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月」雖然附帶了很多損失,但花錢能解決的事情都不算問題。熬過去了,我
就有十個月的平安日子,除了每月的月事來潮比較艱苦,其他都算是安樂好時光
了。

年華老去也是有好處的。所有的欲望都直線下降,已經完全領略「平安就是福」
的真諦。

不過這異常精彩的兩個月,還是有些後遺症。對我家的吸塵器…我是說,超完美
管家而言。

我相信他從來沒有鑽研過這種超自然現象,但會想多了解一些也在情理之內,並
不意外。

但機器人管家據案往著黃紙上練習畫符就真的很詭異了,在廚房煮些可疑的、氣
味奇異的湯我也忍住不想說,但根據他看的書推測,有可能在研究西洋巫學。

這些我都能容忍,黃紙和筆墨都花不了幾個錢,他煮的那些材料雖然奇怪(壁虎
乾?),別燒了廚房就行了。他又不肯出門,在家有些無傷大雅的嗜好也不算什
麼。

但是入侵到某些資料庫就不是玩耍的了。

某天我看他既不畫符,也沒煮什麼怪湯,專注的在筆記型電腦前面工作許久。經
過他身邊時,我看到他在試圖登入某個英文網站。剛好我最近在迷電視影集,那
個標誌我還挺眼熟的…

「你在做什麼?」我隨口問了一句。

「我想侵入某國國防部的資料庫。」他的語氣非常平靜,像是在討論天氣,「他
們對超自然現象頗有心得,據說還有可使用的武器。我想參考一下…」

我猜,在那個瞬間,我的大腦大概lag了一下。

「…參考也沒材料可以打造武器吧?」

「哦,這是小事。」他繼續十指如飛的操作著鍵盤,「這島國的工研院或國防部
應該有可借用的零件。」

大腦正式當機。

一個箭步,我衝上去立刻暴力的把他的無線網卡拔了起來。

我是想過,照我的健康狀況,大約老年得在鐵窗後面渡過。但應該是療養院而不
是監獄。

駭客到某大國的國防部竊取機密,然後還跑去本國的國防部和工研院偷零件,光
從犯的身分就夠我關很久了,若不小心死了一兩個人,我大約真的得去鐵窗後面
渡過餘生,而且還是監獄的鐵窗。

這些還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我的管家可能會被當成某種犯罪工具收在放
證物的地下室。

我心裡很清楚,但只哇啦哇啦對著超完美管家大叫。

「…我不會被抓到的。」他沈默了一會兒,「既然妳這樣擔心,我答應妳不再這
麼做就是了…請妳不要哭好嗎?」


我知道他還在偷偷的研究超自然現象,還在家裡實驗性的貼符。雖然場景真的很
詭異…一個機器人一本正經的貼古老的符。但總比去駭客和偷高科技零件好。

「其實你不用研究這個。」我忍不住開口,「一年裡頭也只有兩個月比較會發生
『超自然現象』。」

「有備無患嘛。」他淡淡的說。

但我沒想到,他的研究,會這麼快就派上用場。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