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辦法說明我有多慌張,只能瞪著他。我的天賦極其稀薄、無用,除了惹麻煩
一無是處。

結果來了個同樣無用而稀薄,並且樂於惹麻煩的小鬼。

「…你的問題,」我搶在他之前發言,「不如找你家舅公商量,他比我懂得多。


「舅公只會叫我裝作沒看見。」小鬼皺起臉來,「這不是浪費嗎?明明我看得到
!如果好好利用…」

「利用個鬼啦!」我幾乎尖叫起來,「你舅公說得極對,非常對!這種無用天賦
是應該…」

「紗黛姐!」他看起來非常震驚,「妳怎麼可以這麼說?同樣都擁有這種珍貴的
天賦…」

「被咀咒的天賦!」我對他吼起來,「只有一點點,既不會抗拒,也不會收斂,
就剛好跨在灰色地帶中,能幹嘛?你年紀還小,來得及遺忘這種天賦,為什麼要
…」

「我以為妳會比較理性,比較寬容對待呢。」他臉色都變了,「最少妳的小說是
這樣的。原來妳也跟我舅公一樣,只會躲避!妳並不比躲在精神病院的他好!」

「沒錯。」我冷靜下來,「小說家都是大說謊家。但我可沒鼓勵誰去降妖除魔吧
?我實話告訴你,只告訴你這次。你舅公能力比我高強太多了,還是乖乖躲在精
神病院寫小說。我?」忍不住嗤笑一聲,「我是什麼玩意兒?每個人都有自己的
位置,不要超過自己的能力!」

「就算我的同學性命被威脅?」他反唇相譏,「就算他們住在凶宅隨時可能被害
,我都要當作不知道是嗎?」

原來如此。我突然感覺到很疲倦。

「你怎麼知道會被害?」我疲勞的問,「之前鬧得不兇吧?為什麼會鬧得兇呢?
你做了什麼?」

他的臉孔一下子慘白了,然後低下頭。「…只是想談談而已,哪知道請不回去…


我討厭這種靈感。討厭這種…知道一點點卻完全無能為力,只能夠平白生氣的天
賦。「你們在鬧鬼的凶宅玩碟仙?!」

他默認了。

無知而衝動,盲目而白癡。他若是我的小孩,我會一巴掌打過去。

「我能有什麼辦法?!」真的徹底光火了。

「妳有!」他大叫,「我舅公說過,妳有很好的天賦,卻選擇封印起來!為什麼
妳跟舅公都要這樣見死不救呢?你們明明可以…」

「你告訴我,若不是你們去打擾人家,為什麼會弄到這樣不可收拾的地步?」我
逼問,「我相信你們一定搞了什麼無禮的玩意兒,自以為自己是萬物之靈,自以
為天下唯有人類可獨存。傲慢,非常傲慢!難道你還看不出來,這一切都是你的
錯?若不是你渴求和黑暗接觸,怎會有這樣的結果?」

「所以妳跟舅公就只會罵我而已,是嗎?」他大聲了,「你們只會躲著,看著我
們去死…」

「你誠心的道歉就不會有事!」

他露出非常失望和厭惡的表情。「我看錯妳了。我以為妳跟妳寫的人物一樣,充
滿正義感和不忍。原來通通是謊言!」

「沒錯。」我也發怒了,拉開大門,「滾出去。」

他顫著唇,憤然站起,瞪著我。「我若死了,變鬼也不會饒過妳!」

漸微沒說半個字,將他拖了出去,關上門。

我氣得渾身發抖,眼淚一滴滴的落下來。漸微擁抱我的時候,我無力拒絕,只能
偎在他胸前,哭得非常傷心。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