哭,只是抱著沈重的狼屍,在森林起了一個火堆,火葬了老鐵顎。

老鐵顎非常討厭不死生物,講了三百遍有,說死後一定要火葬,燒個乾淨。

她默默的看著黑煙裊裊,她的夥伴、寵物、家人唯一的化身,讓烈焰帶走了。傳
說果然是傳說。她做滿了三千個任務,虔誠的希望老鐵顎可以活下去,結果她的
狼還是走了。

說再見,卻永遠不會再見面。

她跪在火堆之前跪了很久很久,跪到火堆熄滅,跪到雙腿麻木,幾乎再也站不起
來。

悲慟襲來,她習慣而堅忍的將那種感覺推入心房緊鎖。不,不要。我不要悲慟。走
開,別襲擊我。

我不難過。

但她卻在泰洛卡森林迷了方向,走到火翼崗哨附近。

在火翼崗哨的東邊,老鐵顎伸展四肢,享受著清晨夏末的陽光。

有那麼一瞬間,她的呼吸停止了。她發現,她不在乎那是什麼,鬼魂也好,不死
生物也好,只要老鐵顎回來就行了。

等最初的激昂過去,她才定睛一看,雖然毛皮相類似,但那是一隻非常年輕的雄
狼。

老鐵顎說,牠出生於泰洛卡森林。牠也說,任何生物要「徹底死亡」是很困難的
事情。

那隻年輕的狼,應該是老鐵顎同族的族子吧?延續相同血脈的,同族的狼。

她奔上去,追逐那隻年輕的狼。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