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就在顧臨對津哥兒實行「再教育」的時候,太夫人卻發現自己年紀大了,從事教
育工作開始力不從心了。

當個不講理的人真好。她默默看著抱著她的腿哭得很淒慘的謝夫人。可以的話,
她也想這麼歪纏兼不講理,最好可以一腳踹開,不忍休她也讓兒媳去家廟安靜一
陣子…

可惜,她幹不了這種不講理的事。作為一個妻室和母親、甚至太夫人,她都異常
講究的合情合理。她相信無規矩不成方圓,也這樣教孩子、教兒媳。她的長子教
得特別仔細,最驕傲的不是謝尚書成為禮部之長、皇帝信臣,而是她的長兒謹守
禮法,卻知機變,處事融通圓滑。

但把他教得太守禮法,說不定並不完全是正確的。

雖然君子坦蕩蕩,但小人常戚戚啊混蛋!

認真的話可以調教,但是她提不起勁調教這個熱愛唱大戲的兒媳啊!

就在她淡然的臉皮快繃不住的時候,嬤嬤進來通報,四爺來了。

太夫人抬眼看親手養大的孫子珞哥兒,知道他恐怕來了一會兒。珞哥兒安慰的對
祖母眨眨眼,太夫人鬆了口氣,她真的年紀大了,折騰不起了。

「你們娘兒倆那麼多年不見,也說說話兒吧。」太夫人起身,「我先歇歇去。」

謝夫人精神為之一振。總算…總算這個家有個人會站在她這邊了!她親生的兒子
!好不容易按耐著等太夫人離去,強忍激動上座讓珞哥兒拜了三拜,真正享受到
身為生母的榮耀…這是我兒子!還是中了舉有出息的兒子!

但珞哥兒抬起頭來直視她的時候,差點把謝夫人嚇得跳起來。

琪哥兒…?誰讓你回來的!?不是讓你死在外面嗎?!

「母親。」珞哥兒恭恭敬敬的說。神情卻是淡漠疏離的。

謝夫人勉強嚥下一口口水,「珞、珞哥兒?」

「是。」珞哥兒笑了笑,卻跟琪哥兒那麼神似,「母親不認得我了?也是。離家
近十載,相貌大改,家裡人都不大認得了。」

太、太像了。和她厭惡痛恨的琪哥兒…不管是容貌還是氣質都…太像了。

這讓她緊張起來。當初玉哥兒夭折,瓔哥兒才四歲,唯一的競爭對手就是剛滿兩
歲的琪哥兒。好不容易把琪哥兒的親生姨娘弄走,她異常嚴厲的用言行教訓這個
庶子,讓他明白嫡庶有別,少癡心妄想…

可以的話,最好早早夭折。那麼寶貝的玉哥兒都沒能長大,憑什麼這個小雜種可
以平安?為什麼病死的是我的玉哥兒,不是那個可能跟我兒子爭的小雜種?

她也明白,那個陰冷深沈的孩子恨她,非常恨她,只是裝得很深而已。

坦白說,她知道自己做得太過火了。那個孩子一天天的長大,一步步考上功名,
看她的眼神越來越森冷、厭惡。她並不是不害怕的。

但她可是謝家主母!誰能挑戰她?誰可以挑戰她?她不承認自己害怕,變本加厲
的讓庶子知道她的厲害,直到把他逼走,才暗暗的鬆了口氣。

可她怎麼想也沒想到,盼星星盼月亮盼回來的小兒子,會那麼像琪哥兒,像得她
巴不得叫他滾出去。

「聽說…我很像三哥?」珞哥兒微偏著頭笑笑問道。

「住口!我兒子怎麼會像那個小雜種!?」謝夫人又懼又怒的吼。

珞哥兒默然,巧妙的轉了話題,問候母親,說自己的近況,代叔母和堂兄弟姊妹
問好,禮貌得非常社交性,卻無懈可擊。

漸漸的,謝夫人放鬆下來,開始對小兒子淌眼抹淚,訴說有多麼想他,這些年的
痛苦和煩惱,太夫人待她有多不公平,他二嫂是個怎樣的毒婦,現在還奪走了她
第一個親孫子等等等等。

珞哥兒一直沈默的聽,有時點頭,有時安慰,等他母親說了個高興,露出疲態才
禮貌的告退。

謝夫人的確覺得很倦。今天她花了太多力氣哭嚷,被奪走親孫孫的痛苦和太神似
琪哥兒的小兒子帶來的驚嚇…她真的很想躺一躺。


步出堂屋,珞哥兒吐出一口鬱結已久的氣。結果…還是沒問他一直最想問的那句
話。或許不問比較好,不要知道比較好。

甚至,他不要回來…比較好。

聽說,他和三哥長相都極肖父,而他們這些兄弟姊妹,都很早慧。他對三哥沒什
麼印象了,不知道。但他一直牢牢記著母親的長相,這麼多年都沒有磨滅。

他到蘇州的時候,才五歲。從被寵溺的小兒子受到種種束縛和教訓,非常不習慣
。日日夜夜思念著母親,哭鬧不已。

結果他的祖母說,「既然你真的待不下去,那就親筆寫信給你娘,只要你娘親自
來接你,你就可以回去。」

說不定他是被哄了,說不定。他被祖母哄著乖乖跟著祖父開蒙讀書識字,就為了
要學會怎麼寫信給娘。漸漸的被潛移默化,漸漸的知曉隨意打罵奴僕是不對的,
漸漸的知道是與非。

但他還是想娘,非常想。他學會百來多個大字,就試圖寫信回家,祖母沒有阻止
他,許多生字還是她手把手教的。

盼啊盼的,盼到的只是娘的信,她卻沒有來。

一開始,他還相信是娘走不開,路途遙遠,家務煩冗,娘在信裡說多想他多愛他
流了多少淚,他都相信了。

但是他年紀漸長,爹的姨娘一個個的回來侍奉祖母,他的娘親卻還是沒有蹤影。

他不明白。尤其有回偷聽到兩個姨娘相對暗泣,互相安慰,「為了孩子,夫人說
什麼是什麼…大姑娘要嫁得好些,三爺的功名得請先生。這些都是夫人說了算…
不管怎麼樣,為了孩子…」

為了大姊和三哥,兩個姨娘回來蘇州。但為什麼他的娘,不為了他來?

他想不通,跑去問祖母。或許祖母講規矩很煩,但祖母從來不說謊,說一不二。

「你娘怕我,怕來了就走不了。」祖母淡淡的。

已經懂了很多規矩的珞哥兒迷惑了,「我娘是嫡長媳,不是應該侍奉祖母嗎?」

祖母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他一年一年的大了,看著千篇一律的信,越來越沈默。後來他不再寫信給娘,娘
也好像徹底忘記他,再沒有信了。

其實祖父母都很疼他,叔母們待他不錯,和堂兄弟姊妹感情也很好。禮法規矩,
內化了就覺得沒有什麼束縛…祖母說得對,無規矩不成方圓。人人都願意守規矩
,稍稍束縛一些,才能讓自己和別人都有真正的自在。

沒有禮法規矩…就會成了他那名聲遠播到蘇州的二哥。

他都明白。

但他真的真的只是很想問問娘,問她一聲,「娘,為什麼妳不來接我?」

祖母那麼有原則的人不會強留她的,只要她願來,他就可以回到她身邊…為什麼
不來?

因為害怕祖母?因為兒子不只他一個?害怕這麼一來一回讓人趁虛而入,失了爹
的心?還是戀著京城的繁華和主母的尊榮?

或者以上皆是?也可能都不是。

他希望都不是。

所以他很努力、很用功。他想證明自己的價值。二哥名聲越狼藉,他的志氣就越
高遠。除了回報祖父母深恩這個表面的理由…其實還有一個更深、連他自己都不
願意承認的緣故。

娘,我也是妳的兒子。我比二哥強,強很多很多。我知書達禮,懂是非,比二哥
強很多很多。

娘妳…來接我…不,妳來看看我就好了。蘇州和京城雖遠,也就兩個月路程。娘
,我十二歲就考上童生,中了秀才。妳不來看看我嗎?爹是國之重臣走不開,但
家裡都娶了嫂子了,妳不會走不開吧?

他的娘還是沒有來。

後來,他聽說,二哥瘋傻了。叔母竊竊私語時被他聽到,「…只顧著姨娘肚子裡
那塊肉,看都沒去看自己兒子一眼…這女人的心啥做的?她只想著『長房有嗣』
最重要,怕什麼?難道怕咱們幾房搶了他們大房的嫡?」

「噓…背後編派妯娌不是,還是長嫂,讓婆母聽到可不得了!」

「我就不忿!咱家難道沒有她的珞哥兒?這麼有出息的兒子捨不得來看一眼!妳
瞧瞧幾年了…我呀,我的兒女都是我的寶貝…」

他什麼都不想了。不願再想。只想當面問她那一句,就一句。

妳到底為什麼不來?

他只想知道這個而已。祖父母年紀都這麼大了,辛辛苦苦教養他,惹得堂兄弟姊
妹都吃醋了,老被打趣。為了他,千山萬水的陪著回京。

妳到底為什麼,不來?

終於回京,到家才幾天…他就後悔了。應該永遠不要回來,讓這個疑惑永遠埋在
心裡就好。

不回來,娘在他心裡永遠是那麼溫柔慈愛的美麗。不用強迫自己面對令人氣餒的
事實。

不應該回來。


「三哥!」一聲陌生的叫聲喚醒他,他深吸一口氣轉身。

「我是白癡。」琯哥兒咕噥著敲自己的頭,規規矩矩的一揖,「對不住,實在太
像了,我老喊錯。見過四哥。」

「五弟。」他也回了個半禮,淡淡的。

「二哥找咱們過去。」這個跳脫有點憊懶氣的庶弟笑著,「人多計長,咱們商量
一下怎麼攻略那隻老狐狸…不不不,我是說,怎麼讓蕭山長願意見一見你。」

「攻略?」珞哥兒迷惘了一下,悚然以驚。「你們…二哥和五弟,要為我引見青
雲山長?」

為什麼?這麼寶貴的人脈,為什麼這麼輕易的為他開通?

「當然。」琯哥兒笑得一臉燦爛,「肥水不落外人田啊!雖然會哭笑不得的脫很
多層皮…將來不要恨我們喔。打虎親兄弟嘛…受折騰也是有難同當。」

兄弟。

「雖然才相見沒幾天…」琯哥兒搔頭,「但都是謝家子孫,爹的兒子呀。二哥說
的,『團結就是力量』!」

撓了撓臉龐,琯哥兒有些臉紅,「呃,四哥,你一定感覺很怪吼。其實啊,二哥
瘋傻剛好那陣子,我感覺也很怪,怪透了。差點一腳把我踹死的二爺,被一棒打
開了竅,突然變成了『二哥』,莫名其妙有了個兄弟,超奇怪。但、但是,很快
你會覺得有兄弟滿不錯的!」

珞哥兒沒有說話,面無表情的盯著他。讓琯哥兒心底直打鼓。要不是年紀不對,
真超像他那冰棍兒似的三哥…他也不想這麼腆顏的自來熟啊!要不是二哥罵著,
他才不好意思。

「你們倆才差一歲,年輕人沒代溝。」二哥翻箱倒櫃的翻著蕭山長以前派給他們
的舊功課,「團結就是力量!當兄弟是緣份中的緣份!他若樂意,咱們三並肩子
上。他不樂意,咱們就客客氣氣。只是這走門路的事情早一天算一天,讓那老瘋
子只折騰咱倆多虧?兄弟幹嘛的?有難同當用的!更何況他比我們聰明唸書比咱
倆加起來強!」就把他踢出來了。

珞哥兒終於開口,「…二哥說的嗎?」

「嗯。他現在在找以前山長派給我們的舊功課,給你參考用…哦,你不要誤會喔
!」琯哥兒雙手亂搖,「二哥被打開了竅,不是以前的混蛋了!他只是把前塵都
忘光了…但我說忘光了也好,從說話學起也值!雖然有點囉唆愛欺負人…有時候
比爹還像爹,還是那種嘮叨囉唆的老爹…」

頓了一下,琯哥兒臉更紅了,「呃,可、可是很值得信賴的哥哥。那個,四哥,
這個不要跟二哥講喔!羞死人…哦還有,二嫂更是個好人!呃,還有…」他別開
眼睛,「四哥,歡迎…回家。」

兄弟。歡迎回家。

「…堂哥常說我是死人臉,老板著。」珞哥兒摸了摸自己的臉,「二哥在哪等我
們?」

「爹的小書房!現在我大了,不能一直往哥哥的院子跑…爹就把小書房讓出來,
咱們三個人儘夠用的…」

有人歡迎我回家。珞哥兒想。真的?

他默默的跟著引路的琯哥兒,小書房在望。

「琯哥兒,磨磨蹭蹭啥啊?!」讓珞哥兒感覺很複雜的二哥探頭出來罵道,「小
珞來來來,哥哥給你講講考試的訣竅…應付那個老瘋…我是說山長大人滿有用的
…」

「好的不教盡教歪的。」琯哥兒抱怨,「二哥,山長說了,都是你帶壞我。好不
好正經點,別教四哥這些旁門左道?」

「沒這旁門左道你就考到鬍子白了還考不上童生吧!小珞快來!」

「給四哥先喝口茶行不行?哪有這樣趕鴨子上架的…」

「我說一句你頂一句!我是哥哥還是你是哥哥?!…」

珞哥兒看著他們鬥嘴,聽著聽著,他笑了起來,眼眶卻紅了。

說不定,我真的回家了…真的回到家。


【Google★廣告贊助】

創作者介紹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4) 人氣()

留言列表 (64)

發表留言
  • zxm3m4vuj4
  • 唉唉看來謝夫人不管作為婆母或媳婦都超極品~~><
  • 王微
  • 可憐的珞哥兒....之前輕描淡寫地帶過 原來後面有這麼心酸的種種
  • 迪西亞
  • 好棒!!我超喜歡這種兄弟情感的!!!
  • regina330
  • 每天等著就是這個時刻~享用完畢~~
  • 簡郁庭
  • 謝夫人大約是糊塗精轉世來的,除了製造人口沒半點行的。
    正經兒子不疼,天天想著當祖母
  • 神野真
  • 多不易啊,不管古代還是現在,家大業大的,
    父子相殘、兄弟鬩牆,未必就是種福氣~
    想想四爺子珞多年思親又無歸屬感的苦楚,
    現在有了兄弟,這感受、多艱辛啊~
  • Sylvia Yang
  • 可憐的孩子
    有謝夫人那種極品母親
    默默的早熟 讓人心酸吶
  • Anitayu
  • 嗚嗚…眼眶紅了我
  • 林冠宏
  • 瓔 珞 琯 反過來諧音 好像 觀落陰 開個小玩笑!!! 莫怪
  • argusfang
  • 珞哥兒真是令人心疼阿.......((嘆
    這謝夫人也真的是極品
    當甚麼樣的角色都極品=..=
  • 簡郁庭
  • 越來越精彩,且看謝式一門如何賢臣輩出
  • 楊雅閑
  • 極品的差= =
  • 小門
  • 鳴鳴,小珞好可憐啊.看著心疼啊....
    現在沒事的了,有二爺和小琯在~
    你就好好的享受一下親兄弟情吧~
  • zany941015
  • 1F 的 他還是個極品老媽 ~~
    真是令人心疼的珞哥兒 !!
  • sunnya330
  • 才剛貼出來就一堆人留言,果然大家都在等文,動作好快哪......
    還沒看內容就跑來留言了XD看文去~
  • 冥夜
  • 我哭了 >////<
  • Fanny Yang
  • 當媽的人可以當成這樣也真是極品..雖說手指頭長短不一樣總有比較偏疼...不聞不問的..一見面就假面仙兒上身的熱絡話不要錢拼命倒...厲害..假面仙兒說人假面還真不臊...強悍阿..珞哥兒真心疼..很想看珞哥冰山臉融化加上黑線畫臉一定更精彩...謝蝶姐餵文..天氣涼了..鳳體保重阿..
  • 碧綠絲
  • 心酸阿~
  • 諾亞
  • 書!!好想要實體書!!!!!!
  • vj2915cioy@yahoo.com.tw
  • 好看好看真好看>_<~~~~~!!!!每天最期待就是看蝶姊的文!!!
  • 林瑞琳
  • 嗚嗚~好心疼珞哥兒><
    變得好喜歡他~
    默默的冰山型
    其實裡面很渴望著疼愛啊~
    幸好現在有瓔哥兒和琯哥兒可以給他親情~
    好有愛(星星眼)
  • Denise Huang
  • 三兄弟齊心包下狀元,榜眼,探花吧!!這下謝老爹朝堂上橫著走都可以〜
  • Yuna Chen
  • 好辛酸ㄚ~小珞~
  • Jane Lin
  • 同意20樓
    我也好想要實體書!!!
    不過...我還想繼續連載看下去....
    會不會太貪心了??? >////<
  • 薰
  • 同意23F說的~
    只是狀元可能有兩位,一首一尾!!
    二爺死守倒數第一的XD
  • 梁家菁
  • 是說
    皇帝不是很欣賞瘋傻前二爺的情報能力嗎?
    現在內容物被偷天換日了
    那二爺的情報蒐集能力還在不在阿- -+

    然後那兄弟情阿....
    令人有種溫暖的感覺
  • Pei-Ying Chang
  • 瓔二爺:蕭山長BOSS副本組隊+++~~ XDDDDD
  • Jessie Tsao
  • 看著看著,眼淚掉出來了...
  • 喵
  • 看完都想哭了
    自己打小惦記著的母親,沒想到卻是這樣子...
    幸好國英哥穿過去了QQ...
  • 林信航
  • 血緣.....
    有時真的是讓人無奈又暴力的關係...
    不說血系外
    單同父母一脈所生養
    也是大大的不相同

    價值觀與道德觀都有同理感還好
    若偏差毫釐...
    相距的則不止千里了
    為此所苦30年..
    身為一個心理及經驗和靈魂
    都遠超過實際年齡的人
    愁苦可是幾人懂阿..
  • 沒有這個人
  • 同意26樓

    瓔哥兒的字雖然有進步但比起其他考生就........

    即使內容再好,我相信還是會死守倒數第一的。

    不過還有山長的「後門」這變數就是了
  • 柯萊兒碧
  • 家庭、親情、關心與互助

    平凡卻幸福的讓人想哭
  • Aglaia Chung
  • 真佩服太夫人!
    要我就把這種極品兒媳踢到家廟清靜清靜了,就算被人傳是惡婆婆也甘願啊!
  • Lewis Chen
  • 總覺得下次和蕭山長見面時,蕭山長會把珞哥兒的文 啪的一聲甩在瓔哥兒的臉上 罵他帶壞珞哥兒....
  • 陳亮彣
  • 看到28樓的"蕭山長BOSS副本組隊+++"我噗嗤的笑了~~
    蝶大描述的兄弟情真是讓人超喜歡的><
    打打鬧鬧但是仍是一家人~~
    26樓的....經典評論阿~~
    瓔哥兒啊~~死守住倒數第一!!
    說不定哪天真的蹦出了個狀元....
  • 黑影龜殼蠍
  • 說不一定現在的英哥兒才是他們這群兄弟的親二哥

    之前的瓔二爺只是剛好喝完孟婆湯之後跟英哥兒轉錯了位置替他受了20多年的荼毒變成現在這樣?

    27樓的之前的二爺是刺客密探兼藥頭

    現在這個偷天換日的二爺是軍人秀才兼妻奴

    你說那個跟著走的職業行當在轉職後會留下嗎?

    舊帳號幾乎清的一乾二淨

    片塵不留的狀態下

    承繼帳號的還會記得那些東西才有問題.......
  • 玉過流光
  • 35樓說得可真好!!

    話說,
    我真的覺得謝夫人真的越看越讓人覺得......
    謝家有這樣的兒媳/夫人/婆母/母親/...(各式身分)真是家門不幸阿...
  • Mineave
  • 喜欢这种兄弟情,蝶大每次都让我很感动
  • 巫咸冬凜
  • 換個方向來說......謝夫人根本就是犧牲自己讓謝家子弟可以同仇敵愾(?!)和樂融融(當然謝夫人一點都不樂啦XD)一點紛爭都不會有(瓔哥兒:誰想奉養這種老娘誰撿去......要不咱們猜拳輸的去)相處的偉人!!!!!!!!!!!!!!!!!!!
  • 巫咸冬凜
  • 都幾歲的人思想可以這麼中二也是一種奇葩耶(ENTER按太快OTZ)
  • shiuanyng
  • 其實覺得最悲的應該是琪哥兒,
    咬著牙自己奮鬥...
    沒人關心跟兄弟不親又受到謝夫人打壓,
    所以才變成陰沉的個性...
  • ...
  • 突然想看看琪哥兒回來會是怎樣的光景

    突然好期待出實體書喔
    但是也想繼續每天看下去
    蝶大的文字都會觸動我心中那塊
    讓我不禁掉下淚來
  • 井中水月
  • 看完了最新這兩篇

    我覺得謝夫人是個標準的

    "當個好命女人大大優先於當個好母親"的人

    她做的任何事似乎都只是為了維持她的長房嫡系主母地位罷了

    真是悲哀的緊......

    瓔哥兒和珞哥兒投胎到她的肚子裡也真是可憐啊
  • 呂孫瑋
  • 琪哥兒 要不要哪天回來一下 來享受兄弟的"有難同當"
    順便彌補 過去的空虛 說不定可以笑一下
  • 康展容
  • 琪哥兒什麼時候回來~(招手)
    對謝夫人的恨呀什麼的, 讓換了內容物的二哥來淨化吧XD
  • 哇哇
  • 同意44樓大大

    謝夫人只在意自己的權勢, 兒子+孫子都是達成這目的的工具; 只會抱怨太夫人/丈夫/兒子/兒媳, 滿口"想兒子"都只是說說而已, 俗話說: 為母則強, 如果我是母親, 別人把我的孩子抱走, 說什麼都要去搶回來, 而不是找藉口怪別人把孩子帶走, 讓我不能發揮"母愛"

    大概也因為如此, 她才會養一個歪一個吧? 說到頭, 也得感謝她這個性子, 讓孩子敬愛不了, 不然謝家早敗了
  • 丘蘋
  • 呵~看到最後一行我的眼眶也紅了...
  • 養貓人
  • 他都明白。

    但他真的真的只是很想問問娘,問她一聲,「娘,為什麼妳不來接我?」

    -------------------------------------------------------
    有時候,小孩比父母還懂父母,很多表面上的藉口都是那麼的薄弱,大人總是要求小孩誠實,但大人卻沒有對小孩誠實...
  • balance199x
  • 令人揪心的小珞...
  • jaycefun1027
  • 我想要看兄弟情深Q口Q
    再來個祺哥兒吧!
  • Aglaia Chung
  • 我知道每天只發一篇,可是每天上來的次數不下十次。
    用手機上網還好,可是開著電腦,夜蝴蝶館的頁面就不會關掉,就像中毒一樣...



    ps.蝶大,拜託出書啊~~~
  • iyeen94
  • 好感动...... 回到家了:')
  • 萊姆
  • 他的娘還是沒有來。

    妳到底為什麼不來?

    妳到底為什麼,不來?

    不應該回來。
    ------------------------------------
    兄弟。

    兄弟。歡迎回家。

    有人歡迎我回家。珞哥兒想。真的?

    說不定,我真的回家了…真的回到家。
    ----------------------------------------------------------
    蝶大的心理描寫一層層看下來真的是讓人很為珞哥兒心疼
  • Chien-yun Liu
  • 這篇重看快10遍了,看到最後眼框還是紅了~感謝蝶大跟啾大的餵食....好希望有永不結束的故事喔...
  • 享自由
  • 享讀完畢~
    昨晚看一次,今日在重溫~
    催書阿 (何時要出捏?
  • Felicityjean Hung
  • 推31樓,血緣真是個咒阿,!不懂的都是咒阿!心酸我老母親,不家大業大卻也紛爭不斷,人若貪婪,神仙難醫.
  • 紫雲
  • 這樣子的瓔哥兒,不用特別做什麼也可輕易的化解兄弟間的心結,很喜歡這樣子大咧咧沒甚麼心機的人,好惡都顯在臉上的人,也就這樣的人才能得人心,別人和他相處不用戰戰兢兢的
    謝夫人真的是個極品老娘,真的是夠了,自己沒有理還以為佔盡理,被拔掉管家大權也是應該的,在這樣管家下去,整個家風都歪了,說實在我倒覺得玉哥早點投胎也是好的,不然又多了一個被教壞的孩子了......
  • missrices
  • 人人都願意守規矩,稍稍束縛一些,才能讓自己和別人都有真正的自在。
    --------------------------------------------------
    蝶大的這句話,實在是超中肯超實在啊...
  • 琦琦
  • 可能是對蝶大的作品不熟。以文情來說,滿少看到蝶大對配角們一一描寫得這麼深刻的,這篇好像會成為很大一部頭的作品。牽連甚廣,屍橫遍野...牽連甚廣指的是故事裡的人物關係;屍橫遍野指的是小(老)讀者們一個個奮不顧身跳坑的後果...
  • 余昕寰
  • 喔這篇催淚啊~~~Q_Q
  • 夢籬
  • 珞哥兒看著他們鬥嘴,聽著聽著,他笑了起來,眼眶卻紅了。

    說不定,我真的回家了…真的回到家。

    (^///^)
  • xiang8487miao
  • 雖然君子坦蕩蕩,但小人常戚戚啊混蛋!

    太夫人豪可愛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