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seba.twblog@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9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16、17日 台北FF 花博爭艷館★
3月02、03日 台中CWT 台中逢甲體育館3F★
3月09日 高雄CWT 高雄國際會議中心

她,三十六歲,獨居的言情小說家,算是非常小牌,掙扎求生的那種。
患有嚴重的憂鬱症,正如你所見,她剛好三十六小時沒有真正的睡眠了——總是
在吵死人的夢境裡昏昏沈沈。

她麻煩的體質讓她吃藥就長疹子,所以她剛起床,滿臉睡意卻沒辦法繼續入睡。

這種睡眠嚴重不足的情形下,有幻覺是正常的。

所以,她昏昏沈沈得去收晾了快一個禮拜的衣服時,在後陽台發現那隻妖怪,並
不是很驚訝。

乍看很像是隻三倍大的獅子,蹲伏著都比她高,但是他惡狠狠的望過來時,有張
貓科卻像人一樣的臉。

我,終於要瘋了嗎?

她端詳著自己幻覺凝聚出來的妖怪,幾乎是欣賞的。
老天,我的幻想力果然超人一等……你看這個妖怪多麼的威風凜凜,又多麼讓人
心生畏懼啊!



連身上的傷痕和血都這樣的逼真,血的氣味這樣濃重真實……我果然是個想像力
非常豐富的作家……好吧,寫字的人。

連發瘋都能夠凝聚出這樣真實的妖怪,連精神異常都不失她文字工作者的本
色……她是有點感動的。

「女人,妳在看什麼?!」聲音低沈而震懾,鼻子上有獰惡的怒紋,「再看我吃了
妳!」

還會說話呢……聲音這麼好聽。她深深的感動起來。

「真是太好了……」她揮揮手,把衣服收下來。

「太好了。妖怪先生,我真是太感動了……不過我覺得好累,等我醒來再去看醫
生好了……」

這次應該要住院了。不知道精神分裂能不能申請勞健保。

明明這麼累,躺在床上卻眼睛越來越大,越來越清醒。一直疲勞到要死的清醒。

唉。

百無聊賴的數了七百多隻羊,她覺得可憐的羊應該不愛加班。

陽台的妖怪不知道怎麼樣了?看他滿身是血……就算是自己的幻想,也不該讓他
流血致死吧?雖然替幻覺療傷有點奇怪……

不過自己已經瘋了,不是嗎?瘋子根本就不用計較什麼奇不奇怪……

走到後陽台,居然他還在。

「…………」無言的刺刺他的臉頰,毛茸茸的。

「女人!妳想激怒我嗎?」妖怪怒吼了起來,「看我吃了妳~哇——妳幹什麼!?」
他摀住被她用手指刺了一下的傷口,滿頭大汗的打滾。

「吃呀,我的名字不叫『女人』。我有名有姓的,我叫翡翠。吃了也好,我就不
用交稿了……別讓我太痛苦嘿……」
她自言自語的擰住妖怪的耳朵,「反正我發瘋了,發瘋到幻覺這樣的細緻……居
然跟幻想出來的妖怪交談!我是不是太久沒說話了?果然獨居會導致心理變
態……」

「放開我的耳朵!天啊,很痛!妳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可憐的妖怪被她一路
拖到房間,偏偏耳朵是他的罩門,重傷的他沒有力氣反抗。

「妳想幹什麼?!」揉著疼痛的耳朵,他繼續暴跳。
「妳不知道我是人人看到畏懼發抖的大妖魔嗎?妳居然這樣對待我……等我傷
好了第一個就吃掉妳!聽到沒有?!」

翡翠只管翻箱倒櫃,「……我到底塞到哪裡去了……哎唷,我該整理房間了……啊,
找到了。」

她高興的捧出醫藥箱,遲疑地看看他滿身的傷,「……優碘不夠用。不過雙氧水
應該夠吧?」

「好痛!」妖怪慘叫起來,雙氧水在他的傷口起了濃濃的泡泡,想逃走卻被揪住
耳朵,

「妳這是什麼?聖水嗎?我不怕妳!妳給我記住,等我傷好了一定報仇~」

「笨蛋,連雙氧水都不知道。」翡翠不為所動的在他身上狂灑雙氧水,「果然是
我幻想出來的怪物,真是有夠笨的……」

好不容易掙脫了她的掌握,原本威風凜凜的妖魔被纏了一身亂七八糟的繃帶,看
起來非常淒慘。傷口被她處理的痛得要命,一舔又滿是噁心的化學苦味……

他蹲伏著,露出獰惡的恐怖兇相,喉嚨不懷好意的低吼,望著正在抽煙的翡翠,
「……女人,妳真的激怒我了……」

他張大嘴,滿口小鋼鋸似的利齒,發著銀白的唾沫,撲到翡翠的面前……

翡翠把她手裡的煙按熄在他張大嘴的舌頭上。

「……嗚……」他摀著自己的嘴在地上打滾,翡翠撫了撫頭髮,又點了一根煙,
「就跟你說我的名字不叫女人了。」

妖魔氣憤的喝了一花瓶的水,舌頭還是腫的。

「……妳不怕我……?這個世界是怎麼了?我才被關了一千多年,現在的人是怎
樣啊啊啊~」妖魔氣得亂拔自己長長的銀白頭髮。

「我幹嘛怕自己幻想出來的怪物?」翡翠愁眉苦臉的望著空白的word,「怕你?
我還不如怕編輯的奪命連環扣。我發瘋了啊!我已經發瘋了,可不可以不要交稿
啊?嗚嗚嗚……讓我睡覺啦……我睡不好也寫不出來……怎麼辦啊~」

「我、不、是、妳、幻、想、出、來、的、怪、物!」妖魔氣得發抖,「聽到我
的名字妳可不要怕得發抖,因為發抖是沒用的!聽過我名字的,都成了我的食物
了!」

「哦?」翡翠擦擦眼淚,不起勁的問,「你希望我問你是吧?好吧,請問你的大
名?」

「上邪。」他非常神氣的挺挺胸膛。

…………

一人一妖相對沈默了很久。

翡翠有氣無力的問,「你是說,『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
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的那個上邪嗎?」

「沒錯!那是巫女呼喚我的召喚咒語……咦?妳也是巫女嗎?妳怎麼知道的?」
妖魔大驚失色。

翡翠無力的垂下雙肩,「我就知道,我的創作力乾涸了……嗚嗚嗚,我完蛋了!
連幻想的怪物都這麼蠢,我該怎麼辦啊……」

「告訴妳一千次了!我不是幻覺啊!」妖魔用最大的力氣喊出來,天花板的灰塵
簌簌掉落,扯痛了傷口。

翡翠只是無力的回望他一眼,又自怨自艾的嗚嗚哭起來。「我的創作力……天
啊……為什麼……我還有一堆帳單沒繳……我需要稿費啊……現在是發瘋的時候嗎?
能不能過幾年再發瘋啊?嗚嗚嗚嗚嗚……」

……我被關太久了嗎?為什麼區區一個人類我還不能說服她啊?但是這種重傷
狀態,什麼妖力都使不出來,我該怎麼讓她相信我是無所不知的大妖魔?

「我可以證明我不是幻覺。」他瞇細眼睛,
「因為我可以看透妳的心。妳需要的不是睡眠。」

「…………」翡翠瞪著他,「你廢話,我當然只是需要睡眠啊!只要讓我睡飽不
要這麼疲憊,我就可以……」

「妳需要的只是一個擁抱。」他蹲伏著,舔舔傷口,發現刺痛過去以後,沈重的
傷勢居然驚人的好轉,
「妳,只是需要一個擁抱。真是人類無聊的需求……」

翡翠獃住,嘴硬的強辯,「……你胡說。我都三十六歲了,是老人了欸!我怎麼
會需要那種東西……我只是要睡覺,我……」

「我三千六百歲了。」上邪輕蔑的看著她,「小鬼。人類都是不成熟的東西,就
算活到一百歲也需要這種無聊的溫情。在我眼中看起來,」他獰笑著伸出宛如白
銀打造的爪子,「妳只是個哭著想要人家抱抱的小鬼……」

他突然無法說下去,因為翡翠突然流出真正的眼淚。

這種眼淚的味道……很香,很好吃。原本劇痛的傷口居然緩和下來。

把她吃了有點可惜……待在她身邊,似乎傷口會好得很快。到那時再吃掉她吧。

「過來。」他魅惑的勾勾爪子,「我給妳渴望的東西。」

她沒有動,讓上邪覺得有點挫敗。現在的人類怎麼這麼難搞,以前只要他勾勾指
頭,那些脆弱的人類就會像中邪一樣送到他嘴裡啊……他可是可以魅惑人心的大
妖魔呢……

不甘不願的上前,粗魯的將她攬進懷裡,「這樣夠不夠?」

「……再緊一點。」她喃喃的像是夢囈。

上邪不耐煩的抱緊一些,「這樣呢?」翡翠的骨骼發出咯咯的聲音。

「……再緊一點,再緊一點。」她呼吸不順的說。
「再緊一點妳就沒命了啦!笨女人!」上邪在她耳邊大聲吼著。

被緊緊的擁抱……感覺多麼好。就算這樣死了……但是、但是……居然要自己發瘋
了,幻想的怪物才肯給自己擁抱……她淚如泉湧。

這是多麼可悲的事情。

「……死了,就不用交稿,也不用管有沒有錢了……」翡翠放聲大哭了起來,緊
緊依在妖怪的懷裡,銀白的毛皮這樣滑順,像是月光織就的一般。這樣的擁抱,
多麼好。

再也不用想有沒有人愛自己……不用想青春是怎樣的流逝……也不用想自己就要
成為休止符,再也沒有生命的焰火。

發瘋……也不錯,也不錯。

「……妳,很好吃。」吸嗅著濃重而複雜的情感,上邪有點醉。

「笨蛋!幻想出來的妖怪不要說這種充滿性暗示的話啦!嗚嗚嗚……」她精疲力
盡的哭了又哭,依在妖怪的懷裡,終於得到多日折磨渴求而不可得的熟睡。

糟糕,吃了太多人類的情緒……上邪打了個酒嗝,居然覺得睡意濃重。

等我傷勢一恢復……一定……一定吃了妳。他沈重的眼簾闔上,最後模模糊糊的
發誓。

這是第一次,翡翠遇到上邪的,奇異夜晚。


【Google★廣告贊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蝴蝶(seba) 的頭像
蝴蝶(seba)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

留言列表 (33)

發表留言
  • KAIN
  • 是上邪耶!!!
    當初看實體書時非常喜歡的一個故事^^
    感謝餵食>///<
  • HangTen10
  • 好吧
    我決定追看第三次@@
  • 錦錦
  • 上邪耶~(歡呼)
    我第一次看到這篇是小本的口袋書
    是同學雜著言情小說借我的 那時還以為只是愛情小說
    但蝶大的文字卻就此深深烙在心裡
    讓我在茫茫網海裡認出來
  • 蔡君庭
  • 上邪耶!!!!!!!!!!!!!!!!!!!!(尖叫灑花)
    就是從這本書開啟了我的"蝴蝶谷"的阿~~~~~
    甘心地跳崖不可自拔啊~~~~~~~~~~~~~~
  • Kill bills!
  •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 長谷雄
  • All right
    第七次看上邪~
    第二集PO出來來玩個魔獸爭霸版本吧~

    大家來想想上邪是適合當半獸人王族的索爾還是夜精靈督衣德的福力安?
    可是要有老婆的話就很難選索爾因為索爾沒有老婆只有兄弟

    可是索爾給人的感覺跟上邪很像而且又都會打雷...
  • sarkedla
  • 回樓上:索爾不是跟珍娜嘛? ((喂

    我好想看深院月啊!!!!
  • bhtw85
  • 我有買 我有買
    超級喜歡上邪跟呆呆的翡翠 >▽<
    前二天還拿出來復習了第17次...XD
  • 喬喬
  • "我家有隻帥哥"是我第一本蝴蝶的實體書,後來瘋狂的追看,好懷念喔!
    ヾ(*´∀`*)ノ
  • 長谷雄
  • 可是張董 珍娜原本是跟阿薩斯啊!
    阿 你該不會想說翡翠原本的老公就是阿薩斯吧?
    诶诶這好像有點厲害
  • 羅婕寧
  • 是上邪耶 這是我買的第一本蝴蝶的書!!!!
    現在再看了一次就更覺得那首上邪
    真的就應驗了他們最後的結局
    但是他們連天地合都沒有分開 >///<
  • 黑影龜殼蠍
  • 上邪如果知道六樓在提議這東西

    一定會碎碎念說「老子才不是那個到現在還沒老婆心腸軟到像泥巴的爛好人咧(中略一串各國各族粗話然後被翡翠扭耳朵,好不容易逃離揉揉耳朵繼續開罵)~~~~像我這麼堅強帥氣的大妖是哪點跟那個綠皮獸人像了?這更誇張了,福力安那個大睡仙一年沒醒幾天的跟我哪裡像了?你們眼睛是往哪瞧了啊,不會是脫窗還出軌了吧?(繼續略一串粗話,然後被翡翠扭耳朵哀哀叫被拖走)」
  • 長谷雄
  • 好吧上邪老大您自己說說您自己像誰吧
    卡爾洛斯還是加摩爾嗎?
  • 莊紹汶
  • 國1的時候一次看上邪還不知道是蝶大的書

    之後被我弟強迫看了禁咒師

    就完全深陷蝶大的文字魅力裡無法抽身啊!!!!!!

    連大學時寫作文都不自覺的模仿蝶大=口=(不過分數很不錯XD

    原來我追蝶大的書也追10年了(驚訝!!

    都從姐姐進入阿姨的階段了(泣
  • 頤煒
  • 這是我追隨蝶大的起點
    一看就是深深自拔

    不斷啃食所有蝶大的文字
    不斷反芻 不斷啃食

    直到幾乎成為我價值觀的一部份

    永不離開
  • 小愛
  • 上邪跟翡翠都好可愛喔xDDD
    國文期末還愛屋及烏(?)偏要默這首>//<
  • 張祐民
  • 我看了好多次耶,在看還是好看...謝謝蝶姊(飽嗝+1)
  • 落雁沙
  • 好久不見的上邪大大!!!
    我是看了<有隻帥哥在我家>
    才開始認識蝶大的啾咪~
  • rabbit52005
  • 上邪~~~尖叫~~~灑小花~~~
  • 孟小涵
  • 上邪ㄟ~~~~~~~
    我剛從二館看回來.........
  • 璨瑜
  • 其實啾大不用搬也沒關係啦,大家都會自動去二館看的^ ^
  • (啾)我只是不太想遺漏。
    後續可以去二館直接一口看完,OK的 >.^

    蝴蝶(seba) 於 2013/06/18 14:38 回覆

  • 姜瑞勉
  • 是上邪耶~~~~~
  • mandy1632
  • 那也是我追隨蝶大的起點啊啊啊
    耶好棒複習第五次 ˙///˙
  • rain1061
  • 跑二館已經變成習慣了XD
  • 林信航
  • 咦!上邪!那上邪搬完還能搬上邪II我的魔獸老爸!
  • 張家瑜
  • 上邪!!

    看了N遍還是很愛!!

    常常幻想也能在陽台也撿一個!!

    >///<
  • 張家瑜
  • 上邪!!

    看了N遍還是很愛!!

    常常幻想也能在陽台也撿一個!!

    >///<
  • 悄悄話
  • 粉紅
  • 》《 上邪 我的愛
  • 小胖聽明
  • 我還記得我國二的時候學校友幫忙訂書,
    我那時候買的第一本蝴蝶的小說就是上邪。
    之後又陸續買了舒祈的靈異檔案夾、甜蜜onlie。
    每一本都看三四次以上,有一次被媽媽發現在看小說,居然撕掉上邪!
    哭哭啼啼的我還把書從垃圾桶撿回來重黏重看。
    如今我已經大三了,又再次回來看上邪,突然發現蝴蝶已經陪我好多個年頭了。
    當初選擇文學系也是因為蝴蝶的說過類似的話,大學是最後能專心讀自己喜歡事物的時間了。
    我真的很喜歡蝴蝶的小說,很謝謝妳陪我這麼多個年頭。
  • 悄悄話
  • 絕夜
  • 這個編輯有點怪,是管九娘和雷神的故事吧?
  • ceres0030
  • 上邪! 上邪!

    我的第一本蝴蝶小說~

    期實我本來就很愛看書了。第一次看到上邪這首詩,是在還珠格格中。可我當時心裡是這樣腹誹的:你們倆什麼也沒經歷過也能愛的死去活來啊?好吧,算你們行。(紫薇還沒入宮)

    所以上邪這首詩在我自己去找全文來看時,對我來說的印象是灰白色的,沒有焦點,超模糊的畫。我覺得這太誇張了。(畢竟翻譯過來,上邪竟然是要解成“天啊",大浮誇了)

    但看了蝴蝶的上邪,整首詩就變了。變成:
    “上邪(名字,要理解為“你"),
    我欲與君相知(我想認識,了解你(內裏有要求諦結合約的況味)),
    長命無絕衰(用我的一生)。
    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直至天地毀滅),
    乃敢与君絕(才可能和你解約。只是可能喔!)

    這不再是灰白模糊的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