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很久沒動筆了,我想老讀者用膝蓋想也知道我病了。

大病是沒有,但幾波寒流的結果就是…我的血壓再次節節飆高,快要上看一七○
了,右半邊的臉已經完全痲痹,全身倦怠,心悸…就是一些很規格化的小毛病。

根據過去幾年的經驗法則,每次不信邪硬拼的結果就是直奔急診室,所以今年我
學得乖一點,好好的休養身心,徹底放鬆,連會導致緊張的LOL都沒上,心平氣
和的重看西門夜說的VOD。

看別人打比自己打好玩多了。許多事情能想明白但反應太慢做不到,看人這樣直
覺而俐落的反敗,真的是太賞心悅目了。

不得不再次稱讚,西門真是太厲害了,完全是逆命本命,幾乎是攻無不克,強大
無比的存在。

好吧,我是腦殘西門粉。只是看影片很愉快,應該不會礙著別人什麼吧?

這傢伙一直都是個頗有爭議的人物,昨天晚上又在實況暴掛…雖然他早已經暴過

了一些端倪。結果就是在ptt引起軒然大波,真是一石激起千疊浪。什麼論點都有
,連陰謀論都出來了。

其實呢,我覺得,說他腹黑不如說他腦筋缺弦…連ptt認證都不會,還把自己個
人資料晒給人看,不是腦筋缺弦是什麼?不過想想他才十九歲,連解壓縮都不會
…嗯,我們就不要逼他了。

想想我當年,足足大他十幾歲的時候,也是腦袋缺弦,白吃許多悶虧和無辜殃及
,好像也沒好到哪去。他錯就錯在把觀眾當「朋友」,那是不對的。

「觀眾」、「讀者」都絕對不是朋友,這一點一定要搞清楚。

因為「觀眾」和「讀者」,都是面目模糊的大群陌生人。你可以對他們保持著溫
暖的善意,但不能當成朋友推心置腹。因為這些陌生人裡頭,你不知道會遇到什
麼,一百個人裡頭只要一個心懷惡意,就夠把你打入地獄中永不超生…更糟糕的
會讓你失去對人類的信心。

但這個惡意百分比卻不是實況主或作者能夠控制的。最慘的就是讀者或觀眾頂著
你的名字出去興風作浪,你卻毫無約束力,只能概括承受所有的惡果。

我花了許多(或浪費許多)心血和經驗才體會到這點,這也是為什麼我越來越沈
默,越來越封閉自我的主因。

辦法,當有一群人接近盲目的追隨你的時候,就必須要自警自惕,約束自己,
避免自己被傷害和追隨你的人受傷害…或讓他們去傷害別人。

也許會覺得,「他們跟我又沒有關係」,但沒辦法。不管喜不喜歡要不要,那些
人已經對你投下許多正面的情緒,除了謹言慎行,沒有其他不傷人不傷己的辦法

再說,從你對他們感到喜悅的那一刻起,他們就是你的責任了。

所以我也漸漸學會安靜,沈默。省得又被演繹、過度解釋。

讀者和觀眾總是會把心目中最美好的形象投注在作者或實況主身上,程度因人而
異。只能說這世界很嚴酷,還是保持一點隱私,自牧嚴一點比較好。不管多麼義
憤填膺,還是乖乖梗著脖子嚥下去,不要開口…更不要對你的觀眾或讀者講。

結果都會…很糟。

回首前塵…是的。這是非常悲慘又嚴厲的經驗法則。你真想像不到會有多光怪陸
離的現象會發生。千萬不要等我這樣摔得身心受巨創才學乖,到時候就有點來不
及了…

會失去對人的信心,每說一句話都覺得自掘墳墓,最後成了啞巴聾子和瞎子。

這不是很愉快的經驗。


所以啦,這個事件敲醒了我,讓我毅然決然的把構思得差不多的「某個達瑞斯」
斷頭,永不超生。

書寫現實還是太危險了。

再說寫這種戰隊文,已經有蝴蝶藍寫的「全職高手」了,各位可以去google看看
,我就不用多寫了。

我不如寫點別的,像是我最喜歡寫的女性復仇記之類的,想寫網遊,最少還有個
涅盤狂殺可以玩,帥。

終究我還是成了顧慮很多,謹言慎行的老太太,嘎。

不過這樣比較能保持心情平靜,也不會招來太多麻煩,導致本來就如股市震盪的
血壓狂飆,導致每次過年期間都往急診室跑的倒楣情形。

我想讀者已經被我耍慣了,應該不會生氣才對。(茶)

跳坑就要自帶降落傘啊…(遠目)

而且也不會因為我又多寫一個網遊題材,多跳一個遊戲坑,你看有多好。XD


【Google★廣告贊助】



啾啾姊姊的房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