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seba.twblog@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8預定參加販售會: 3月03、04日 台北CWT 台大綜合體育館★ 3月10、11日 台中CWT 台中逢甲體育館★ 3月17、18日高雄CWT 高雄國際會議中心

遠在奇岩的兀那呆了呆,空氣中充滿了海風的悲慟,旋轉著,飄搖著
,漸漸凝聚成一個虛無纖小、金紅銀耀,如火般的影子。

飄飛於空,充滿悲憫的看著她,那雙熟悉的眸子...無法忘懷,卻記不
起顏色的眸子。

「...杜莎?」她從來沒見過這種法術,也在任何典籍都不曾記載。她
像是一抹火凝的幽魂,悲傷的注視著。

她死了嗎?那個奇異的小女孩死了嗎?

杜莎輕輕的笑了笑,「為何而戰?驕傲的霸主?為何修練?未來的族
長?」飄忽卻莊嚴的聲音讓心都為之輕顫。

「為了守住我想守住的人,為了榮耀我要榮耀的人!」她伸手到的火
焰中,感到痛苦的灼熱,「火神的使者...請將他賞給我!將他賞給我
!我願為此付出任何代價!」

「...妳的命運就是代價。」杜莎飛昇,像是不可逼是的流星,纖白的
手指包裹著火焰,遙指著極遠的海邊,便悄悄的隱匿入沉默的虛空。

「那兒嗎?慕德?慕德在那兒嗎?!」

她蒼白著臉孔跳下窗戶,粗魯的推開熙熙攘攘的行人,直奔守門人。

「兀那,妳別亂撞!」羅伊跟在她背後嚷,「我叫人幫妳找!等我通知
血盟的人…」

「別人不要插手。」兀那奔到守門人旁邊,「他是我的人、我的問題。」

「別拒絕別人的好意好不好?」羅伊看著她這樣慘白,心都疼痛起來,
「妳好歹也像個女人些…」

「我是火的兒女。」她握緊拳,「男人女人又怎麼樣?不過都是人罷了!
自己的人當然是自己守護!不要小看我!伊娃的信徒!」

她央求了守門人,化成一道光亮消失了。

羅伊站在原地發呆。他突然…非常羨慕慕德。這樣激烈卻不語的愛…
這樣堅決的,守護到底的愛情,完全不顧性別的制式。

他敗了。他深深的承認失敗。再多的女人說愛他,有誰願意這樣挺身
為他守護?他真的,很羨慕慕德。若是可以,他願意失去所有的光亮,
獲得那個火焰。

「沒想到…我的本質也是個渴望被守護、懦弱的男人哪…」羅伊苦笑
了起來。

***

深夜的海邊,什麼也看不見。只聽得到一聲聲痛哭的海浪,泣訴著。

慕德在哪裡?她焦急的張望著,但是什麼也看不見。

不祥的、沒有月亮的夜晚。什麼都看不見。

這是慕德日日所見的光景吧?什麼都…看不見。

「你在哪裡?」兀那低語著,「火神使者告訴我你在這裡…你在哪裡
呢?慕德!」

頸後的汗毛突然都豎了起來,無畏的兀那居然感到發冷,打從心裡發
冷。她轉頭,在適應黑暗之後,一條溼漉漉的人影出現在岸邊。

「慕德!」兀那奔出兩步,心臟卻莫名的揪緊,她站住了。

被烏雲遮住的月亮終於出現,卻是火紅的月。鮮紅的像是潑了血液,
照得到處一片宛如火焚。

也照亮了那道溼漉漉的人影。

慕德慢慢的走過來,豔紅的眸子滿是瘋狂的邪氣。

「…你不是慕德。」兀那的手心沁著汗,「把慕德還給我!」

他卻猙獰的一笑,撲了過來。


【Google★廣告贊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蝴蝶(seba) 的頭像
蝴蝶(seba)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淡藍眷戀
  • ˊˋ頭香又被搶走了
  • 水煢
  • 蝶姐就不喜歡別人搶頭香,是看不懂國字呢...還是聽不懂人話啊= =?
  • 沒關係,這個我看到都會處理的._.
    可是這篇是2005年的文章欸 囧 翻出來搶頭香也太猛Orz

    蝴蝶(seba) 於 2009/01/31 21:51 回覆

  • 魏笙戎
  • 唉~大家都被荼毒了ㄇ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