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旋著詭異的深紫,像是宣告一個特別的災難。

弗德巡邏著熟悉的路線,向來低調的軍情七處也顧不得隱蔽,行色匆匆的集合到
暴風城。

身為一個不受注意的守衛,他們反而能夠明裡暗裡得到一些第一手消息。他明白
,相傳「黑暗之門」即將開啟的「謠言」,完全是真的。

二十年了。暌違了二十年,這道犧牲慘重才封閉起來的災禍之門,居然又要重啟
了。這對聯盟或部落來說,都是非常嚴重的大事。

二十年前,黑暗之門關閉,他的年紀還小。但他的兄長是隨軍鐵匠,也跟著一去
沒有消息。

傷口又隱隱作痛。不知道是黑暗之力的侵襲,還是他年紀漸長抵抗力衰弱,他越
來越抵禦不住這種疼痛。

會不會有一天,他會被看不見的黑暗侵蝕完全,連守衛都作不得呢…?

以前還能心平氣和的對待,最多不過是死罷了。但現在,他有了牽掛。他有一個
美麗得不可逼視的女朋友,擁有著羞澀的笑容和純淨的心。

人類壽命已經夠短的了,萬一沒活到應該的壽命,就將她撇下…他不敢想下去。

對,他不該想這個。他該專注在自己的職責。鐵爐堡傳了急電來,說卡歐魯領主
入侵鐵爐堡,造成極為嚴重的傷亡。這些頑固的矮人兄弟警告暴風城,相同的悲
劇可能也會發生。

他該關心的是這個。而不是他還能活多久,珍珠會不會孤寂…

「弗德~☆」那嬌柔又熟悉的聲音傳來,讓他完全忘記一秒鐘前的職責和使命,
他好久沒看到珍珠了…激動的弗德張開雙臂,但他興奮的表情馬上轉為驚駭…

他讓一隻大約有半噸重的熊輾壓過去。盔甲發出一聲慘痛的呻吟,立刻出現了裂
痕。

翻了白眼,他昏迷的腦子轉的念頭是:根據質量不滅定律(最少暴風城那票瘋狂
法師研究員是這麼說的),纖細輕盈的珍珠根本不可能變成半噸重的熊。但事實
就是這麼殘酷。若不是他穿著鎧甲,肋骨有極高機率全體陣亡。

「…弗德?弗德!慘了,我變身變錯了…我是想變成大貓呀!弗德,你醒醒啊!
」珍珠焦慮的喊著,「我不知道你這麼纖細…」眼淚撲簌簌的掉了下來。

…任何一種種族讓巨熊輾壓,都會變得格外纖細的。

但他不忍讓珍珠傷心,勉強爬了起來,「…我沒事。」

只是五臟六腑移位,有些內出血而已。

這位單純的德魯伊完全相信了他的安慰,笑靨如花,「我就知道弗德是很堅強的
。弗德可是我的英雄啊…」

英雄。英雄似乎感到分外「沈重」。

但看到她還是很高興的。「妳不是在為賽納里奧議會效命麼?怎麼會突然來了…


「范達爾.鹿盔大人派我跟特使一起來暴風城。」珍珠一臉幸福的抱著弗德的胳
臂,「我才有機會看到你呀!你想不想我?我好想你呀…」

瞥見一隊兄弟怒目的巡邏而過,弗德撫著胸口,苦笑著。等珍珠走了,他一定又
會受私刑。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也…」他才回答兩個字,突然一股強大的氣勢逼得他全身惡寒。

「小珍珠~」弗德轉頭,瞠目看著一隻巨大的肥鳥,聲勢驚人的狂奔過來,用惡
鳥撲羊的氣勢,起跳,飛撲。

珍珠非常熟練的變成黃金豹跳走,煞不住的肥鳥就這樣跳到弗德的身上,慣於作
戰的肥鳥還瞬發了兩發月火術。

他的胸甲,很不爭氣被月火融蝕成兩半,這隻半噸重的肥鳥,成功的讓他的肋骨
斷了三根,第二次的輾壓,終於讓他暈了過去。

***

最後他被送到聖光大教堂,珊娜以為他和卡札克打了一架。

「都是小索索啦!」珍珠放聲大哭,「人家誤變成熊跳到他身上,弗德都沒事…
你發什麼月火術…你看啦!你把人家的弗德打死了…」

「啊就…就…就順手…」這位名為索林那瑞的特使搔了搔頭,「妳知道的,我是
軍人啊!」

「軍人該欺負我這種柔弱的姑娘嗎?還欺負到我的弗德頭上!我饒不了你!」

「…妳哪裡柔弱?何況我又沒打死妳的男朋友…」

弗德勉強睜開眼睛,看著那位自稱軍人的特使。只見他手臂上果然掛著軍徽。但
你知道的,一隻肥鳥掛著軍徽,特別有喜感。

但他完全用肉體體會了這隻肥鳥的威力。

「我、我…咳咳…我沒事。」弗德有氣無力的說。

「嗯,只是肋骨斷了三根。」珊娜冷靜的說。

「……」

在珊娜高明的醫術下,他平安走出聖光大教堂,而不是直接去墓穴長眠,只是有
些虛弱。但兩位德魯伊不斷道歉之下,他也苦笑著說沒關係。

「我欠你一次,老兄。」小索拍了拍弗德,「不當電燈泡了,我這就去暴風要塞
。」他賊賊的對珍珠擠眉弄眼,「加油啊,珍珠。」

「是可以加什麼油啦!快滾!」珍珠的臉孔整個羞紅了,「我的貓爪可是剛磨過
的!」

小索一路狂笑著跑掉,肥鳥的身影很有氣勢的狂奔而去。

「…他是我堂哥。」珍珠有些害羞的解釋,「這次他出使暴風要塞,是我央求他
派我一起來的…他雖然愛打架,人是很好的。」

「嗯。」弗德微笑著看著珍珠。

她整個尷尬起來。或許太久沒見了,許多話想說,卻說不出口,只顧著絞手指。
「…對了,堂哥給了我一個很特別的食譜喔!我花了好多工夫才弄到食材…」她
掏出一個紙包,「好久沒做愛妻便當給你了…」

弗德有點害羞的接過紙包。雖然她作的菜都相當「特別」。但吃慣了她的特別大
餐,吃不到的時候還滿想念的。

就在他們盡在不言中時,突然大蓬火光從暴風城大門口竄了出來。弗德臉孔轉為
蒼白,馬上撇下珍珠,往大門口奔去。

肆虐過鐵爐堡的卡歐魯領主,果然來到暴風城!

他的兄弟們已經上前作戰,但在這樣強大的惡魔面前,他們的努力顯得非常薄弱
。冒險者紛紛向前,但也只是增加無謂的死傷。

珍珠…也在這座城裡啊!

他忘記了一切,只剩下暴怒和恐懼。不是為了自己的生命恐懼,而是為了他心愛
的人,非常非常的恐懼。

我不會讓你越雷池一步的!

他衝上前,熟練的用盾牌擊打卡歐魯領主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後將神聖的力量灌
注在他站立的土地上。

弗德曾經是聖騎,一日聖騎,終生聖騎。他從來沒有忘記對聖光的敬仰,這不是
疾病或衰弱可以消滅的堅定。

但他只是前任聖騎,被疾病侵蝕的非常厲害。在強大的卡歐魯領主威能下,他很
快的支持不住,被打飛到一旁,幾乎要死了。

在血泊中,他摸到了懷裡的紙包。

珍珠。就算是最後一次,他也該吃掉珍珠苦心為他作的特別餐點,而不是留下這
個遺憾。

那是個小小的、豔紅的丸子。他想也沒想就塞進嘴裡,吞了下去。

…………

瀕死的弗德跳了起來,嘴裡含糊不清的喊著,「噠噠噠噠噠噠~」抓狂的執劍往
卡歐魯領主拼命砍去。這位可怕的魔王怒吼,弗德吼得比他還大聲,並且張嘴噴
出火焰。

會噴火的人類…?而且他的火焰,味道為什麼這麼不祥…?

「辣辣辣辣辣椒~」卡歐魯領主慘叫著,立刻轉身落荒而逃,以後沒有再回來過


看得目瞪口呆的索林那瑞,愣了好一會兒,轉頭問珍珠,「…妳到底煮了什麼給
他吃?」

「就、就你送我的龍息紅椒食譜啊。」珍珠不知所措,「我可是一大鍋熬成六碗
水,六碗水又加兩斤的火囊和五斤辣椒下去熬乾,作成丸子的。我怕味道不夠嘛
…」

「…妳男朋友果然豁出命來愛妳。」索林那瑞起了一股惡寒。



這位拯救了暴風城的英勇守衛,事蹟傳遍了整個東部王國,連公爵都親自來探視
。但他卻因為強烈食物中毒和消化道燒傷,倒在床上一整個月。

這次他的同僚沒有再整他了。他們來探望的時候,都默默無語,像是守喪。

「女朋友」似乎都伴隨著重大而慘烈的代價,他們真實的領悟到這點。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啾啾姊姊的房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