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通往葡萄架的小路被砌上一道牆,開了個小門。那小門的鑰匙,只有灑塵有。平
常都開著,但偶爾會關起來並且上鎖,所有的人都得繞道而行。

原因呢,只是灑塵在葡萄架下擺了涼榻。沒事就會哄我去乘涼。

當然,你知道那是個邪惡的葡萄架,乘涼也不是那麼清純的乘涼。

為了這事兒,我發了一通脾氣。「為什麼你老要用那傢伙來氣我?都那麼多年了,
你還記得這樣清楚!你說啊你…」

他抱著我,卻不肯講話。

悶葫蘆、悶葫蘆!不講話鬼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我正在跟他角力,靈光一閃,
啊哈。

「灑塵…」我在他耳邊低語,「你吃醋了是吧?說說,什麼時候開始吃的…」


他的臉騰的一下全紅了,一把把我壓在涼榻上,很賭氣的用力吻我,又去啃咬我
的脖子。

「不是那樣…」換我翻到他身上,笑得很邪惡,「姊姊教你。」

那天不知道為什麼,越乘涼越熱,我汗如雨下的滴在他身上。事後腰痛極了,他
幫我按摩,但越按摩腰越酸…

總之,那是個非常邪惡的葡萄架,有段時間我都不願意去乘涼了。

不過我在涼榻昏昏欲睡的時候,灑塵摩挲著我,卻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閉上眼睛,「沒有其他了啦!我只有用在他身上一點
點…我敷衍他,但我從來沒有敷衍過你。」

我昏睡過去,迷迷糊糊中,他還輕輕的舔吻我的唇。


我們變得更親暱,依在他懷裡看書,靠在他身上聽他吹竹笛,變得很自然而然。
有段時間我覺得我返老還童,又變回那個柔情似水青年女子。

我服侍他洗澡,他嚇了一大跳,又興奮又迷茫,大概沒想到我還會跪下來服侍吧?

結果我也順便洗澡了,後腦勺還撞到兩下。直到幫我穿好衣服,他的臉還是紅的。

「不是天天啊,心情好才有。」他幫我擦頭髮的時候我說。

他沒馬上回答,好一會兒才說,「天天,我也受不了…」

我噴笑了。「年輕人就是年輕人…」結果我的心情馬上低落,「我真不該這樣捉弄
你。教壞你了,果然接近我會開始不正常…」

他梳著我的頭髮,沈默了會兒,「妳怎麼知道…我就是正常的?」我回頭看他。

咬了咬牙,他小聲的告訴我,他會到這麼老(大明朝的標準)才有第一次,是因
為他對木偶似的女人有慾望,卻看到就沒感覺了。他對美少年喜愛,但連碰手都
受不了。

大明朝男風極盛,不算丟臉的事情。但他一直很困惑,也想過自己是不是很有問
題。

「喜愛男風…」他蹙起眉,「卻無法顛倒衣裳。女子可以顛倒衣裳,卻無法神授
魂與…」

為此,他很抑鬱過,後來也是他很忙,練武習文,百般雜學,也就把這份心丟開
了。之後又在關外多年,奔波風塵,更無暇去想。等他都過了二十五,他父親才
替他聘了修華(我表妹),他也打算把這煩惱壓下,閉著眼睛去成親了。

但又遇變,淪落為奴,一再蹉跎至今。


我想,他大概愛的是外表像俊秀男子,事實上是女人的人,簡單說就是男人婆。
這有啥?每個人守備範圍不同,有的人極廣,只要有洞都可以,有的極窄,從頭
髮長度指定到腳趾形狀,每個人都各有偏執。

「這哪有什麼?」我看了他一眼,「這是挑食沒錯,但誰規定不能挑食?你就是
喜歡外表是公子裡頭是小姐的人嘛…」我頓了一下,「難道…」

我往他靠了靠,「…我第一次扮男裝的時候,你就被我電到了?」

他沒說話,只是梳著我的頭髮,我也一笑,算了,他那麼害羞,不逗他了。只是
對著銅鏡裡的他,嘻嘻笑。

良久,他垂下眼簾,「我不知道什麼是『電』。不過我的確感到如遭雷擊。妳穿那
樣,握著一把長髮問要不要剪…整個臉顯得特別小,比我見過的任何人都…神采
奪人。」

「以貌取人啊以貌取人。」我搖頭。

「不是。」他很肯定的說,「是妳跟我坦白妳並非吳沐芳…雖然我早已懷疑。妳
像是把所有的東西,連吳沐芳都一起摔開了,整個輕快起來,就只是妳…就只是,
公子。」

我低下頭,不敢看他了。

「妳引吭高歌的時候,調子那麼怪,卻那麼理直氣壯,像是全天下都該聽妳唱一
樣。妳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能扔掉,但妳…」他又沈默了很久,「我知道妳的
緣故。我不會讓妳嚇到我的。」

「我也不知道,若是沒有變故,我對吳少夫人能不能也如此…畢竟遇到變故了。
我對公子…並非只有恩與義。」

…要個大明朝的男人告白,真是太為難他了。還得剖析他的心病…其實根本沒什
麼病,可憐的孩子。

「我知道了,你不用說了。」

他在我身後,沒有說話。我有點後悔,不該去逗他。他要說出這些話,不知道有
多為難。誰願意自曝其短?尤其是自己愛慕的人面前。

他突然湊在我耳邊,用很低很啞的聲音說,「妳看我的時候,有時眼睛會發亮,
那時候我心頭就發熱…」

「別說啦!」我掩住耳朵。

他把我的手拉開,還是用很低啞的聲音說,「那時我在葡萄架下等著…我從來沒
有那麼緊張過…就算是見皇上也沒那麼緊張。」

「緊張你還為難我!」我想把手搶回來,可惜力氣太懸殊。

「我機關算盡,知道妳一定會來。」他貼得更近,更細聲,「但我還是很緊張。」

他用這種聲音跟我講話,我只覺得像是在我身上點火。但剛剛才洗好澡…我只好
強作鎮定,「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他整個貼在我耳朵,用氣音說,「公子,妳不知道真正的年齡不能用歲月算嗎?」

於是澡真的白洗了。

當中他小小聲的喊,「玄雲…晚照…」但他喊得最多的是公子。

他再這麼喊下去,我覺得我早晚會死在這年輕人手底。就不知道是心臟病還是中
風了。


【Google★廣告贊助】

創作者介紹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3) 人氣()

留言列表 (83)

發表留言
  • 芝草
  • 果然是墨魚!!!
  • 羽
  • 開心!!又看到新文了~~~
    蝴蝶大加油!!
  • Pessi1221
  • 好害羞好熱情~

    最近的小男主都這麼可愛阿~
  • 靜
  • 告白~~大告白~~好甜蜜~~好閃阿!!
  • 日央
  • 果然是萬惡的葡萄架~~客人呦~擺攤賣墨鏡了、牽可魯了
  • snow
  • 新文?!(擦眼鏡
    喔耶耶耶~~
    F5萬歲~~!
  • 夜
  • 天ㄚ~~
    又被閃到ㄌ
    好害羞唷!!
    期待下一篇...
    蝶大加油...
  • 拉拉
  • 喝喝~看來又要在洗香香
    一次囉=ˇ=

    真是害羞xd
  • kaywkk
  • 解放後剖開的心竟會那麼的痛
    舊的煩惱以拋腦後不再管
    卻見新的困擾將來臨
    難......
    為何解放之後的路還是一樣的難....
  • more
  • 5f大大
    墨鏡來個一打
    順便幫我家可魯也帶一附
    我怕等等他沒辦法帶我回家
  • jojo
  • 果然又是另一隻腹黑 " 墨魚君" , 現在回想蠻姑兒都不禁回心微笑, 現在這套 " 下堂後, 更加是再上一層樓, 無聲的狗狗絕對會咬死人 !!
  • Esaias
  • 呵~
    玄雲在放縱塵灑下去
    當心真的會中風阿
    > <
  • 零
  • 10F說的好正確
    那5F大大墨鏡給我一打
    我家可魯也一打吧~
  • 更夜
  • 天啊~

    好閃吶.....
  • yishay
  • 往前重看過一回~ ~
    原來..葡萄架是在之二時埋下的梗呀~~~ ㄎㄎ
  • jane
  • 剛看了小妹的<如意蛋>.
    其寫作風格類似蝴蝶哦!
    是蝴蝶的另一個化身嗎?
  • 沂禎
  • 這下子
    真的是被吃的一乾二淨了
    真不愧是塵灑ㄚ!!
  • 尔纱
  • 機關算盡。。。哈!的确是腹黑男。。。
  • OL
  • 新文耶~~~F5大神我愛你!

    不過...這些日子看蝶姐的文 我強烈覺得我真的快瞎了(被閃的)
    墨鏡已經不夠用嚕>"<
  • PP
  • 好開心好開心~今天的第二篇等到了~我可以安心的去做專題了!!!!!!!咯咯咯 原來灑塵是愛偽bl啊~~好好好!!!!
  • 小點
  • 好吧。
    這也是穿越甜文(指

    不虐不虐~腹黑腹黑~~
  • 乃nei
  • 望江南、蠻姑兒還有這部下堂後都是在明朝欸!!!

    真不知道將來他們三個穿越的女子會不會碰在一起= =||||

    一定會很有看頭^^
  • 琴殤
  • 腹黑的墨魚!!
    好害羞唷~~>///<
    告白大成功喔~~~
  • 小P
  • 所以灑塵注定栽在玄雲公子上啦~~
  • 銀魚
  • [我想,他大概愛的是外表像俊秀男子,事實上是女人的人,簡單說就是男人婆。]
    哇哈哈哈~~~男人婆~~~
    那灑塵和晚照真是天作之合啊 XD

    [「我機關算盡,知道妳一定會來。」]
    哈,那我猜得也沒錯啦...
    晚照也被灑塵算計了 :P
    但算計得好啊...若灑塵不肯算計,2人可能會就這麼錯過了吧
  • tellwell
  • 蝶大 分類錯了 不是蠻姑兒
  • 小人呆
  • 我覺得我早晚會死在蝴蝶姊的文字裡。就不知道是鼻血流盡還是眼睛閃瞎了.... XD (心甘情願呀)
  • 灰狼
  • 哈哈~
    我果然一語成讖了
    是誰吃誰真是未到最後還不知道啊~~
  • 凰
  • 吃飯前心靈先滿足了~=w=a
  • 玲
  • 看文配飯!!
    讚!!
    雖然要噴飯了= ˇ= ~
  • 尾大的貓
  • 好替他們開心哪~~
    接下來不會有殘酷考驗吧= =(擔心....)
  • 野~*
  • 我發現我的電腦中毒了~
    中了一種叫做蝴蝶的病毒~
    每次開機總是會不自覺的
    到蝴蝶的部落格看文章~
    而且我一點也不想刪除這個病毒!!
  • 白日夢
  • 好像...應了某人的心願了(不是我)
    狀似BL??????
  • 小白
  • 衝動是魔鬼
    因為月考
    我被媽腰斬在此
  • 貓籠子
  • 糟糕糟糕真糟糕...
    結果又是腹黑類族的一枚呀Orz...
    是說古人真是太壓抑了...
    明明做是一套,說又一套(我是說普遍大眾)
    愛男人婆...跟愛男人.....
    後者應該比較嚴重吧...(以生物學來看=口=""~)
    明朝好男風...怎地看起來反而歧視愛男人婆的...
  • 笨小孩
  • 看到這裡
    不禁會想
    不知道為何老太太一直覺得
    他會把正常人變成不正常?

    以他過往的感情經歷來看
    他總是碰到窩囊廢,最後才碰到灑塵
    所以就統計學上來說
    應該是軟體動物是正常的,灑塵公子才是不正常的那位吧
  • 寧
  • 哈哈!真是一篇比一篇腹黑阿~
  • prince810117
  • 墨鏡遮不住那萬華的甜蜜
    > <+

  • =)
  • 天啊~~這次是洗浴~~
    >M<
  • 很小白
  • 啥叫"不知道為什麼"!!
    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吧~~
  • wisdom
  • 灑塵吃醋~
    難怪他老是喜歡提起葡萄架
    呵呵~
  • rebecca靜
  • ^^安心了 安心了...灑塵 你要好好的照顧公子喔
  • 02
  • 物以類聚....
  • 赤貓
  • 噗哈哈XD
    是傳說中的"承歡膝下"嗎?
  • 舞小柔
  • (臉紅)
    好害羞阿..
  • pp
  • 看慣了蝶大最近貼的文…我真的覺得我眼睛已經可以直視太陽了呢XD
    (喂好孩子不要學!!!!!!!!!!!
  • 小黑
  • 中風是氣的...還是"馬上風"
    >\\\\\<
  • 眷戀
  • 太棒了~~~我最喜歡蝶大的文了~尤其是最近的都甜到不行
  • alai
  • 好...好閃...


    然後"...結果我也順便洗澡了,後腦勺還撞到兩下。"

    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嗎?好害羞>////<
  • 白
  • 不過~公子我想~~你還年輕XD
    應該還不會中風吧,噗
  • star
  • 好甜阿!!!!!
    今天淋雨練軍歌心裡只有蝶大大的連載
    各位幫我明天的比賽加加油吧!!
    當然還要幫蝶大大的連載加油囉!!
  • 夕霧
  • 嗯....這部....
    本來不是要罵男人的嗎?
    (眾踹)
  • meiya
  • 看多了蝴蝶的文
    我想...我找不到男人了...
    這樣薰陶下去...
    = =|||身邊的都不算男人...
    入不了眼...Q_Q|||
    是說...這算中毒嗎?!
  • QAZXC
  • 晚照啊....很漂亮的字啊.....>///<
    還真是頗開心房了...
    好怕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變故喔 >"<
  • 比比
  • 萬一...萬一...有北鼻了怎辦? @x@
    小葛會很開心吧! 但是容易鑽牛角尖的老太太會怎麼想呢?
    北鼻會跟誰姓呢? 如果把拔有奴籍~ 小孩呢?
  • 梧桐
  • 閃文的故事接二連三的來
    我被閃到一整個人都笑瞇瞇的>W<
  • 緋紅
  • 唉.....文看到這裡,又要開始戴墨鏡,牽可魯了. . . . . .
  • 迷醉
  • 豪情還剩了ㄧ襟晚照。
  • 單
  • 心臟病跟爆腦漿齊發....
  • 玄者
  • 好甜。
    至少在這一篇,我滿足的笑了,心裡暖暖的。
  • poppy
  • 感覺最近這兩個故事非常蝴蝶寫照啊...
  • 煉月
  •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輕挑起玄雲的火~阿哈哈~
    果然是年輕人呀XDD

    是說..大熱天多洗幾次澡比較好啦!(對玄雲拍肩XD)
  • 四葉草
  • 差不多到轉折點了吧ˊ///ˋ
  • 澪
  • 好甜蜜喔~~~>///<
    不過 越是這樣越是讓我害怕 
    蝶大的"非常老梗和罵男人".....是不是代表著白虎君也是被罵的對象????
    好怕他之後會嫌棄拋下玄雲......那我一定會哭死...........
  • cou
  • 他再這麼喊下去,就不知道是心臟病還是中風了。

    -----------------------------------------
    可以肯定是縱欲過度!
  • 小夜
  • 我不會講...這次的故事好像有點張愛玲了(不過我不確定是不是這種感覺就是了XD)
    用書法來比喻的話應該是楷書行書寫久了就寫成草書去了!
    就是意多於形的意思...
    結論就是,老少配實在是很可愛耶!灑塵的舉動超可愛的:)
  • NANA
  • 白老虎變成黑老虎了阿阿

    不過
    黑的很可愛就是了...
  • 粉絲
  • 這樣的男人令人嚮往啊
  • 月邪蝶
  • 默默的一看再看...

    突然...想問沐芳,到底姓梅還是吳...

    前後這2個姓都提過...對不上阿...
  • six
  • 哇~哇~一路往越來越臉紅的情節發展囉,>///<
  • 李漁
  • 同意53樓大大的

    男人有90%是白癡
    9.9%是大白癡
    剩下0.1%只有出現在蝶大的小說裡

  • 亞格斯
  • TO 71F 李漁

    照妳的話來看

    別說其他沒來看蝶大文章的

    光是蝶迷們的老公 男友或愛慕暗戀的對象都被妳罵白痴了...

    這妳是否在暗喻她們都很沒眼光或眼光低淺呢??(純粹疑惑中 0.0")

    ps.話說 如果大家都承認愛慕的另一半是白痴 那也就沒話說了 Orz...
  • 冬苕
  • 果然也是大墨魚!
    話說之後有了小孩的話,不就知道晚照是女的了嗎?!
  • 雪痕
  • 看完不自覺想到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句
    (也許要改成葡萄架XD?)
  • s
  • 看到現在都沒說 "表妹"
    哪裡去了....
    是否是後面會登場啊?
  • han
  • 灑塵好像大狼狗喔......-.-

    只有看到公子這塊肉(?)才會兩眼發光, 尾巴猛搖.....一路尾隨.....(??)

    可是又不敢滴口水怕被裝箱子丟掉.....(???)

    ....不知為何這個畫面很鮮明....對不起(掩面)

  • kikyou
  • 其實...是"色授魂與"...>///<
  • 塵瑀
  • 他再這麼喊下去,我覺得我早晚會死在這年輕人手底。就不知道是心臟病還是中
    風了。


    --------------------
    不知道為啥,這句讓我笑了......
  • gdgd
  • 啊哈。啊哈。
    偽BL
  • asulo16092000
  • 啥病都不會有
    男人或許很快就凋了
    女人卻只會越戰越勇
    只要不要突然有小孩來搗蛋就好了....
  • nana
  • 我爸在大陸的房子邊
    也蓋起了葡萄架.....

    你們在想啥
    心思邪惡
    那是釀酒用的
    釀酒
  • iyeen94
  • 噗~ XD"
    只要有洞都可以
    哈哈哈哈~~~
  • 湘風
  • 「我機關算盡,知道妳一定會來。」他貼得更近,更細聲,「但我還是很緊張。」

    他用這種聲音跟我講話,我只覺得像是在我身上點火。但剛剛才洗好澡…我只好
    強作鎮定,「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太好看了呀! 感謝蝶大及JOU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