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車,他就感激的握著我的手不放,含情脈脈的看著我。

司機怪異的從後照鏡看了我好幾眼,他大約覺得奇怪,為什麼我的手會擱在虛空
,一臉尷尬的看著前方。

我又不能跟他解釋,車上多了一隻吸血鬼還是吸血族,正用著令人臉紅心跳的美
麗眼睛看著我。而他看不見,只不過是吸血鬼普遍對人下暗示的結果。

只能像個神經病似的,我也抽不回我的手。

雖說到了這種年紀,但荷爾蒙又還沒死絕。這種美麗的夜之民都有種致命而無法
抗拒的誘惑,一方面我為了中招很悲傷卻迷醉,另一方面我又很清醒而無奈。

這些夜之民很容易引起情慾之類的饑渴,這是他們的生存手段,我知道。

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但我已經想不起來是第幾次的祈禱了。次次祈禱,每每上當
,一點用處都沒有。

下了車,我毫無辦法的由著他捧著我的手,回到家裡。

管家先生已經在玄關等著,他看到我,原本微笑的臉孔卻一怔,湧上一股類似困
惑的表情。

我知道夜之民可以欺瞞所有儀器,當然管家先生也不會例外。我還以為他這樣高
科技的結晶可以偵查到哩。

結果他默默的接過我的雨傘,端來我要喝的紅茶。他可能自己也沒發現,又端了
一杯給吸血少年。

「我不會傷害妳的。」他的聲音非常好聽,帶股邪惡的甜美誘惑,「妳救了我…
我該怎麼感謝妳呢…?」

我當然知道他會怎麼感謝我,大概先把我催眠,然後吸走我大半的血。除非太激
情,不然通常我還會有命在的,只是會因為嚴重貧血大病一場。

唉,可憐的孩子。

我溫順的照著他的意思抬頭,和他的視線交接。感到一股冰冷順著視線侵入我的
大腦…

沒幾秒他就大叫一聲,和那些試圖迷惑我的非人一樣。

只見他往後一跳,驚恐得渾身發抖,緊緊的貼著牆,顫著手指問,「妳、妳…妳
是什麼怪物?!」

被個怪物說成是怪物…我很傷悲。我這個身為人的立場到底…

之前有驚魂甫定的非人說,女作家的腦子是個恐怖的惡夢,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都混在一起。要他說具體一點,他只會抱著腦袋發抖,拼命搖著頭。

…唉。

這個美麗的夜之民大概頭回看到這樣可怕的「食物」,驚恐得連暗示都維持不了
。管家先生一個箭步押住他,不知哪裡掏出極大的槍,指著他的腦袋。嚇壞的夜
之民簡直癱軟了,也沒抗拒。

…我說,好歹也尊重一下槍械管制條例。被查出來怎麼辦呢?

「原來是非物質生物。」他目露兇光,「難怪我怎麼搜尋都搜尋不到,明明有生
物的反應…」

「別開槍啊!」我趕緊阻止漸微,「夠了夠了,放他走吧!」

兩個男人都瞪著我,我也覺得很尷尬。「是我被美色迷昏了頭。」我不該看得到
他,也不該跟他視線交會,更不應該和他對話。

他們歸他們,我歸我。本來不該有緣份。是我自己不好,沒能管好自己。

「放他走吧。」我把門打開,「你走吧。」

那個吸血少年訝異的看了我好幾眼,「妳叫紗黛?」

我沒說是,也沒說不是。只是比了比門口。

「我不能違抗主人的命令。」漸微舉起槍,「但你若不離開,我就以私闖民宅處
置你。」

吸血少年恨恨的瞪他一眼,攀著門,「我叫霰。」

我躲著他的目光,再次比了比門。

「妳很特別。」然後在漸微拉機槍的時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了。

…我就說了,只有非人覺得我很迷人。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