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前言:
看起來會心情沈重,所以…

心情不好的請跳過該標題,害怕異常的請跳過該標題,
道德感高尚的也請跳過該標題。

=====================這是舊文的分隔線=======================



琉璃站在成衣廠涼爽的辦公室,等得有點不耐煩。她在心底暗暗的咒
罵著,若不是看在過往合作愉快的份上,早該甩頭就走。

她拆開一包新的維珍妮,讓薄荷的香氣驅走部份不快。

等經理進來時,一整個煙灰缸都是維珍妮的屍體。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詹小姐…」

琉璃只不耐煩的將微微上揚的鳳眼挑起,「打好的樣呢?」

經理一面抹著汗,一面將打好的外套呈上來。

該死,才四月天,居然熱得得開冷氣。偏偏打樣間只有台小小的抽風
扇,啥屁用都管不著。偏生那個惹禍精居然一滴汗都不流。

看著打好無誤的樣品,琉璃的怒氣稍平。「經理,若不是你說,樣本
早就好了,我不會從天母這麼早的趕來。等等還有個紡拓的會要開,
先走,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失誤。」

滿街都是成衣協力廠,犯得著再受這種氣麼?琉璃心底暗暗下了決定


經理的臉都黑了,看吧,我就說詹琉璃的東西不可以給那個惹禍精打
樣,這下好了。若跑了詹琉璃,他們這家專打精緻成衣的訂單起碼跑
了一半多。

「詹小姐,真的,真的昨晚就打好了…只是我們打樣小姐神經,沒事
跟您的作品抓了腰線,所以逼她重打過,我已經決定開除她了…真的
…」經理開始語無倫次起來。

抓腰線?把寬鬆的鬱金香式外套抓腰線?詹琉璃笑了起來。覺得有趣


「拿來。」她向著經理手一攤?

「什麼?」

「昨晚她打的樣品,拿來我看。」

訕訕的,經理從胡亂丟在櫃子底的外套拉出來。琉璃一展開來,心頭
一震。

只是兩條腰線而已…整件衣服居然活了過來。

看著她良久不語,經理在冷氣間也不住冒汗,「我一定會開除她。一
定。」

「開除她?不,以後我的作品,都讓她打樣。還有,我要見她。」

貌不驚人的小孩子,低著頭,打著兩條結實的辮子。垂著眼睛,不看
人。

「腰線,妳抓的?」琉璃看著揉皺的樣品,異常優美的腰線。

「是。」

「隨便變更別人的設計,很不禮貌。」

「那件衣服太死。」

琉璃成名已久,第一次讓這樣小的孩子批評,有些憤怒,也覺得有趣


「哦?所以加腰線?」

「所以加腰線。」

她那孩子氣的聲音,卻在嬌弱中,帶著沒有生氣的冷冰。瓷娃娃。看
著她不見天日的蒼白,的確像是個瓷娃娃。

「雖然加了腰線比較好看,不過,不是我的設計。」她看著手上這件
美麗的外套,「這件樣本,送給我穿了吧。」

這才抬頭。一和她的目光接觸,琉璃掉了銀質煙盒。失神。

大大的眼睛,眼白通亮,瞳孔卻像是倒豎起來的橢圓形,冰晶似的冷
光。

像是爬蟲類或貓眼一樣。

如電的掃了她幾眼,像是看穿了琉璃的衣服,「不好。」

不好?

「得改過。現在穿,不好。」

琉璃浮起淺淺的笑意。

「那,請幫我改。幾時可以給我。」

「明天來拿,明天!」經理露出諂媚的笑容,頻頻搓手。

「下禮拜一。」那女孩接過那件外套。

「就下禮拜一。」雖然今天才禮拜二。

經理又開始緊張的擦汗,「秋紡,搞什麼鬼?我說明天就明天!」

「下禮拜一。」琉璃冷冰冰的對經理。經理的氣勢衰了,只會頻頻陪
笑,有點鬧不清楚危機怎麼過去的。那種自認藝術家的傢伙都有點神
經病,他在心裡頭腹誹,所以才會跟那個惹禍精合得來。

秋紡先回打樣間,頭也不回。看著她的背影,要離去的琉璃,站在樓
梯口一會兒,轉身進了打樣間,悶熱的氣息襲面而來。

沒有窗戶的打樣間,秋紡卻沒有流一滴汗。

「妳不能進來。」用森冷的眼神阻住琉璃的行進。

「我不是要進來。」琉璃頓了頓,「秋紡…妳的名字怎麼寫?」

她看了琉璃一眼,沈默的拿起粉土,在漆黑的布料上,寫了大大的



秋 紡



「我記住了。」她接過秋紡的粉土,在她名字的旁邊,寫下了自己的
名字。


琉 璃


側眼看著琉璃,秋紡拿起直尺,輕輕拍打自己的名字,好讓粉土消失


「記住了。請出去。」

她的眼睛回到打樣桌,小心的用粉土畫出領圓。

琉璃呆立了一會,這才戀戀的離開。



這個禮拜,顯得分外的漫長。

日日裡坐立不安,總要穩住自己往工廠跑的衝動。往往不過中午不起
床的琉璃,居然在星期一十點不到,就出現在秋紡的打樣間。

她連頭都沒抬,指了指掛得整整齊齊的外套。沒有量過尺寸,居然如
許合身。在打樣間的落地鏡前面,連琉璃自己都愛上了穿上一襲春天
的自己,雖然是秋裝。

「真好看。」

「當然。」秋紡還是不說話,繼續剪裁著手上的布料。

找不到什麼藉口留下來,琉璃枯站了一會兒,直到生產部經理帶著諂
媚的笑容過來,她才離開。

好幾天沒好吃好睡,看著整個成衣廠的生產線,整齊劃一的生產所謂
的高級套裝,異常的寂寞襲上心頭。

她暗暗的用了些手腕,將秋紡調到她的工作室幫忙。每天都可以看到
秋紡,琉璃突然用了十幾倍的力氣,發瘋似的將整個秋裝用盡了跟紅
有關的色系,楓葉似的喧譁過整個秋天衣裳。

創作力暴漲的她,最大的快樂,也不過就是和秋紡一起在工作室裡並
肩。秋紡用細密充滿情感的針腳,為她瘋狂的愛戀熨貼合身。

看著她細瓷似的頸項,琉璃的每件秋裝幾乎都是立領的。這樣緊緊的
圈住細緻的脖子。

「太緊,不好穿。」秋紡對她說。

「這樣好。」因為並不是要妳扣上那立領。

秋紡只是低下頭,繼續縫紉。

但是,一到七點,秋紡總會很快的離開。琉璃看著她匆匆忙忙離去的
身影,深切的恐慌就會抓住了她。

秋紡,為了誰,這樣奔跑的趕回家去?

她對秋紡一無所知。只是發狂似的愛上她倒豎起來的瞳孔。

「送妳回家?」叫住了她,一起加班到深夜的星光夜晚。

「不用。」秋紡將手放在口袋,容顏沒有一點點表情。

「沒有公車了。」琉璃拉住她背包的肩帶,秋紡只回眼看了她一下。

靜靜的對立著,只有悲愴的安魂曲在他們之間流動著。

「好。」

開車送她回家。在深巷的小公寓門口,黝黑的貓,跳出來,驚嚇了送
她到門口的琉璃。輕輕的喊了一聲喵。秋紡居然笑了。

一起工作了這麼久,沒見過她的笑容。卻這麼輕易的施捨給一隻貓。

化開濃重冰層的笑容…琉璃感到窒息。

「緞。回家嗎?」她彎腰抱起黑貓,上樓。猶豫了片刻的琉璃,也跟
在她的後面。

開門,看了琉璃一眼。她尷尬的不知道該進來還是出去,但是為了她
臉上未褪去的笑容…硬著頭皮進了秋紡的家。

百衲壁毯…十字繡的椅墊…亂針繡的「拾穗」…素白的布沙發…整個
用布包裹起來的家。秋紡古老的縫紉機靠著牆,還是兄弟牌,得用腳
踏的那一種。

向來垂著眼,從來不笑的秋紡,居然發出非常甜蜜的聲音,喊著,「
蕾絲~」

剛剛在睡覺的貓,暴起的肌肉像是怒張的美洲豹,一身雪點似的斑點
也相似,飛也似的衝向秋紡。

黑貓緞優雅的跳到地面,喚做蕾絲的小美洲豹似的貓,飛進秋紡的臂
彎。

像是懷抱著嬰兒一般,小豹貓的兩隻前腳搭著秋紡的肩膀,喵嗚著整
天不見的思念,輕輕的舔舐秋紡小巧的耳垂。秋紡閉上眼睛,睫毛震
動著戰慄。

深沈的渴,從體內緩緩升起。琉璃長長的指甲陷入自己的手掌,幾乎
掐出血來。她想這麼做,已經很久了。但是,一隻貓都比她容易達成
這般的渴望。

靜靜抱著貓,坐在搖椅上的秋紡,神情安詳,緊緊捆了一天的辮子鬆
了下來,蓬蓬的,像是洋娃娃一樣。她似乎忘了琉璃的存在,連同她
的貓。靜靜的搖晃著月光,染了一身的灰銀。

琉璃走到她的面前,蹲下來,直視著她的眼睛,「秋紡,看得到我嗎
?」

秋紡的眼睛像是穿透了她,落在虛空的某一點,但是她說:「看得到
。」

「那,我是誰?」她的心臟揪緊了,害怕聽到其他的答案。

「琉璃。」在自己安全的家裡面,她露出兒童般的笑容。

琉璃俯身吻了她。深深的,將舌頭探入她,像是這樣可以真的了解秋
紡一般。

雖然秋紡沒有反抗,但是,她也沒有反應。柔潤的唇雖然是暖的,卻
比吻著冰晶還冷。從頭到尾,她沒有閉上眼睛過。

琉璃停下來,不敢看她,抱著。眼睛蓄了這麼久的眼淚,終於落了下
來。

「對不起。」豆大的淚水滾落。

「沒關係。」還是平靜冷淡的語氣,一點點激動都沒有。

「不如妳恨我。」

「為什麼?」

琉璃只能走。鐵門關上後,過了一會兒,琉璃的車子也嗚咽著發動了
。秋紡這才將門扣上,重重疊疊的鎖,然後將衣服脫掉,全部脫掉。

赤著身體,離窗戶五六步之遙,跟著搖椅的韻律擺動。連同她的貓。
緊緊的抱著蕾絲,緞不習慣這種搖晃,遠遠的守望著她們。

我們,要啟航了。赤著身體的女子,抱著貓,肌膚和毛皮親暱著相依
。用手背抹去唇間黏膩的感覺。

我們,要出發了。一起進入睡夢中。和我的蕾絲,只和我的蕾絲與緞


* * *

第二天,琉璃見了她,張嘴像是想說什麼,秋紡耐心的停下來,等她
說。琉璃卻紅了眼眶,哭出來。

靜靜站了一下,她遞了面紙,回到打樣台。工作時,隱隱約約聽見了
琉璃的啜泣。

秋紡卻不很關心她的哭泣。

終究,琉璃還是放秋紡回到成衣廠去。她苦澀的笑了一下,秋紡沒有
一絲不捨,就像她來的時候一樣。

但是琉璃的心,卻像是開了通光的大洞。無法痊癒的痛。

這些疼痛,秋紡當然不知道。她除了自己的打樣台,不關心身邊的任
何事情。即使過去的戀人來訪,帶給她的震撼,也只有一點點。

這麼久沒見了。一年?兩年?想不起來。但是他倒是一點點也沒變。
還是太陽似的笑容。只是她習慣了打樣間昏暗的燈光,無法適應這種
燦爛。

「秋紡?」

「嗯。」要找到她,不難。自從她離開學校以後,就沒離開過這裡。
但是他還是隔了這麼久才來,久到秋紡想不起,自己有沒有為了他的
離開流淚。

想不起來。

「我聽說…聽說妳過得不太好。」他的眼睛有著擔心,還是非常好看
的,和蕾絲一樣的眼睛。但是,他不是蕾絲,不是。

「不會。很好。」她的眼睛沒離開過手裡的衣服。

看著完全把自己封閉起來的秋紡,他覺得陌生而憂傷。對著女人都有
份溫柔愛憐的他,聽說了秋紡和他分手後,過著與世隔絕的安靜歲月
,幾經動搖,他還是來看了秋紡,不顧自己就要結婚的事實。

「秋紡,看我。」他輕聲的哀求,秋紡也順從的將臉轉向他。

空洞的神情。什麼也沒有。

他落下淚,「秋紡,可是我害了妳?」眼淚落在她的手背上,沈重。

「不是。」

但是他痛哭了起來。

秋紡將面紙遞給他,心裡有點壓抑著的不耐煩。

依稀記得自己眼淚很多的時候,大家都要走。等她不再哭了,大家都
聚在她的身邊哭。

這麼多的淚水…多到可以積聚海洋。

漸漸的,她恍惚了起來,細細碎碎哭泣的聲音,漸漸的變成潮汐,靜
靜的拍著沙岸。波光粼粼,層層然。沈溺在自己的世界,她的目光穿
透了曾經主宰她的喜樂的男人。彷彿他不存在。

看見他張嘴,看見他握著自己的手,感到他吻了自己的唇。但是,秋
紡卻不在那裡。她躺在沙岸上,聽著沒有止息的拍岸聲,蕾絲跳上她
的小腿,沿著大腿,踏過她的私處,肚子,因為肚子被壓迫輕輕喘了
一下,然後在乳房作著撒嬌的踩踏動作,偎在她的肩窩,一起聽著沙
沙,又遠又近的浪潮聲。

「秋紡…」她恍惚的神情,像是吸毒者般的呆滯。

「秋紡,妳看得見嗎?妳知道我是誰嗎?」他焦急的呼喚著。

她定定的看著他,「看得見。你是易華。」

他放心了些。過些時候,像是探望病人似的送花送水果,即使身在結
婚禮堂也沒忘記這些。

秋紡卻不太關心這些。若不是他送的花束緞帶內側,寫了許多焦急而
擔心的話語,秋紡不會驚跳。

封印起來不想回憶的往事,居然潮水般淹沒。她握著塑膠緞帶,汗水
將那些關心模糊,只剩下掌心和緞帶上一灘灘的黑漬。

默默的坐在家裡的客廳。赤裸的身體漸漸的發熱起來,她記起擁抱。
記起激情,像是熔漿似的愛欲。鬼魅般,嘲笑的撲到身上。

著火。很小的一根火柴,在心底開始鬧起火災。連眼簾都是赤紅的。
她開始抓爬大腿,一條條鮮紅的爪痕。痛辣。像是這樣可以挖掘到皮
膚下面的清涼。

大腿開始出現針點狀的嫣紅,再深一點,她模模糊糊的對自己講,要
再深一點,就可以看到血。

蕾絲坐在她的肩膀,看著她無意識的挖掘。默默。

直到電話驚破了窒息的空氣,秋紡才停下手,眼睛慢慢的對焦。

電話。我要去接電話。

她拿起電話,恍惚的說,「喂?」



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是熟悉,卻也陌生而森冷。

「怎麼會有我的電話?」高漲的情慾瞬間熄滅的只剩一堆灰燼,開始
積著冰霜。

「打去公司問的。」

拿著話筒,兩個人隔著遙遠的電話線,沈默。

「回家吧,秋紡。」電話那頭先屈服了,「妳爸爸要見妳。」頓了一
頓,開始有哭聲,「媽媽也非常想念妳。」

好陌生的兩個名字。爸爸,媽媽。她快要忘記這兩個詞要怎發音了。
忘了很多事情,很多。

「不。」秋紡將電話掛上。想把電話線拔掉,蕾絲從肩膀跳下來,坐
到她的懷裡。顧著跟她玩,所以母親的電話才打得進來。

我會換電話號碼。無聲的對著自己說,接起來。

「秋紡…」父親的日子不多了,不能言語的他,天天在小拍紙簿上寫
著,秋紡。

秋紡秋紡秋紡小秋紡…很小的時候,背著書包稚嫩的二年級,爸爸總
會在大門口張開手臂,這麼喊著。喊著他的獨生女。

現在在紙上同樣的,無聲的吶喊。

進到父親的房間,他已經睡熟了,只有拍紙簿散在被單上,筆跡柔弱
無力,除了「水」,「痛」,「餓」,「幾點?」,剩下的空白,都
讓「秋紡」佔據。

她卻沒有感動,漠然的走進自己的房間。蕾絲好奇的東嗅嗅,西聞聞
,秋紡卻只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下,反而蕾絲臥在她的床上。

無知是幸福的。她記得躺在床上就會做惡夢。

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來探望的姑姑和叔叔都很不諒解。秋紡卻連正眼
也不瞧他們,只抱著跟來的蕾絲。

母親也很少跟她說話,只是不停的弄東西給她吃,要不,就要秋紡把
要或食物或水拿去給父親。

就這幾天了。母親喃喃著,突然痛哭起來。秋紡只是默默,走進自己
的房間,跟蕾絲說,「好吵,對不對?」

蕾絲輕輕喵了一聲。好幾天沒有沾床,秋紡疲勞的躺在地板上睡去。
蕾絲又似安慰又似撒嬌的,在她背上踩踏著。

醒來,陽光很刺眼,家裡卻靜悄悄的。趁著母親去買菜的空檔,她去
冰箱拿了冰水灌。

經過父親房間,發現他醒著。眼巴巴的看著她。秋紡走進來,坐在他
旁邊的椅子上。

父親發抖的手,摸索著拍紙簿,「過來 請」,無聲的哀求。

「我拒絕。」穿著寬大襯衫的秋紡,孩子氣的笑了起來。

「秋紡 想妳」

父親眼底蓄著淚,朦朧的望著她。

「我不想念你。」她翻著父親的拍紙簿,「不。」

父親突然抓住她的手,口中啊啊作響,秋紡驚跳了起來,沒想到垂死
的父親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幾次掙扎沒有成功,驚怖的她,抄起拍
紙簿上的筆,狠命的刺下去。

父親吃痛的鬆了手,眼淚不住的流下來。

「爸爸,你為什麼哭?」秋紡用著溫柔甜蜜的聲音說著,「痛嗎?會
痛嗎?」

離著安全的距離,秋紡彎起最美麗的笑容。「爸爸,為什麼想見我?
你…是不是希望我說,我,原諒你,爸爸?」

看著秋紡可愛的笑容,父親忘了手上的疼痛,最最疼愛的小女兒…

「不。我不原諒。」她可愛的笑容只維持了一秒鐘,代替的是沒有止
盡的森冷,「絕對不原諒你。爸爸。不止你死了以後不原諒,就是我
死了,也不會原諒你。」

父親怔怔的望著她,不知道哪邊一大早在收垃圾,循環著「少女的祈
禱」。

那些陰暗在過往的平靜水面揚起汙泥,腥臭的味道蔓延。在這個房間
,或是秋紡的房間,客廳,或是廚房。那種夾雜著汗水和體液的惡臭
,在逃離多年後,還是揮之不去。

死都不會原諒。尤其,不能原諒讓她一個人懵懂無知的扛起所有的罪
過,任由母親怨毒的棍子隨意的落在她身上,而父親,卻只是靜靜躲
在書房,等母親不注意的時候,用母親之所以怨毒的方式,「安慰」
,她。

用這種背德的方式,「爸爸愛妳。愛小秋紡。」在每次的高潮,上氣
不接下氣的告訴呆滯的秋紡。她困惑的接受感官的刺激,和不明瞭的
罪惡感。

這些災難,從國二開始,到國三被母親發現秋紡墮胎,直通地獄的底
層。

她據實以告,母親只是打她,兇猛的,掌摑她。

「說謊!妳居然說謊!」被母親打倒在地上,只能抱住頭,盡量的減
低傷害,最後在沒有眼淚的昏迷中,只剩下聽覺。

不求人拼命打在她背上的聲音,最後那隻竹製的爪子,終於斷裂,部
份銳利的竹刺,緊緊咬進她的上背。

父親沒有護衛她,沒有。

後來她發現了父親的祕密。

每次她讓母親毒打的時候,父親就開始亢奮的手淫。在那次母親忿恨
的不知道怎麼排解,瘋狂的在她肩上咬下了四個血洞的夜晚。

眼淚漂浮在驚慌的淺眠中,父親悄悄的潛進她的房間,興奮的臉泛油
光,撫著她的傷口,劇烈的手淫。發覺她醒來,父親壓住她,從背後
進入,狂亂的舔著她還在流血的傷口。

大家…都瘋了。連我也瘋了。她覺得腦門有樣東西斷裂,發出危橋最
後鋼索尖叫的斷裂聲。

她逃走了。被抓回來毒打過,然後再逃走。

逃走了很多年後,她還會在夢裡發出尖銳的慘叫聲。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什麼都不知道的姑姑對著她吼,「哥哥這麼
疼妳,不學好跟男人廝混就算了,居然連眼淚都沒一滴!妳是不是人
哪?啊?妳是不是人哪?」衝過去要撕打她,讓叔叔們勸住了。

望著躺在棺木中的父親,她反而淺淺的微笑起來。

帶著恍惚的笑容,她看著父親下葬。秋紡的行李根本沒打開過,整個
房間像是沒住過人似的,只有床的中央,有著蕾絲躺過的小小凹痕。

抱著蕾絲,她就要離開。

「沒有生妳就好了。」木然抱著父親相片的母親,無限怨恨的吐出這
一句。

「我沒有請妳生下我。」秋紡的表情沒有一點點改變。

母親嚎啕起來,「都是妳不好…」

秋紡轉過頭來,「父親強暴我,妳,毒打我。我沒有不好。」

「沒有那回事。」母親抱緊父親的相片,「沒有。那些都是妳神經病
幻想出來的,沒有!根本沒有!」

秋紡走近母親,定定的望著她。母親望著長大的秋紡,心底突然有著
涼涼的懼意。

「妳要做什麼?」她小聲的問。

猛然的,秋紡抽走了父親的相片,匡啷的往牆上砸過去,玻璃碎了一
地,母親發出尖銳的哭喊,衝過去,秋紡比她快一步,將相片撿起來
,敏捷的在神主桌的蠟燭上點燃。

哭著空手去滅火,秋紡一直冷冷的看。

「打我的時候,妳有沒有想過,我也會長大?」她溫柔的將手搭在母
親的肩膀上,「妳可以好好回憶一下,是妳的記憶,還是我的記憶出
錯?」

她背起行李,蕾絲跟在她身後,「妳這個賤女人。都是妳不知檢點,
妳爸爸才會這樣做。這一切都是妳的錯。書不好好讀,只會用眼睛勾
搭男人。賤貨。」平靜的說著,「記得嗎?妳喜歡這樣罵我。有回妳
踢我,害我吐了。最後,妳還咬過我的肩膀。」

「沒有…我沒有…」母親怯怯的搖頭,過去的氣勢完全不見蹤影。

秋紡吐吐舌頭,將T恤拉低,「看,媽媽,妳的齒痕還在。有些時候
還會流血。不知道為什麼,總是不肯收口。」

醜陋的,醜陋的翻紅的傷口,像是被惡鬼咬過,邊緣熔蝕的像是灌注
過硫酸。

戴上鴨舌帽,秋紡離開這個地方。不小心背包砸到電鈴,流瀉著「可
愛的家庭」,單調的音樂。

她笑。爸爸說,我最愛秋紡了。媽媽也說,秋紡是我的小公主。

劇烈的笑起來,蕾絲舔著她笑出來的眼淚。

回到家,琉璃堵著門口坐,抬頭看見是她,眼淚也隨之流下。

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愛哭?

「因為…我愛秋紡,只愛妳…」

大家都這麼說。只愛秋紡。爸爸,媽媽,易華,還有一些,連面目都
不太記得的人。

不知道怎麼割捨,不知道。琉璃掙扎這麼久,只有擁著她,才覺得痛
苦輕一點。雖然秋紡一點點也不需要她的擁抱。

後來秋紡離開了成衣廠,琉璃不禁著慌。

「為什麼?因為…流言嗎?」她低聲問著。

秋紡搖搖頭,「我不用上班了。媽媽死了,我繼承了所有的遺產。」

她不是剛喪父嗎?可憐的秋紡。

「什麼病呢?不要難過…」

「難過?」她像是聽到好笑的笑話,笑得如此嬌美,「不會難過。死
因是自殺。」

然後她沒再談過這件事情。

琉璃幾乎天天去看她,但是秋紡總是不看她。

「看我。秋紡,看我。」即使是終於得到了秋紡的身體,讓她發出喜
悅的叫聲,但是秋紡眼睛的焦點,從來沒有落在她的身上過。

她順從的將臉向著琉璃,目光卻穿透她,到達虛空的那一點。

「為什麼!?為什麼妳總是不看我?我愛妳呀…因為我也是女人嗎?
所以…妳沒辦法愛我嗎?」

「大家都會離開的。」

「我不會。我會一直陪在妳身邊。永遠陪著。」

對著琉璃的眼淚,秋紡只覺得漠然的歉意。

大家都說一樣的話。一直。永遠。一直有多長?永遠有多久?

「我和他們不一樣!為什麼不試著相信我看看?!」

連這句都相同。爸爸…媽媽…易華…還有很多很多人。

「我相信蕾絲。」緞對著她輕輕的喵了一聲,「對,還有緞。」

「它們會死的!會比妳早死的!」琉璃對著她吼,握緊拳頭。

「除了死以外。她們不會離開我。」

忍無可忍的琉璃,將窗戶洞開,「她們會逃走的。貓就是這樣的,就
是這樣的!」

但是蕾絲和緞漠然的踡在秋紡的身上,秋紡的眼睛,專注的望著蕾絲
的眼睛,信賴的偎著她。

琉璃慢慢的癱軟下去,眼淚緩緩的溢出來,伏地痛哭。

秋紡閉上眼睛,蕾絲用粗糙的舌頭舔著她的嘴唇,緞舔著她的小腿。
麻癢。昏昏的想睡去。在蕾絲和緞的保護之下。

沒有雜質的愛中間。

少得可憐的行道樹瑟縮著沙沙的聲音,模擬著永遠不會看到的海浪。
連琉璃的哭聲都退得很遠很遠,還有少女秋紡的哭聲。

她擁緊蕾絲,將臉躲在蕾絲毛茸茸的身體,安心的嘆氣。沈入想像的
海洋,沙沙,沙沙。


【Google★廣告贊助】

創作者介紹

夜蝴蝶館

啾啾姊姊的房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4) 人氣()

留言列表 (84)

發表留言
  • 笨呆子
  • 頭香耶…真的嗎?
  • 嫗荷
  • 多麼心酸 又多麼寫實的
  • wing
  • 真是..整個寫到我心坎裡..
  • 寒冰霜狼
  • 看完之後,我的冷汗拼命流呢...有時候寫實的東西如此殘酷地呈現在眼前,會讓我有點受不了,即便他千真萬確...這算是逃避現實嗎?
  • 追風藍月
  • 蝶大~你ㄉ文章是一種讓人致命的咒~~像吸毒一樣~永遠不停
  • 阿痕
  • 很難過,真的很難過
  • 殤臣
  • 偷閒中看了這篇文章~~
    感覺很心酸!唉
    天下父母心~但也要看那是什麼心呀!
    孩子只是從己身出
    你憑什麼支配他 佔有他?
  • 我是湯姆
  • 故事有點陰暗, 而且哀傷!
  • 悄悄話
  • Nala

  • 真的很哀傷
    不過這些父母真的很該死
    我一直很好奇
    這種父母怎麼越來越多
    不管是傷害子女
    虐待子女
    凌辱子女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 冷清
  • 即使哀傷仍只能選擇癡迷
  • 窗檯上的黑貓
  • 我又中了...
  • 帆
  • 將這社會上的陰暗面呈現出來..
    看完後有點累,因為太真實了
  • moko
  • 不聽、不看,不代表不存在。
  • 悄悄話
  • 小龍
  • 這種父母只會把錯怪到別人生上
    就是不對!
    這種人真的很討厭!
  • 現實人
  • 哦....雞皮疙瘩
  • 阿飄
  • 不想批判故事中的任何人
    因為沒立場 也沒資格

    同意14樓大大
    不看 不聽 不代表不存在
    不過 世界還是美的
    我願意這樣相信
    即使 的確有些許的殘忍
    但 社會 本就是交雜而成的
    (這樣才有趣 才讓人懂得珍惜︿︿)
  • 仰望
  • 這篇之前有出過吧?
    不管看幾次
    都覺得很心酸
  • QQ
  • 有看過~再看心裡依舊一刺 萬刺 但 有時候
    殘忍反而是種溫柔
    不殘忍一點,他才會保護自己
  • 炘Ray
  • 唔~好像看過耶?
    是我記錯了嗎??
  • jou
  • 這是舊文 :)
    有附上初發表時間
  • 沁夏
  • 『大家都說一樣的話。一直。永遠。一直有多長?永遠有多久?』
    看到這句話,我其實有些想哭...
    因為人,說著永恆的承諾,釋出絕對的誠意,到最後,誰不會違背...?
    有一天,當對方說出永遠時,笑一笑就好了...
    只要不抱希望,就不會失望的。
  • 牙牙
  • 難過不會死,真是一語中諦 超級好看
    永遠是啥東東,不值信任只有曾經擁有才讓我信服
  • prince810117
  • 有時候血親的存在,是一種暴力的羈絆.....

    傷過 痛過 漠視 但是現實中 是真真實實的發生過...
  • 山嵐
  • 這類事情不是變多了
    是資訊發達了,所以才會知道吧
    為什麼要這樣呢

  • 山嵐
  • 最近看了一本書叫"女人的歷史",說了很多關於男性以擁有陽具為尊如何支配、控制女人的古今(?)史,並將女性貶為骯髒低下的生物(甚至不認為她們是人)
    看書時為那種扭曲的思想感到窒息
    擁有陽具不代表他們可以肆意侵犯女人

    蝶姊的這篇文章,就像是延續至現代的悲劇,令人心痛
    秋紡的爸爸憑著什麼支配秋紡的身與心,把她當成沒有思想的性愛玩具
    他怎可以尊長、父親、男人的身分這樣對她
  • 上官嵐
  • 果然就像蝶大說的
    看完以後心情變的很哀傷
    雖然在看的中途有產生了想要按下esc鍵的念頭
    但還是著魔似的閱讀完整篇文章

    因為太寫實
    所受到的衝擊更顯的真實
  • 艾維卡
  • 真是黑白來。(搔頭)
  • 古柏
  • 沒有人可以支配別人(中二生 中文差 打不出好的感想)QQ
  • 風箏的自由
  • 有些傷害..是無法彌補的
    有些傷口是活的,會一輩子跟著你的
  • pn8056
  • 知其已經看過了
    很愛這篇
    真的
  • 山嵐
  • 抱歉,記錯書名了
    不是"女人的歷史"是"女人的世界史"
  • 遲暮
  • 永遠甫出口便成了謊言。

    或許這對秋紡來說才是最好的結局。
  • 爾
  • 不諒解、不知道的姑姑哭得很傷心,不正視的母親到最後還是執迷。
    也許公佈出來一切就成為常態。
  • 蝶舞者
  • 太沉重了,

    這種以愛為名的傷害。

    到最後,只剩下瘋狂是最真實的了麼?

  • 迷路...
  • 好偏差的父母..
    蝶大文章旳父母好像都有這些毛病的居多耶,
    最美的父母好似是明峰家的....

    另外 咳
    37樓的你真的迷路了...
    可以滾遠點省的擋路...
  • 熊貓
  • 逃避現實?
    為什麼不行?
    可有嘗過不停被傷害的痛苦?
    為什麼要被{逃避}所約束?
    只不過想要擁有自己
    為什麼要忍氣吞聲?
    為什麼不能反抗?
    忍耐無盡的悲哀
    總是恐懼中醒來

    好累
    早已不在期待
  • 雪嵐
  • 痛苦
    無盡的循環...
  • 亞希米勒
  • 家庭
    可以成就一個人
    也可以毀滅一個人
    承諾
    也只是用來安慰人心
    一個美好的謊言...
  • 阿雞忤逆
  • ...
    好。
  • 大胖子
  • ㄟ~~~然後呢
    有上就有下吧?
    我正在用力祈禱會有好結局咧
    是說~~~蝶大一定很愛貓或爬蟲類
    我對於圓滾滾的眼睛比較有好看~~像動畫中那隻穿靴子的貓
  • Kuno
  • 這叫愛嗎?
    強姦自己的女兒叫愛
    可笑
    那不過是個藉口
    用來讓自己洩慾的藉口

    太噁心了
  • 灰月貓
  • 現實社會裡
    其實也存在著這樣的事情
    只是
    沒有人願意去正視這個問題
    錯的永遠是第一個扭曲心靈的人...
  • 懸_
  • 我懂....
  • 梨
  • 口口聲聲說愛 肢體卻在侵犯 如果這是愛 我寧願永遠不愛
  • 弦月
  • 嗯...有點嚇到說...
    現在的社會真的病了..
  • 迷醉
  • 傷害已經造成了
    說什麼都無法彌補了

    這類的父母很多
    只是沒有人會注意到社會的黑暗面

    因為受過傷害了
    所以才會想要保護自己
    不願再相信任何可能傷害到自己的事了
    承諾這種東西,誰知道呢?
    說不定哪天就可以違背

    愛,不應該是這麼膚淺的東西,不只是所謂的佔有
    人們大肆的談論愛
    所謂的愛
    意義到底是如何呢?
  • 葵
  • 好苦澀的文章,,

    秋紡這孩子怎麼沒去打113(!?)
  • 只有(上)嗎?
  • 我一直以為會有 最愛(下)... = =
  • misspixnet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PIXNET痞客邦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專欄,希望有更多PIXNET痞客邦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support.pixnet.tw/index.php

    PIXNET痞客邦
  • 熊熊
  • 首頁

    臨睡前來逛逛
    是對的
  • 潼瓏玥
  • 感覺跟晚娘病毒一樣
    心揪著 ...
  • INTANDANT
  • 一股揮之不去的悲傷!!
    整個故事,像是從無盡的虛空攔截下來一樣!!
    我幾乎快認不出是Seba妳,還是那姚夜書了!!
  • 羽
  • 愛恨一線間阿......
    好心疼秋紡 世界終究是污濁了她 但實在非她所願...
    同樣地看著如今滿佈狼藉的社會新聞 不禁要問
    難道這就是人性嗎?
  • 卡布
  • 人性是經不起考驗的阿
    哪有什麼叫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一切只不過是笑話
  • 殘笛‧霜魂冥曲
  • 即使是血,也只有滅
  • angel820826
  • 殘酷卻真實。

    出生是沒被詢問過的,我們卻只能接受來到這世界上的事實。
  • 大胖子
  • 感覺`~~~蝶大很久沒有發文了~~
    不知道她和愛倫大好不好?
  • 紫琳
  • 好像社會案件說...眼眶泛紅了,真令人心酸又疼惜的故事
  • 字戀妖姬
  • 口口聲聲說著愛說著要原諒~實際上卻還是繼續傷害~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把愛當幌子來傷害人的人啊
  • 忘了
  • 悶..
    還好我有愛我的爸媽= =
  • 晴
  • 這篇能轉載嗎~?
    我會附上出處的@@
    不能轉載的話請說一下喔>"<
    我會刪掉的!

    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歡蝶大~^^
  • 冷汗直流
  • 看著蝶大的文章


    真的讓我冷汗直流。。。

    剛剛看完大家的讀後感想。

    嘿。

    的確有一些媽媽,會把責任推到女兒的身上。

    因為,她不懂為什麼睡在枕邊的良人變成狼人?

    為什麼會把魔掌伸向自己的女兒?

    是自己做的不夠好?

    是自己沒有達到丈夫所想要的欲望?


    還是.....


    以前的社會,女人只能忍氣吞聲,因為從小的家庭教育就是這樣的要求!

    必須容忍、必須體貼、就算丈夫喝酒爛賭打自己打小孩玩女人跟自己要錢!

    還是要忍!


    熟知這種壓抑到最後,會讓走向兩種結局

    一種:走向瘋狂的毀滅

    一種:就是終生的不快樂


    蝶大~我看著你這篇文章。

    我哭了~很真實跟痛苦的哭了。


    因為我發生了類似的情形

    只不過我的母親並沒有像你的文章一樣毒打我!但是他默許了我父親的行為。

    藉著愛我、怕我受到傷害的藉口

    我的父親,讓我過了一年多的壓抑生活。


    很抱歉。那時我才國中。我不懂。但是我心裡很不舒服。不敢跟別人說!開始覺得身體很髒!開始覺得男人是個可怕的生物。


    到最後我離開家庭、搬出來住。也開始渾渾噩噩的遊戲愛情。


    看了蝶大的文章!

    我深深希望,不要再有這種事情發生!

    真的發生了,趕快跟你身邊的人說。

    老師、長輩、好朋友。

    不要傻傻的壓抑!更不要覺得自己很可恥。

    你(妳)沒有錯。


    錯的是加害人。不是你(妳)!!

  • 晴川
  • 很悲傷...
    但是寫實
    我想這是唯一最適切的評論了
    社會上多少黑暗面需要被注意
    而作家不單單只是譁眾取寵而已
    更要把一些黑暗寫出來
    真實,有時很殘忍
    但這,就是世界
    有時,除了仰望星空嘆息之外
    什麼,都不能彌補傷痛
    畢竟傷口,早已造成
    即使癒合,還是會有疤
    滴過血的心
    是不可能再次完美的
  • 燃歿
  • 血緣,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深的、最殘忍的羈絆。
    用親人的身分管束著、支配著,卻沒人在乎我們的感受、不在乎我們願不願、不在乎想不想。
    出生,我們無從決定。
    長大,此生此世都逃不了。
    突然羨慕哪吒能「割肉還母,剔骨還父」呢。
    如果能用這種方法活下來該多好,
    就不用再聽那種自以為的說,這是為我好、為我好......
    卻沒人問過我到底好不好。
    沒有。
    人,真的是最陰暗、最卑劣的動物呢。
  • pinkrose
  • 請問有下集嗎?
    還是到這就結束了?
  • 萊姆
  • 被扭曲的人生再也回不到最初
    過去的一切也不能視而不見
    只好在扭曲的一切盡力的建立新的東西
    即使知道這樣可能會垮 會塌
    但是也只好如此
    像是與命運對賭一般....
  • 黑貓
  • 回復23樓
    雖然 我也不相信 "永遠的許諾"
    但 我相信 永遠種在許下誓言的 "那剎"

    永遠存在於愛情綻放的剎那 已經深刻
  • ❤﹑ 葆 ·°
  • 有時候 血緣是種暴力
    無能為力的暴力
    以愛為名 使傷害之實
  • jill22766253
  • 40樓的大大,
    你說的太好了!!
    承諾,
    或許美好,
    但也許只是個過於美好的謊言,
    總有一天,
    它會結束,
    不要為它傷心,
    只要默默看著它離去就好。
  • 熾天使
  • 承諾,宛如煙火,人們驚嘆、臣服於它的美麗燦爛,
    相信如此美景能到永遠,儘管永遠只有一瞬。
  • 克爾 希濱
  • 這是另一個舒祈,另一個芳詠,但卻都是相同的。

    憑甚麼以愛之名江我囚禁住,卻不給我真正的愛?

    ---

    只能說雖然沒有相同的感受,卻有深深的感慨。
  • 向暝
  • 現在的欲望太容易得到滿足,於是開始追求刺激的性或殺,人類真是貪得無饜的生物,當一切欲望滿足了,想必一定會有更殘酷的嗜好吧(貴族才會有精力去瘧殺)
  • 最愛(下)
  • 後來呢?後來呢?後來呢?我好想知道後來呢???等了好幾年卻一直等不到....
  • 香腸
  • 突然覺得我好幸福.......

    被血源牽絆的至親傷害

    心如何能不傷 如何能不死

    種種的傷痛都會過去的

    最後.......

    秋紡至少還有兩隻不離不棄

    沒有任何理由目 的貓愛著他

    對他來說是幸福的吧??


  • 雨
  • 社會太多這種事情,蝶大舉的只是一小部分,我 好難過。幸好我有愛我的父母。能愛人的人,和被愛的人都是幸福的,可是太多人無法享受,就像秋紡。無言的難過
  • 雨
  • 14.18樓如果可以看不見不知有多好,或許就不會有這麼多的無奈。可是偏偏又看得這麼清楚,真是無言的歎息。希望妳們可以看到我留言。
  • 潘小璇
  • 感覺真的是很寫進人心理的真實面
    像那種愛到恨不得想吃掉她把她融在自己身體的感覺
    我有過---對自己的家人摯友
    但我們是人阿...有理智!!會思考會抑制...
    並不像蜘蛛或其他生物一樣把自己同類吃掉
    而是理智的珍愛自己愛的人
    學著去擁有他及適當的放手
    蝶大的書真的很值得人去省思~
    哀~總是想蝶大是否就像姚夜書一樣
    像毒癮一樣侵肆的我們這些''眾生''...
  • JOY
  • 選擇原諒才會得到救贖。
    即便這是好難、好難的事。
    你必須不斷挖掘自己的傷口,提醒自己的存在。
    你其實不想遺忘,也不想放下,用痛楚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只要一直恨下去,你就有存在的理由。

    是你自己不想放過自己的。


  • 翊幻幻
  • 沒有雜質的愛.......好難唷~

    人有七情六慾,所以愛...都帶有其他的成份~

    好悲唷~
  • highdi
  • 真的好令人冒冷汗,有點嚇到了
  • 韓楚
  • 心口疼
  • 林綾月
  • 讓我想起潘美辰的一首歌,誰讓我流淚。
    連家都不能是最後的避風港時,比什麼樣的現實都殘酷。

    傷害並不是旁邊的人可以用眼睛判斷的,
    心裡面那個也許一生都收不了口的傷除了自己沒有任何人能夠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