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seba.twblog@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9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16、17日 台北FF 花博爭艷館★
3月02、03日 台中CWT 台中逢甲體育館3F★
3月09日 高雄CWT 高雄國際會議中心

第五話 戴著惡魔的面具



之一

或許,這段情感一直保持在遙遠的距離,比較幸福一點。

靜的男人只待了兩夜就離開,祥介留了下來。但是,靜應該比她幸福
許多。

而染香,卻越來越沈默,越來越憔悴。

祥介回到台灣,已經半個多月了。而她卻只見到他一次。

其他的時候呢?

他要回家,他要去逛好久不見的台北街頭,他還有數不完的朋友要約
要見面…

起初還每天都有好幾通電話,漸漸漸漸,他像是沈沒在人海,漸漸消
失了蹤跡。

夜裡,染香開始失眠。一封封的翻閱著他寫過的 e-mail,對照著自己
寫過的心事。她還是保持著不到八點就起床的作息,還是在上班前寫
信給祥介,卻只儲存在草稿。

這樣也好。若是這樣兩忘,也好。再也不要打擾我的安寧,再也不要
激起我的心湖。讓我的心漸漸冰凍而冷硬,再也不要來。

再也不要。

但是當他滿身酒氣的出現在染香面前,她還是含淚的抱住他。

或許,她一直都是懦弱的。不想面對相愛或相處的難題。失去祥介,
失去可以思念的方向,對她來說,簡直是種可怕到無法想像的極刑。

所以,她安靜的工作,一切如常。靜和月季雖然有些知覺,但是成熟
的女人,並不硬去挖掘別人的心事。

這讓她覺得安寧,卻也不免覺得寂寞。

這樣的寂寞,她只能靜靜的在夜裡不住的閱讀,將空虛抵擋在閱讀之
外。只是,她讀到奧利佛.薩克斯的睡人,她還是忍不住震動得發抖

鏡子裡的自己,木然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面具一樣。她居然也像這
些嗜睡症患者,不由自主的戴著面具,內外都已經崩壞。

除了木然,她不敢有其他的表情。害怕自己因此連最後的自制都消失
,不知道要沈淪到什麼地方去。

再連絡,又是兩個禮拜了。

「你在哪裡?」染香的聲音還是平靜的。一直被動的等著他的電話。

「在家呀。」祥介的聲音還是很歡快的,「誠品有曬書展,我們去逛
逛好不好?」

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染香看著他發亮愉快的臉龐,懷疑疏離是
不是自己的想像。

他一定是太稚真了,才會這樣的疏忽吧。他不了解,染香怎樣的等待
他的歸來,將自己苦苦的站成哪裡也去不得的鹽柱。

畢竟還是個孩子。異國的孤寂,只能在偶然的歸國得到解放。畢竟他
的根在這裡,朋友也都在這裡。

染香請了假,和他一起漫步在廣大的會場。買了許多書,她的心情非
常愉快,若不是他輕輕的擺脫染香的手,或許苦楚不會湧上來。

「祥介!」美麗的少女興奮的抓住他,「你回國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連珠炮似的問了一堆問題,眼光才瞟向染香,「這是…?伯母嗎
?」

祥介支吾著說不出話,染香柔柔的一笑,「不是。我是他的表姊,請
他跟我來搬書。」

少女笑瞇了可愛的大眼睛,「表姊,妳好!我是祥介的同學林嘉慧,
祥介提過我嗎?嚴格說我們不是同個學校的,不過都是補習班的同學
。祥介壞死了,出國居然跟我分手!你這王八蛋!」她笑著打了一下
祥介,「誰讓你一個人決定?我才不要分手!」

祥介的臉蒼白了一下,就像染香蒼白的心。

「既然遇到女朋友,祥介,書我自己拿就好了。」她按按嘉慧的肩膀

,「你們很久不見了?好好聊聊吧。」

她轉身離去,連回頭都沒有。

晚上祥介打電話過來,良久沒有說話。染香也在電話這頭沈默。

「我跟她不是像你想的那樣。」他勉強著,「我跟她…」

「我什麼也沒想。」染香回答,然後是沈默。

「我已經跟她說清楚了。」祥介越說越低聲,「…染香,不要生氣。

「我沒有生氣。」然後還是沈默。

窒息般的沈默像是會尖叫一般,充斥著兩個人的耳膜。

「沒事了嗎?」染香打破寂靜,「那,晚安了。」

她輕輕放下電話。

不,傷害她的不是祥介的小女朋友。真正傷害她的,是祥介覺得羞辱

的那一甩手。

她面朝下的躺在床上,覺得心臟的血液流得非床湍急,四肢卻沈重無
力,連拿起拼命響著的電話都沒力氣。

努力了一下子,她拿起枕頭砸下正在響著的電話。無線電話在地上彈
跳兩下,連電池都摔出來,當然也安靜了。

她還是睡著了。在不安穩的夢裡泅泳,幾次滅頂。醒來的時候沒有眼
淚,只是眼睛腫得驚人。

她以為自己已經嘗透了痛心的滋味,卻沒想到無淚是這樣的味道。

哭得出來就好了,她愣愣的刷著牙,任電鈴不停的響著。郵差麼?她
想。也對,八點多了,應該是送信的時候。

一開門,祥介滿臉的淚痕。

「我知道我很自私。我知道我很過分。但是我不知道會遇到她…」他
就這樣哭著,在她的門口。

染香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看著他落淚。

「我一夜都睡不好…我知道這段日子都冷落了妳…只是我還有好多事
情想做,我再兩個月就要回美國了…染香…不要不理我…」他的眼淚
很美,在長長的睫毛上面掛著珍珠似的淚珠。

染香卻哭不出來。她輕輕拍拍這個任性自私的男孩子,任他在自己懷
裡哭泣。

純真是種殘酷。她卻連保衛自己的能力都沒有。

這次的懺悔,效力維持了一個禮拜。

祥介每天來接她去上班,等她下班不忘打電話給她。每天中午都來蝴
蝶養貓吃中飯。

等染香的臉上有了笑容以後,他也安下心,小心翼翼的說,「染香…
我想去花蓮走走。有幾個朋友說要到花東去玩。」

對於祥介,她的氣都生不長。也對,回來一個多月了,想要去玩玩,
也是應該的。

「你去吧。自己要小心些。」她溫柔的整整他的衣領。

看著她失魂落魄的樣子,靜搖了搖頭,「妳也放幾天假吧。這樣日日
消瘦下去,我看不過眼。」

「…店裡忙,我怎麼可以自己休假。」她還是繼續洗著盤子。

「去休假啦。」月季也對她喊著,「陪陪小男朋友。反正下下個月我
和靜都要輪休長假,妳不用太開心,只是讓妳的假提前,下下個月妳
是沒假可放了。」

但是祥介是不要我陪的。她露出淒然的笑容,接受了。

看著她默默回去的影子,靜嘆了口氣。

「她是註定要傷心的。」她開始打掃。

「起碼愛過了。」月季算著帳,「跟這樣美麗的男孩子。」

「美麗的男孩子就有權力為所欲為嗎?」靜不以為然,「誰也沒有特
權傷害另外一個人。尤其是深愛自己的人。」

 

 

之二

染香不往花蓮,卻往新竹去。

雖然機會很小,她還是不希望遇到祥介和他的朋友。她很清楚祥介對
於別人的眼光很介意。若是有人注意到兩個人牽著的手,他會尷尬的
放開來。

一個大他這麼多的女朋友,的確是很尷尬的。

女朋友?我真的是他的女朋友嗎?染香突然迷惘了起來。祥介的女朋
友,應該是那個爽朗美麗的少女吧?

那麼,我又是祥介的什麼?

她不願在家裡讓這些苦楚啃噬,去了很久就想去的北埔。

站在慈天宮,她望著秀氣的燕脊,在寧靜的小村落散步,即使有些遊
人,也只增添了節慶似的氣息。

該常常出來走走的。一直待在同樣的地方,等著幾乎絕望的人,這不
該是自己的生活。

深深吸了一口氣,傍晚暑氣已消,清涼的晚風吹拂著這個客家小村,
她站在不大的廟口看著虔誠的紅姨仔請神,莊重的踏著三七步。沒有
鑼鼓和喧天的念經聲,這樣安靜的請神扶乩反而讓人覺得分外莊嚴。

沿著小小的街道走了這麼久,她想找個地方歇腳,或許喝喝擂茶。

她走進一家古色古香的茶館。老裁縫機作成桌子,牆上有著美麗櫺花
。牆邊擺著整套的古老梳妝鏡,幽幽的發著模糊的光。

很有意思。拿著木棒研磨缽裡的花生茶葉和芝麻,混著抹茶粉,芳香
撲鼻。除了她是一個人,其他桌不是一大群人,就是情侶。

祥介回美國前,應該帶他來喝擂茶。想到他,心裡又是酸楚又是甜蜜
,隔壁桌的情侶笑鬧著,男孩子輕吻著女孩子唇角的抹茶粉。

青春是這樣的濃烈…愛情是這樣醇厚…

她卻覺得擂茶在她胃裡糾結成塊。她慌張的起身,發著抖到櫃台結帳

「表姊?」女孩子驚喜的叫著,「這麼巧?祥介,你表姊呢!」

染香深吸一口氣,轉過身,定定的望著應該在花東的祥介。他的臉慘
白以後又漲紅。

她舉起手,逼上前,眼角卻看見自己的面容在幽暗的古鏡裡露出猙獰

像是戴著惡魔的面具。充滿了妒恨和痛苦而扭曲著。

蒙住了自己的臉,她發出了尖銳的哭聲,轉身用自己也不相信的速度
飛奔。

一直跑到自己的心臟幾乎爆裂,鞋跟斷裂為止。她臉上凝著乾涸的淚
痕,怔怔的望著漆黑的夜色。

這仲夏,夜裡的風這樣淒寒。

她連夜搭計程車回去,從新竹到台北。臨下車,才發現她的皮包遺失
在擂茶店裡。

疲倦和厭煩席捲而來,她怔怔的坐在後座。

我可以去麻煩誰?靜?月季?或許。

她卻向司機先生借了手機,撥給世平。

世平付清了計程車錢,扶著她。

「我沒有鑰匙,回不了家。」她麻木的坐在街道邊的長椅,「可不可
以…」

世平默默的開了車,送她到麗晶過夜。

一摸到床,她倒頭就睡。麻木的睡了二十個小時。世平下班來帶她去
吃東西,她吃了兩口,煩噁的感覺湧上來,衝去洗手間吐。

世平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的照顧她。

「你還想照顧我嗎?」吐太久,胸口疼痛,連喉嚨都吐出血絲。她沙

啞著嗓子。

「你仍然是我想要的阿普沙拉斯。」世平輕輕拍著她的背。

天界的蝴蝶?祥介多久沒這麼稱呼過自己了?一切都會磨滅。都會在
時間中磨滅。只是…為什麼不親口對我說?為什麼要挽留?

她不想再問。看到自己猙獰的面容,她不願意再看到第二次。那個惡
魔的面具。

「好。」她閉上眼睛,非常疲憊的,「讓我離開這一切。我不願意在
台北。」我是不該回來的,這裡沒有任何人等待著。

她在麗晶睡過了自己的假期,然後憔悴的到蝴蝶養貓辭職。

靜只點點頭,「祥介來找過妳。」

她表情木然,「我已經讓別人收藏了。」

靜沒有回答,只是輕輕嘆息了一聲。

「妳瞧不起我,對不對?」染香的聲音尖銳起來,「妳覺得我沒用,

對不對?對呀,我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我就是要這樣墮落,我再也
不相信什麼!我明明知道這一切,卻還是自己跳下去!誰也不能怪,
那就怪我自己好了!一切都是我不好!這樣可以嗎?這樣可以嗎!」

「我為什麼要瞧不起妳?」靜的聲音還是這樣寧定,「女人輸在總是
把愛情當信仰。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時光。」她的眼神遙遠,「我花
了許多時光才擺脫這種信仰…」

染香把臉埋在掌心,「妳懂什麼…妳有遠在日本的男人…」

「我什麼也沒有。」靜打斷她,「我們是永遠的平行線。他來或不來
,都和我沒有什麼關係。我不企盼,也不希望。沒有希望,就沒有絕
望。很久以前,我就決定不再絕望了。」

望著她很久,染香痛哭起來,靜抱著她,輕輕拍她的背。

「妳的路,要自己走去。」不管是不是荊棘遍佈。

活在這個世間,每個人都是孤獨的。

世平雇人把整個家的傢具打包,運到台中。她只是默默的坐在車子裡
,默默的任世平帶她到任何地方。

「妳一個人在台中…需要幫妳找個伴嗎?」世平擁著瘦了這麼多的染
香,有些驚恐她那種兇猛的生命力居然這麼快就枯竭了。

「我會好的。」她搖搖頭,眼睛開始有生氣,「你確定還要照顧我嗎
?你做的一切,我無法回報什麼。」

「我不要你的回報。」他溫柔著,輕輕撥著染香額上的髮,「只要能
夠照顧妳,靠近妳,這樣就夠了。」

為什麼這麼好的人吻我,我卻連一點感動也沒有?

拉開簾幕,在十二樓往下望,整個台中乾淨的像是夢裡的城市。她望
著如霧中的建築,像是什麼也不想,也什麼都想。

睡很多,吃得卻很少。但是她還是開始整理廚房,添購很多鍋碗瓢盆
。這樣世平來的時候,她就能煮出一桌好菜,讓豢養她的男人覺得值
得。

漸漸的,她恢復了健康。只不過是一個月的時間,她已經像是沒事人
一樣。

心裡的傷誰也看不見。而她,也默默的走過了三十歲。



之三

一切都會過去,傷心或悲哀,都會過去。

遺失在北埔的皮包她再也沒有回去拿,裡頭有不多的現金和手機,證
件和曾經伴她許多孤寂夜晚的照片。

祥介的照片。

證件再辦就有了。手機丟了也可以換隻新的,順便換個新號碼。而世
平是慷慨的。

至於照片…

她已經將電腦裡所有祥介的信和自己的回信盡數刪除。如果記憶可以
刪除,她也希望刪個乾乾淨淨。

這樣就好了。她驚異自己居然好端端的活過來。不總是這樣嗎?她以
為會死於傷心,結果傷心只會讓心結上更深的疤痕。

疤痕只會讓自己更強壯。

她默默的在台中生活下去。關在冷氣房裡,從家裡到有冷氣的計程車
,然後到另一個有冷氣的百貨公司或電影院或圖書館。白天她也只會
去這些地方。

夜晚才出來四處遊走,在露天的咖啡座裡靜靜的喝咖啡。

她不再野,幾個有名的 pub 不再見到她妖冶的蹤跡。她規規矩矩正正
經經的將頭埋在書堆裡。要不就在廚房裡煮不會有人吃的菜。

不知不覺中,她居然渡過發著高燒的夏天。

世平每個禮拜都來探望她,染香帶著淡淡的笑,溫柔的對待他。

「沒想到,我真的得到了阿普沙拉斯。」他擁著染香,激情後,染香
的身上有著細細的汗。

因為你一直想要祥介的一切。或者說,祥介名義上父親的一切。越了
解他,染香越有著悲憫。

妾的孩子總是沒有地位的。在這種不公平的競爭裡,庸懦的大哥卻擁

有能力卓然的自己所望塵莫及的一切。

世平一定很不甘心吧?所以他搶了大哥的妻子。大哥意外過世,只有
大嫂和自己才知道,這個遺腹子是自己的孩子。

一方面疼愛著祥介,一方面又忌妒著自己親生的孩子。這種不平衡,
只有藉著奪走祥介愛過的女人才能平衡。

但是,你不知道,祥介並不怎麼把這個女人放在心裡。所謂的千里追
尋,只是一個少年偶發的浪漫情懷。

感激這個在絕境時拉她一把的男人。如果能讓他高興,她會盡力的。

包括見祥介。

她以為自己會哭,會抓狂,會痛苦。沒想到見到他時,心裡只掠過淡
淡的悲哀。

果然一切,都是不值得相信憑依和永恆的。

「好久不見。」她淡淡的打招呼。

「妳…妳怎麼可以…」他紅著眼圈握拳,「就算要報復我,也不該…

「我並不是報復你。」她有些歉然的,「只是剛好世平拉了我一把,
我又不認識其他人。」

祥介握著她的手,嚷著說著他的痛苦和懺悔,她卻有些恍神。我真愛
過他,是吧?但他真的愛我嗎?

有人真的愛過我嗎?

說不定誰也不曾。

「那是幻覺。」她好脾氣的拍拍祥介的手,「是幻覺。你並不真的愛
我。你連跟我在路上牽著手都會羞赧。你只是誤以為愛我。」

「不是!」他激動起來,「絕對不是!我愛妳,是真的!」

「那麼,你還愛著其他女孩?」她微微笑,「大約是我很沒有魅力…
這我當然是知道的,畢竟我比你大這麼多,比起年輕女孩…你和她們
一起是比較配的…」

「不是!」他的臉扭曲了起來,「沒錯…除了妳以外,我還有其他的
女孩。但是,我跟她們只是玩玩而已。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
…我知道我很壞!但是…我沒有妳不行…」

「沒有誰是不可或缺的。」她的面容蕭索了起來,淡淡的哀傷,「你
不該玩弄這些女孩子。沒有誰該接受這種命運。」

她的肩膀垮下來。祥介現在猙獰的自私的臉,像是戴著惡魔的面具,
貪欲的。讓他天使般的面容,有著恐怖的皺紋。

你也長大了。還是說,你一直是這個樣子,只是我被自己騙了?

原來幻覺…真正有幻覺的,是自己。

「再見。」她溫柔的按按祥介的手,「不再見了。」

人海淚海各自茫然吧。

是夜,世平到她的跟前,第一次食不知味。

「怪我嗎?」他抬頭,「我告訴祥介地址。」

搖搖頭,「你一定有你的理由。」

發現她這些日子不正常的柔順,世平有點心慌的解釋,「祥介像是瘋
了一樣,不肯回美國去,天天發狂的在街頭找妳…」

失去才來痛悔嗎?果然是孩子的行為。這個世紀,誰會珍惜堅忍的守
候?除非失去。

「他只是一時的孩子氣。」她還是淡淡的,「試試看,我剛學會的焗
烤馬鈴薯。」然後絕口不再談祥介。

她不寂寞,一點也不。只是孤獨而已。為了不讓獨處的時間太難熬,
她開始學了許多沒有用的東西。

比方說雕塑。

老師要驗收成果,卻發現她做了個面具。

兇惡的表情,恐怖扭曲的角。在這樣的猙獰裡頭,面具的眼角卻黏著
兩行水鑽,像是淚珠。

驚訝的老師給了很高的分數,問她有沒有興趣往這條路走。她謝絕了

本來掛在臥室裡,但是世平非常不喜歡,所以她收起來。

只是誰也不知道,在一個人的深夜裡,她會把面具戴起來,望著鏡子
。提醒自己,這樣的猙獰底下,只有悲痛和絕望。

她不願意再看到。

摘下面具,往往只有眼淚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蝴蝶(seba) 的頭像
蝴蝶(seba)

夜蝴蝶館

啾啾姊姊的房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康筱若
  • 好痛苦。卻又如此真實。
  • 草 香
  • 好難過。
  • Bee Gu
  • 哀傷
  • ssexy7372
  • 就是這樣 一次一次 所以學會長大 可是哀痛 卻永遠都停留在那裡 怎麼樣也不肯離去 所以真正長大了嗎 其實並不 因為過不去 怎麼樣都過不去 只有淚 停留在那裡.........
  • Kim Lin
  • 真正傷害她的,是祥介覺得羞辱的那一甩手。
    這樣的心痛 ......好痛啊!


  • no nickname
  • 失去才來痛悔嗎?果然是孩子的行為。

    這個世紀,誰會珍惜堅忍的守候?除非失去。

    -------------------------------------------------------

    很多人失去才懂得珍惜

    但不是在當下

    而是繼續往下一個失去
  • 悄悄話
  • puppies911
  • 在時間的洪流
    一切都會過去....好的不好的
    一視同仁
  • Yi Chih Hu
  • 很多教訓我們都學不會
    其中一樣就是失去才知珍惜

    往往得到後又故態復萌....
  • Polly Chang
  • So sad ... so real ...
  • 吳小慧
  • 第一次留言,看完這篇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得淚流滿面

    猙獰的自私的臉,像是戴著惡魔的面具,你一直是這個樣子,只是我被自己騙了?

    其實只是我自己不肯承認....
  • 黑影龜殼蠍
  • 這讓我聯想到在能面裡般若面具上面銅鈴眼下沿鑲水鑽的樣子

    不知為何居然覺得也會很美?
  • Wan-Ling Shiao
  • 最近跟上一個男朋友分手了
    中間的歷程不想再提

    失去了才想要珍惜,為什麼不在還擁有的時候就珍惜?
    好不容易才從崩塌的幻夢中醒來,我拒絕回頭
  • Rachel Wu
  • 我不企盼,也不希望。沒有希望,就沒有絕
    望。很久以前,我就決定不再絕望了。
    -------------------------------------------------------
    只有這樣, 才能保護自己不再受傷吧...
  • 悄悄話
  • 若虞
  • 至少,她沒有回頭
    千萬不要回頭了
  • 扣.
  • 要死心幾次,心才會死

  • 阮浥寧
  • 不要期待,就不會失去
  • 灰狼
  • 到底什麼是愛情?
    為什麼所有的愛都是正面的,但只有情人之間的愛情會有這樣可怕的摧毀性的力量?
    愛情真的只是一個扭曲的性慾嗎?
    為什麼愛情入面有歡愉,有喜樂,但又有痛苦,有嘆息,有絕望?
    如果愛一個人已經有歡喜,有保護,有被保護,有一切情人的愛入面所有有的東西,那情人之間的愛情關係是不是就只是一對可以上床的好朋友?如果不是,那中間多了的獨佔慾又是什麼?
    難道真的,愛就是心上一堆柴,下面一把火,上下交煎心?
    我不明白。
    蝶姐,JOU姐,你們有答案嗎?
  • Cat  Chen
  • 愛情是什麼?! 不過就是找一個能互相把背交給對方靠的人罷了
    很無聊得找個人分享 找個人陪伴 讓日子有點目的
    只是人總是善變的 總是"不小心"的找到更有趣更新奇的目的
    然後就忘了之前的承諾 最後只能分開讓彼此好過
    當人能不變 卻又會被說是木頭 無趣 然後又變成跟你分開的理由
    唉 愛情不難懂 本質單純 但難懂的永遠是人心
  • Yvonne W
  • 純潔的男人自私起來更可怕

    愛情開始的時候都很美好﹐結束的時候卻很醜陋。
    可惜人總是善忘的﹐總是希望這一次會不一樣。
  • Eric  Ursis
  • 也許 該盡早練習孤獨...
  • 林巧雯
  • 淚 潰堤...

    要經歷多少的傷心,才寫得出這樣的故事...?

    泣...
  • 天行者
  • 這篇故事,突然讓我想起這首歌
    風輕輕吹輕輕吹 吹入你眼中 不要帶著塵埃 濕了你的眸
    風輕輕吹輕輕吹 吹入你懷中 不要帶著寒冷 讓你顫抖

    人說你似楊花 飄飛在風塵間 無人瞭解 無人惜 無人憐
    有誰能夠化成春風 吹乾你闌珊的臉
    誰能化作浮萍伴你 如水中的蓮
  • 天行者
  • 栽下偽裝的面具,往往只有眼淚而已,也只有眼淚而已.......
  • Patty Warren
  • 好難過
  • aimify
  • 真的……很痛苦………
  • xiang8487miao
  • 好虐....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