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seba.twblog@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9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16、17日 台北FF 花博爭艷館★
3月02、03日 台中CWT 台中逢甲體育館3F★
3月09日 高雄CWT 高雄國際會議中心

幾日後,又是去安親王府請平安脈的時候。

時移近秋,但日光依舊亮晃晃的炙人。行人都躲著涼蔭走,一輛馬車慢悠悠的走
著,左右簇擁著家丁模樣的從人。

遠近傳來驚叫,後頭一輛雙馬車飛馳,不知怎地擦撞了前行的馬車,挨了一刀的
馬暴跳,讓幾乎被撞翻過去的馬車差點被拖倒。

家丁們發聲喊,硬頂正了差點翻覆的馬車,車夫不知道拔掉了什麼,讓那匹挨了
一刀的驚馬脫轅而去。

來了啊。

金鉤鐵環撲過去將兩旁原本糊著紗的窗又格外關上鏤空木窗插上,陳十七深吸口
氣,「去。一個都不要落下。多少人跟我出來就要多少人跟我回去。」

她們交視一眼,雖然內心驚濤駭浪,十七娘子當真未卜先知…齊齊應了聲是,然
後下了馬車,陳十七立刻左右都插上門。

翻起座位下儲物的小箱,赫然一把仕女軟弓和一袋銳利的箭。她將原本擺在馬車
中間的小几從缺口處拔起,堵在右側車門。

外面已經擊劍聲大起,呼喝酣戰。

就如同她所預料的,幾乎沒有什麼差池。

原本不會發動得這麼快,但那兩齣戲實在太刺激人了,她又裝神弄鬼的搞了套「
呼雷怒斥」。事實上,她的確沒有多做什麼…但她名聲越好越離奇,就顯得那兩
個越不堪。

她的存在就是一種日漸尖銳的肉中刺,而那兩個個性已經定型不會更改。身分再
高貴,終究是無法參政、沒有實權的公主,孤立就孤立了,惹不起總躲得起。

海寧侯這個看似非常重要的京城兵馬監,卻是皇帝格外重視的一塊,名聲不能有
瑕疵,更不能引發皇帝任何一點疑心…

不然隨時都有被剝奪的危機。

一兩個刺客,真不頂什麼用。想要入侵她的宅子,還得先問過北陳俠墨精巧致命
的機關陷阱。

唯一能夠做的,也就是乾脆的、用數倍兵力的當街屠戮殆盡。人死了,就算千夫
所指,終究沒有證據。就算有證據,頂多公主挨頓罵,被禁足或罰俸,再多追究
再多憤慨,還是死了。

人死如燈滅。陳十七死了,所有的一切都會隨著時光漸漸流逝,然後被遺忘。

的確,看似粗暴鹵莽,卻是最有效的一種辦法。

她蹲踞,持弓以待。兩旁車門的巨響,她似乎罔若無聞。

左車門被踹開了,搭弦張弓,舉起刀刃的黑衣人愣了一下,覆面下似乎冷笑…然
後表情凝固,不敢置信的仰面摔出車外。

他的咽喉端正的插著一根猶顫顫的箭矢。

「十七娘子!」鐵環急得大喊。

「沒事。」她閒然的回答,蓄勢,放鬆,等待下一次需要射箭的時機。

她總共發了三箭,手已經開始抖了。啐,這破身體。幸好這時候援軍已經到了。

殺聲漸小,應該是,盡殲了吧。

「陳十七!」陳祭月氣急敗壞的怒吼震得車廂微動,大步過來扯開已經壞了的左
車門。

他怎麼來了啊?陳十七露出迷惘的神情。明明她是請安親王府支援,沒有驚動到
他啊。

陳祭月真快氣瘋了,居然、居然沒有任何人跟他說一聲!若不是在附近查案,聽
說有大批賊人當街劫殺…果然,果然!能這麼惹禍的除了南陳十七娘子還能有誰
?!

想把她拖下來,卻見她深琥珀色的瞳孔滿是迷惑,蹲踞著,手裡還拿著仕女軟弓
,臉龐被濺了一蓬血,滴滴答答的落在窄袖淡青直裾上。神情還有一點茫然。

「妳、妳受傷了?」陳祭月心一擰,澀聲問。

陳十七搖頭。只是蹲久了腿有點麻,所以下車的時候差點跌出去,被陳祭月一把
撈住。

她的手臂在抖。

鐵環擠開陳祭月,上上下下的打量,帶著哭聲問十七娘子感覺怎麼樣。

「真沒事。」她的聲音很疲倦,「我們的人呢?有事麼?」

「都好都好,頂多皮肉傷吧!」鐵環扶著陳十七,「娘子一定嚇死了吧?」

…妳不知道心不夠狠不能為醫麼?

銜接得如此剛好,一票差役呼喝開道的過來,抖著鎖鏈,意欲鎖拿「當街械鬥」
的一干人犯。

果然有後著。

靜默在一旁的大鬍子縱馬傲慢的上前一步。

「某,安親王府侍衛統領孫益。」

陳祭月冷漠的抬頭,威壓沈重如山的看著數十人的差役。

「某,大理寺推官陳祭月。來者,何人?!」

「奉京、京兆尹大人之命…」差役立刻萎了。娘唷,不是說就幾個平民百姓嗎?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兩位大人,這、這差事還是得辦吧,請去問話而已,
就問問…」

陳十七搭在鐵環手上勉力站穩,「我是,家主。問我也就是了。其他家人有傷,
請官爺容讓。」

京兆尹大人還怕這小娘子推托個家人跑了呢!還說最重要的就是得把這小娘子鎖
拿過堂。如此甚好甚好。

孫益下了馬,隨在陳十七身後,陳祭月也收了劍,跟在一旁。

捕頭汗出如漿。他還真沒膽子上去鎖人。

只好呼喝開道,陳十七回頭吩咐金鉤留下善後,就倚著鐵環,一步步蹣跚而行。

形容真是淒慘可憐,半身血污,抖了半天的手也沒能將髮挽起來,只能散著雪白
過膝的髮,神情茫然,一步一頓的顫顫巍巍。

圍著看熱鬧的百姓心底湧出憐惜,真是,太欺負人了。明明是被劫殺,硬栽是械
鬥。後來交頭接耳聽說是陳徘徊娘子,眾人出現恍然大悟的神情,悲憐更深,看
著差役的眼神也越發不善,人也越聚越多。

向來如狼似虎的京兆尹衙役,頭回有如芒在背、毛骨悚然的感覺。



喜歡這篇文章,歡迎給蝴蝶稿費(寫留言)或是點個讚喔~


【Google★廣告贊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蝴蝶(seba) 的頭像
蝴蝶(seba)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7) 人氣()

留言列表 (77)

發表留言
  • 黃慧玲
  • 呵呵呵~剛好重新整理就看到15
    真開心
  • 廖文宏
  • 好開心,剛刷新就又新篇(灑花)
  • 韓楚
  • 好看
  • typical
  • 好緊張的一篇
    但看到這段

    陳十七下車被陳祭月一把撈住,確被鐵環擠開。
    噗哧~~
  • 莊仁和
  • 下面的人辦事超可憐的......
  • 君莫鄾
  • 我覺得…又有人要倒楣了…(笑)
  • 駱小花
  • 殺人不用刀,太狠啊
  • 則魚
  • 佳斯涕思
  • lounge c
  • 陳祭月真快氣瘋了,居然、居然沒有任何人跟他說一聲!

    <=可憐的少主,是氣徊徘沒說,還是賠了的部曲沒說呢~XD
  • she19931
  • 怎麼就不讓祭月一直扶著娘子哪哪哪~~~~
  • Jenny Zeng
  • 十七娘子真厲害~"人言可畏"最高招開始啟動了XD
  • makotoxlee
  • 噢噢噢噢噢~~
    我嗅到下一回要有人倒楣了~~
    阿哈哈哈哈~
    世事如棋,機關算盡阿。
  • 楊雅閑
  • 鐵環妳...妳家少主難過惹..讓他跟徘徊好好培養一下感情嘛!!你這十萬燭光的電燈泡~~~!!!
  • 張祐民
  • 好精彩,感恩蝶姐餵食,午安安....
  • Kiki Liang
  • 上面無能,下面的人倒霉……

    咦~這情節好像最近一個月上演了無數次齁
  • Allin Shaou
  • 敢出陰損招數就要有被反噬的心理準備,京兆尹等著埃宰吧!
    感謝蝶姊餵食=w=
  • Desmond Tan C K
  • 太好看了。每日的精神食粮。没得看会萎靡不振,睡不着啊。。 谢蝶大。。XD
  • Helen  Lee
  • 這一回讓人心跳加速啊!(各種意味)

    看起來很有可能是徘徊特意搭馬車了, 這樣比較容易藏武器和反擊XD
    陳祭月和孫益一起站出來, 那個差役大概嚇個沒魂啦XDD
    真期待接下來徘徊要怎麼接招出招!

    謝謝蝶姐餵食!
  • 並不是。只是陳十七生活很規律,每三天去一次百勝侯府,每十天去一次安親王府。所以在百勝侯府演了那一齣「呼雷怒斥」之後,最可能而且最便於埋伏的就是幾日後去安親王府的途中。
    而安親王府比較遠,必須搭馬車。
    所以說,這些都被陳十七料得準準的,所以車馬都有加以改動。唯一的變因就是陳祭月突然出現在這裡吧…

    蝴蝶(seba) 於 2014/05/02 19:02 回覆

  • 染兮。星尹
  • 好緊張的一篇,謝謝蝶大啾大><
    (蝶大好像很喜歡用百姓帶出伏筆哦?深院月也有類似的情節!!)
  • 李雲
  • 嘖嘖,蠢人啊蠢人,出了這麼個昏招,不過十七娘也是個不簡單的,瞧瞧,不只是部曲,少主他們,連那些看熱鬧的百姓們也掉坑了,不對,應該是無底深淵,爬也爬不起來,就像十七說的,要慢慢來。呵呵,咱們就也慢慢看下去,啊,十七樓的,要吃雪花冰嗎,紅豆月見冰口味的ヾ(*´∀`*)ノ
  • hwai01
  • 來配午餐!!
  • 胖胖萍
  • 好好看,謝謝!
  • Ya Chu Chang
  • 她總共發了三箭,手已經開始抖了。」
    別人都是以為娘子被嚇到手發抖阿!其實這根本不是事實阿XD
  • 井中水月
  • 有點小緊張的看完前半段
    不過最後是笑得快得內傷的看完最後三段
    十七娘真是算無遺策
    下手真是夠黑的...連社會輿論都應用上了

    突然覺得可以理解北陳少主那種悶到不行的心情了...XDDD
  • baracat
  • 明日來去路過京兆尹?
  • Ivy Hsiung
  • 蝶大的文~就是養心~~(茶)
  • 刑 水
  • 太強大了!不愧是十七娘子,接下來遭殃的會是京兆尹?突然有些同情公主[踹飛]

  • 刑 水
  • 太強大了!不愧是十七娘子,接下來遭殃的會是京兆尹?突然有些同情公主[踹飛]

  • or343400
  • 這招真狠=ˇ=

    看來有人要倒大楣了~
  • Shirley Chiu
  • ㄚㄚㄚ~~~
    十七娘子實在太腹黑了
    祭月又要悶到不行了
    謝謝蝶大餵食!
  • CICI
  • 心裡覺得好難過,十七這樣好的女子,應該被人捧在手心裡的,
    怎會需要這樣事事算計,強迫自己心狠?!
    明明該是個心善的人兒哪。

    願老天有眼,給個公平!~
  • 蔥花
  • 老闆不善,下人倒楣。唉~
  • Hsiao Stella
  • 沒了o_0
    好想接著繼續看哦
    正精采耶Q.Q
  • 紫雲
  • 人言可畏啊~~~~
    公主和海寧侯還沒領教夠這件事情嗎?
    果然愚蠢是無下限的!!!!

    而且我敢擔保,就算被兩人好運的解決掉陳十七,我相信南陳和北陳也不會善罷干休的,到時候的人言鐵定會更恐怖的呀~~~(遠木)
  • Erina
  • 謝謝餵食。

    >>鐵環擠開陳祭月,上上下下的打量,帶著哭聲問十七娘子感覺怎麼樣。

    鐵環,你把悲壯的背景音樂關掉了......
  • 澪
  • 鐵環妳膽子肥了 敢擠開妳少主XDDDDDDDDDD

    接下來應該有人要倒大楣了^^
  • 李欣宜
  • 千夫所指,無疾而終,真是恐怖的高招啊!
  • Rita Lin
  • 武打畫面出現了~~接下來該有人要倒大楣了
  • 花霄霄
  • 超級好看 祭月來的正是時候 越來越精彩的發展 讓人不想掉坑都很難 謝謝蝶大餵食 幸福捏
  • 小如
  • 為何沒人告訴你?當然因為你屬下全被拐了阿!
    下個就換你囉!啾咪!
    嘿嘿嘿嘿……
  • Anna Shih
  • 少主聽到當街劫殺就立刻想到十七娘,果然是已經放在心上了啊
  • 悄悄話
  • Lala Chen
  • 果然人言可畏..XDDD
  • 五十弦
  • 陳祭月真快氣瘋了,居然、居然沒有任何人跟他說一聲!

    鐵環擠開陳祭月,上上下下的打量,帶著哭聲問十七娘子感覺怎麼樣。


    -----------------------------------
    可憐喔,北陳部曲們全淪陷了,鐵環更是被拐的遠遠地,
    北陳少主陳祭月....完全被虛線化了~~~
  • Onn Jing Chong
  • 真够黑的XDDD
  • Latalia  Chen
  • 「鐵環擠開陳祭月,上上下下的打量,帶著哭聲問十七娘子感覺怎麼樣。」
    女方(十七娘)目前還沒明朗化,
    男方(陳少主)貌似即將陷下
    話說鐵環姑娘,已被賠進去無誤
  • April0401
  • 好看好看!!多谢蝶大!
    有点像深院月,我还是更喜欢气势十足的燕子观音啊。。十七的破身子看起来太可怜了!
  • 「將軍三箭定天山,壯士長歌入漢關」。近距離狙擊封喉,陳十七在身體狀況非常不佳下有這種膽氣和準頭,並不覺得比芷荇差啊。
    而且我敢肯定,芷荇比陳十七白多了,搞不好比金鉤還白,不帶墨汁。坦白說,實在不覺得徘徊會像深院月,基調差了十萬八千里啊。

    蝴蝶(seba) 於 2014/05/02 19:16 回覆

  • Mavis Hu
  • 好好看!!!!
  • Sin Yeung
  • 嘿,抱到了
  • 閃亮阿翔
  • 官差:這邊是惹不起得,那邊也是惹不起的,又要被人這樣瞪,我們也很無辜欸=口=
  • 維
  • 十七娘:嗚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阿 不是故意蹲麻了腳做虛軟貌 不是故意看到祭月眼帶疑惑 做茫然貌 也不是故意射了劍無力 做驚恐貌..
    嗚嗚陳少主你們都誤會了啦~~
  • nadiali6716
  • 坑?萬丈深淵~~我也跳...orz
  • 荷籽
  • 陳十七真的是殺人一刀還附帶剝皮去骨....公主跟海寧侯之後又有得受了....

    北陳部屬整個都被收買光了,鐵環居然還直接擠開自家少主...那赤裸裸的偏心啊....XD
  • 小宏
  • 寫得真是好啊

    讓我想起"明朝那些事"第六卷中(末段)

    閹黨(魏忠賢)中的東廠特務逮捕七君子中的周順昌 所引起的民怨畫面
    (有興趣的人真的去翻書來看 書中描寫的畫面大快人心)

    感謝蝶大餵食
  • sally612323
  • 看到最後,突然想到深院月,
    越可憐留言越有利,
    看完立馬笑
  • Irene Chen
  • "妳不知道心不夠狠不能為醫麼?"
    就是太知道了。
    唉....
  • 吳意婷
  • 看完了內心又是一陣澎湃呀ˊˇˋ
    舒暢~
  • 悄悄話
  • Hsin-Yi Chuang
  • 這對公主駙馬真是人心慾望無窮的代表,已經將十七娘陷害至此,卻還是一定要置人於死地,才能痛快順心嗎?這對公主駙馬生活是奢華富貴、不事生產,還不能安分過日子嗎? 這還好十七娘剛毅,才能挺過這無窮無盡的災殃。
    看過此篇心得是 無欲則剛,人心還是不要耽溺於物慾名聲,才不會讓自己活得累。
  • 張倚菁
  • 謝謝蝶大餵食 煩躁的心都被熨平了~
  • 悄悄話
  • April0401
  • 蝶大回我了啊!好开心!
    那个。。。怪我没说清楚。我的意思是十七跟着捕快回去的时候,围观众人同情的那个情节,让我想起深院月里面芷荇拉着棺材搬家时众人围观的情节,众人心理描写很好玩。
  • 冰藍
  • 算無遺策
  • x06cjo4
  • 也該輪輪少主腹黑發功了吧XDDDDDD
  • 翁勝輝
  • 「心不夠狠不能為醫」與「不慈不能掌兵」,還真是有點像。
  • 響玥
  • 我是一直沉在下面的忠實書迷...
    蝶大的作品實在太好看了~~怎麼看都不膩啊!
    陳十七好厲害,不知道接下來她會怎麼安排呢
    好期待(打滾中
  • 酸糖果
  • 心理戰阿心理戰~!!! 輿論 搶人和

    圍著看熱鬧的百姓心底湧出憐惜,真是,太欺負人了。明明是被劫殺,硬栽是械
    鬥。後來交頭接耳聽說是陳徘徊娘子,眾人出現恍然大悟的神情,悲憐更深,看
    著差役的眼神也越發不善,人也越聚越多。
  • Latalia  Chen
  • 蝴蝶最近的 旁白 VS. 內心OS 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了。
    有一些畫面(Me有邊看文邊想像畫面的習慣)我重看了好幾次,還是捉不準
    例如:少主清完雜魚,要去馬車內"請"出十七娘的美麗的誤會那橋段
    「陳十七搖頭。只是蹲久了腿有點麻,所以下車的時候差點跌出去,被陳祭月一把
    撈住。

    她的手臂在抖。」

    到底[她的手臂在抖。]是旁白的鏡頭陳述句,還是少主揪心的內心OS.......
  • 一定要寫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然後鉅細靡遺度日如年嗎?
    對不起,我不喜歡那種風格。
    我會實驗很多種寫法,所以除了女主角形式太固定的缺陷外,有的時候風格會相差到不像是同一個人寫的。
    拿這個例子來說,陳祭月撈住陳十七,是撈到她的手臂,感覺到她的手臂在抖。
    坦白說人手抖的時候不會像瘧疾打擺子,肉眼可視。通常是要經過觸覺才能明顯發現。為什麼我知道?因為我手抖過,我明白手臂發抖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如果這時候我花費三百字描寫少主有多揪心很可以灌水賺稿費,但我討厭沒必要的描述。
    「她的手臂在抖。」
    我覺得只要這一句就夠讓陳祭月揪心,並且讀者感到憐惜了,沒必要多花筆墨。留有餘之地而不是道盡所有,才能餘韻無窮。
    當然,我會回這麼一大篇,主要是我在寫言情的時候必須屈從,寫得再明白也沒有才可以。但現在我不想、不願意、不喜歡屈從了。
    如果還是覺得不能接受,或許可以去看看「之一」的「寫在前面」。
    謝謝指教,可惜我是個這樣固執的人,所以不會改。
    如此,而已。

    蝴蝶(seba) 於 2014/05/04 05:10 回覆

  • writealways1209
  • 看來公主一夥人又幫十七娘演了齣大戲啊
  • Allin Shaou
  • TO 21樓~
    紅豆月見冰!!想吃^﹁^
    要是再加上抹茶弄成宇治金時口味不知如何~~
  • 呂孫瑋
  • 半身的血汙,以及飄盪的白髮,一步一頓、顫顫巍巍讓人看的好難過。
    這一幕 讓我想到深院月芷荇被趕出來馮家的時候,一台牛車拉著棺材然後泣不成聲地走過大街....
    雖然說兩部主角的個性相差十萬八千里,但是總不免偶爾重疊一下 哈
  • Latalia  Chen
  • 沒有必要屈從啊~蝴蝶大大
    這樣的寫法很棒,很引人入勝

    前一篇感想只是在 驚嘆 而已(羞)

    感覺像是介於現實/內心想像的分鏡。
    加油~~~
  • jijinglin
  • 有人又要倒大霉了,真期待!
    笨人怎麼鬥得過咱娘子呢?!
  • Joy Chen
  • 推52F~
    沒有最強大,只有更強大!!
    想當初芷荇已經讓我佩服到五體投地
    這陳十七真的屬於鑲金邊大神等級
    我也要拜師啊啊啊~Orz
  • xiang8487miao
  • 賤人欸嘖嘖,話說直接過去應該沒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