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seba.twblog@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9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16、17日 台北FF 花博爭艷館★
3月02、03日 台中CWT 台中逢甲體育館3F★
3月09日 高雄CWT 高雄國際會議中心

第一話 三宅一生的真實謊言

之一

他的掌心,有著煙草的味道。

靜靜的蜷伏在他的懷裡,有些粗礪的掌心,翻著些硬皮,摩娑著她嬌
細的肌膚,和上面晶瑩的汗水。這是一雙喜歡運動的手,他總是在健
身房練出一身大汗,和美麗的肌肉。

撫著她的臉時,她聞到安心的煙草味道。

就像他整個人一樣,沈默的,成熟的,帶著一絲絲甜味,卻也微嗆的
味道。

像是Seven-light。

她最珍貴這個時候。剛剛從暈眩的高潮下來,在短暫的,租借來的小

天地裡,靜靜的蜷縮在他的懷裡,靜靜的嗅著他掌心的煙味。

為了這一刻。做愛的高潮只算是,「前戲」。

聽她這樣說,他笑了。眼角細細的魚尾紋深深的拉長。

「小孩子。」輕輕的點了點她的鼻尖。然後起身穿衣服。從背後抱住
衣裝整齊的他。乾淨的白襯衫下的小腹,有些令人安心的微為凸起,
很有質感。

「喂?」他接起手機,「我?我等一下會就開完了。什麼?你們還沒
吃晚飯?我不是叫你們別等我?唉呀…乖,麗兒,等一下爸爸就回來
了…」

貼著他的背後,聽著他有條不紊的呼吸和心跳,說謊說得這麼自然的
男人。

到底哪些是真實的?對她的愛?對家人的愛…還是對妻子的?

「…我沒忘記呀,禮物已經買好了,親愛的老婆,禮物保證妳會喜歡
。」
 

掛上電話,回首看著仍然一絲不掛的她,「我們走吧。」

「今天是你的結婚紀念日。」她的笑苦澀,「我能不能知道,給她怎
樣的禮物?」

默默望了她一會兒,將禮物遞給她。拆開來,晶瑩的「一生之水」。

一生…她突然發怒的將香水瓶子往梳妝台砸,芳香驚人的溢了出來,
爭先恐後的瀰漫了整個迷離的起居。

「妳不用砸了它。」男人掏出另外一包禮物,輕輕的放在她的掌心,
「這是妳的。」

望著他的背影,卻連淚都流不出來。

呆坐到櫃臺打電話來催,不耐煩的她,乾脆買了這個房間整晚。

這樣她就有一整晚的時間沈睡。在令人窒息的香水當中沈睡,睡過這
場愛情的瘟疫,醒來就可以忘記這個別人的丈夫。

無精打采的打開禮物,一張小紙片飄下來。

「給染香

也是承諾 新傑」


同樣的「一生之水」。

該死的,該死的騙子。她突然嚎啕起來。在滿屋子無法驅離的芳香中
,連淚都是清芬的無奈。

有多少人擦著一生之水?她很清楚新傑的把戲。

這個男人,有著數不清的情婦。她?她只是當中的一個。只是…男人
充滿算計的世界,幾乎沒有人想對女人無回報的溫柔。

而新傑肯。他對女人這樣的溫柔體貼,細心打造精緻的心之牢籠。以
體貼,以溫柔,以謊言。在荒漠的世界裡,讓渴求一點溫暖的女人,
甘心的搽上一生之水。

他的妻子無所知的因為這種誓言而幸福。他的情婦知情卻也哀傷的接
受這種命運,抱著卑微的希望。

他的妻子無所知的因為這種誓言而幸福。他的情婦知情卻也哀傷的接
受這種命運,抱著卑微的希望。

她也撒上幾滴。為了不讓孤獨侵襲,她甘願當籠中的金絲雀。

一個人的夜晚,像是沒有天亮的時光。需要想念一個人,才不至於發
狂。

只是,染香不知道,她這樣悽苦的情婦生涯,居然也是許多孤獨女子
豔羨的對象。就像她的室友,林雯。

 

之二

看見染香的房門口放著一雙並頭親密的鞋子,林雯會站住,凝望一下
子,然後默默的走進自己的套房。

這一層四樓隔成四個套房,她和染香隔鄰而居已經快一年了。

寂寞的都市裡,四個女人的套房,總是會輪流傳出傷情的哭聲。

就在她徹夜痛哭的時刻,染香穿著睡衣,來敲過她的門。

「對不起…」滿臉鼻涕眼淚,她擤著鼻子,「我很抱歉…」猛然拋來
一罐啤酒。兩個穿著睡衣的女人,在陽台喝了半打啤酒,她和著眼淚
,染香卻只是默默的喝著漸漸不冰的苦澀。

就這樣熟了起來。沈默的染香鮮少提及自己的事情,但是染香高大英

挺的男友,卻常在走廊相逢的時候,投來非常溫暖的微笑。

非常,溫暖。

和染香越熟,就越了解她的男人。那個在亦達當財務部經理的男子,
全身卻一絲銅臭味也無。

熱愛咖啡和醇酒的他,常帶來珍貴的葡萄酒,裝在華美的水晶杯裡,
邀她過來一起共享。

「好酒不該獨享。在開瓶的霎那,就已經完成了她的一生。我們該做
的,就是虔誠的將她展現的此刻風華盡飲。」在林雯的杯子裡添加美
豔的芳香,「不要客氣。染香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他的笑,眼角微微帶著成熟的紋路。不只一次,林雯必須非常克制自
己伸出手的衝動。漸漸被他侵入。他的笑容,他低頭的姿勢,染香提
到他時,眉眼強忍著又苦澀又甜蜜的凄美。越來越來了解他,眼光越
來越離不開他。

望著自己孤單的鞋子,連走出去買煙的慾望都沒有。

***

「吳先生?」在宴會遇到他,要花很多力氣才能控制自己的狂喜。

「咦?好巧。」他微笑,仍然是那麼溫暖的微笑,「別見外了,叫我
新傑就好。」

公司的主管熱情的介紹,「…林雯可是我們公司最美豔、最有才華的
art 呢…」

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和自己一樣壓抑的火苗。為什麼要壓抑?愛情的
領域,勝者為王。林雯在暗處擁住他頸子時,鮮嫩的唇饑渴的搜尋著
他。染香?染香的存在,只是當自己替身,新傑愛情的原型,本來就
該是我。

只該是我。

徹夜纏綿,新傑走出林雯的房間,發現染香倚在門口,身邊一圈煙蒂
時,他迅速的翻起腕表,染香應當還在屏東老家,後天才會回來。

「你就是不會停止,對不對?」跟著出來的林雯,分不出這個「你」
,到底是指新傑,還是林雯。

她驕傲的揚起下巴,「他選了我。」

染香的瞳孔裡染滿寂寞,「他誰也沒選。」

默默的,染香搬了家。林雯心底的一點點歉疚,也因為她的視若無睹
,泯滅殆盡。

愛情的國度,沒有任何人有錯誤。林雯一再的告訴自己。她熱切的買
了一對昂貴卻非常舒適的拖鞋,很快的,她再也不用看著自己孤單的
鞋子,冷清清的擺在外面。

但是新傑卻也不曾再來。她衝進染香的公司,鐵青著臉對著染香大吼
大叫,掃落她所有的文件。滿桌飛舞的紙張,雪白夾雜著墨色,在冰
冷的空調裡瑟縮。

「他有妻有子。」染香冷靜的臉綻放溫柔的笑,雖然淡得幾乎看不見
,「妳不懂?他什麼也沒選。妳?妳只是一個句點。」她站起來,輕
輕拍著林雯的肩膀,「句點,就是沒有以後了。」她的笑慈悲得很殘
忍,「妳說的,愛情的國度,沒有任何人有錯誤。」

林雯抬起滿臉的淚痕,「我會逼他繼續下去。句點之後還有句子的!
妳呢?妳又是什麼?妳連逗點都不是,只是一個破折號!!不上不下

的破折號!!」

望著咬牙切齒的林雯,染香只是靜靜的將辦公室的門打開。

之後,林雯一定會奮鬥不懈的,讓新傑注意到她的存在,即使毀滅他

染香抱著胳臂,望著窗外紛飛的羊蹄甲。是的,夏天來了。只是在空
調的極凍中,她的四季只剩下 20 度的冬末。連凝結的勇氣都沒有。

摀住臉,她沒有淚。

**

之後,林雯將事情鬧得很大。她打電話給所有的人,包括染香在內。
在電話裡哭訴新傑的無情無義,甚至打電話給新傑的太太。

據說,新傑的太太只堅決的說:「小姐,我相信新傑。請妳不要再打
擾我們。再這樣,我只好報警。」

崩潰的林雯,最後因為酗酒過度,被家人送到醫院去,這已經是兩三
年後才知道的了。

年後才知道的了。

為了消除孤獨,女人走了怎樣的狹路?

她不知道。

就像她默默的站在新傑的家門前,她不知道自己想些什麼,或者,不
想些什麼。

能夠痛快瘋一場,是多麼幸運的事情。或許她羨慕林雯。她走進對街
的咖啡廳。

 

 

之三

靜靜坐在窗邊,notebook 已經跑了很久的螢幕保護程式,半包沙邦妮
,第四杯的曼巴。煙霧繚繞中,她的眼睛定定的望向對街的六樓。

溫暖的暈黃燈光,應當還伴著笑語和熱騰騰的飯菜,同樣的煙霧繚繞
。她的男人,大約笑出眼角的紋路,含笑聽著小女兒溫軟的說著學校
的事情。

他和別的已婚男人不同。不會開口就「我的太太不了解我」、「家庭
沒有溫暖」。他很誠實的告訴自己,他的家庭和睦美滿。

「那為什麼還來惹我?」沈默許久,她的頭髮在燈光下反射出暈然的
光,撫著這頭美麗的頭髮,他迷醉著,二十九歲的女人,抓住最後青
春的餘韻,反而有種說不出來的淒然的嬌媚,皮膚反常得宛如少女般
潤澤。

青春的迴光返照。

憐惜的摸摸她的臉,「我想照顧妳一生。妳不該這樣顛沛流離。」生
動的,烏鴉鴉的好頭髮,「生來是讓人疼讓人愛的。」輕撫著她細膩
的皮膚,「妳的前夫不該糟蹋妳,這不是妳該得的。」

即使在不堪回首的婚姻中,也將哭聲鎖死在沈默裡的染香,居然倒在
他懷裡啼泣起來。接受了他的疼愛,卻把自己關進了精緻的囚牢,以
愛之名。

在這溫柔的夜裡,她只能抬頭望著溫暖的燈光,知道那燈光下有自己
心愛的男人,卻也只能遙遙的想念著。

「我不會背棄妳。」在汗水淋漓的激情中,擁吻她的裸體,虔誠的宛
如膜拜神祇,「我會照顧妳。就算我和別人在一起,我的心,一直在
這裡。」

明明知道這樣的承諾只是虛偽的謊言。明明知道…她還是收下了他給
的「一生之水」。每天每天使用著,一再的提醒自己。

此身已非己所有。已經屬於一個虛偽的,從不說「我愛妳」的已婚男

人。街頭轟然著鼎沸人聲,結完帳,安靜的踱步,熟悉的香味撲鼻而
來。這樣熟悉卻帶著陌生。

那溫靜的女子匆匆的跑進 7-11,身上的圍裙還沒脫下來。染香的血液
幾乎全凝固在臉上,一陣陣暈眩的潮紅。

是她。另一個擦著「一生之水」的,新傑的妻。堅定的說:「我相信
新傑。」那個幸福無知的女人。

或者說,她選擇無知?

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站定,然後等她錯身抱著醬油,再跑回新傑也在
的穩固堡壘。

什麼都,不能做。

這麼淡的香味,卻讓她窒息。幾乎無法呼吸。

她拿出最後一根沙邦妮,抖著點上火。希望薄荷的香氣,能減輕一點
這種噁心。

希望可以,希望會。

 

 

之四

一直以為,新傑是天上的鷹,除了他架構的家,什麼地方都只是他暫
時棲息的地方。不管是哪個女人的懷裡,他到底還是愛自己多一點。

染香總是這樣安慰自己。不管在什麼地方,不管新傑抱了多少女人,
他總是會在厭倦後,回到染香的小窩。

「為什麼這麼素淨?」有時他會皺眉,「我幫妳辦的附卡,為什麼從
來沒有用過?」

不管搬到什麼地方,她還是維繫著一桌一椅一床這樣單調的傢具,沒
有任何裝飾。皮箱仍然擺著過季的衣服,像是隨時都準備離去。即使
是新傑為她買下來的套房。

「只是回來睡覺,何必什麼奢侈品?」她淡淡的,唇角擒著淡淡的悲

哀。

不是不想離去的。她跟公司請調到上海,卻被心傑攔下來。

「我對妳不好?」他惶恐的冒汗,這個可以鐵石心腸的面對林雯的男
人,卻連聲音都發著抖,「妳說,我可以改。」

染香淡漠的搖搖頭。卻發現自己的帳戶每個月都轉進一筆不小的款子

新傑不討任何人情,這讓她感動起來。他不知道該改些什麼,用金錢
卑微的表達自己不能給的承諾。

讓他照顧一輩子有什麼不好呢?雖然…雖然她也這樣的希望,新傑能
夠放棄一切,跟她在一起…

新傑心裡是有她的。發現她想飛走,這樣不願公器私用的男人,卻動
用了權勢,不讓她離開自己半步。

「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們的事情。」染香懇求他。失去一切都無所謂
,但是失去工作的尊嚴,她可能連活下去的價值都會懷疑。

「染香,多少女人想憑這種關係爬上來…」他憐愛的撫摸這個既脆弱
又堅強的女人,「我答應妳。我不碰公司的任何女人,不削妳的面子
。」

***

直到和她擦身而過,發現新傑的新任秘書,身上飄著熟悉的味道。

她納罕的轉頭過去,看著那個剛出校門,身上還發著青澀氣息的小女
生。仍然在髮上夾著可愛的凱蒂貓,穿著雪白小洋裝,無邪的像是春
天初綻的小雛菊。

身上卻漂蕩著不符合年紀的,成熟而魅惑的味道。

巧合吧?一定是。她試著說服自己。一定只是巧合,傑不對少女下手
。這樣的女孩子想不開,容易糾纏,他這樣的男人,喜歡懂得遊戲規
則的成熟女子。

就像自己。她對著自己微微的笑笑。不知道是譏諷自己,還是苦笑。

依偎在他的懷裡,仔細觀察著他的神情。他的神情一如往常,若不是
跟他在一起這麼久,她一定看不出來。

模糊的,帶著恍惚的微笑。那是陷入戀情的表情。染香什麼也不說,
只是安靜著。在他身邊久了,知道新傑的貪心。他總是陷入新的戀情
裡,又理智的回來。

「我要離婚了。」

染香猛然的抬起頭來,她清楚新傑有多麼重視他的婚姻,從來也不奢
想他會離婚。

輕輕撫著染香柔軟的髮,「沒辦法,我的妻子太不懂事了,我一定得
給她個交代才行…」

「她?」不是我?

「是呀,妳也認識吧?淑玲…」他的眼睛笑出溫柔的紋路,在染香的
眼底卻是殘忍的痕跡,「我的秘書。我真沒想到,我還會瘋狂的陷入
戀情中…」

「你要為了她,放棄自己的家庭?」那麼你心愛的女兒呢?你心愛的
妻子呢?你口口聲聲完美無缺的一切呢?

他安靜著,發覺懷裡赤裸的染香全身僵硬,他輕輕的搖著她,「嗨,
染香,我不會拋棄妳的…我說過,這一輩子,我都會照顧妳不是嗎?
我太太不像妳這麼懂事。」他神情一冷,「不曉得哪來的消息,居然
讓她去毆打一個孕婦。一點都不顧念淑玲已經有了我的孩子…」

看著他的嘴一開一合,突然聽不見他的聲音。

「為什麼?」她的臉跟紙一樣白,「這又是為什麼?她有什麼魅力,
能夠讓你放棄一切?為什麼我作不到的事情,她可以輕易做到?」

沈默填塞著令人窒息的沈默。

「她…她…」新傑一攤手,「她還是處女…我覺得我應該要負責…美
邵一直沒有落紅,」他聳聳肩,「我一直覺得很遺憾…也很不舒服…

這荒謬的理由,讓染香微偏著頭,嘴巴微微張開,驚訝的表情是如此
的美麗,像是黑頭髮的日本娃娃,在新傑的心裡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

染香以為自己會發狂,沒想到,自己居然想笑。我在做什麼?我在這
個殘忍自私的男人手底下眷戀些什麼?會和自己在一起這麼久,所謂

的憐惜不過就是優越感吧!?不過是這樣不吵不鬧冷靜自制的染香,
是那麼溫柔而敬業的情婦。

我居然為了這樣的男人流淚終宵?為了他拿掉兩個孩子?卻為了「處
女」這樣愚蠢的理由,什麼也都不顧?

左眼猛然一痛,讓他殺豬似的尖叫起來,染香敏捷的補了右勾拳,讓
他兩隻眼睛的瘀青完美地對稱。

不著片縷的站起來,柔弱的表情徹底的消失。婚變兩年以來的脆弱,
像是雨過天青般的消失。

昂首走出新傑為她買下的套房,也解除了他的「圈套」。

從那天起,她不再使用「一生之水」。

那只是一種虛偽的謊言。

***

當然還會在公司遇見新傑,有點不明白,自己怎麼會為了這樣的人牽
腸掛肚。

不過是個尋常的,長得好些的中年男子。為了自己的豔遇遭逢報應,
灰頭土臉的男人。幾乎花掉自己一半的財產才得償夙願的離婚。公司
的斐短流長,讓他請調到紐約分公司去。

他們不再私下交談,染香幾乎要為自己鼓掌,表現得多麼理智粲然。

「那是我的報應。」臨別前,他對染香說。他眼睛的兩個瘀青,好幾
天才散。

「一路順風,經理。」她微笑。

孤獨不一定寂寞。當月色照進小小的窩,她晃著葡萄酒酒杯,看著豔
麗的酒光粼粼。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孤獨,兩個人也未必不寂寞。

她邀月,輕輕啜著微酸帶苦的葡萄酒,像是啜飲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蝴蝶(seba) 的頭像
蝴蝶(seba)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游濟鴻
  • 怎麼有些悵然若失呢…
  • Li SAn Chang
  • 这文章反映了社会的现实.做得好染香!不管情况多么糟糕,都不要这样伤害自己,不要委屈自己.这世界还是有值得让你追求的事物.加油!
  • Agnes Wu
  • 激情沒了,新戀情還能剩下什麼?
    今日的新人成了明日的舊人,難保離婚的戲碼不會再上演。

    愛情沒了、走了,但是至少要保有自已的自尊,
    該抽身的時候就決斷的抽身。

    總覺得這類的文,看了總是淡淡的悲傷,但卻又忍不住想繼續看呀~
  • 午睡王國的國王
  • 幹得好 不值得 這自私的人不要為他流淚 更不要為他束縛自己

    飛吧
  • Sky Li
  • 好多人為了消除寂寞而付出了很多代價啊...(嘆)
    寂寞令人發狂。
  • Phung YieWen
  • 打得少了。
  • Yi Chih Hu
  • 看完之二後,我看不下去.....太苦了.....

    這個久違陽光的下午不想讓苦澀纏繞
    過幾天我再來看蝶大的文...
  • 陳小小
  • 抱歉並不是有意指責 但喪夫的我看到這篇文真的感觸很深 最近身邊就出現這樣的男人 已經有妻有子 在我不小心透露我寡婦身份後 死命追求 理由:他老婆得癌症無法與他行周公之禮 要花錢又怕得病 所以成為寡婦的我剛好成為他認為可以當點心的對象 即使在我跟他說過我不當任何人的小三 就算是郭台銘先生也一樣 但他每天仍然不放棄有時喝了酒還會趁著酒意 跑到我店裡動手動腳的吃吃豆腐 好煩 我都揚言報警了 他依然如故 真的是.........
  • 辛苦了,這種自以為世界繞著自己轉的生物實在很令人作噁>_<
    有必要請務必把他的惡形惡狀錄音錄影下來,保護自己證據也很重要的。
    總能擺脫這種爛東西的(握)

    by jou

    蝴蝶(seba) 於 2012/12/11 03:44 回覆

  • Si Han Chen
  • 被蝶大的舊文"孤獨未必寂寞"中的林雯一句話打動。

    --好酒不該獨享。在開瓶的霎那,就已經完成了她的一生。我們該做
    的,就是虔誠的將她展現的此刻風華盡飲。

    (可惜她不像染香,終究成為句點。)
    (其實我覺得破折號比句號更好,代表著即將轉變。)
    註:破折號(——),表示話題或語氣的轉變,聲音的延長和解釋要說明的語句等的符號。

    --(第一話尾巴。)

    孤獨不一定寂寞。當月色照進小小的窩,她晃著葡萄酒酒杯,看著豔
    麗的酒光粼粼。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孤獨,兩個人也未必不寂寞。

    她邀月,輕輕啜著微酸帶苦的葡萄酒,像是啜飲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這前後兩句,像似對印一樣,讓人覺得悵然。)
  • 萬家香
  •   愛情,是女人為自己編寫的迷毒程式。

      真正傷人的其實並不是男人,而是女人自己,自苦自傷,自甘墮落,沒有別的願意承認的理由,所以就都怪罪這份情感。

      愛情,其實你真的很倒楣,大概排在自由之後吧!我覺得。(偷笑)
  • Pei-Ying Chang
  • 過癮!!!
    熊貓經理再見~~(笑)
  • 喬喬
  • 寧願孤獨也不再品嚐痛苦的滋味。
    等待,是為了成就最好的
  • shh20
  • 我一直覺得蝴蝶的魅力在這種不是甜文的療傷文上
    有著無人能及的魅力
  • 小芋
  • 13/F +1

    爱就是一品最甜美的毒药,一霎那的香气,终生就没了。
    没有爱就没有寂寞,没有思念就没有孤独。
    会杀人的不是神马所谓的负面情绪而是爱,爱过才会痛。
    默默的,不去爱人,孤独、寂寞都不会存在。
    留下最深刻的祈祷,希望我们受伤以后,就不会再有人尝到这滋味。
  • 陳修紋
  • 這種感覺好酸好澀....
  • 蠻華
  • 我們為了消除寂寞對自己做了什麼。
    大概是因為身上流著極端的血液,曾經也用傷害自己的方式求愛,但是,沒有辦法啊,最了解自己的人終究是自己,自己都無法給自己的愛,要怎麼要求別人給予呢?我們永遠找不到一雙舒適合腳的愛,若非要穿上誰的愛,只有削掉自己的腳才有辦法。那還不如赤腳好。
    就像是消除寂寞,連自己都無法排解寂寞了,又要如何要求某個誰來消除自己的寂寞呢?或許你會反駁,人的寂寞是來自於人的群居性,非群居無法解,但所謂寂寞的感覺出於自身,而"感覺"阿,也終究是自己給自己的幻象阿。
  • xiang8487miao
  • 超寫實.....

    愛情真的是一個很恐怖的牢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