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涼子氣勢洶洶的衝進來的時候,靜正在做墜子。

在蝴蝶養貓養成的習慣,一閒下來就會開始製作蝴蝶主題的手工藝品
,因此在這種幽禁的歲月裡,不至於太無聊。

「喂,妳就是那個鹿島姬君吧?」涼子很不客氣的問她,靜只是繼續
用刻刀修整著墜子,沒有理她。

「妳這個大膽的支那女人!」涼子大怒起來,「篡奪鹿島夫人的封號
也就算了,居然還驕傲的無視於我的存在?!」她一把揝住靜的頭髮
,「說!妳這不要臉的狐狸精,是不是妳誘惑總長,讓他這麼久都不
來找我?…啊~」她的手背有條極長極細的的血痕,靜還握著刻刀,
掠了掠頭髮。

「問人家事情的時候,要再有禮貌一點。」她的神情淡漠,「如果妳
失寵於總長,去問他本人如何?怨恨另一個女人有什麼用?妳和總長
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情,另一個女人和總長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這是
兩件事情,有什麼好混為一談的?」

涼子握住手,血痕輕淺,很快就不出血了。但是她的自尊受到很大的
傷害。從小她就在藥師組呼風喚雨的長大,若不是愛錯了一個人,今
天為什麼要受這種侮辱?

「妳敢教訓我~」她抽出懷裡的短鞭,就要揮下…

「揮鞭子的代價可是很嚴重的。」深雪的聲音溫柔似水,卻陰惻惻的
,「她傷了左手,我斷妳左手。傷了右手,我斷妳右手。若是傷了臉
…只好很遺憾的砍下妳的頭了。」輕輕的在她耳邊說,「妳相不相信
我會這麼做?」

涼子只覺得從頭冷到腳底,鞭子尷尬的高舉著。

靜把東西收進籃子裡,「現在你們可以談談了。」

「靜,坐下。」深雪有點不悅,「該走的是她。」

「我與你們的事情無關。」她微微欠身,「失陪了。」

看著她娉婷的背影,深雪有些倀然若失,轉頭發現涼子悽楚的看著自
己,又轉不耐,「又有什麼事情?」

「總長,你就為了那種女人?她只個低賤的支那女人…並不是真正的
姬君…」涼子美麗的臉龐楚楚,鐵石心腸也無法抗拒絕艷美女的軟語
哀求。

「我迎姬君回來,似乎在與妳分手之後吧?」深雪殘酷的笑笑,「藥
師涼子,妳要我記住妳是誰家的女兒,妳最好也抱持相同的自尊。今
天妳私闖我內堂,看在妳父親的面子上,暫且饒過。下回若是假藉開
會之名騷擾姬君…我不會饒妳。記住我說到做到。」

「你也是把她當成棋子而已嗎?」涼子大聲起來,「跟我一樣的棋子
?」

「我沒把妳當棋子過。」連當棄子都沒有用處,「從某個角度來看,
我的確把她當成棋子。」

涼子呆呆的望著他的背影,不知所措。

自從她自告奮勇成了藥師組的代理人以後,出入深雪豪宅的機會就變
多了。她無限妒恨的看著深雪將姬君帶在身邊,出入相隨。

「妳不過是他的棋子。」橋上擦肩而過,涼子怨毒的說,「他告訴我
,妳只是他的棋子。不用太得意,他會對妳另眼相待不過是因為妳那
種無聊的『姬君』身分。」

「我沒有得意過。」靜望著她,眼底映著粼粼水光,「妳又何必自苦
若此?妳有能力,不是別人才能替妳撐起一片天。」

涼子愣愣的望著她,心底的一點脆弱慢慢的擴大。她必須一直張牙舞
爪,身為女人,非找個強而有力的男人庇護,要不然在藥師組連個低
等組員都不如。眼前的權勢富貴只到父親在世為止,然而極道人生如
風中之燭,什麼時候她得淪落到銀座,根本不知道。

這一點辛酸居然被這女人一語道破,她不禁發抖了起來。

靜把那天做好的墜子取下來,拿起她僵硬的手,放在她的掌心。「妳
可以。只是妳自己不知道。」

她愣愣的看著那只墜子,栩栩如生的蝴蝶精巧的飛舞。

「他另外有心愛的女人。」涼子握緊手,「誰也不知道她是誰。妳若
想長久待在他身邊,記住別剪頭髮,也不要化妝。」她轉頭望著靜,
「千萬不要動他的墨鏡。這樣可以讓妳活久一點。」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這些,涼子狼狽的離開。她疾走著,不知道自
己在做什麼。發現自己掉眼淚,不禁越走越快,乾脆跑了起來。

我愛總長嗎?她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是愛的感覺。看到一個男
人,她只能在心裡掂量他的輕重,能不能保自己平安,提升在藥師組
的地位。

她一直很焦急,很害怕。母親失寵失去全世界的空白表情在她眼前晃
動。她這麼用心努力,醜態百出的抓緊鬼塚總長,只因為她不想成為
另一個母親。

跑出深雪豪宅,高跟鞋扭了一下,正好和人相撞。

「哎唷,小姐,後面有狼追妳是不?…咦?可不是藥師組的大小姐?
」龍澤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他瞥見涼子頰上的淚痕,選擇當作
沒看到,「天氣不錯呀~」他手搭涼棚。

涼子慌張的擦擦眼淚,「你是…哦,鹿島組的龍澤先生。來探你們姬
君?」她努力恢復藥師組小姐的神情。

「是慢跑的好天氣呢。」他不無遺憾的嘆氣,「若能跟涼子小姐這樣
的大美人一起慢跑,實在賞心悅目呀…可惜我得先去探探我們姬君。
下回小姐若賞光,一起慢跑如何?」

好個伶俐人。涼子不禁微微一笑,「我個人偏好游泳。」

「那太好了…可以看到這麼玲瓏如天仙的身材,啊,我的口水…不,
我唐突了,唉,所以我這種料子永遠也當不上組長…」

「當不上,還是不想當?」涼子瀟灑的把外套甩在背上,「你欠我一
次游泳的約會。」

龍澤笑了笑。不錯的女人。

「姬君,龍澤參上。」龍澤收起玩世不恭的樣子,伏在塌塌米上。

靜回禮,「鹿島組一切都好吧?」

氣氛有點詭異。前來探望姬君,卻沒想到深雪沒有迴避,大剌剌的坐
在靜的旁邊。

「一切安好。關於緝兇一事…」他有些遲疑的看著深雪,深雪笑笑,
「這事情跟鬼塚聯合也脫離不了關係,你就直說了吧。」

他開始報告,一面觀察深雪對靜的許多微小的親暱。難道外面的傳言
是真的?傳說鬼塚總長迷上姬君,強佔了山本會長的未過門妻子,還
揚言不生下下任姬君,決不讓靜子離開宅院。雖然這種事情也不是沒
有過,不過發生在冷血的總長身上,總是莫測高深。

「那,雄次兄現在怎麼樣了?」靜一句話,像是在安寧的氣氛裡丟了
顆炸彈。

還來不及回答,深雪陰沈的說,「放心,他還活著。」

龍澤選擇閉上嘴巴。勉強自己不笑出來。傳言百分之百是真的。

「『活著』還分許多種程度。」靜有些不耐。

「還有什麼程度!」冷漠的面具破裂,深雪失控起來,「他四肢完全
,肌膚百骸俱在,呼吸心跳正常得可以力拔山河!他現在正在浪費納
稅人的錢吃得白白胖胖的,這種『活著』的程度還不夠?」

啊啦…看周遭的隨從連眉毛都不抬,大概他們都司空見慣了。原來鼎
鼎有名的純白之鬼到底還有人性嘛。

最少吃起醋來非常像樣。

「送客!」深雪吼著,「禮數不周,怠慢了!我還有點私事要跟姬君
談談!」

「深雪!你這麼這麼沒有禮貌!」靜也薄怒。

叫他小名呢…誰有那種膽子叫總長小名?只有鹿島家不怕死的姬君而
已。

「姬君,我突然想起組裡還有重要的事情待辦,先告退了。」溜之大
吉比較實在。

他承認姬君長得不差。頭次聽到她的真實年齡,驚訝得下巴幾乎掉下
來。不過比起藥師組那個神氣的大小姐,他還是比較欣賞豔麗的美女


天氣真的很好呢…趕緊找一天和美女游泳去。他頑皮的笑笑,一面吹
著口哨。

「副組長…」部下靠近他低語了幾句?

「找到了?」他把所有玩世不恭收起來,眼中精光四射。




「退下!」

靜決然的站起來,轉身就要離開。

「我不是說妳!」部下早退光了,唯恐退得慢點,他們那個比鬼還可
怕的總長會把矛頭指到自己頭上,那可能比九雷轟頂還恐怖,「我幾
時會要妳退下了?!」

「我只是你的人質。」靜又坐下來。

「見鬼!見鬼見鬼!」深雪在一邊摔東西,靜倒是喝起茶來。

等他摔得差不多,怒氣比較平息的時候,靜閒閒一句又讓他火起來,
「摔夠了沒?如果不夠,我這裡還有個茶杯。」

他恨恨的搶過茶杯,正要摔,瞥見杯緣還有淺淺的唇印,不知道為什
麼就摔不下去。

靜不喜歡化妝,不過天氣乾燥,她會搽一層薄薄的護唇膏。只有一點
點櫻紅的護唇膏在雪白的杯緣上,看起來就是很惹眼。

或許靜的一切對他來說都很惹眼。

忿忿的喝掉剩下的半杯茶,他咚的一聲坐下來,一個人生悶氣。

「還要不要茶?」

他把杯子一伸,靜又斟了半杯給他。「燙。」

只一個字,就化解了他滿腔委屈。

「我討厭妳提他的名字。」控訴的。

「誰?雄次兄?」

深雪跳起來,「什麼雄次兄?他叫山本雄次!不,那個笨蛋、大老粗
、腦筋灌水泥、沙豬…」

靜撐著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人人懼怕,提到名字都會發抖的鬼塚
總長。他現在這樣大跳大叫,哪裡有一絲人上人的樣子?

「…總之,不要叫他雄次兄!」可惡,這麼親暱的叫法!

「好吧,」靜扶扶額頭,「山本雄次。」

「不要叫他的名字!」他氣呼呼的別開臉,靜又斟了半杯茶,「喝吧
。」

咕嘟嘟的喝完,「不要當我是小孩子。」

「你長大過嗎?」靜嘆口氣。

他強硬的把靜抱到膝蓋上,「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他一把摔了墨
鏡,「看我!我已經是日本的萬鬼之王了!」

「那是因為日本黑道沒有能人,一個小鬼頭就能統治他們。」靜任他
抱著,再嘆口氣。

欸?

「我讓妳看看我是不是小孩子!」他一面蠻橫的吻她,一面扯著她的
前襟,他想到山本雄次魁梧雄壯的身影,突然覺得自己這麼努力的鍛
鍊,還是不夠渾厚,不是說君子不重則不威嗎?「我不要妳想著山本
雄次!」他野蠻的侵入靜嬌嫩的嘴,吻得她的唇都腫了,「看著我!
想著我!我不允許妳想任何人!」

靜有點喘不過氣,「…你接吻的技巧怎麼都沒進步?」

什麼?

他正想進一步證明證明他的接吻技巧,市川在門外咳嗽了一聲。

「做什麼?!」粗暴的聲音連市川都瑟縮了一下。

「總長…等等有迅獅的董事會議…」

「叫他們去死!」更粗暴的聲音傳出來,市川的頭都痛了。自從深雪
十一歲以後,就沒看過他這麼孩子氣的亂發脾氣過。

「怎麼?我是妲己?偏偏我姿色又平凡。」靜掙脫一些,她肺的空氣
快被深雪擠完了,「這個姬君當得沒意思,前面都快冠『亡國』二字
了。」

深雪粗喘著,深深的看著靜。

忍不住摸摸他的臉頰,「去吧。我會在這裡。我答應你,沒有你的允
許,我不會離開。」

他戀戀的撫著靜的唇,「我會回來印證的。」

深雪一離開,這個宴客廳突然變得很大,很空曠。靜輕撫著自己紅腫
的嘴唇,心底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低頭看到自己敞開的前襟滿是深紅的吻痕,一地狼藉的碎碗破杯,突
然笑了起來。

剛剛的情景和對話…實在不像久別重逢的戀人哪…

聽見靜清脆的笑聲,外面的人倒是滿頭霧水。

***

一離開宅院,深雪又恢復那種冷漠自持的樣子,可見只在姬君的影響
下,他才會短暫的失控。

市川不知道自己是喜是憂。他服侍深雪已經有十幾個年頭了,一直覺
得他超齡的早熟和深沈。當別的孩子還熱衷嬉戲的時候,他已經在會
長嚴厲的教育之下,眉頭都不皺。

不管發生什麼事故,他都能冷靜沈著的處理。深雪十八歲從台灣回來
以後,更連表情都沒有了。會長要他到美國受特訓,市川爭取要跟他
一起前往,會長卻嚴厲的制止他。

「如果連這關都闖不過,」會長待孩子如恨賊寇,「當什麼繼承人?
還是乖乖死在異國輕鬆點。」

等他受完特訓回來,原本只是冷漠不多言的少爺,簡直像是優雅的野
獸一樣,全身充滿了殺氣。

他變得冰冷、無情。有時看著他俊秀的五官,會有大理石雕琢的錯覺


以為他這一生都得這樣渡過,沒想到姬君的出現,讓他顯露出人性的
一面。

人生的際遇,誰能了解呢?遍尋不獲的靜小姐,居然以姬君的身分,
出現在少爺的面前。

這對少爺到底是好還是不好?的確以姬君為人質,鹿島會只能俯首稱
臣,但他也知道,鹿島會不滿的情緒已經一觸即發。畢竟奉為神明的
姬君又是會長的未婚妻,居然被扣留在鬼塚聯合,總長還揚言不生下
下任姬君不肯放人,這種侮辱,鹿島家的死士不會沈默的。

雖然知道不妥,但是深雪少爺卻是這麼快樂(?)。

還有謀殺鹿島夫人和放冷槍的兇手…姬君交出來的兇手肖像,幾經比
對,又是令人頭痛的人物。

「這是可能的兇手。」他將資料遞給深雪,「關西右京組的特攻隊隊
長右村蘭。」

「可能?」深雪冷笑,「根本就是他了吧?」

隔著照片,那男子的眼神還像是在挑釁,眼底有著嗜血的清光。

「右京組大概也出事了。」深雪翻翻他的資料,「養著這樣的豺狼,
不被反噬才奇怪。」

「右京組組長上個月就腦中風了。」

「腦中風還是腦門挨槍?」深雪笑笑,「沒關係,正好我也需要發洩
。」靜搞得他心煩氣躁的,「注意他。」

他充滿自信的走出車外,像是準備出獵的獅子。



工作時的全神貫注,才能夠讓靜稍微離開一下他的腦子。

等告一段落,他立刻站起來,沒給那群董事拍馬屁的時間,也不像以
前那樣冷冷的耍弄他們的阿諛。

他急著回去看看靜。

一想到剛剛靜接電話的無奈,他自己都會發笑。

「先生,這是第十二通電話了,」靜一面默誦著「愛是恆久忍耐不發
怒」,才能夠勉強心平氣和,「什麼事?」他們的話題幾乎都扯完,
靜相信深雪連她晚餐吃了什麼都一清二楚。

他問第十二遍,「妳現在在做什麼?」

短短的沈默以後,靜終於抓狂了,「我還能做什麼?我在跟你講電話
!你以為我會多工作業嗎?專心辦你的事行不行?!別再打來了!」

一想到能讓靜失控,深雪那樣歡欣的笑聲,讓市川覺得非常訝異,司
機還差點撞到電線桿。

他們總長會發出冷笑以外的笑聲?

驚駭過度的司機歪歪扭扭的把車開回來,深雪拍拍他的肩膀,語氣輕
鬆的,「人不舒服?嗯?不舒服要說。早點下班回家陪老婆吧。我不
出門了。」

司機瞪著被老闆拍過的肩膀,帶著哭聲撲向市川,「市川先生,我不
是故意的~老闆是不是要開除我?以後我會更努力的,請總長別…」

市川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沒的事,明天還是來上班。總長心情不
錯…」一面搖頭跟上去。

心情不錯?他搔搔頭,老闆這個禮拜像是魔鬼一樣,到處砸東西不是
?這種心情不錯的表現方式真怪異。

深雪無暇想到別人的反應,他連門都不敲,就走進靜的房間,她剛洗
好澡,正在擦頭髮。

拿起吹風機,開始幫她吹頭髮,靜也閉著眼睛,像是理所當然的。鬆
軟的柔黑頭髮在指尖飄動,洗髮精的芳香洋溢。他突然覺得渴望這麼
做已經很久了。

靜靜的,兩個人相伴就好,不用說什麼話。

「妳的脖子…」為什麼都是瘀青?恍然是自己的傑作時,他本來冷漠
的臉出現溫柔的笑意,「我太粗魯了?」

「知道就好。」靜還閉著眼睛。

她微仰的臉有著珍珠似的光澤。就像是十一年前的靜時光就開始凝結
,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跡。深雪輕輕的接近她,輕輕的吻了
她柔軟還有點紅腫的唇。

「有點進步了。」靜微微有點笑意,仍然閉著眼睛。

「我在等妳說可以。」埋在她的懷裡,呼吸她清新的氣息。

「不可以。」

深雪嘆息,「討厭。」

靜憐愛的撫摸的他的頭髮,時光過去這麼久,深雪已經從少年變成青
年了。他這樣柔順的依在自己懷裡,像是頭雪白強健的豹。

「涼子不錯,是配得上你的。」繼續輕撫著他的頭髮,「為什麼不?


「她有個重大缺點無法更改。」深雪閉著眼睛。

「驕縱?」

「她在我面前從不驕縱。」甚至有點搖尾乞憐的可憐味道,「她永遠
不是靜。」

沈默了一下,「我老了。深雪,你和她的年紀比較適合。」

「樣樣相配就幸福嗎?幸福不是這樣算的。而且,靜永遠沒有年齡。
」他抬頭,「靜,她對妳出言不遜的時候,妳不是很生氣?還替她說
話?」

「我沒有生氣。」

「妳生氣了。」深雪坐起來看著她的眼睛,「妳生氣的時候,腳就跛
得很厲害。這麼多年,妳的腳傷還沒有痊癒?」他憐惜的握住靜細小
的腳踝。

自己是這樣的嗎?靜一怔,「我是不太愉快…倒也不見得生氣。後來
仔細想想她的立場,反而覺得她可憐。她能選擇的對象已經很有限了
,眼前也只能選擇你。你跟人家一起那麼多年…」

「喂,那是她自己黏上來的。」

「喜歡就主動追求有什麼不好?呿,你這大男人。」

「她不愛我。誰當總長都可以,她都會相同的追求。」

靜輕輕嘆息一聲。

「妳沒回答。腳傷為什麼還沒痊癒?我想問為什麼,卻一直沒來得及
問。」深雪輕撫著她的腳踝,只穿著一件罩衫的靜,看起來有種清純
的性感。

「當年神經病,騎機車想壓車沒成功摔的。」她拍拍腳踝,「其實傷
早好了。只是偶爾會隱隱做痛。」

「靜還騎機車嗎?」他懷念抱著靜的後腰,在淡金公路飛馳的歲月。
那時的他還那麼小,喜歡速度的靜生命力多麼洋溢。

「我的機車在台灣。」她微笑,「來日本前還騎去環島過。」

緊緊握住靜的手。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痕跡,卻讓她原本柔白的手因
為操勞,磨出了幾個薄繭。這麼小的手,曾經牽過他的年幼,現在放
在自己的掌心,一合攏手指就可以整個包住。現在還是牽動著他的心


他喜歡現在這雙有點粗糙的小手,只是心疼沒有幫她擋風遮雨。

「是我不好。」深雪輕輕抱住她,「這幾年沒給妳音訊。我想等消除
所有障礙的時候,再去接妳…我沒想過妳的孤獨。對不起。」

「…你怕自己活不下來,對不對?」靜也輕輕反抱著他,「我知道,
我都知道。」

「…我更怕要面對妳忘記我的事實。」他的聲音低得像是在耳語,有
著一絲哽咽。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的恐懼我也有。

「我不是故意要對妳發脾氣,或是故意對妳粗魯的。」他的聲音更低
,更軟弱。

靜輕輕拍著他的背。

「我只是無法容忍妳居然選擇那傢伙…」他撒嬌的抱怨。

「雄次兄?」

「不要提他的名字!」深雪全身的刺都張開來。

溫馨感性的氣氛毀壞殆盡。

「好吧。『他』?」

「什麼『他』?叫他豬就可以了!」深雪的情緒真是壞透了。

「你真是不公平,」靜也不悅了,「怎麼?你可以有涼子,我卻連雄
次兄的名字都不能提?」

「這兩件事情不要相提並論!」

兩個人拌了一下子嘴,靜不想說話,深雪獨個兒生悶氣。

心念一轉,深雪笑開來了,「靜,妳對涼子吃醋,對不對?」

她動搖了一下,「沒有。」

「沒有?」

「沒有就是沒有。」靜站起來,走路還是有點微跛,「我要睡覺了,
請回吧,總長。」

深雪往她的床上一躺,「不,以後我要跟妳睡在一起。」

這下子,換靜在生悶氣了。
創作者介紹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asuku
  • 頭香?
  • 小安~^^
  • 好霸道的男人!
  • 卉
  • 好看啦
  • ching
  • 很高興 在此時 這夜 閱讀 開心^^
  • mori
  • 今天po的新文?
    我也太拉ㄎㄧˋ了(笑)
    很開心看到靜學姊的續篇
    我會認真跟上蝶大的腳步的=)
  • 小闇
  • 感動啦~~~~早起果然是好事!
  • 雞蛋小妞
  • \(′▽‵*)人( ̄︶ ̄*)人(*′▽‵)/
    早起最棒~
  • chobits412
  • 好可愛好可愛
    真的好喜歡他們...
  • 上官嵐
  • ㄜ...
    我有個疑問耶
    為什麼這篇文章
    和最近出版的<曙光女神>
    內容不一樣ㄋ@@?
  • 龍姐姐
  • 書咧?書咧?等著買書呀!
  • allenjou
  • 女主角是"梅麗"那個,原名"梅麗的婚後冒險",原書名我不太清楚。

    現在貼的這個比較早寫,原名就叫做曙光女神,是靜學姊的續篇,不過請獨立觀賞,整個調性跟靜學姊差異滿大的。
  • 敏敏↗
  • 0.0
  • yume
  • 哇喔!
  • 夢夔曇歆
  • 這種互動真的很可愛呀~XDDDDD
  • 笨喵
  • 深雪的行為 太可愛了
    這篇看完
    可以去睡覺了
    沒看完 睡不著呢

    超好看的
    ^_____^
  • 哈哈
  • 深雪只有在靜面前才會表現出可愛的一面啊
  • 小滋滋
  • 呵呵呵~每天都要來蝴蝶姊這^^

    喜歡就是有很多種表現的方式呢^^
    很可愛^^
  • lostforever
  • 霸道的好可愛好可愛啊XDD
  • Athena
  • 我從十六歲 在天涯網站 看到seba的小說看到現在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這系列 感覺比較像為了言情小說而寫的感覺
    言情小說有一個公式 不管在怎麼好的言情小說家 例如席娟 寫出來的東西 還是 言情小說 我不是說不好 我自己看了也很多 但是 就是 言情小說 可以預測出幾個章節 有特定的公式

    也可能我非常 非常喜歡靜學姊吧 所以 覺得 這篇有點畫蛇添足 套言情公式

    但是蝶姊的禁咒師或是君心小曼或是和整的列姑射島有關的故事 我就完全不會有 這是言情小說 或是這是什麼類的 小說 對我而言 就是非常好看的小說

    BTW 我突然很想念舊版的雙心 我個人覺得 舊版的雙心 比較瀟灑 新版的改寫....有種刻意套成10/12章節成本書的感覺

    不論如何 我非常喜歡seba的小說
    從十六歲到現在二十六歲 我搬了無數的家 住過四個國家 南北半球互換 唯一沒改變的 是上網 看蝶姊的小說 如果這世界上真有肉芝 我可能會網飆下來寄給蝶姊..
  • starin98
  • 給19F
    這本書原名深雪之戀
    本來就是蝶姐在還在寫言情小說時代的作品喔^^
  • 窗檯上的黑貓
  • 除了麒麟..我最愛靜學姊.. 好幸福啊 兩位XD
  • 財旺
  • 感恩....
  • 茉莉小兔
  • 原來如此...

    原來這就是絕版的深雪之戀
    我已經找不到可以買它的地方了
    可以在網上看到真開心^^
    如果會再版的話就更好了

    後續還會po上來嗎?
    很想繼續看完它呢
  • 小點
  • 每個人和不同人的相處模式都是不一樣的
    或許這就是靜和深雪的日常吧
    與所愛的人在一起
    總是能忘記世界的憂慮
  • 上官嵐
  • 感謝艾倫大大的解惑^^
  • 熒月
  • PO出來表示會再版嗎!!!
    很喜歡這個故事~~
  • 555
  • good

  • 小莓
  • 有錯字耶
    「深雪!你這麼這麼沒有禮貌!」靜也薄怒
    這裡蝶大妳連續打了兩次這麼
    原本是要打怎麼這麼吧?
  • 小蔣
  • 小蔣

    急徵《全台灣各縣市網路營運系統駐站人員》。
    年滿20歲,男女皆可,待遇優渥
    直接進入網站 http://a112112112.tw168.cc/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