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seba.twblog@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9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16、17日 台北FF 花博爭艷館★
3月02、03日 台中CWT 台中逢甲體育館3F★
3月09日 高雄CWT 高雄國際會議中心

抬頭看看那七位小姐,她們倒是迴避我的目光,我也就放到一旁去。找了塊乾淨
的浴巾,將那包殘神倒出來。

支離破碎,真是慘不忍睹。當中比較完整的,反而是幾尊土地公。只是有的被挖
眼,有的沒了腦袋或手臂。當中還有尊被砍得傷痕累累的神像,像是踩在什麼動
物身上。

認了好久,我才從花紋認出來是老虎。這可能是十八羅漢當中的伏虎羅漢吧?昨
晚把我們嚇個半死的拼裝金剛,大約就是以這個為本體。

其他的,都混在一起,只有斷臂殘肢,無法分辨了。

人的賭心若起,只認得貪婪,不但六親不認,連神明都不神明了。

大家樂興盛的時代,我連幼稚園都還沒上呢。但荒厄常常講這些有的沒有的,懷
著一種惡意的幸災樂禍。像是一種會傳染的精神疾病,瘟疫似的橫掃全島。

我眼前的這堆殘神,就是人類瘋狂後的惡行之一。

當然啦,你可以說這些不過是木雕偶像。但即使是最無神論的人,也不至於在神
智清明時,隨便毀壞任何一國的神像。因為這是一種理智無法抵達,從幼年開始
薰陶、潛移默化的「畏神」。

這不是愚昧無知的迷信,而是我們打從心底承認並且敬畏某些神聖並且神祕的未
知。

不遂所求便憤而毀神,這完全是被瘋狂浸潤透了,極度無知的狂悖。

唉,我說不清楚。我畢竟不是什麼學者專家,所學的跟這一點關係也沒有。

但我的心情很沈重。

神像的開光儀式,就是神靈和人類的契約。開過光的神像就已經承認是個容器,
若是正式有名錄的神明,那就有著垂憐眾生並且傾聽的使命。但若神明因為無禮
而離去,被薰陶過的容器就容易被「壞東西」入侵,然後危害更烈。

昨晚荒厄發了一場飆,那些「壞東西」應該跑得無影無蹤。但讓我為難的是,跑
也跑不掉的那一些。

七小姐掛在樑上充鹹魚,裝著不在意。但我知道她們正在看我要怎麼處理。

我能處理什麼?我心底真是一把哀苦。我又不是道士,也沒學佛。我會什麼自己
都不知道了,還能做什麼呢?

沈重的嘆口氣,我在懷爐裡放了一點檀香,燃了起來,對著那些殘神一揖到地。
「各位爺…」我遲疑著不知道怎麼開口,「既然受過香火,卻和魑魅魍魎同流合
污,貪謀血肉,這是不對的。」

隱隱約約的,殘神堆冒出幾道白影,襤褸憔悴的幾個老人家,鬍鬚骯髒,猥瑣而
疲憊。聽我這樣責備,他們抖著唇,齊齊放聲大哭。「善士責得是,但實在是苦
得慌了…善士發發慈悲,且救吾等出生天吧!」


原來,這些老人家原是有職有守的土地公或地基主。十幾年前的全台瘋大家樂,
有些孤魂野鬼因為報了明牌,不但香火鼎盛,起大廟做大醮,都用鼻孔看這些正
牌神明了。

他們這區的土地公和地基主忍不下這口氣,一時迷了心眼,也給信徒明牌,果然
原本只有木箱大的福德祠,翻蓋起宮廟,信徒暴增,案前無數供品,酬神戲無日
無夜搬演,果然大大的爭口氣回來。

但孤魂野鬼不受天律管轄,怎同這些有職的神祇?結果被參了一本,一區兩個土
地公六個地基主都被褫奪神通,剝了名錄,還被禁錮在神像裡思過。

被褫奪神通,怎麼有可能報明牌?傾家蕩產的憤怒信徒將所有的神像都偷出來,
百般折辱,又棄在荒山,放了把火。

誰知道他們被罰思過,神像燒不盡。這荒山的鬼魅山魑都來攪擾,更是苦不堪言
。這次更是被逼著來奪取唐僧肉,讓荒厄這樣風風火火的一揍,那些鬼鬼怪怪跑
得乾乾淨淨,就剩他們這幾個跑不掉的,好死不死又讓唐晨發現,帶到我面前來



看他們哭得一臉眼淚鼻涕,我心底也難過起來,反而不知道怎麼辦。

若是鬼怪,好好講不聽,我認真考慮要親自押送去給世伯處理了。但這些大爺們
,是老大爺的同袍,也曾護衛一方鄉民。雖說出明牌不對,但也不至於需要罰到
這樣。

最少也記個大過,留職察看,或是減薪或是降級,怎麼一傢伙就判了無期徒刑?

「…妳若憐他們,那就錯了。」掛著樑上的某個小姐冷冷的開口,「被逼?哼哼
。他們是熬不住了,想藉唐僧肉直接墮落當妖怪去。現在看事不諧了,推個乾淨
…妳還是放把火燒了,省得他們找機會作怪。」

這幾位大爺臉色都變了,「…有妳們這些吊死鬼說話的餘地?雖然落魄至此,也
不用很怕妳們這起毛丫頭!」說著就要撲上去。

一時之間,劍拔弩張。

「…吵什麼吵!」荒厄張開眼睛,起床氣非常重的吼,「想死就趁現在!哪個不
想活的,站過來給我瞧瞧!」

不說大爺們立刻閉嘴瑟縮,連原本不大瞧得起荒厄的七位小姐都隱入黑暗。

她們小小聲的爭辯,我只聽得到幾句零碎。

「…那是自煉的金翅鵬,誤打誤撞的!我們很不用怕她…」「我的妹妹,少說幾
句。妳幾時見過戾鳥自煉金翅鵬的呢?聽姊姊勸,且忍忍,我們讓她一沖,怕就
散形了…」

講真話,我不太懂妖怪…我是說鬼魂…呃,我不懂她們異類的術語。我只知道荒
厄唬住他們了…倒也好。

仔細想了一會兒,我朝樑上一揖。「七位小姐,我們在您的樑下作客,當然是不
好帶來麻煩。這幾位大爺我會帶走,我想沒什麼解不開的冤讎,不過是緊鄰,大
家有些摩擦罷了。既然大爺們要搬家了,過去的恩怨,晚輩跟您討個人情,就算
了吧。」

看起來年紀最大的那位小姐一臉困惑,「小妹妹,他們不懷好心眼。」

我猜啊,就是這位大小姐插手,我才沒有內出血的。她們會希望我毀了大爺們的
金身,就是怕爺們日後報復,一勞永逸。既然我要帶走,應該就沒有後憂了。

但她們卻還是擔心的提點我。

這時候,原本我還有點害怕臉孔發青、眼角流血的小姐們,現在卻覺得她們其實
也滿標緻的…女人就是女人。生前花大錢擦脂抹粉,死後有些微修為,都先拿去
補在臉上。

這也就造就了聊齋那些漂亮女鬼…咳,我離題太遠。

總之,我很感動。「大小姐,這也不算什麼壞心眼。苦得慌了,難免會想脫離苦
海,爺們只是想偏了。既然想脫離苦海,哪有自己造更多孽好永不超生的?不過
是一時糊塗…」

「隨便啦,你們到底讓不讓人睡覺?」荒厄把眼睛閉起來,「蘅芷,跟那些死鬼
有什麼好說的?妳把那幾個老乞丐送去給糟老頭就對了,糟老頭自然會管轄,要
妳瞎操什麼心呢真是…」

…這的確是唯一的辦法。但這個辦法,真的很昂貴。

想到我的荷包又要大出血了,我的心就一陣陣的絞痛。


【Google★廣告贊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蝴蝶(seba) 的頭像
蝴蝶(seba)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鹿
  • 荒厄變厲害了ㄝ
    期待...
  • Sophie
  • 謝謝蝶大
    荒厄很棒
  • 財旺
  • 女人就是女人。生前花大錢擦脂抹粉,死後有些微修為,都先拿去
    補在臉上。
    .................
    哈哈!這個好玩....
  • cindy
  • 然後呢??然後呢????????
  • 思維
  • 看起來..... 荒厄二轉成新職業了(?)

  • 玥
  • 唉....
    人類的貪慾呀

    不過...金翅鵬?!
    是指荒厄嗎==?


  • 貓咪
  • 超好看的每次來都好希望有新的出現
  • 小小
  • 還要!!還要!!!
  • 皮耶
  • 12嘞12嘞(敲碗
  • 靜
  • 真是一群笨蛋同學,要是我的話,我老早就不管啦!講不聽就是講不聽!!!

    然後呢?
  • JO
  • 金翅鹏?
    大鹏金翅鸟?
    荒厄是堕落的八部众之一?还是后裔?
    哎呀呀。。。一点都不像。。。(囧)
    猜错了吧。。(更囧)

    人啊,丑恶的人心啊。。。

  • 墨荊
  • 金翅鵬??
    荒厄和蘅芷進化了!!
  •  Gabriel  N.
  • 進化?...
    變得好像寵物小精靈欸.......
  • kevin90524
  • 蝶大就說她不喜歡頭香了還一直插個尛
  • 風雪
  • 想問然後勒@@
  • 財旺
  • 呵呵!又看了一次...

    「…有妳們這些吊死鬼說話的餘地?雖然落魄至此,也
    不用很怕妳們這起毛丫頭!」
    還很兇哩...

    會不會最後連七個小姐都帶走了....
  • nola
  • 有一個小問題, 請問廢業是什麼意思阿? @@a
  • 殺朵
  • 荒厄和蘅芷怎麼啦?
  • 小舞
  • 荒厄你越來越厲害了
    小芷跟唐晨還真的是牽扯不清,沒姻緣還真的是好可惜~
    七小姐會不會也去老大爺那呢???
    那小芷要怎麼度過剩下幾年ㄚ?????
  • 小舞
  • 荒厄你越來越厲害了
    小芷跟唐晨還真的是牽扯不清,沒姻緣還真的是好可惜~
    七小姐會不會也去老大爺那呢???
    那小芷要怎麼度過剩下幾年ㄚ?????
  • 左非
  • 呃 自練金翅鳥
    升級了耶 連蘅芷也同化升級了
  • shadow
  • 經過這場戰役後,荒厄升等了(升等音樂響起..),進化成金翅鵬....這是神奇寶貝還是數碼寶貝啊

    老大爺那邊加上之前那些變成收容所了,現在加上那些可憐的地基主和土地公,這下身兼老人院了(唉...)

    老大爺,您辛苦了。
  • hooknight009
  • 「…那是自煉的金翅鵬,誤打誤撞的!我們很不用怕她…」「我的妹妹,少說幾句。妳幾時見過戾鳥自煉金翅鵬的呢?聽姊姊勸,且忍忍,我們讓她一沖,怕就散形了…」

    迦樓羅鳥耶

    以毒龍為食

    遇食則吐悲苦聲的迦樓羅鳥(大鵬金翅鳥)

    看來那隻龍誤打誤撞做出了讓荒厄升級的動作了

    這樣看起來

    荒厄之前躺病床是因為在消化力量?

    那些土地公還好談(去守荒墳應該還可以反正那邊以前是墳山)

    地基主比較難纏......

    一切都是命啊
  • 風雨
  • 老大爺又有酒喝了 XD

    我要換一個鐵碗來敲~~~~
    然後呢!!!!!?

  • L
  • 之前看荒厄一直睡..就覺得好像是要蛻變之前的沈潛...原來...終於..
  • 恰比
  • 「…那是自煉的金翅鵬,誤打誤撞的!我們很不用怕她…」「我的妹妹,少說幾
    句。妳幾時見過戾鳥自煉金翅鵬的呢?聽姊姊勸,且忍忍,我們讓她一沖,怕就
    散形了…」

    這...這...感覺跟皮卡丘進化成雷丘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總之...神奇寶貝...不,我是說,荒厄進化了。

    就決定是你了!荒厄!(毆)
  • xiang8487miao
  • 金翅雕。。。。???
    升級了喔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