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園時間:Tue Mar 16 22:14:17 1999


她姓葉,葉舒祈。

在大部分的時候,她是個普通的女子。留著中長髮,整整齊齊的中分
。原本在家規模不大的印刷公司當電腦排版,剛好公司遷廠到龍潭去
,她也就沒有選擇的成了SOHO族。

公司雖然沒有付遣散費給她,卻把北部的一些客戶留給舒祈。這些小
小的散戶雖然沒有什麼油水,但是勉強維持舒祈的生活,已經算不錯
了。

二十七歲的她,在鄰居的眼裡是安分守己的好女孩,但是在網路上則
不。

因為工作的關係,她學習電腦的時間很早,但是真的熟悉網路,還是
二十五歲那年的生日,買新電腦時送的二十小時SEEDNET起的因由。

剛失戀的她,一頭栽進網路虛擬性愛的狂飆中,過著日夜表裡不一的
生活。

快樂嗎?快樂的。

但是如同她出現時那麼狂放而突兀,突然消匿了蹤影,也讓原本的情
人們相當憶念。

「若不是這樣的憶念著妳,怎會剩下魂魄,還不遠千里的前來相會勒
?」承和笑著說。

「也不要把我的客人嚇跑。」舒祈皺著眉頭。

她的工作室生意向來穩定,這種穩定,不僅僅因為舒祈負責誠懇的工
作態度,也因著她特別的本事。

舒祈擅長占卜。但是除了自己的客戶,她鮮少讓任何外人知道。

許多老客戶貪著她的指點迷津,即使現在的規模大到不是舒祈能應付
的,他們還是會留下一些簡單的DM來拜託舒祈。

但是今天來送件的小姐,卻被貼在螢幕內側打招呼的承和嚇得魂飛魄
散。

「沒辦法,遇到熟人嘛!她以前是我的這個唷!」承和賊賊的笑著,
伸了伸小指頭。

「是阿是阿,情人情人滿天下,有縣市就有她。」舒祈喝口咖啡,無
奈著,「為了不讓你的情人們跑光,趕緊回到自己的身體裡如何?這
樣植物人下去,瑞德是會跑掉的唷。」

「她才不在乎哪。」承和走到螢幕的最內角,身後虛擬的影子拖得很
長,「哪,妳看,她正在聊天室和人家大談新打獵到的情人勒。」

自動切換視窗到bbs的聊天室,果然看見瑞德活躍的樣子。

「而且…我的身體已經不行了…我聽醫生說,我的腦細胞受到嚴重的
創傷,所以…清醒過來可能會半身不遂…那還是…還是這個樣子就好
了。」他垂下眼睛。

「撒嬌。」

「誰撒嬌了!」承和半個身體探出螢幕,吼著,「我真的回不去阿!


舒祈只是淡淡的笑著。

這樣淡淡的笑容,讓承和也跟著微笑起來。

他還有車禍時的記憶。公車朝他兇猛的衝過來 ,那一刻,奇異的看到
,世界上的一切都變成了黑白灰三色。

然後…然後只記得聽到自己額頭滴滴答答的聲音。

是血吧?流進他的眼睛裡,使得原本黑白的世界變成了緋紅。

其實是很好看的。

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居然離開了身體,到處的遊走。

不會餓,也不會冷。但是不知道該去哪裡。

怎麼進入電腦的…他也不太有印象。只覺得電腦內部的通路很有趣,
乘著電流,如飛的穿梭在網路上,也是相當過癮的事情。

網路上,每個電腦螢幕就像一扇扇的窗戶,他可以從窗口往外望。

直到他看到了舒祈,他才停留下這種漂泊。

舒祈發現他從螢幕出來,沒有什麼訝異的表情,只說,「阿,又來一
個。硬碟空間快爆了…又得買硬碟了…」然後在硬碟裡新增一個檔案
夾出來,名字就叫做:「承和的世界」。

承和真的就因此有了個天地,隨著自己的意念產生物件,搭建出自己
的夢幻之家。偶而,舒祈睡夢中,會離開她的身體,來承和那裡作客


「妳是少見的好情人。舒祈。雖然妳不是美人,但是妳對性愛是投入
的,好奇的。但是…沒想到妳會像個初戀的小女生一樣,瘋狂的投入
熱戀中,居然放棄了對性愛藝術的追求。」

即使只剩下魂魄,承和還是嘮叨個不休,舒祈也知道,他還是時不時
的跟隔壁檔案夾的女主人廝混。

漂浮在承和構建的,滿是船舶、航線圖、地球儀和海洋圖鑑的空間,
靠著船首的美人魚半身像坐著,舒祈安詳的微笑著,「對於愛情沒有
免疫力的,不是我而已,承和,你不也是?」

「我?你開玩笑嗎?我和瑞德的事情,妳不是最清楚嗎?」他也漂浮
著,在吧台煮著咖啡,「我和瑞德雖然是男女朋友,但是我們彼此都
是沒有約束的呀!她有一鐵達尼號的情人,我也有遍佈全省二十二縣
市的炮友,守貞?哈!」

趁著替她倒咖啡的時候,承和輕輕的撫著舒祈雪白的頸項,「妳太讓
我失望了。為了無聊的愛情,錯過了多少樂趣。」

輕輕隔開他的手,喝著香濃的咖啡,「那,回答我。為什麼聽到瑞德
新情人的ID,居然下手循著電流,直接衝擊對方的 power,害人
家的電腦爆了呢?」

承和的臉一下子漲紅了。「我只是不爽那個白爛而已。」他的聲音大
了起來,背轉過去。

喝完了咖啡,舒祈彎起溫柔的微笑。「承和,你多久沒回去看看自己
的身體了?」

「反正回不去,有什麼好看的。」賭著氣,他背向著舒祈。

「哦?這樣阿…聽說瑞德還是常常去看那個不好看的身體唷。」飛到
薄鐮刀般的新月上,無邪的看著承和。

他愣住了。已經一年多了…連他自己都放棄了那個日漸枯萎的身體。

「我才不相信。」他說。

「我帶你…去看看。」拉著他的手,舒祈笑彎了眼。

離開「承和的世界」檔案夾,乘著「撥號網路」,進入「MultiTerm」
,順利的進入「椰林風情 bbs 站」。

聊天室,遊人如織。瑞德還在聊天室活躍著,為了不想被發現,承和
換了個暱稱:「遺忘」。

舒祈睇了他一眼,承和當做沒看到。

瑞德正在大談她新任的可愛情人,承和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舒祈在聊
天室吹著五彩的泡泡。

承和是個自私、粗魯、不懂得女人心理的男人。但是跟過他的女人,
總是會記得他。也許,女人該死的母性,總是會在這個大男孩那種死
命好奇的天真底下發作。

「你不懂愛情,承和。」舒祈糗著他。

「囉唆!」承和想走。

這個時候,瑞德發現了悄悄進來的舒祈,也悄悄的丟了個訊息給她:
「舒祈…我昨天去看了承和…呵,他的神色還不錯,就是瘦了點。」

不錯?瘦了點?躺了一年多…木偶似的身體…骨瘦如柴…連他自己都
不忍卒睹。

舒祈也悄悄的回了個訊息給她,「呵,妳常常去看嗎?」

「嗯。是阿。反正醫學不斷的在進步,承和總有天會醒來吧?聽說有
人躺了十幾年才醒來的ㄟ…如果只是十幾年…那時我也還三四十歲,
我們還有幾十年可以相處說…」瑞德附送了個大大的微笑符號,像這
樣:

^___________________^


承和默然。透明的淚水沾溼了他沒有表情的臉。

「真的嗎?」舒祈也微笑。

「呵,妳可以和我比賽。我知道妳也常常去看他的。:) 那個爛男人,
居然有我們兩個女人這麼深深眷顧,他地下有知,也該知足了。」

「誰地下有知阿?」承和開口了。

「你阿,承和。你真的不懂愛情ㄟ。」

「囉唆!」

電話鈴聲崩壞了睡夢的壁垣。

「糟了,我得走了,承和…」來不及斷線,舒祈醒了過來。接過電話
,發現是他。

「今天好嗎?」就是這樣一聲簡單的問候,讓舒祈原本浸飽悲傷不安
的心,舒緩開來。

「好。」因為聽到你的聲音。

電腦那頭的數據機仍明滅著,視窗定在聊天室內。承和在聊天室裡也
是遊魂,親吻著沒有發覺的瑞德,悲傷的透空過去。

她的貓跳到膝蓋,輕輕嗚鳴一聲。

抱著溫熱的貓身,舒祈將螢幕關閉。在這難得的相處時刻,不想讓承
和的哀傷…

傳染開來。

我們都不懂,只是身在其中。我們都沒有免疫力,只好不停的乒乓感
染。

關於這場瘟疫,誰也無法倖免。

--

「請聽聽我珍藏已久的福音,阿門。」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