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城的巡邏衛兵很多,通常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名字。(或者不曾問過)

他們穿著相同的盔甲,帶著相同的頭盔,配著相同的劍。除了輪流站哨以外,其
他的時候,他們就在整個暴風城巡邏,維繫龐大暴風城的安全。

弗德也是當中的一個。

其實他有過輝煌的過去,曾經是個冒險者,然後又加入了對抗天譴軍團的軍隊,
還差點在東瘟疫之地感染了瘟疫,卻靠著頑強的生命力痊癒,並且在最後一役的
時候立下輝煌的戰功。

不過,身為一個農民之子,平凡的家世讓他和功勳無緣。

「你的身體不行了。」長官惋惜的拍拍他的肩膀,「既然你不願意退伍,那就去
暴風城吧。」

他接受了。個性平和謙沖的他,安然的從前線退下來,在暴風城當個巡邏衛兵。

很多人替他忿忿不平,但他也只是淡淡的笑,「我對當將軍沒興趣。我只是做我
該做的事情。」

即使成了一個最卑微的巡邏衛兵,他也這麼認為。他會少年就投入看起來絕望的
戰爭,也只是因為他不忍。對於那些無助的哭嚎,他實在沒辦法當作沒聽見。

當年的靦腆的少年英雄,現在成了臉上留著絡腮鬍,笑起來很可親的中年大叔。

每天巡邏著暴風城,他比貴族長官看到更多、更仔細。他知道某些地方會發生「
事故」。貴族嘛,總是特別容易受誘惑。有的被酒色,有的被財氣,更有的,是
被強大的力量誘惑了。

他和同僚們巡邏,暗暗的處理掉變成異類的貴族。盡他們的能力維繫這個城市的
安全。不管是野獸還是惡魔,哪怕是龍…他們也會將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

不為什麼,因為這就是他們存在的使命。


他的巡迴路線是固定的,當巡邏過整個暴風城後,總會走進暴風要塞做最後的巡
邏。伯瓦爾.弗塔根公爵是個公正而親和的攝政者,他總是歡迎國內所有的人都
可以進到暴風要塞參觀和晉見。

這是很慷慨卻冒險的行為,但是身為一個忠貞的衛兵,他們也只能默默的更加強
暴風要塞的警戒和巡邏。

然而,連續幾天都遇到相同的夜精靈,不禁讓他有點好奇。

據說夜精靈都喜歡曠野和森林,是不怎麼喜歡來到充滿建築物的暴風城。但是這
樣柔弱的像是月光的少女,卻天天跑來暴風要塞探頭探腦,實在有點可疑。

想了一會兒,弗德釋懷了。公爵大人勇敢而英俊,是許多貴族千金的夢中情人。
就算公爵大人早有個高貴的美麗妻子了…即使如此,還是許多女性愛慕的對象。

想來這個小小的夜精少女也是當中之一了?

「嗨。」他笑著像少女打招呼。

嚇了一跳的夜精真跳了起來,砰的一聲變成大貓,畏縮的發起抖來,全身的毛帶
尾巴都豎起來。

弗德也吃了一驚,仔細看看她…大約是夜精裡的德魯伊吧?很少見的,大自然的
兒女。

「唔,我嚇到妳了,真抱歉。」弗德搔了搔頭,「這幾天都看到妳。很喜歡暴風
要塞的雄偉?」

「一點都不…不不,我不是說暴風要塞不漂亮!我是說…那個那個…」變回人形
的少女結結巴巴,連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

「…那是為了公爵大人嗎?但是公爵大人已經有夫人了。」弗德知道自己有點雞
婆,但是這樣嬌弱的女孩子為了無望的暗戀所困,他又覺得很不忍。

「不是不是!」她的臉整個漲紅了,「絕對不是!」

…這麼激動,應該就是了嘛。看她一臉要哭的樣子,他又不忍心戳破。

看看時間,他該交班了。「妳吃飯了嗎?小姐?」

「啊?呃…」她腦子一下子轉不過來,「還、還沒。」

「一起吃飯吧。」他紳士的行了個禮,「有這個榮幸嗎?」

她呆了好一會兒,「好、好的…」一臉倉皇的跟在他後面。

哎呀,小孩子傷痕好得快。還有什麼比飽餐一頓更能療傷的嗎?沒有嘛!美美的
吃上一頓,很快就會忘記這段稚嫩的小小暗戀。

領她到附近的小餐館吃飯,老闆很熱情的招呼,「唷,弗德,帶女朋友來啊?」

「別鬧了老闆,我的愛人就是暴風城,什麼女朋友…對人家小姐多沒禮貌。把好
吃的都端上來吧。」

「…警、警衛先生叫做弗德嗎?」她小小聲的問。

「是呀。」他微笑,「我叫弗德.馬科倫,朋友都叫我弗德,別什麼先生了。」

「…我、我也不是什麼小姐,」她白皙的臉孔滾著玫瑰紅暈,「我、我叫珍珠。
精靈語的意思是…」她聲音越來越小,「是,『月之淚』。」

「真好聽欸。」弗德稱讚著,「聽起來好聽,意思也深刻。珍珠果然就像是月亮
的眼淚啊。」

她羞得低垂著頭,雪白的頸子也泛著淡淡的紅。

像是欣賞一朵嬌豔的花,弗德暗暗讚嘆著,年輕,真是好啊。

吃過這頓飯,弗德認識了一個夜精靈的小姐,她叫做珍珠。

這位可愛的少女,是個冒險者。她除了到處奔波協助冒險者公會的任務以外,閒
暇都窩在暴風城…正確的說,是暴風要塞。

弗德勸過幾次,但是珍珠都漲紅了臉否認,想想誰少年的時候不這樣固執,也就
隨她了。看著她一天天成長,漸漸的傳出她的英勇事蹟,弗德也覺得很替她高興


直到這一天,弗德才感覺到,實在不願意她繼續當個冒險者了。

這個柔弱的少女,陪著雷吉納德.溫德索爾元帥前來,揭發了公爵夫人的真面目
。當公爵夫人現出龍的面目,許多和他同僚多年的同事也變身成龍人時…

她居然該死的置身在這團混亂的危險中!

「退下!妳馬上退下!」弗德暴吼,衝上前和被圍困的公爵並肩作戰。他的武藝
遠不如公爵,在東瘟受的疾病也削弱了他大部分的力量,但是…他怎麼可能眼睜
睜的看著珍珠死在這裡啊?!

被推出混亂中的珍珠呆了一會兒,她轉身施放了野性印記,然後瘋狂的幫他療癒

我?而不是公爵?難道妳不知道,我並不是英雄嗎?弗德驚訝的看著邊哭邊療癒
的珍珠,突然湧起絕大的勇氣對付這隻龍人小隊。他知道,自己隨時都可能死…
但他可不要看他的夜精小友冰冷的躺在地上…

她還這麼年輕,還有這麼多冒險在等她!

在他拼盡最後一絲力氣的時候,公爵大人已經將所有的龍人殺光,悲痛莫名的跪
在不幸喪生的元帥身邊。

珍珠哭著奔過來,抱著他,眼淚不斷滴落。

「…妳這笨蛋…不要做超過自己能力的事情…」連罵她都有氣無力,「妳真的要
顧全,也該顧全妳的公爵…」

「我管他去死!我管那個娶龍當老婆的笨蛋去死!?」珍珠哇的大哭,「我喜歡
的是你,一直都是你呀!我來暴風要塞就是要製造和你不期而遇的機會…我當冒
險者就是希望你注意到我…一直都是你而已嘛!」

她越哭越大聲,哭到嗓子都啞了。

「…為什麼?」弗德愣住了。


珍珠說,她頭一次來暴風城時,被一個埋伏在旅館的部落盜賊偷襲,是巡邏的弗
德衝進來救了她。


「…我不記得了。」弗德訥訥的。

「哇~~」珍珠乾脆嚎啕起來。

「………」

***

唔,總之,弗德有了個美麗的女朋友。這件事情讓他的同僚差點活生生把他掐死
,然後扔進護城河。

雖然沒掐死,他整整一個禮拜脖子都幾乎不能轉動。

「但是妳還小,我已經三十五歲了…」弗德對這小女朋友很歉疚。

珍珠可愛的嘴張成一個O型,「…弗德,你才三十五嗎?」

…對、對吼…夜精靈普遍長壽…

「…妳幾歲呢?」

「我今年才八十九,還不到一百歲呢。」珍珠很天真的回答。

「………」他的感覺很複雜。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傷悲。

(完)


【Google★廣告贊助】

全站熱搜

啾啾姊姊的房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