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超完美管家」之前

去渡假結果沒有旅遊生活頻道,覺得像是三明治缺了起司一樣失落。

結果還是覺得早點回來寫娛樂好了。

在此聲明,這是非常、非常、非常沒有創意的娛樂之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別出
版。因為我既然已經寫過上邪了,就不該又出現女主角為作家的作品。

但是,管他的。寫娛樂的抄襲自己的創意總還行吧?寫了好幾部的電影(還是連
續十幾集的電影),讓我寫寫舞台劇過個癮總還可以吧?

所以,我凝重的警告各位,盡量不要跳坑,跳了請不要批評女主角又老又醜,男
主角也不是年輕帥哥,這是老人家的故事。

事實上,這是寫給跟我一樣熟過頭的熟女姊妹,一個永遠不會實現的夢想。

願聖光與超熟女同在。請聽聽我珍藏已久的福音,阿門。


========================================================


楔子  天上掉下來的永遠不會是禮物


掛上電話,我耳朵還有點嗡嗡叫。年紀都七十好幾了,老媽的火氣還是這麼大,
罵了半天又要跟我斷絕關係。這一年多以來,她已經跟我斷絕了十二次的關係,
摔了二十幾次的電話。

其實不只是她,妹妹們也對我非常不諒解,覺得我不替自己著想就算了,也不為
家人著想。

真是天曉得。

我叫莎黛,這是我的筆名,四十五歲,是個專寫胡說八道的奇幻小說作家,常被
讀者恭維「想像力豐富、天馬行空」,事實上我懂他們的意思。

這年頭的讀者都很客氣,他們真正的意思是,「這麼虎爛妳也寫得出來不得不佩
服妳的勇氣」,或者是,「妳該去精神病院關著」。

不過這是個缺乏天才的時代,真是令人感激。正因為缺乏天才,所以我才能騙吃
騙喝十幾年,寫到現在還有人看我的書,靠這份收入我養活了一家大小,直到責
任已了。

但等我的孩子都大學畢業當完兵了,天上突然掉下一大筆的財富。但這反而炸碎
了我平靜的生活。

事情是這樣的。我九歲離家出走,二十歲還由我代表出法庭離婚的老爸,突然快
掛了。

不通音訊二十幾年,要我擠出眼淚實在有困難。何況當初他和老媽打離婚官司時
,我對著他拍桌子叫囂,他還言明沒我這女兒。

想來關係這樣惡劣,他又在外生了一子五女,也合該沒我的事情,沒想到律師分
別找了我和老媽妹妹,說因為意外,一家子死得剩老爸一個,龐大的家產無人繼
承,想要分給我們。

最讓人傻眼的是,他把那龐大如國防預算的財產,一半要分給我,另一半才要給
我老媽、兩個妹妹、兩個兒子均分。

雖說恨了他一輩子,但錢總是錢。老媽和妹妹欣然收下那一半的財產,但我就沒
那麼好說話。

我叫律師把那些錢捐給慈善機關,不用給我。

這種無腦的舉動讓我媽氣得差點中風,大罵我不識好歹什麼的。就算我真的不要
,也該收下來分給他們才對。

但我不想收。這倒不是自命清高、自抬身價。實在是有很深重的理由的。

一來是我實在無法原諒拋家棄子的老爸,要我為了錢去阿諛奉承,我辦不到。二
來這麼多錢砸下來,我覺得根本就是禍害的根本。自從老媽和妹妹繼承了那些財
產,就成了名牌活動展示架,我馬上逼我兒子把名下的財產給阿媽和阿姨託管,
以後乖乖的自力更生,別跟我說些五四三。

我?別鬧了。我是標準的宅女,成天宅在家裡。自從不用養家之後,我過得極好
。獨自一個人租了十五坪的大套房,不但有客廳,還有廚房欸,甚至我還有個陽
台。

雖然我到現在還是沒有電視,一週跟人講話不到五句,但我一個月可以吃兩次大
餐,三餐吃飽,睡到自然醒(雖然醒來都在寫),有錢買煙,不會斷水斷電斷瓦
斯跟斷網路,我就覺得是天堂了,用不著其他多餘的東西。

但家人都很不諒解我,連兒子都覺得我很怪。原本以為我娘只是發發脾氣,沒想
到她居然登報斷絕母女關係,想逼我在老爸掛點前改變心意。

雖然面對她的時候我總是比較軟弱,但實在我個性很倔強固執。反正不用擔心家
用了,我更蠻起來直接打電話給律師,說我非放棄繼承不可。

後來?後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老爸掛點了,聽說葬禮超盛大的,老媽和妹妹、
我的兒子都沒缺席。這麼多人送終,真的不缺我一個,何況老媽跟我斷絕母女關
係了。

老實說,她登報的時候我超開心的。真是蒼天保佑,她終於完完整整的把我踢出
家門,讓我可以真正自由了。

我現在只要寫正稿、寫娛樂,然後安心等死就好了。

但世事無常,哪有這麼好的事情。我想老爸很氣我這麼不識抬舉,才會臨終還擺
我一道。

就在一個半月後的某天早晨,有人按了電鈴。我含著牙刷出去開門,想著是不是
管理費我又忘了繳。

只見一個高頭大馬、西裝筆挺如黑社會的鬍子大叔對我微笑。我有欠地下錢莊的
錢嗎?沒有吧?我連信用卡都剪光了,這些年連人都不見,更不要提作保。

「林黛小姐嗎?」他挺有禮貌的問了一句,我卻花了五秒鐘回想。

對對,我的本名叫林黛。這是迷戀黃梅調的老媽取的名字…這些年大家都叫我筆
名,我都快忘記我真名是啥了。

「呃…對。」

「林黛小姐,」他微微低首,「我是林先生留給妳的遺產。」

……什麼?!你說什麼?!

「我姓李,李漸微。」他牙齒倒白,笑得一臉粲然,「我將是妳的管家。」

瞪了他兩秒鐘,我將門輕輕的關起來,然後拔掉了電鈴的線。

這年頭的詐騙集團真是越來越高明了。




超完美管家(一)



靠在門上,我發了幾秒的愣。不對,這種狀況下我應該報警才對。

正在滿屋子找我的電話時,我的手機響了,看看號碼,是趙律師。

一接起手機,趙律師急急的說,「林小姐?稍晚有位李先生會過去…他是林先生
留給妳的管家。」

我再次確定電話,是趙律師沒錯。但我緊急盤問了他大約五分鐘…他的確是趙律
師沒錯。

「…趙律師,你最清楚我的狀況。」我深深嘆了口氣,「我老早就拋棄老爸的繼
承權,名下沒有任何恆產。雖然老被說是暢銷小說家,實在告訴你,那是出版社
的宣傳手法,我的存款還沒破過十萬。你花這麼多心思和風險與詐騙集團合作是
何苦呢?」

趙律師沈默了半晌,非常無奈。「坦白說,要不是律師費很夠看,我真不想接林
先生這個案子。總之,那是林先生給妳的遺產,李漸微先生真的是個很棒的管家
,請妳就收下林先生最後的好意吧。」他頓了一下,幽幽的補了一句,「就算妳
不要,恐怕也由不得妳…」

然後他就掛了電話了。

說這什麼笑話?不想要遺產跟管家由不得我?這真是好笑…

一轉頭,我跳了起來。那個像黑社會的管家已經在我背後不知道站了多久。

「…你怎麼進來的?!」我尖叫起來。

「小姐,你家的門鎖很不保險,太容易開了。」他還是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

「出去!你這是違法侵入!」我趕緊把掃把抄在手裡。

「不行,我是您的管家。」他溫和卻堅定的搖頭。

「…那我解雇你總行了吧?」

「也不行。雇用我的是林先生。」他笑了笑,「只有他能解雇我而已。但若您要
林先生解雇我,恐怕必須用比較超現實的方法了。」

我瞪著他,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獨居了四五年,我和人的接觸少到不能再少,
電話都一個月才響個兩三次,跟我面對面機會最多的是,對面賣便當的老闆。

這個時候才發現獨居的嚴重缺陷,我快忘記怎麼與人應對,更不知道該怎麼把他
趕出去。

「…我家只有一個臥室。」我勉強擠出來的理由真是蠢透了,「我沒地方給你睡
覺!」

「這您不用擔心,我可以睡客廳。」他耐性的回答。

我環顧看不到地面的客廳,雜亂無章的環境,我不知道他在這種核子廢墟怎麼生
存下去。

和他互相瞪視了三分鐘,我像是隻鬥敗的公雞,抱著筆電逃回臥室了。鎖上門以
後,我跟我的筆電坐困愁城。

當初只有我一個人住,又不想讓臥室有煙味,所以我都在客廳工作,回臥房睡覺
。當然洗手間也在客廳,因為這本來是個大套房,只是房東硬隔出個火柴盒似的
客廳而已。

現在我是可以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但上廁所總是要出去的。

後來我決定…先把這問題丟在腦後,打開筆電,開始寫。

我完全知道這很逃避現實。雖然我也期待我當完鴕鳥以後,他會自動消失。等我
寫完一個段落,兩個小時過去了。

我很渴,但也很想上洗手間。

悄悄的打開門,愣了大約五秒鐘。我好像走錯客廳了。我不但看到了地板,而且
光潔無比。所有的東西都各就各位,垃圾也都倒光了。

等我走入浴室又是另一種驚嚇。不但整個刷得光亮無比,連浴巾都換新的了。

坦白說,我應該很高興,但我反而覺得很討厭。我當然知道自己日常生活很低能
,但打掃得這樣乾淨像是譴責的賞我一個耳光。

聽到廚房洗洗切切的聲音,我更忍耐不住了。

「…我不需要任何人干涉我的生活。」對著正在煮菜的李管家,沈下了臉。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