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祕密沒讓人知道過。若讓人知道,真的當場身敗名裂。

不過都到了這個年紀了,就算身敗名裂也沒什麼,頂多讓讀者唾棄罷了,出版社
大約會立刻開除我。

這幾年我存了一點錢,換個筆名寫大約也能勉強餬口,所以我就在四十三歲那年
,正式的保留這個祕密。

算一算,也兩年了。

我跟那些無恥的中年男人一樣,有個援交對象。當然這是很敗德的,但我偶爾需
要跟異性約會,又不想去服侍男人。剛好我誤打誤撞認識了一個在當牛郎的小帥
哥,他講話又讓我覺得頗有趣。

我跟他說,「別來唬女人那套,我也沒錢給你唬。但你要不要賺點外快?陪我吃
飯看電影聊天,但得把我當小姐看而不是歐巴桑。你說個朋友價,若我出得起,
就這麼辦可好?」

我們相處的還算不錯,銀貨兩訖。我給他的酬勞真是少得可憐(相較於他的正職
),但他真的很有義氣,我久久才找他一次,他還會特別加場服務,不另外收費


就在暴力事件過後,我想找小帥哥安撫一下我受驚過度的心情。這次約會和過去
一樣算是愉快,但他的店裡找他,所以加場服務沒有了。

他有點懊惱,「莎黛,改明天好不好?我臨時要去代班。」我知道他還滿喜歡我
的,常說我和那些動手動腳、趾高氣昂的女人不同。就算他對每個女人都這樣講
,聽了也開心。

開心,但我不會當真。這我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不用不用,」其實我也沒什麼心情,「你去吧,我心情好多了,謝謝你。」我
遞給他一個信封,他也沒數就塞進口袋。

純粹商業行為,銀貨兩訖,互相信賴。

小帥哥送我到家門口才吻別而去。回到家,漸微正在看書。我推門,他立刻站了
起來,「回來了?」態度很是親切有禮。

真難把他跟暴力行為牽扯在一起。不過出去走走,我心情的確好多了,也沒那麼
在意。

「那是你男朋友嗎?」他問,「為什麼不請他上來坐呢?」

我愣了一下,卻沒有吃驚,只是盯著他看。「…那不是我男朋友,只是我付錢的
約會對象。」

他似乎不了解,偏著頭看我。

我耐性的解釋了一下,他思索著。「這在女性當中不太尋常。」

「是不尋常。」我脫掉高跟鞋,「但花錢比較單純。」

他還在盯著我看,我趕緊解釋,「再過幾年我就不會有這種渴望了。到時候我會
安分守己的等自己老死。你不是我爸,千萬不要馬上罵我…」

「不,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好苛責的。若妳是男性,可能更早就有這種交易了…」

我趕緊插嘴,「關於這件事情,都不在你管家的範圍內。所以拜託你,我們就這
麼忘了吧。」

他很認真的想了一下,「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可以。如果真的可以讓妳愉快的話。


媽的,我就知道會這樣。

掌心都是汗,我不知道該不該揭穿。相處半年多,坦白講,他毫無破綻。但我會
跑去寫奇幻小說,一定是有我的理由。

深深吸了一口氣,面對這個朝暮相處的超完美管家。「但我希望我的對象是人類
。」

他睜大了眼睛。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出現錯愕的神情。

「漸微,你既不是人類也不是眾生。」豁出去了,「你到底是什麼?」

他摸著自己的臉,「…為什麼會被看穿呢?」

我含糊了一下,真的很難說明這種曖昧的感應。「呃,大約只有非人才會覺得我
很迷人吧。」勉強擠出一個比較能理解的理由。

他又看了我很久,才開口。「妳對了。我不是人類,甚至也不是生物。」

他帶著溫文的笑,「我是個機器人。」

………我真的該去精神病院渡過餘生才對。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