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管家先生的心情都非常糟糕。

我不知道吸塵器也會鬧脾氣…我是說,機器人也會鬧脾氣。讓他如此火大的元兇
又來按電鈴,我第一次看他如此失控的吼著門外的「非物質生物」。

漸微說,他已經記憶了霰先生的資料,所以霰對他的暗示等於沒有了。

我?很高興?怎麼可能?

只有吸塵器和蚊子…我是說,機器人和非人會覺得我很棒、很迷人,我怎麼高興
得起來?

身為人類,跟「那邊」就要保持非常寬闊的距離。我可是花了半輩子的光陰才學
會排拒他們給予的困擾,他們再好看再誘人,關我什麼事情?

越鮮豔的蛇,毒性越猛。何況是別的正常人類看不到的玩意兒。我若不想去鐵窗
後面渡過餘生,不想被這些沒有常識的非人玩弄,還是當作沒看到的好。

他們當然覺得我很特別、迷人。在他們眼中,人類都長得一樣,就像人類看雞也
不懂雞群的審美觀。

這麼說好了,他們看我們就像是一群烏鴉,沒什麼值得在意的。但和烏鴉長得很
像的八哥就不一樣了。他們會把八哥捉來,斷去長羽,修剪舌頭,用鏈子鏈到橫
木上,放在窗邊調弄取樂。

雖然烏鴉群會覺得八哥真是難看極了,但他們當然不這麼認為。

我就是那隻混在烏鴉群裡的倒楣八哥,就他們眼光看來還是特別聰明那種。他們
會試著想抓到我,看能不能拴個鎖鏈之類的,可以養在身邊當然是最好的。

我可能有點憂鬱症,但我又沒瘋。雖然極力避免接觸,但他們的事蹟就在我身邊
川流。書寫自己熟悉的事情總是容易點。

所以我才說,我會成為奇幻小說家不是沒有理由的。

我不擔心霰,反正不理他,久了他們自然會去找更有趣的食物和玩具。我也不想
消滅他們,他們也是這世界的一員,跟他們有緣份的人類少之又少,若破壞了平
衡,自然有人會去抑止。

但我真的不了解人類,就像八哥不了解烏鴉一樣。我不懂怎麼有人會去渴求跟「
他們」接觸,弄出一大堆麻煩。在我看來,黑魔法啦、招靈啦、觀落陰或碟仙,
簡直是自己送上門去當「他們」玩具,求他們玩弄似的。

我真不明白。

試圖用這些話說服我家的超完美管家,但他滿腔怒火,根本聽不進去。

我第一回知道,原來吸塵器會滿腔怒火…我是說,機器人。

說到底,我應該是太久沒有「滋潤」,所以才會中招吧?但脫衣服好麻煩啊,更
何況,漸微不讓我去找小帥哥,我又不想跟吸塵器…我是說機器人這個那個。

一定會笑場的,太尷尬了。我只要想到像是在加機油,我就會悶笑半天,更不要
談現場操作。

反正衝動的頻率越來越低,早晚會完全沒有這種需求吧?

兩個男人還隔著鐵門怒吼,可惜當中沒有一個是人類。為什麼我的桃花一定要開
在這種詭異的地方?為什麼?

我深深的傷悲起來。

(完)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