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證明他是機器人,他還切開自己的手臂給我看底下的管線。

我嚇得大叫,「你在幹嘛?!我早就知道了!縫起來縫起來!看了就痛啊,你在
做什麼?!」

他露出一種很孩子的詫異和暗喜,害我的臉都紅起來。

但臉紅歸臉紅,我可是沒答應他的提議!

這傢伙,居然露出失望的表情,一直說他沒機會實驗。實驗你媽啦…

(機器人有媽媽嗎?)

喂,我不是只看外表的好不好?想想看,他是機器人欸。我的尺度再怎麼寬,也
不會想要獵奇到這種地步吧?

難道你會想跟家裡的吸塵器或電冰箱這個那個嗎?!

不過,我的確沒再去找小帥哥了。因為超完美管家說他有受損的感覺,希望我別
再去找人吃飯看電影聊天或者再進階。

我覺得當初設計他的科學家真的變態到有剩,連「吃醋」這種心理狀態都放進去
了。天才和瘋子的界限非常危險和微妙,我總算見識到這點。

於是我跟家裡的吸塵器…我是說,機器人管家,挽著手去吃飯看電影聊天,剛好
省下一筆錢。

我看他是很開心。我?我不知道。

當然我覺得很好,但開心之餘,我會有一絲絲的沮喪。我的年紀漸漸增長,身材
越來越走樣,越來越難看了。我並沒有想要跟時間大神對抗,所以我可以安然面
對我的年老。

但我的同學們都不同意我。女同學拼命的追著青春的尾巴,飢餓了終生;男同學
試圖用金錢挽回,購買一個個青春的肉體。

更糟糕的是,男同學還是只看到青春的少女,不會回望任何一個女同學。即使回
望了,也是極具功能性的。

找個能做愛的女佣,或者找個不用負責任的充氣娃娃。

同學沒有自覺,而這個社會,也只崇尚青春的神聖與美好,像是過了四十,所有
關於戀慕的情愫就會自動死亡似的,即使被提出來,也只是丑角般的取笑。

我的感觸,很深很深。我對這種中年命運,畏懼到必須隱居隔絕人群的傷害。

曾經燃起一絲火花,希望在五十之前還可以談場戀愛。但被打滅得如此之快,如
此迅速,短短燒過兩個月我就乖乖回家當修女了。

結果居然在這樣不經意間,完成了我的願望。但對象居然是吸塵器…我是說,機
器人。而他是因為程式的關係才會對我萌生愛意這種情愫,難道還不足以感傷?

但他對我真的很不錯。許多事情,也不堪細想。


後來漸微跟我講,總部對實驗結果很滿意,想要開發中年婦女的市場。我看著他
,卻湧起難以言喻的寂寞。

但,這也不算壞事吧?誰也不想看的,春暮花殘的荼蘼,最少是有人相伴的。反
正男人的眼光,永遠注視著青春的少女,讓我們得到一點慰藉對世界也沒什麼危
害吧?

「覺得你們很可憐,終生都得伴著老婆婆。」我輕輕的說。

「每個女人的骨骼都是一樣的啊。」漸微不解,「年老不是自然現象嗎?我還得
每幾年調整臉部的皺紋,這才麻煩呢。」

…敢情你還羨慕會自然老哩。

「…你瞞起某些資料沒有傳回本部,不會有事嗎?」我有點擔心。

「有些資料,我就算死也不想交出去的。」他靜靜的笑,牽著我的手,「跟妳的
私密對話,是我很珍貴的資料。」

「你若跟了其他女人,也會這麼想吧。」我抽出手,點了煙。

「不會的。」他笑笑,「我第一任主人就是個女人。但當她的管家,我缺乏自我
感覺良好的感受。林先生更不用提啦…我不會為他們冒險藏起資料。」

…這年頭,吸塵器…我是說,機器人比男人還有感情,真是令人黯然神傷。

熄了煙,我主動將手插在他臂彎裡。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滿足的氣。

「將來我會老死的。」

「那還很久以後,再說吧。」他這個機器人學會了逃避現實,「但我不想當別人
的管家了。」

…吸塵器就吸塵器,變態就變態吧。

換我嘆了一口長長的、滿足的嘆息。

(完)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