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一頁)

現在是1998年10月31日,很快就要成為11月1日。

呃,現實世界來說,我可能摔了一跤昏過去幾分鐘。據學者先生說,我被幾個鹵
莽的年幼「業餘愛好者」捕捉了。

我猜是在我寫日記的時候被襲擊。

其實我還搞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情。我提過絲絲聲和閃電殘影?是。我應該知道
的,第一次學者先生和我接觸就是那種感覺,只是粗魯太多了。

幾個?我感覺是幾百個聲音從腦中竄出來,同時在尖叫和狂笑。音量之大,可以
讓我劇烈耳鳴,全身竄過洶湧的極致痛苦。

我翻回去看,幾乎看不懂我那行寫了些什麼。

學者先生是文明人,那些小鬼不是。不需要我許可他們也可以強迫接觸。

感覺不是「糟透了」而已。我被扯碎了,像是玻璃一樣碎裂成小小的玻璃粒,每
一片都絕望的狂呼,拼命逃逸。

勉強形容就是:碎裂並且墜落到恐懼深淵。被強迫的扯向某幾個方向,速度飛快
並且痛哭著。

無助、恐懼、害怕、厭惡…所有的負面情感都被擴大很多倍…夠了,我不想回憶
這段。

發現自己不斷分解破碎並且無止境的墜落,是很可怕的經驗。

後來我聽到學者先生的喊叫,無數的「小我」抬頭看他,墜落才停止。

呃,我聽說過,很多宗教或靈學的親身體驗都說見到大天使,有的還是守護天使
什麼的。

現在我能明白為什麼了。

因為他們就是很明亮,亮得有光暈,像是十字光芒,看久了會覺得好像白翼。古
人描述有翼者都喜歡說「腋下有翼」,我明白了。

但我並沒有真的看清楚他長什麼樣子。就是一團光,明亮的光。

不知道蝴蝶眼中的人類,是否也看不到全貌。

「崔。」唯一能分辨的就是他的聲音。

「…我在。」我聽到隆隆回音,像是很多人一起發聲。我突然感到很焦慮,很想
哭。雖然對人生非常不滿,此時此刻我才感到再怎麼糟糕,我還是希望恢復原狀


「看著我,崔,看著我。妳知道我是誰嗎?」

「學者先生。」我顫抖的回答,很害怕那些太多的回音。「喜歡和蝴蝶對話的學
者先生。」

然後這段的回憶有點模糊不清。等我又喊了一聲「學者先生」,發現回音不見了
。那種糟糕透頂的粉碎感緩和了,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手指和腳趾。

「崔,他們不該這樣。聽得到我嗎?」

我勉強把眼淚吞下去,「…是。」

「不要看旁邊。看著我。然後…飛!」

風在我耳邊呼嘯,卻不是可怕的墜落,而是滑翔。學者先生在我前面導航。我實
在飛得很爛,好幾次在空中翻滾,或者撞到岩石或者是樹。

我不知道我看到什麼或穿透什麼。陽光普照和無星黑夜只有一個呼吸的間隔。根
本不敢東張西望。最後我不只分不清東西南北,我甚至分不出上下。

我掠過不只一個倒掛的樓梯或甬道。

最後飛過一個很狹窄的長廊,我甚至只能將翅膀收緊來飛。

等我意識到「翅膀?」並且看向自己斑斕的翅膀時,我尖叫並且翻滾,聽到學者
先生的喊叫,並且被大力推出長廊。


再醒來時我好像溺水一般,拼命呼吸並且咳嗽乾嘔,在地板上蜷縮成一團。但我
觸摸到的是地磚,現實。

「妳好。」我聽到學者先生疲倦的聲音。

幾乎把肺咳出來,我才說,「…我不好。」

「他們不該這麼做。那是被禁止的。他們是年幼的業餘愛好者,試圖捕捉妳是不
對的。」

我全身痛得要命,感覺全身都是裂痕。「對你們而言,不過是隻蝴蝶,對吧?」

他沈默非常久。「崔,我很抱歉。通訊結束。」


我外表除了一些擦傷,連個腫包也沒有。但是連躁鬱症的藥我都不必吃了。我的
情緒戴著厚到幾乎感覺不到任何波動的手套,是我吃藥幾十倍的效果。

學者先生說得對,他們不全是好的。有些非常危險…對脆弱的人類特別危險。

居然有人冒著這樣的危險試圖和他們接觸。

我有生之年,一定要盡全力阻止友人做這種危險的事情。這些脆弱的人類根本不
知道會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等著他們。





(翻一頁)

現在是1998年11月17日。我還活著。

我看過醫生…候診三小時,醫生只給我三分鐘,換藥。怎麼辦?我開始對醫學失
去信心。

不過我感覺到情緒白手套漸漸薄了,沒有那麼行屍走肉了。

其實我不想再跟學者先生通訊,那個什麼靈界的差點殺了我…但我實在有太多疑
問。

再次通訊,我覺得學者先生非常高興,雖然我一直在苦笑。

「…為什麼是我?」我一直搞不明白,「我做了什麼讓他們想捕捉我?」

「只是妳的訊號容易捕捉而已。」學者先生頓了頓,「他們不了解,妳並不能,
妳不適合…通靈,大概是這個詞。」

「所以有人類是可以的。」

「是。」他聲音很低,「那些人類認為是天恩。」

我猜也是。

「我要怎麼免除這種天恩?」我笑出來,「學者先生,我…我很高興跟你交談,
但我不想得到超能力,或是預知未來,我並不想要求任何事。因為什麼都是有代
價的,我絕對付不起。」

是,我不想預知未來,我不想成為超人。萬一我的躁鬱症和嚴重失眠是絕對不會
好的…我知道這種未來做什麼?所以我很恨算命,我希望自己去掙扎一個結果。

這大概是學者先生沈默最久的一次。

「我設法。」他的聲音很輕柔,「但首先,我們得永久停止通訊了。再見,崔。」

眼淚沒有預警的從臉頰滑落。「等等。」

他笑了一聲,「通訊結束。」

到現在我的眼淚還是停不下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