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seba.twblog@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9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16、17日 台北FF 花博爭艷館★
3月02、03日 台中CWT 台中逢甲體育館3F★
3月09日 高雄CWT 高雄國際會議中心

總算在老爹和二哥的掩護和轉移焦點中,琯哥兒勉強的逃過一劫,不然謝夫人差
點把最心腹的丫頭塞給他,讓他吃了一頓有生以來最驚悚的年夜飯。

連瓔哥兒都捏把汗兼發愁。對於這個不可刪除、神器等級的「祖母」之無奈和恐
懼更上了一層樓。

暗暗慶幸,這前身是個黑心拗驢的狠渾子,「祖母」不敢真的對他塞人。真不了
解,吃飽太閒就算了,喜歡給兒子老公塞細姨的習俗是所為何來…

一直到元宵,琯哥兒都是天不亮就逃出去會友兼避難,瓔哥兒同情歸同情,也只
能照著顧臨的建議,給琯哥兒新分到的院子派人嚴守門戶,省得一個不小心,這
個嫩小孩被人連皮帶骨吃了,還得逼不得已的收房。

謝夫人當然很不高興,但是年間罵人不吉利,何況謝尚書堅決琯哥兒太小,連瓔
哥兒都站在那小雜種那邊,只能恨得暗暗磨牙,轉而遷怒到顧臨身上,初二回娘
家被刁難了又刁難,惹得忍耐不住的瓔二爺發了頓脾氣,摔了個茶碗,才得以出
門。

顧臨不生氣,瓔哥兒卻快氣死了。一路上不斷的抱怨,顧臨默不作聲,直到他實
在講得太出格兒了,才出聲勸道,「瓔哥兒,孝為百善之首,再多不是,那也是
母親。為人子女者,還是忍忍為好。對我嚷嚷也就罷了,讓外人聽到怎麼好呢?


他想反駁,卻又一噎。他當職業軍人當到快三十,又沒什麼不良嗜好,節儉樸實
,可還是兩袖清風,存款餘額很少破五位數,就是拜那雙爛好人的父母所賜。擦
不完的屁股,還不完的冤枉債。就算這樣,他和兄弟姊妹還是沒辦法說不管他們


兒女是債,運氣不好,父母也是債。兩輩子都在當債務人,他真的是煩死了。何
況對這個便宜娘半點親情也生不出來。

生不出親情又如何?他現在是倒楣的謝子瓔,謝夫人是謝子瓔的親娘。

「…這舉人,還真非考上不可。不然三年後怎麼考進士?」瓔哥兒嘀咕,「媽的
,海南島…我是說瓊州我也去了!御姐兒,瓊州其實也沒很差真的…能離這幫破
人破事,媽的瓊州跟天堂一樣了!」

顧臨啞然失笑,這傻二爺,當舉人和進士是田裡大白菜,隨手就摘得著?不過她
點點頭,「瓔哥兒去哪我就去哪,怎會挑挑揀揀?」

瓔二爺那個感動啊,真是感動到不行。二十一世紀的女孩子都賊精,要求多多,
女王和野蠻女友瘟疫般大流行。若不是來到這個見鬼的大燕朝,怎麼可能遇到如
此完美的女友兼老婆…

他是很想身體力行的表達他滿腔快溢出來的愛意,很可惜謝家到顧家的路程實在
太短,他又浪費太多時間罵他老娘。

結果他悶悶的下馬車,只來得及讓岳祖母把一把脈,還沒能問結果,已經讓熱情
無比的岳祖父和岳父裹脅走了,只能眼睜睜看著顧臨離他越來越遠。

等人去遠了,祖母噗嗤一聲,顧臨的臉馬上紅了起來。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祖母閒閒的喝了口茶,「不知曉的人還以為妳倆新婚
燕爾。」

顧臨訕訕的轉頭,輕咳一聲,「祖母,二爺這身子…」

「虧他熬得住。」祖母打趣的看她一眼,卻也沒再讓她窘下去,「大約秋闈過後
,就能圓房了…」考慮了一會兒,祖母凝重起來,「臨姐兒,雖說有庶子記在名
下,沒個親兒傍身,需知…」她猶豫了一會兒,不知道該不該往下說。

顧臨苦笑的搖了搖頭。她知道自己肖祖母,都是看得太透的人。她很明白,眼前
瓔哥兒對她情深意重,愛逾珍寶,誰知道能有三年五冬好光景?趁著眼前得歡,
趕緊生個男孩子要緊…

但大姑姑也透露了口風,生男藥其實是該丈夫吃的,而且明顯對壽命有損。她寧
可一世無子,也不想好不容易好起來、走上正途的瓔哥兒有丁點損傷。

「…祖母,臨兒信佛求道,是希望少些冤孽,怎麼能自己再去添些罪孽?」顧臨
低聲說。

祖母沈默良久,最後長歎一聲。這個最像她的孫女,終究還是沒能跨過那個女子
的生死情關。她對自己蒼涼的笑笑,誰年輕時不這樣?她也是經過無數失望和壓
抑,才能漠然的跨過去。

女子一生,關隘重重。婚嫁是關,生子是關,愛恨怨憎更是銅牆鐵壁,活到她這
年紀,誰不是血淚斑斑的殺將過來?

「…醫藥之力有限,姑爺能把身子養好已經到頂了,子嗣上依舊艱難。」祖母緩
緩的說。

「臨兒只求心安,決不後悔。」顧臨低頭。

祖母輕輕吐了口氣,雖然有點無奈,但唇角還是微微上勾。不合時宜、孤傲狷介
,其實她不該高興。

但她還是高興的。

能在後宅這個修羅場保住本心,這是多不容易的事情…她以有這樣的孫女兒感到
驕傲。雖然是有些淒慘的驕傲。

「去瞧瞧妳母親吧。」祖母溫和的說,「羅兒難得回來,妳們姊妹也好久不見了
。」

顧羅就是她那貴為世子側妃的嫡妹,她恭敬的向祖母拜別,出了花廳才苦笑。不
出意料之外,娘親和嫡妹待她極為冷淡,一碗茶都還沒喝完,娘親就冷笑著說,
「妳那群寶貝妹妹們也回娘家了,不去見她們,待在我這兒做甚?趕緊去當妳的
賢良嫡長姊吧,別讓人說我阻了妳好名聲好賢慧!」

顧羅撇了撇嘴角,輕蔑的看她一眼,親親熱熱的挽著娘親的胳臂,「娘,妳瞧瞧
這軟煙羅…女兒特別為您挑的呢!這可是貢品,要不是咱們世子爺,別個也拿不
出手!」

顧臨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出聲。顧羅和世子妃爭寵得厲害,爭到傳遍京城。她
是很想勸勸嫡妹,妻妾有別,還是遵守點禮法為好。可顧羅絕對不會聽她的,娘
親也只會覺得她藏奸。

她苦笑著告退,兩個嫁在京畿附近的庶妹早棄了姨娘等著,七嘴八舌的和顧臨道
家常、吐苦水,爭著把自己的孩兒給大姊看。

顧臨跟她們談笑著,輪流抱著自己的外甥女和外甥。高興歸高興,卻微微有荒謬
感。理應與她最親的娘和嫡妹仇視輕蔑她,和她隔肚皮的庶妹信賴親近她。

出嫁以來,這是她頭回初二回娘家…之前二爺連見都不見,怎麼可能陪她回來?
祖父和爹也當沒她這個女兒和女婿,不聞不問,接近老死不相往來。

明明是他們作主把她嫁去謝家的。

但是今朝回來,祖父和爹待瓔哥兒這樣親密熱情…無非是他是備舉的京畿秀才,
擺脫了過往紈褲的臭名。

相較之下,七歲不同席,謹守禮法的哥哥和一干庶弟妹,卻不論她壽夭窮通,都
相同的關切信賴,書信不斷。

這是怎樣的一種緣法。

大哥一直淡淡的,並不像祖父和爹那樣熱情招呼瓔哥兒,甚至也沒跟她多說什麼
。直到他們要走了,他才將顧臨叫住,已經是庶吉士的大哥,遞給她一個包袱,
沈得很。

「我讓小弟謄了一份我歷年窗課。」他還是淡然,「妹婿肯上進是好事,缺什麼
寫信來說,不用隱著瞞著。」沈默了一會兒,「臨兒,妳是難得的明白人,用不
著跟娘和羅兒計較。」

顧臨默默的點了點頭,勉強的笑了笑,上了馬車。瓔哥兒神經很粗的大喘氣,「
妳爹和妳爺爺是怎樣?嚇死人…幹嘛只盯著我?那麼多個女婿…我又做什麼了我
?對了,奶奶…我是說岳祖母大人說了我現在狀況如何了?呃,那個,可不可以
…什麼時候可以…」

他的嘮叨立刻斷成兩截,噎著說不出口了。

英明神武的御姐兒,主動的抱住他的腰,把臉埋在他胸口,眼淚一滴滴的流下來
,讓他慌得不得了,問也問不出,哄也哄不好。

完了。莫非…

「我、我難道…」瓔哥兒也快跟著哭了,「我、我活不久了…?我對不起妳啊御
姐兒,讓妳年紀輕輕當寡婦…」不應該啊!難道是迴光返照?但也太漫長了吧?

愣了一下,原本百感交集的顧臨,立刻破涕而笑,看他那張皺著的俊臉,越發忍
不住。


【Google★廣告贊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蝴蝶(seba) 的頭像
蝴蝶(seba)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李穎杰
  • 新文~~

    感謝蝶大餵食~~m(_-_)m
  • Aglaia Chung
  • 哈哈哈哈~謝謝蝶大jou大餵食~

    話說瓔哥兒還真的被女王跟野蠻女友搞怕了吧?
  • 葉玴婷
  • 迴光返照...哇哈哈~XD 瓔哥兒也太可愛了
  • shalom77
  • 临江仙又更了!谢谢!果然是个美好的星期五 *哦也*
  • 烨枫
  • 搞笑
  • 福田田
  • 看見臨江仙三個字,眼睛都發亮了XD!
  • 徐沄屏
  • 英明神武的御姐兒,主動的抱住他的腰,把臉埋在他胸口,眼淚一滴滴的流下來
    ,讓他慌得不得了,問也問不出,哄也哄不好。

    完了。莫非…

    「我、我難道…」瓔哥兒也快跟著哭了,「我、我活不久了…?我對不起妳啊御
    姐兒,讓妳年紀輕輕當寡婦…」不應該啊!難道是迴光返照?但也太漫長了吧?

    愣了一下,原本百感交集的顧臨,立刻破涕而笑,看他那張皺著的俊臉,越發忍
    不住。

    ------------------------------
    哈,很妙的八竿子打不著,完全會錯意 XD

    雖然白憂一場,但也博得美人暫忘煩憂破涕為笑
    瓔哥兒事後想想應該還是覺得:值啊! : D
  • 李秋慧
  • 開心~~啃新文
  • Patty Warren
  • 噢耶!
  • loveerr520
  • 真的是~~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只是大本小本而已....
    顧臨在家...也不是那麼好受的啊!!
    哀~~~
  • 戴宏達
  • 真是千呼萬喚使出來阿~~~每天開電腦就是要看一下有沒有甜死人不償命的情節XD"
  • ...
  • 愛死了!!
  • Irene Arw
  • 太讚了!!!! 真是美好的Friday~~~ 感謝蝶大的新文 ^3^
  • Theresa Ying
  • 臨江仙更新了!!! 好開心
  • Alicia Sims Huang
  • 蝶大的身子好些了嗎?
    請多保重。
  • haseo2002
  • 謝大爺 你在耍甚麼ㄅㄔㄚ 頗笑!AWA
  • 梁家菁
  • 「我、我難道…」瓔哥兒也快跟著哭了,「我、我活不久了…?我對不起妳啊御
    姐兒,讓妳年紀輕輕當寡婦…」不應該啊!難道是迴光返照?但也太漫長了吧?

    愣了一下,原本百感交集的顧臨,立刻破涕而笑,看他那張皺著的俊臉,越發忍
    不住。

    原本有點感傷
    結果看了這段後......
    感傷變好笑了- -+
  • Amanda
  • 哈哈哈哈 瓔哥兒加油阿 終於說到重點了(喂)


    御姐兒,瓊州其實也沒很差真的…能離這幫破人破事,媽的瓊州跟天堂一樣了!
    看到這句我狂笑XDD
  • 余昕寰
  • 喔連載再開!!YES!!
  • 湘風
  • 唉呀呀呀.....有個人可以抱著哭也很好了 本來很憂愁臨的被"親"家人不待見,又得到大哥一句話,她會不會是忍著想哭的心情上車的呢?
    再看到瓔哥兒那麼擔心卻擔錯了心,心情又回昇上來! ^^ 太可愛了吧
  • 哇哇
  • 蝶姐身體還好嗎? 緩著點寫哦!

    看蝶姐文長知識囉~~~何謂"庶吉士"?(馬上殺去查維基, 完全跟香吉士沒關係)---

    庶吉士,亦稱庶常,名稱源自《書經·立政》篇中「庶常吉士」之意;是中國明、清兩朝時翰林院內的短期職位。由科舉進士中選擇有潛質者擔任,目的是讓他們可以先在翰林院內學習,之後再授各種官職。情況有如今天的見習生或研究生。

    明太祖時開始,選進士於六部諸司及翰林院之下觀政。翰林院之下者稱庶吉士,六部之下者稱觀政進士。之後觀政集中至翰林院內。明代英宗以後慣例,科舉進士一甲者授予翰林修撰、編修。另外從二甲、三甲中,選擇年輕而才華出眾者入翰林院任庶吉士,稱為「選館」。清雍正以後,選館更為嚴格,由皇帝主持之朝考決定。庶吉士一般為期三年,期間由翰林內經驗豐富者為教習,授以各種知識。三年後,在下次會試前進行考核,稱「散館」。成績優異者留任翰林,授編修或檢討,正式成為翰林,稱「留館」。其他則被派往六部任主事、御史;亦有派到各地方任官。

    明代的翰林為政府儲材之地。明英宗後有慣例:非進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內閣。故此庶吉士號稱「儲相」,能成為庶吉士的都有機會平步青雲。清朝時漢人大臣中,亦多出於翰林庶吉士。
  • 高雅芳
  • 嘖嘖,難得御姐兒主動呢~☆
    等想通其中關節,扼脕啊啊啊啊啊啊
  • 葉家辰
  • 倆人好甜蜜喔^^
    太開心了!!!!希望他們一直甜蜜下去~
  • Chen Tzu-Hsuan
  • 心中所寄託的至親母親姊妹相疏遠, 反而是次之的兄弟庶妹關心愛護.
    應該是一種說不出的悵然.
  • xiang8487miao
  • 悽慘又血淚的驕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