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那天晚上,他比平常要晚上線。

「妳在哪?」

一看到他密我,我萬般勇氣都消失得無影無蹤,「…蜘蛛林。我在打
蜘蛛。」

「阿厚,趁我不在偷練。」

我笑了出來,「…我在赤月一樓等你。」

他匆匆的跑進來,鼓足勇氣跟他說,「我有話跟你說。」

「嗯?」他站定等我開口。

平常人來人往的赤一,剛好沒有半個人在。

「我愛你。」

接下來是五秒鐘的沈默,我心裡發冷,慘了,我搞砸了。

「你在屍王殿的時候,不是要我用中文說嗎?我說了。」面對他的沈
默,我心裡雖然覺得難過,卻也輕鬆不少。最少我把自己的心情表達
出來了。

「走吧,我們去衝等。」我領頭跑了出去。不要哭不要哭…這,不也
算是好結局嗎?

表達了自己的心意,只是對方沒接受,我們就可以省去未來的傷害…
只要默默的喜歡他就好了。

「跑那麼快幹嘛?」他追上來,「要不要當我婆?」

「不要同情我。」我情緒很壞,「我喜歡你,又不代表你一定要喜歡
我,這是兩碼子事。」

那晚我打怪特別的拼,特別的賣力,好幾次羅道長得從蜘蛛群裡幫我
開出血路,不然我早趴了。

但是今天,他意外的沒有罵我也沒有說什麼,只是一直笑。

等打完怪以後,他又拖著我去挖礦。「好了,我要去睡覺了。欸,妳
真的不讓我叫妳『婆』唷?」

「…我不要你同情我。」我心情很壞的挖礦,這種同情你看殭尸要不
要好了。

「如果我因為同情就收婆,那我的婆可以繞比奇三圈了。」他笑嘻嘻
的,「不考慮一下?我這種勇毅、執著、勇往直前、有理想有抱負的
公,錯過可是妳的損失唷。」

我的眼睛都直了。我怎麼不知道…他誇獎起自己這麼順,居然臉不紅
氣不喘的。

「…你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妳幾時看過我開玩笑?妳好好考慮吧,我去睡了,掰
掰。」

「羅嚴克拉姆!」我氣急敗壞的喊他…

他他他、他…他居然真的去睡覺了!

天啊,我恨失眠!問題是我睜著眼睛瞪了天花板一夜。翻來覆去熬到
六點,我盯著螢幕等他說「早安」。

「早安。」我有氣無力的回答。

「哇勒,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不要熬到天亮才睡覺,妳怎麼這麼不聽
話…」

「還不都是你!說那些話…害我失眠了一夜!」我發起脾氣,「我想
說『好』,但是…我得先告訴你一些事情…」

硬著頭皮,我跟他說了和銀焰的過去。

當然,我也可以不要交代的。只是銀焰和他是哥兒們…若是我隱瞞下
來,未來只可能更淒慘。

「嗯。」他就回答了這一個字。

後來?哪有什麼後來?我斷線了。

氣急敗壞的重新登入,羅道長已經不在了。

這…就是他給我的回答嗎?

我哭了一天,哭到眼睛都腫了。好吧,我知道我很蠢…不過是個虛擬
世界、虛擬人物嘛,有什麼好哭的…

但是每一天,只有跟他一起並肩作戰是我最快樂的時光。我沒有家人
沒有戀人,只有這個虛擬的人物跟我最貼近。我就算是貪戀一個夢,
難道有什麼錯誤?你叫我走出大門去擁抱新朋友…

大門外只有管理員伯伯而已,你要我去擁抱他嗎?

我寧願回家哭泣我的網路戀情。

哭到睡著了,居然能夠淚眼模糊的完成網頁更新,我都覺得自己是個
了不起的人物。

精神委靡的登入傳奇,已經七點多了。

「婆,妳怎麼現在才上來?吃過晚飯沒有?妳別告訴我一整天都沒吃
東西,妳就是這樣,才會一天到晚感冒…」熟悉的嘮叨害我鼻頭一酸
,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你…你這個討厭鬼…」我邊擦面紙擦鼻涕,「你不是不要我嗎?」

「為什麼不要妳?」他顯得莫名其妙,「我問妳要不要當我婆,妳不
是說『好』了嗎?」

「但是銀焰…你又不見了…」我語無倫次起來。

「銀焰?你們分手了不是嗎?而且銀焰有靜蓮啊。我們歸我們,他們
歸他們,有什麼相關的?我早上也斷線啊,趕著去上班…妳該不會在
家裡哭了一天吧?笨笨的…」

「我…我才沒有!」我拼命抽面紙,這該死的眼淚怎麼跟水龍頭一樣
啊?我怕我會脫水而死。

「沒有?」他有點懷疑,「沒有就好,快來吧,我們今天的進度還沒
開始哩。」

就這樣,我成了「羅嚴克拉姆」的婆,而且約定好要去解愛情套裝
,算是在傳奇上的約束與誓言。

我快樂嗎?我快樂到快要炸了。雖然跟以前的生活一樣,我們一起打
怪,一起掛網挖礦,一起討論傳奇的種種攻略與八卦,但是我卻有一
種「安心」、「有歸屬」的感覺。

或許我們更像朋友一些,而不像是戀人吧?最高程度的情話也只是「
好想你唷」、「親一個」,但是我覺得這兩句話就很好用了。

有時候會吵架,有時候我會挨罵,但是又很快的和好了。我沈浸在這
種愉悅平順的感情裡面,覺得生活重新有了光彩。每天看著朝陽醒來
,我會微笑。

這種日子本來可以一直過下去的…如果傳奇沒有改版的話。

***

傳奇的金銀島改版是個可怕的大災難。

本來我們很期待新地圖開放,也很期待新裝備的出現。結果從一天的
改版,變成兩天,然後開放了兩天以後,突然關機維修,說資料要回
溯到改版前。

不玩遊戲的人不知道嚴重性,我打個比方好了。你努力做了一個專案
,好不容易已經進度趕上,眼見就可以完成了,老闆突然跟你說,「
欸,那個專案有問題,你重新開始吧。」而且,他不付你加班費,因
為專案是沒有用的。

所有你耗下去的心血時間和死掉的腦細胞就這樣一筆勾消。

我們就面臨了這種該死的狀況,這兩天努力的三十%經驗值和打到的
寶物,全部都成了烏有。

這件可怕的事情讓傳奇版躍居遊戲基地十大排行榜,痛罵了好幾十頁
,預計明天回溯,今天到處都是殺人放火,所有的城市佈滿了法師的
火牆和互毆的玩家,反正一切都會回溯,滿腔怒火只能用亂象來紓解


地獄般的光景…公會的人全擠到安全區,面面相覷,不明白向來熟悉
的烏托邦怎麼會變得如此恐怖。

最後亂得太厲害了,GM放了王級怪出來屠城,轉移玩家的注意力。

失望憤怒而先下線的羅道長,和我在盟重城的狼狽屠城中,默默相對


「公,怎麼又上來了?」

「來看看。過來這裡,那邊太危險了。」

我默默跟在他背後,心裡很哀戚。我知道他的心情。

我們一直在忍受官方惡劣的管理。在我還很嫩的時候,打白豬(小王
級怪)是二十二級的人打的,所以我努力到換衣服。等我二十二級了
,白豬變成三十級的人可以打的。等我升到三十級,白豬的強度又被
調強了,變成三十五級的人才可以打。

這是唯一一個,荒謬的以提升王級怪困難度為職志的遊戲管理公司,
不管我們再怎麼努力,永遠沒辦法跟王級怪面對面。

只有這個毀滅前夕的屠城之夜,我頭一次見到了祖馬教主、龍神、邪
惡鉗蟲。或許是毀滅的前夕容易激發人性的至善,全城的人不計前嫌
,不論你我,非常有默契的前仆後繼,去誅殺我們可能傳奇一輩子都
打不到的教主。

我們極力撲殺的,是這個萬惡的遊戲管理公司吧?

一把二十八級可以拿,攻擊力普普的井中月,只有組隊還打不過的王
才會掉。攻擊力落差極大的煉獄,原本白豬會掉,現在也鎖得不見蹤
影。

鎖書鎖到十七級法師修煉的雷電術一本都沒有,喊價喊到四十萬,而
且持續飆高,我不知道十七級的法師要去哪裡存那麼多錢好買書。而
不會天打雷劈的法師,要靠什麼技能才能升等?

物價天天飆漲,玩家面面相覷。而羅道長…更埋首練功,只是他的沈
默,讓我很不安。

「召喚神獸(技能書)…要四百萬。你錢夠嗎?要不要我先借你?」
我小心翼翼的問。

「我很早就把書都準備好了。」他淡淡的回答,「等練到三十五,或
許我就不玩了。」

他曾經那麼期待帶著膩稱為「狗狗」的神獸出來逛大街。但是改版後
的神獸弱到慘不忍睹,當場從神獸降級成「吉娃娃」。

蜘蛛又改得更強了,我們不得不用外掛,不然根本不用打了。

「那我怎麼辦?」我絕望的問。

「…我不會不管妳的。」他沈默了一會兒,「再說,傳奇改來改去,
也不知道會不會再改。我還沒決定…若是我要跳遊戲,妳要跟我走嗎
?」

公會在這裡,老大也在這裡…我對傳奇這個世界並沒有意見,但是我
對管理者的暴虐非常有意見。

「我跟你走。」

官方後來補償了玩家微不足道的經驗值,並且開放了雙倍經驗值的練
功週,在頻頻斷線停機維修,登入極度困難,隨時可能回溯的狀況中
,我們雙雙升上了三十五級。

他帶了狗,我有了烈火。但是我心裡一點雀躍的感覺也沒有。傳奇是
個很倚賴裝備的遊戲,沒有好裝備,等級升再高也沒用。

所有的高等裝備都鎖到無影無蹤,打是絕對打不到的,要買的話,得
花新台幣人家才願意割愛。

我們兩個人,還是什麼王也打不動。

好吧,組隊乃是王道…他們公會團練去打王,傾全公會之力,還是死
傷慘重,連王的影子都還沒看到。

練到這個等級,到底能夠做什麼?

我們都很茫然。

***

新地圖開放,我們振作起頹喪的精神,剛剛衝上三十五,勇氣十足的
去打了一次般若島。

越打心情越低落,般若的連平面地圖的怪都強到不像話,比起改強的
蜘蛛更兇猛,我喝掉了一手強紅才勉強打死了一隻浪人鬼,而這是新
怪裡面等級最低的。

他忙著補我和狗狗的血,原本神勇可以單挑無數蜘蛛的神獸,被浪人
鬼打去了半條命。

走進洞穴裡面打沒幾隻白骷,我們居然把水打光了,而且沒有掉任何
東西。

我打了三個多月的赤月谷,蜘蛛大軍熟到聽聲音就知道是什麼蜘蛛。
連會掉些什麼東西,閉著眼睛都知道。蜘蛛掉錢跟水,我們可以靠蜘
蛛給的水,撐著打好幾個小時。

或許等級真的很難練…三十五級升三十六級需要四百萬的經驗值,打
一隻蜘蛛兩個人才分兩百多,但是我們不欠錢也不欠水,還買得起一
些裝備,生活還過得去。

打般若島分三百多的經驗值,但是只打了半個小時就把水打光,沒有
水也沒有錢,又是蜘蛛的兩倍強。

這是很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他開這個新地圖作什麼呢?傳奇老是說
組隊乃是王道。是,組隊的確是王道,所以我有同修一起組隊。但是
我們兩個三十五戰士和道士,卻打不動般若島,生活不下去。

我們只能擠回人滿為患的赤月谷,他開這個新地圖無助於紓解人潮,
只是讓赤月谷更擁擠,糾紛越來越多而已。

而我,打了四個月的赤月谷了。我真的很想換練功地點,但是我能換
到哪裡去?

不掉裝備,不掉水,不掉錢。所有的寶都鎖得緊緊的,一個魔力加二
的鐵手鐲喊價破百萬。連這種東西都當寶貝…

但是,我還是不怎麼氣餒的。其實打哪裡都差不多,我只想跟羅道長
在一起就好了。不管打蜘蛛多膩,只要和他在一起,我就覺得高興。

但是失望過度的羅道長卻不這麼想。

他升上三十五級了,突然受到公會極大的重視。銀焰因為工作忙,早
就卸下會長的職責,新會長跟羅道長不太對盤。但是因為他有狗,所
以突然變成大紅人了。

打鬼王,找他。打教主,找他。以前他參加不進去的打寶團練,突然
次次都有他的份,他極度盡責的態度也受到空前的重視。

我一個人練功的時間突然變多了。上線跟他匆匆說沒幾句話,他就說
他要跟團練了。

並不是抱怨,真的。道士攻擊力不如戰士,又沒有法師的大規模殺傷
力,好不容易熬到三十五級,強大的狗狗就是他們的榮耀與驕傲。

我很能了解他受重視的「受寵若驚」與「榮耀感」,我和銀焰的過去
,以及「誘拐羅嚴」的白眼讓我不能夠跟去。只要他開心,孤單一
點我也沒有關係的。

但是…他們公會的人卻只是利用他,沒有戰士好好的保護他。

他常常疲憊又傷心的回來,告訴我他又噴掉了什麼裝備,公會卻沒有
任何人幫他撿回來──我想,就算撿了,那些人也不會承認吧?

我們兩個在赤月的時候,是非常互相依賴的。誰趴了誰幫撿骨,再怎
麼凶險也會硬著頭皮把東西撿回來,畢竟這些都是我們耗盡心血打來
或買來的,說什麼也不該讓對方傷心。

但是他們公會的人沒有人會這麼想。不管他是怎樣盡責,怎樣的想盡
辦法幫別人撿裝備,也不會有人同樣的回報他。

我替他心疼,真的。

只是…他越來越心灰意冷,越來越不願意上線。我常常呆呆的打僵屍
,等他等到半夜,然後倦極睡去,醒來居然還活著,我覺得很訝異。

我又開始了無止無盡的挖礦大業。涉愁…涉愁。這憂愁的深淵,我怎
麼都渡不到岸?

***

第三天,我沒等到他。

我開著道士繼續挖礦,百無聊賴中,我在另一台電腦練法師。

這是羅道長也不知道的帳號,我孤獨的練著,眼睛還不時瞄向挖礦的
那台,期盼可以看到他密我的訊息。

一片寂靜,只有公頻熱鬧著。這種熱鬧,卻讓我的孤獨更絕對。

道士和戰士,都需要戰友。或者說,三十五級前的道士,需要戰友。
羅道長現在不需要我了…他現在有隻可以當作戰士的狗狗了。

法師不需要戰友。

我被制約了。每天只要過了五點,我就會忍不住爬上來。因為羅道長
下班了,他會先上來一下,跟我打第一場蜘蛛,然後下線洗澡吃飯,
接著打第二場。

已經習慣這種規律的生活,這種規律性一但被破壞,已經被制約的我
,還是時間一到就上線,等那個可能要團練,也可能根本不上來的「
公」。

啼笑皆非。真是啼笑皆非。原來…只有我才需要他。我對他來說…不
過是可有可無的。

「婆,在嗎?」收到他的訊息,我滿腔的幽怨馬上消失不見,正要開
心的回答他,他的下一句馬上讓我跌入谷底:「婆,我今天要跟朋友
去喝酒,不上來了。」

三天。三天的孤寂我等到了這一句。

「…明天你來嗎?」

「不知道。」他沉默了一會兒,「婆,我若沒上來,妳不要呆呆的等
。妳想練功,想去那兒就去吧,不用等我了。」

不用等。他不要我等。

我抱著膝蓋,呆呆的看著這句。另一台電腦的小女法,發出慘叫聲,
讓蛇給咬死了。我讓她的屍體躺在地上很久很久,沒打算去幫她收屍


關機,睡覺。

半夢半醒中,我並沒有哭。我以為我會失眠,但是我反而睡著了。只
覺得心裡木木的,好像也不會痛。

已經習慣的規律一但被打破,就不會回來了。

***

像是所有的厄運一起來,我突然沒有了工作。

並不是我被開除了,不是的。而是我該領薪水的日子到了公司,發現
公司大門深鎖。不堪賠累的老闆,一走了之,捲走了剩下的資金,跑
路了。

我呆在原地,聽著員工和債主慷慨激昂的痛罵。如果痛罵對我的情形
有幫助,我是會罵的。

但是一點幫助也沒有。

我想到這個月的房貸水電瓦斯電話費,心裡一陣陣的發冷。房貸吃掉
了我大多數的薪水,我沒有半點積蓄。

驚慌失措的打電話跟媽媽求救,她痛罵了我一頓,「叫妳正經找份工
作妳就要在家裡鬼混,這下好了,現在我看妳怎麼辦啊妳!也不好好
找個人嫁了,俊男又沒有什麼不好,妳就是不肯回頭。若是嫁給俊男
,妳現在不就有人可以靠了?妳打電話給我,我能怎麼辦?」

我疲倦而慌張,想來媽媽是不打算借我任何錢了,「媽媽…妳跟哥哥
說,房子過給他好不好?我付不起房貸了,我也住不了這麼大的房子
,拜託妳跟哥哥說…」

「妳哥哥也買房子了,哪有錢付妳的房貸?」媽媽的不悅這樣的尖銳
,「讓妳付點房貸會死?房子還不是妳的名字?妳將來得靠這棟房子
啊!女人身上沒點財產,是會讓夫家看不起的,妳知道不知道啊?」

媽媽,妳騙誰呀…我邊擦著眼淚,突然覺得很傷心。房子用我的名字
買,還不是貪圖無住屋貸款,她偷偷跟哥哥說,這房子將來也是他的
,以為我沒聽到。很不巧,我剛好聽到了。

「那我把房子賣了好了!」我發起脾氣。

「妳敢!房地契還在我這裡,妳敢賣?」媽媽也火了,「妳要賣是吧
?等我死了妳就可以賣了!」

一聲巨響,媽媽把電話摔了。我握著話筒,不斷的掉眼淚。

哭又不管什麼事情,對吧?我把帳單攤開來,抱著頭開始思考,哪些
是可以拖的,哪些不能。

思考很久,我寫了一封囉唆又其其艾艾的信給銀行,告訴他們我沒辦
法準時繳房貸的緣故,請他們寬限我幾個月。翻出我所有的生日禮物
,爸爸還活著的時候,每年生日都會送我一樣金飾,說是送齊了,就
可以給我當嫁妝陪嫁過去。

還欠一個金戒指,爸爸就過世了。

眼淚一滴滴的落在這捧喜氣的金飾上面。這是爸爸的愛…為了我現在
的困難,卻必須賣掉才能撐下去。

我羞於跟別人借錢,媽媽也…雖然我知道,哥哥把她榨得差不多了。
存款簿只剩下幾百塊,我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紅著眼睛賣掉這捧金飾,我的心,不斷的在淌血。

付完所有帳單,我算了又算,找不到工作真的是死路一條,但是惡魔
黨執政,失業率高到嚇人的此時此刻,我寄出去的履歷表石沉大海,
連去便利商店想當店員,人家還嫌我不夠美,因為大把美貌苗條的畢
業生也在競爭這個站到腳腫的工作。

我白天讓現實煎熬著,當然也無心到傳奇流連。我跟公會的朋友說了
我的情形(沒有提我的經濟狀況),等著要告訴羅道長,卻又苦候了
他兩天。

等到的時候,他說他要團練。

「…我有話要跟你說。」

「等我團練完吧。」他匆匆離去,「打牛王很危險,別密我。」

我開始等,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的等下去。我正在考慮要不要密他,
卻聽見他在我旁邊說話。

應該去打牛王的他,卻在比奇飾品店跟別人聊天。「…哇,你一定嚇
壞了。」

「對啊,真是太可怕了,肥成那樣…我真沒想到我的婆居然超過六十
公斤。幸好只是網婆而已,不過玩玩嘛…喂,小馬,聽說你很愛你婆
喔?你怎麼不把她約出來看看?」

「網路歸網路,現實歸現實。又沒見過面,哪有什麼愛不愛。萬一跟
你一樣遇到恐龍女,將來可是很尷尬的…這不過是個遊戲…」

我的心,瞬間墜入冰窖。

「放心,你不會尷尬的。」我突然開口,讓他們兩個都嚇了一大跳,
「我不會再上來了…再見。」

沒等他說任何話,下線。他說得對,他說得非常對。我該逼自己面對
殘酷的現實,而不該在虛幻的烏扥邦尋求任何一點安慰。

我找他做什麼?我想跟他說什麼?他能給我什麼幫助?言不由衷的安
慰,空泛的愛語,又代表什麼?

什麼也都不是。

這一次,我沒有哭。我快手快腳的把傳奇從我的電腦裡移除了,像是
刪除一個有害的病毒。

我會活下去的。我喃喃的告訴自己。我會過得好好的,我會找到工作
,我會穩穩的撐下去。

只是失業又失戀,沒什麼。我廚房還有米,我會好好的…

衣索比亞還有餓死的人,我肯定不會那麼淒慘。

也不過是胸前開了個大洞,冷冰冰的風吹過去。祇是這樣而已,沒什
麼。

真的,沒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

創作者介紹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留言列表 (35)

發表留言
  • 笨雲
  • 第1?業>"<
  • quacat
  • 真是個殘酷又現實的發展...
  • heiaim
  • 真好看
    不快是蝶大
  • oops
  • ...心...有點痛...
  • kimiko.H
  • 好看~
    讓我想起了 我玩ro時候的模樣
    呆呆傻傻的......
    好懷念當時的公
  • 柯萊兒碧
  • 第二>"<(或許)
    看完才回的人
    啊啊...好悽涼
    我想看第七章 >"<
  • 布丁
  • 難過>"< 不過...這就是現實丫~
  • 柯萊兒碧
  • 看完再回會變第七ˇˇ
    不過看比較重要...
  • 小龍
  • 大部分的男人大概都很.......
  • 奶茶夕
  • 好難過..
    看了想哭...
    我想幫她大哭一場
  • 小滋滋
  • 胸前開了個大洞,風冷冷的吹過。只是這樣而已,沒什麼的。

    ˊˋ
    痛在心裡啊ˊˋ
    又黯淡下來的(我的心)
  • cornelia
  • 真的是很容易想到以前的事咧
    蝶大寫的好貼近人心阿!!
  • reneesky
  • 嗯~

    是阿...

    沒什麼

    遊戲嗎...沒什麼

    希望羅道長到時別後悔(冷笑)
  • 翷姮
  • 哀哀...

    現在的人都這樣!

    等一個人等惹很久結果換來的卻總是令人心碎...
  • 賊貓
  • 應該去打牛王的他,卻在比奇飾品店跟別人聊天。「…哇,你一定嚇
    壞了。」

    「對啊,真是太可怕了,肥成那樣…我真沒想到我的婆居然超過六十
    公斤。幸好只是網婆而已,不過玩玩嘛…喂,小馬,聽說你很愛你婆
    喔?你怎麼不把她約出來看看?」

    「網路歸網路,現實歸現實。又沒見過面,哪有什麼愛不愛。萬一跟
    你一樣遇到恐龍女,將來可是很尷尬的…這不過是個遊戲…」

    我的心,瞬間墜入冰窖。

    應該去打牛王的他,卻在比奇飾品店跟別人聊天。「…哇,你一定嚇
    壞了。」

    「對啊,真是太可怕了,肥成那樣…我真沒想到我的婆居然超過六十
    公斤。幸好只是網婆而已,不過玩玩嘛…喂,小馬,聽說你很愛你婆
    喔?你怎麼不把她約出來看看?」

    「網路歸網路,現實歸現實。又沒見過面,哪有什麼愛不愛。萬一跟
    你一樣遇到恐龍女,將來可是很尷尬的…這不過是個遊戲…」

    我的心,瞬間墜入冰窖。

    這是如此無情的世界
  • 香腸伯
  • 網路..
    很有趣..
    也很可怕..
    尤其是公婆..
    你不知道螢幕背後到底是怎樣的人..
  • 夢夔曇歆
  • 慶幸我對網路遊戲的熱度只有三分鐘~
  • 純潔
  • 難過.....
  • ESSES
  • 我要第七章!!!!!
  • 小淨
  • 雖然說是這樣,不過,還是有些人終成眷屬的啦,我有認識的也是公婆關係開始的,現在預計要結婚了。
    網戀不是不可以,但是要知道分寸,這是我的感想。
  • 銀魚
  • 『我該逼自己面對
    殘酷的現實,而不該在虛幻的烏扥邦尋求任何一點安慰。

    我找他做什麼?我想跟他說什麼?他能給我什麼幫助?言不由衷的安
    慰,空泛的愛語,又代表什麼?』

    這才是現實啊....
    刪了遊戲,還能再灌回去,但若遊戲倒了,就啥都不存在了 ~.~
    所以啊,玩線上遊戲,還是別看得太重
    因為只會傷得更重罷了
  • 寂時雨
  • 「網路歸網路,現實歸現實。又沒見過面,哪有什麼愛不愛。萬一跟
    你一樣遇到恐龍女,將來可是很尷尬的…這不過是個遊戲…」
    姑且不論恐龍的部份
    其實我很同意這段話ˇˇ
    像蝶姐在文中寫的
    其實網路上展現出的自己不見得是真正的自我
    但一定有投射出一部分不示人的真我

    網路中的友情都不見得能信任了
    何況是所謂的"愛情"
    玩網路遊戲的經驗我不敢說很豐富
    不過玩了這些年也很夠了
    網公我也有交過,不過很清楚就是網路上的而已

    一個在遊戲中擋在你面前保護你不受怪物傷害致死的玩家
    (或朋友,或網公,什麼都好)
    在現實中你會同樣預期他幫你擋掉所有危險嗎?
    在遊戲中很慷慨的人,在現實中可不一定是這麼回事
    (請相信我,我就不認為網路遊戲中的寶物、虛幣有什麼好捨不得的。但是新台幣我就會捨不得了,沒虛擬幣不會活不下去,沒新台幣可是會壓死人的QQ)
    如果你不會因為網路上的人在現實中不會捨命保護你而憤慨
    如果你不會因為網路上的人在現實中不一定像在遊戲裡,再昂貴的東西都可以送你而忿忿不平
    為什麼又要為了你的網公網婆,在現實中,其實不定一愛你而覺得受欺騙?

    不是說太過認真的人不對,投入感情並沒有什麼錯
    可是又怎麼強要他要也投入同樣的感情
    雖然螢幕後面的人是真的,擁有的感情也是真的.
    可是這畢竟不是真實世界
    因此我還真的不覺得這句話又有什麼錯,批評別人的容貌是很嘴賤沒錯
    他們也只是把自己的看法實話實說罷了
    會受傷是一定的,畢竟也是投下了情感(我也不是沒經歷過)
    但你又能因為對方一句很現實的話,而將自己的受傷怪罪到對方頭上嗎
    現實歸現實,對方也不是沒有投入感情的
    也許他們比較容易煞車(好吧…有的緊急煞車到有點過分的地步)
    但是真要說他們全都是負心人(男或女都好)
    我覺得這個罪名也太重了一點ˇˇ
  • 小莓

  • 我玩了整整8年的石器時代
    結果倒了
    真的就什麼都沒了
    賠償也少得可憐...

  • 炘Ray
  • 啊!第六章!
    好開心喔,出這麼快耶~
    是說,蝶大也有在玩傳奇嗎?還是之前有玩過?怎麼對傳奇這麼熟的感覺啊
    嘿~
  • cutejacie
  • 羅嚴克拉姆,萊因哈特
  • gn830724
  • 多天的等待換來一陣的冷漠 ...
  • 迷醉
  • 當初我玩RO的時候也是如此呢...
    每一個人看待線上的公婆的態度是不一樣的吧..
    不過,越是認真對待的越容易被玩弄阿..

  • 蟹
  • 好想在哪裡有po這篇小說...
    可是想不起來T____T
  • 麵條
  • 姆...我開慶幸我網戀還沒開始前就失敗還是失望我到現在都還沒有過戀情的感覺呢?
  • jelf
  • 文筆好的文章 有時 只是讓人讚嘆佩服
    蝶大的 卻是深入靈魂般
    每每讓人悸動 震撼
    也許就是這樣的感動
    讓我常常看完難過很久
    還是想繼續看下去..

    看蝶大的文章會特別想哭..
  • 天
  • 一口氣從第一章看到第六章..看得我又哭又笑..故事裡也看到了現在的自己..不知道故事會怎樣的發展..期待第7章...
  • 12
  • 嗚...
    人生並不是只有這樣而已!
  • 膽小鬼
  • 本來挺期待他們的後續發展的
    但是看到羅道長的那句話..
    在對照"game over"的標題
    開始有點感傷..
    虛擬與現實該怎樣自處..
    真令人困擾...
  • Sun
  • 給寂時雨
    謝謝妳
    謝謝妳在我為霜葉不勝唏噓時,妳的文章敲了我一記
    讓我重新思考不同的事情角度
  • LOU
  • 很久前就看過這故事了,但是每次看了霜葉母親過世這一段,還是覺得很難過。之前沒有線上遊戲的經驗,看了蝶大多部遊戲相關後,終於也踏出了第一步^^ 
    我的公會沒那麼爆笑,也沒那麼溫暖,但是真的有像霜葉一般,將整個情緒放在遊戲中。讓「遊戲歸遊戲」,這是生活有寄托的人才能做的到的。
    對遊戲認真,你就先輸一半了,是啊~但是對於勇敢付出的心情,有過寂寞的人應該都懂得為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