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我的…我的誰呢?

(一)

莫名其妙把肚子搞大了…不是不是,是莫名其妙把盟搞大了,冷飛霜板著臉,硬
架著歡顏沒天沒夜的狩獵升等,歡顏打得頭昏眼花,實在吃不消了。

「我又不趕著暴肝,為什麼要這樣拼啊~不二轉又不會死~」她的眼眶蓄滿眼淚。

「把盟弄得這麼大…盟主連二轉都沒有,傳出去能聽嗎?」冷飛霜吼她,「妳給
我認真點!」

「我哪裡有不認真…」歡顏上氣不接下氣的邁開很短的腿,氣喘吁吁的跟在冷飛
霜的背後跑。

這根本是虐待…虐待童工啊~

終於兩個人都快四十級了,原本說好要一起跑二轉任務…卻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
的事情。

這天,他們兩個疲憊不堪的倒在奇岩的神殿裡頭,雙眼無神的望著廣場。這陣子
拼死命的狩獵,兩個人都已經身心俱疲了…

「飛霜?」悅耳低沈的聲音在他們身邊響起,「不是飛霜嗎?你…你真的放棄騎
士之道?」

一個妖豔美麗的女黑妖露出魅惑的笑容,「沒想到會看到你呢…幾級了?」

冷飛霜有些訝異看到老朋友,「不是夜露嗎?長這麼大了?呵呵…我才要二轉而
已呢。」

他們很高興的聊了好一會兒,說得都是歡顏沒聽過的事情。她低下頭,看看自己
粗糙的小手(工匠的手哪有細的),和夜露細嫩柔滑又纖長的手指。

真的好美好美,充滿了女人味…這樣一比,自己簡直就像是小孩子…

而且,她是席琳長老。

「歡顏,妳先去接二轉任務好了。」冷飛霜拍拍她,神情是她從來沒看過的溫和,
「夜露遇到一點小麻煩,我去幫她一下…」

歡顏張了張嘴,卻什麼也沒說,只是低垂著小小的腦袋,點了點頭。

「有問題要告訴我,知道嗎?」冷飛霜兇起來,「找不到人也要問,曉不曉得啊?
妳這萬年路痴怎麼都治不好…」

她默默的點點頭,「…我走了。」

冷飛霜困惑了,「奇怪,歡顏幹嘛這麼無精打采?」他有些抱歉的跟夜露說,「平
常她不是這樣的。整天呱呱呱個沒完,又很喜歡朋友。她不是故意不理人的…」

夜露的眼睛閃了閃,「…她是…?」

「她啊?她是我的…我的…」冷飛霜讓她問得一愣。我的…什麼?說夥伴,太疏
遠,說搭檔,她又太笨。說盟主麼…他可沒把她當成盟主過。「就是我的…咳。
歡顏嘛,就是歡顏而已。」

她微偏嬌媚的臉龐,「…我以為,你會找白長老,先知之類的職業輔佐你。」輕
輕笑著,聲音真是說不出的好聽,「一個哈比人…?真是有趣。」

但是聽在冷飛霜的耳朵裡卻很刺耳。

「……走吧。」他的臉冷下來,「趕緊把妳的事情辦完。」

(二)

歡顏蹲在雪地裡,倔強的仰著頭,雪花不斷的飄在她臉上,她卻沒有拂開。

這樣好。這樣的話…她就不會真的哭出來。「我只是找不到多瑪在生氣而已…」
她自言自語著,「絕對不是在生別人的氣喔…我也不是生自己的氣…」

只是覺得很不習慣。這樣安靜…沒有人氣急敗壞的大罵,也沒有人對她握拳、翻
白眼。或者跟她說,「這邊啦!走了幾百次了…妳連左右都不會分喔?到什麼時
候妳才真的會看地圖啊~」

一切都是那麼的,安靜。

「該死的多瑪到底在哪裡啊!?」她蹲在米索莉礦山門口,憤怒的叫出來,忍了
許久許久的眼淚,終於也跟著流出來了。


遠在亞丁大陸的冷飛霜,覺得一陣陣的心神不寧。

的確,有夜露的輔佐,他打起怪來特別得心應手。而且夜露是那麼體貼…只是跟
在他身邊輔佐,卻不要組隊,像是跟著他,就很滿足了。

「…夜露,妳要狩獵的到底是哪一個?」他覺得越來越不對勁,歡顏不在他身邊,
總是覺得空空的。而且…傳密給歡顏,她卻沈默不語,盟頻又不見她的聲音,更
讓他著慌了。

「…如果說,是你呢?」夜露妖豔的臉龐露出懇求,抱住了他的胳臂,「有我在,
你隨時都可以升為亞丁第一的狂咒術士。就算你要重拾戰袍,回到騎士之道,我
也願意全力輔佐你的!只要你…」

冷飛霜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堅決的將手臂抽回來,「很抱歉。如果妳沒事,我
得告辭了…」

「…她只是個沒用的哈比人!」夜露在他背後憤怒的叫著,「她能幫你什麼?!」

「她是我的歡顏啊!」冷飛霜吼出來,突然感覺到狼狽。

我的…?

他不想再多說,馬上傳送回城,心情突然變得很壞很壞。他不斷的密歡顏,得到
的還是沈默沈默和沈默。

這是從來沒有的事情!

幾乎是狂怒的,一路罵一路狂奔,簡直跑完了歡顏該跑的任務路程,又累又急。
沒有,哪裡都沒有她的蹤跡。甚至連古魯丁神殿都沒有。

她明明最喜歡蹲在這裡擺攤的!

到底死到哪去了…

「冷大法師?」小紅剛好看到他,很開心的打招呼,「你在找老大啊?」

…我的樣子那麼明顯嗎?

含糊了一會兒,「…看到歡顏沒有?」

「她問我多瑪會出現在哪,應該逝去米索莉礦山堵人了吧?」這勾起她慘痛的回
憶,「找多瑪真不是人找的…」

話還沒說完,冷飛霜一陣煙似的跑不見了。

「…有這麼急嗎?米索莉礦山又不會跑…」

怎麼不急?再找不到,他想殺人了啊!火速衝稻米索莉礦山,看到那抹小小的影
子坐在雪地上,原本輕飄飄、無處著力的心,突然找到降落的地方。

「妳不回我的密?吭?妳居然不回我的密!」冷飛霜兇得不得了的把歡顏抓起來
搖,「誰讓妳傲慢到不回我的密啦!?臭哈比人!」

看到他居然追來了,歡顏拂去頰上的雪,正要罵回去,心頭一酸,卻撲在他懷裡
哭起來。「我我我…我也希望我是黑妖…就算是白妖也好啊…」

「妳在鬼扯啥?!」冷飛霜罵起來,有些心疼她手腳冰冷,不知道蹲在雪地多久
了,「犯得著為了個多瑪想重新投胎嗎?」

你真是個笨蛋!除了練功啥都不懂的笨蛋!歡顏氣得想推開他,反而被他一把抱
到膝蓋上。「…喂!我不是小孩子啊!」

冷飛霜沒好氣的把斗篷拉攏些,「我在幫妳取暖啦!妳是想凍死喔?就這樣蹲在
雪地等多瑪?真是個子矮腦容量也跟著小…」

「你是笨蛋!都是你不好!」歡顏越想越氣,越想越委屈,「你去找你的黑長老
啦!反正我對你又沒用…」

「誰說妳對我沒用啊?」冷飛霜氣昏了,一面搓著她冰冷的手臂,「妳是我的…
我的…」

我的…誰?

他黝黑的臉突然出現一抹微紅。他還真的…沒有細想過。

「…妳是我的…歡顏啊。」

他終於說了出來…但是困倦極了的歡顏,因為安心,已經沈沈的睡在他懷裡了,
沒有聽到這句關鍵。

因為這路上有妳,所以…我才有「歡顏」的吧。

「…我一定是腦袋讓雪凍壞了…」

(三)

冷飛霜變得有點怪怪的。歡顏有時候望著他,會覺得有點疑惑。

自從二轉以後,他就有點陰陽怪氣的,若是有人想要跟他們一起組隊,就可以看
到冷大法師施放恐怖的「狂風暴攻擊」(是說,狂咒有這招嗎…?),用陰風慘
慘冷霜颼颼的怨毒目光,逼得組隊的人狼狽而逃。

(女生還加減可以容忍,男生簡直是如芒在刺,坐立難安啊…)

若是有不識相的男生敢多跟歡顏說上幾句話(管他什麼種族),幾乎都被他不客
氣的趕開。

「…冷飛霜,你是不是生病了?」歡顏瞪大眼睛,看著比以前還容易暴跳如雷的
夥伴。

「我哪有生他媽的病?!」他更暴跳了,「好好擋你的怪啦!妳不知道路上一堆
變態都喜歡小蘿莉?隨便就跟別人走,妳不怕被拐去賣啊?!」

…是說,賣一隻萬年窮到仆街的戰爭工匠能做什麼…?

對的,富有的日子並不會因為二轉就來臨。剛二轉的戰爭工匠還是窮到一清二
白。頂多就是從賣D彈變成賣C彈,利潤也沒有好到哪去,倒是熟練地板LV99
有破表的趨勢…

自從進入光彩盛年,民生富饒以後,戰爭工匠的日子沒有好過到哪去。C級裝備
節節下跌,許多人都自己收材料請戰工做,而且最近出了許多好心的戰工,打著
一元置裝的旗號,所以說…想要靠代工、收材料做裝備有錢…

那叫做不可能的任務。

「沒關係。」歡顏是很樂觀的,「反正我的目標是當個可以丟炸彈的大戰工。等
我熬到等級高了,就會有大城主花大錢來請我去丟炸彈了…」

冷飛霜沒好氣的望她一眼,不想戳破她的美夢。真正的大城主自己會去培育戰
工,人家盟大、有錢,要裝備有裝備,要武器有武器,要長老有長老,要先知有
先知,隨隨便便就可以擺出培育團,短短十二天養出一個超級大戰工。

幹嘛要請妳這個練功慢、成本高,笨手笨腳的戰爭工匠?

「…打妳的怪啦!」冷飛霜略感疲倦,「…為什麼教了這麼久,妳擋怪的技巧還
是這麼差勁?」

他們兩個算是盟裡新生代裡最早二轉的(帶藝投盟的不算),陸陸續續的,也有
工匠和收集者要二轉(誰讓他們家是哈比血盟呢…?),天天盟頻都有人慘叫,「那
個該死的多瑪死在哪啊~」

(…………)

連那個手腦不協調的牧師燦爛,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土瑞克軍營,準備二轉
了。

(可憐她把豺狼打到變成藍怪才換土瑞克,土瑞克又打到變成藍怪才離開。等確
定她要離開的時候,豺狼營和土瑞克營都大放鞭炮,痛哭著高興瘟神終於要走
了…)

但是為了二轉,她和詩人大人大吵一架,氣得跑來拖著歡顏哭了一夜,簡直把冷
飛霜氣歪了。

喂!就算妳是女生,也不要隨便霸佔我的歡顏好不好?!

等詩人大人登門找人時,冷飛霜原本不想多事…但總不能讓歡顏一直被霸佔著不
放吧?

「說說看吧,」冷飛霜強壓住不耐,「就是二轉而已,有什麼好吵的?」

詩人大人發現女友根本不理他,心裡真是難過極了,「…我希望她轉主教。但是
她說什麼也要轉先知。現在失業先知滿街跑,她將來轉了先知,怎麼練得上去?
以前我們等級相差大,實在沒辦法共同狩獵。好不容易等到她二轉了…我當然希
望能和她一起啊…」

冷飛霜掏了掏耳朵,有點無奈的看著失落的詩人大人。「詩人大人,你當初轉劍
術詩人,是為了容易找到可以投效的軍隊嗎?」

「當然不是,」詩人憤慨的抬頭,「那是因為我身有騎士魂,誓言要當隊伍裡面
默默奉獻的一員!雖然我只是個劍術詩人,除了替夥伴頌唱祝福,我也還是個騎
士!我從來沒有忘記一轉時我發下的騎士誓願…」

「那麼,你聽過燦爛的志願嗎?」這個人…和自己以前是多麼像啊,「你燃燒騎
士魂,為的是不忘自己誓言,但是你知道燦爛想要轉先知的原因嗎?她是神職。
她選擇先知而不選主教是為了什麼?」

「我誓言要守護隊伍內每一個戰士!」在神殿角落垂淚的燦爛大叫,「我才不管
練得人多還是少…盟裡面的神職已經夠少了,我不轉先知,以後大家怎麼辦哪?
我才不管別人!我也有我的志氣和誓願啊!嗚…」

「…妳不想跟我一起狩獵嗎?」詩人眼眶裡也跟著含淚。

「我想啊…我也想啊…」燦爛哭著投入他懷裡,「我是很慢…我知道我練得很慢
很慢…但是總有一天,我會追上你的!有一天,我也可以默默為你守護…」

沒有人,是完全沒有價值的啊。冷飛霜輕輕的點了點歡顏,拉著她出去。他們默
默的走出城,漫不經心的上了山,一起望著天上渾圓美麗的月亮。

更高的等級、更好的裝備、更多的錢…都不如溫暖的、緊緊相依的初心。

這些,是純真的歡顏、一堆蹲在古魯丁擺攤說笑不練功,成天笑嘻嘻的哈比人,
教給他的。

這些小小的哈比人…沒有遠大的志向,也沒有了不起的才能。但是他們純樸的面
對每一天,總是高高興興的過著,不管是富有還是窮困,等高還是等低,遵循著
大地女神的旨意,將富饒帶到這世界上來。

這,不也是他們生存的價值?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

他這個高貴的黑妖,真的是受教了。

愛惜的握了握歡顏粗糙的小手,她張大了眼睛,卻沒說什麼,只是依在他身上。

月亮,真的很美很美。尤其是身邊有人的時候,更漂亮、更漂亮。

(四)

「喂喂喂,等一下!」遠遠的, 一個人類戰士跑了過來,冒冒失失的敲了歡顏
一下。

這下剛好是致命攻擊…幸好歡顏血夠厚,只是暈了一下下,冷飛雙急著幫她補血
(…可憐他這狂咒用得最多的法術居然是補血),馬上開罵,「你做什麼?!」氣
得想賞他一發毒咒嚐嚐。

「小妹妹,妳好可愛喔…」不知死活的人戰流完口水,很大剌剌的對著冷飛霜說,
「加狀態。」

…你以為吆喝你家的狗嗎?

正想教訓他一下,歡顏悄悄的拉了拉他,「好啦,別生氣…單練的戰士很可憐啊,
幫幫他啦,大家都有小時候咩…」

忍著氣,冷飛霜幫那個人戰加了一級力量強化、一級保護盾,補了一百一十四滴
血,「走了!別理笨蛋,會傳染的…」

「欸欸欸,你真小氣欸。」人戰生氣了,「怎麼都加一級的?那就算了…好歹你
也加個風啊!」

「我是狂咒!」冷飛霜的忍耐已經瀕臨極限了。

「狂咒?你不是法師嗎?」人戰皺眉,「加風啦。」

「欸,冷飛霜,你冷靜點…」歡顏看情形不對,正想阻止的時候…

「要風是吧…?」爆發的冷飛霜冷笑著,「要風就給你風!」

一發狂風之擊,將那個不長眼睛的人戰,打到變成遙遠地平線的一顆星星…

「…大家都有小時候。」歡顏覺得有些不忍心。

「我小時候也沒白癡到跟狂咒術士要風走!?」冷飛霜一把拖走她,「跟妳說路
邊變態很多,別亂浪費同情心!說不聽欸妳…」

他們這對互相嫌棄的搭檔,依舊互相嫌棄中。只是嫌棄的底下,是些別的什麼…
就沒人敢去深究了。


他們這個跌跌撞撞的哈比蘿莉盟,依舊創造新笑話中…

「哇~」小紅萬分崇拜的看著剛二轉咒術詩人的同伴,「好厲害的一招啊~一發
就讓小颯頭冒星星了欸!這招叫什麼啊?」

此時正在克塔,這群不怕趴的哈比人,又跟同盟的咒術詩人來客塔一樓趴趴造(或
者說是趴趴躺)。

咒術詩人尷尬了,「…我不會擊暈。」他又不是笨牧師,怎麼會敲自己的同伴啊…?

小颯更尷尬了,「…我是讓小蜥蜴打昏的。」

「…………」


看到這種盟頻,實在是…這個盟到底是創來幹嘛的…搞笑嗎?

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冷飛霜已經放棄徹底教育這群哈比人了。

「欸?真巧欸,可愛小妹妹,妳在這兒啊?」上回被打成一顆星星的人戰,驚喜
的跑進古魯丁神殿,很沒禮貌的摸她的頭,「真的好可愛喔…要不要跟哥哥去打
怪啊?…」

「你還想加風嗎?」冷飛霜用大雪山的氣勢,怒氣高張的在他背後出現。

人戰嚇得貼牆壁,嘴巴還是很硬的,「欸…我是跟小妹妹說話,又不是跟你!你
誰啊?就算是哥哥也不該這麼霸道…」

「誰是她哥哥啊?!」又是一記加上祝靈彈的狂風之擊,人戰穿破屋頂,慘呼的
和月亮相見歡了。

「真笨捏…」「就是嘛…」「盟主和副盟主的關係是禁忌啊,不能說的欸…」「哈
比人和黑妖能結婚嘛?」「這是禁忌的種族之戀,噓…」一群小哈比人蹲在旁邊
看戲,一面交頭接耳。

冷飛霜的腦神經終於斷裂了,「…練功不練功,都擠在這兒做什麼!?通通想加
風嗎?!」

這一天,古魯丁神殿像是被颶風掃過,到處都有破碎的傢具和東倒西歪的哈比人。

接到神殿的賠償請款單時,歡顏大大的嘆了口氣。

只是她的心,卻有點甜甜的。當然她的笑容,也是甜得跟蜜一樣。

(暫時完)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