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最嚴重的嗎?

你太天真了。

等我沒什麼地方疼的時候,我陷入了嚴重的沮喪和憂鬱。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更
糟的是,我開始有「枯竭」的感覺,而且家裡越來越鬧。

一開始,我還可以勉強遮掩這些不自然的現象。但拔掉電線的電鈴淒慘破碎的長
鳴十分鐘,外面還一個人都沒有,我實在遮掩不過去了。

最後漸微把整個電鈴扯下來,拆個粉碎,那王八蛋才不響了。他研究了一夜,「
…我沒辦法解釋。」

「解釋幹嘛呢?」我虛得幾乎站不住,扶著牆,「就當作沒這回事吧。」

「這是超自然現象…所謂的靈異?」

他的問題很正常,但我卻表現的不太正常。在我驚覺前,我已經撲過去摀住他的
嘴。「別問了!就當作沒這回事吧!」

其實我該多注意他的。但老天在上,我獨居這麼久了,已經快忘記怎麼跟人相處
…或者是吸塵器…我是說機器人。

我非常習慣的陷入憂鬱中,並且考慮不會痛和不會讓人麻煩的自殺方式。工作當
然整個停擺了…我連大腦都快當機了,還管到工作停不停擺。

這種情形下,我當然沒分神去注意漸微在搞什麼鬼。但我忘了,設計他AI的科
學家可能是個變態,卻是個非常聰明的變態。他記憶過一隻吸血族的資料,而這
些捉弄我為樂的「東西」雖然不同有血肉之軀的吸血族,卻有某種關連性。

而這些「東西」,都不怎麼喜歡被發現。

就在我堅忍的忍耐憂鬱和沮喪的某個晚上,管家先生不知道變更了什麼零件還是
程式,突然可以偵測到這些「東西」了。

這可能激怒了這些「東西」,日光燈管突然一隻隻的炸了,電視發出好大的一聲
「轟」,電腦當機,管家先生突然僵直得往後倒,可能是短路了。

他表情空白的躺在地板上,眼神開始潰散。

…真的欺人太甚。

我尖叫一聲,衝進廚房,將鹽罐的鹽都倒到鍋子裡,狠狠地抓了三把白米,混在
一起。一面痛罵一面往著家裡狂撒,將這些「給方便當隨便」、「忍耐當懦弱」
的混帳亂趕一通,活像個瘋婆子似的。

這次的暴力驅趕,雖然讓我家的管家先生清醒,也讓我的憂鬱和病痛不藥而愈。
但也付出很慘痛的代價。

先是我的摩托車莫名的故障,花了五千塊修理。然後很奇妙的惹上一樁官司,每
個禮拜都得長途跋涉的出庭,雖然後來發現是誤會一場,但時間和精神的損失已
經無法彌補了。

還發生了一起小火災,雖然只燒掉廚房。硬碟突然故障,吃掉我一本書的草稿,
才換好硬碟的電腦,又被雷劈了,我只好欲哭無淚的再買台電腦…諸此之類的災
難,讓我破財破得很淒慘。

這一連串的巧合,讓我那個充滿管線和電路板的吸塵器…我是說,機器人管家目
瞪口呆。這也難怪,沒有親身經歷,沒人會相信的,何況是個機器人。

這也是為什麼每年死月我都會拼命忍耐,卻不暴力驅趕的主因。這些王八蛋是十
足十的小人,明裡玩弄不了,暗裡更整得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我比誰都明白「寧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的真諦。

「既然有諸多後遺症,妳為什麼會突然決定暴力驅趕呢?」漸微問。

那當然是他們爆完了電燈和電視機,自然而然會把你的電子腦給爆了…呃…

我突然流下一滴冷汗。媽的,我居然真的成了變態了。

「…別問了。」我將頭轉開。

(完)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