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我照例安心的坐在客廳的窗台上發呆,管家先生遞了杯紅茶給我,貼心的
放了盤海綿蛋糕在我旁邊,當作下午茶。

我不喜歡吃甜食,但管家先生都這麼仔細做了,雖然我也會擔心廚房煮飯巫術兩
合併會不會有問題,基於禮貌,我還是乖乖的吃下一口。

…是鹹的。

不但是鹹的,還帶了點蔥花。

我的心情真的很複雜。我知道有鹹蛋糕這種東西,但從來不會想去吃。點心就是
甜的,餐飲才會是鹹的。我雖然比較嗜鹹,但吞下看起來是甜食的鹹蛋糕,心底
還是湧起一股奧妙的感覺。

「好吃嗎?」他很關懷的問。

「好吃,好吃。」我連忙點頭,天花亂墜的讚美。別亂了,我現在過著貴婦般的
日子,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管家先生把我嬌慣得這樣,還使性子真的太不知禮
數了。

畢竟我是四十六歲,不是十六歲。我很懂得感恩圖報,雖然也沒什麼可以報,難
道連讚美都吝嗇?

就算有種味覺強烈的違和感,我還是高高興興的吃下去。而且我不愛吃甜食,他
還花心思研發,很不錯了。

我家的吸塵器…我是說,管家先生,比其他男人好幾百萬倍,超感動的。如果他
皮膚底下是血肉之軀,我一定會追他的。

正因為不是,大家都不必沙灘追逐,剛好省事。

看起來,他讓我哄得很開心,腳步輕快的端著盤子杯子去廚房了。

當過主婦,這點子心理學還是懂的。動手作家事的人最大,四肢不勤的人,最好
嘴巴甜一些,千萬別挑剔,隨時都是打從心底的感激涕零,那個辛苦作家事的人
才會甘願,他開心,你日子也會好過。

男人不懂沒關係,我懂,我很懂。我想他也知道我哄他,但他很吃這套,而且待
我和前兩任主人格外不同。

我了解的。我老爸是個大男人,而他最初的女主人大約還沒當過主婦。

最最重要的是…我想,我是個變態,還是戀物癖那種。

喜歡家裡的吸塵器…我是說,機器人管家,真的非常變態了。幸好我隱居很久,
又不怎麼紅,沒有狗仔對我有興趣…不然真的會身敗名裂。

正瞪著外面的街景胡思亂想,千百年沒響過的對講機居然響了。

怪事了。我們有大樓管理處,我也從來沒有訪客。

跳下窗台,我朝廚房擺了擺手,把話筒拿起來。「…喂?」

「莎黛小姐,我是出版社派來送貨的。」一個年輕的聲音傳來。

我不懂,不都是寄貨運或郵局嗎?

「編輯說,這個要親自交給妳的。」

雖然疑惑,但對於出版社我是完全沒有戒心的。開玩笑,衣食父母,要有什麼戒
心?我讓他上來,並且在他按門鈴的時候打開門。

一開門,我就後悔了。正要關上,那個陌生少年已經把腳卡住門不讓我關,滿臉
的哀求和興奮。

「…你不是出版社的。」我聲音逼緊了。不但是被騙的憤怒,還夾雜著討厭的恐
懼。

「對,我不是。」那個臉上還有幾點青春痘的小孩子勉強壓抑住激動,「莎黛姐
,我是妳的忠實讀者…我終於見到妳了!」

「幸會…再見。」我想把門關上,他卻扳住門跟我角力。

「莎黛姐!我表舅公認識妳!」那孩子高叫,「他也是寫小說的…」

我腦門一昏,對著他怒吼,「閉嘴!別再說下去!」

少年嚇到了,但也很英勇的繼續說,「他叫做…」

「不用說了,我知道他是誰!」我的吼聲把漸微引了出來,從他的表情看來,我
神色一定很難看。

勉強深呼吸了幾下,我鬆了門,「…進來吧。別提你表舅公的名字。」

他完全沒把我的怒吼放在心上,雀躍的蹦進來,還好奇的東張西望。「…莎黛姐
,這是妳男朋友?」他頗感興趣的盯著管家先生看。

「關你什麼事情?」我覺得快腦充血了。


很糟,非常糟。我說過,我在非人眼中看起來像是雜在烏鴉群的八哥兒,對嗎?
現在這屋子裡的八哥兒成了兩個,而且都是特別讓非人喜歡的那種。

…我好不容易熬完了「死月」,又來了人造的天災嗎?

今年我是不是犯太歲啊…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