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微的風中 珠淚飄落寒冷異鄉

舉頭望 山河的面容 恩恩怨怨蒼天無量

鳥啼的時 血影濺紅天邊

---

「很動聽。」

緋紅瞳孔的女將,面無表情的放下手裡的琴。袒胸纏著紗布,上面猶
有血跡斑斑。雖然軍醫很努力的不讓她的肌膚被瞧見,美好的身段依
舊一覽無遺。

她卻渾然不覺來者焚著火熱慾望的眼睛,只是低頭調著琴弦,「沒什
麼。只是回家幾天,聽見聖女巫唱過這歌,順手抄了譜來。」

「我是說妳的歌聲。」大著膽子握住她的手,想她雖是有翼的公主,
終究隨著義父在常夏出生入死多年,總也得聽令於自己。

父王隨時都會病死,自己就是常夏王了。

沒想到她竟然將手一抽,漠然的站起來,俯望他宛如一條蟲蛆,聲音
卻是冷淡有禮的,「感謝王的誇獎。」凝神聽著遠遠傳來集合的號角
,「對不起,告退了。」罔顧從左肩直到右乳的重傷,拖著布甲邊走
邊穿,佩劍已上腰。

「馡!我命令妳留下來!馡!我以常夏王的身分命令妳!」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這麼淺顯的道理,難道這個愚蠢的王子不懂?
常夏王?等王真的駕崩了再說。

如常站在義父的身邊,依舊是他沈默的副將。就算是戰死,也希望在
這個職位上戰死。

義父的眼睛只瞟了她一眼,沒有問候。即使是義父女之親,軍令如山
,陣前親父子猶可憑軍法而斬,何況義父女。

她很清楚。也很清楚義父疼愛她,雖然這樣的嚴厲教誨著。

母親過世後,孤身在有翼後宮的她才七歲而已。初遭屠宮,死傷甚重
的王族,殘存的王子公主繼承王位的機會大增,各國背後較勁,遭暗
殺的王家子女一下子就滿了半打。

馡也險些慘遭殺害。若不是出使有翼的義父出手相救,早就沒有她了


「不要哭。」對著哭泣的馡,「哭泣不能夠活下去,」將一把匕首讓
她的小手握住,「自己的命,要自己守著。」

認了義父,父王也為了邦交的緣故,點頭讓只大她十歲的義父帶回常
夏。

「我們累世是常夏的勇將。之前是,之後也是。妳進我帖斯特府,從
此也是常夏的守護勇將。」

從那天起,她就成了馡.帖斯特,也和其他帖斯特家族的人一樣,立
志死在沙場上。

原因卻不是為了常夏或任何人。

「就算是負傷,也不能衣衫不整。」義父沒有望她,「血透出布甲了
,等點閱完畢,重新包裹過。」

「是。」



劍鞘隨風飛 心酸一如枯葉落地

不願說孤傲的情話 寵到戰袍狂妄的花

星月暗暝 刀光閃爍哀愁

身迷離聲憤慨 賊寇敢來

嘆運命放肆 壯志滿懷


她從不怨恨自己的宿命。即使有翼的新王屢次邀她回國,她也知道蓮
華王一定會讓她豐衣足食,過著公主般的生活。

有翼有賢君在位,很好。這樣,她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 繼續留
在義父身邊,繼續當她威風凜凜的副將。

催馬上前,她的吶喊總有著女子的嬌豪,劍起刀落,戰場上她是嗜血
的狂花 -- 不管是敵人還是戰友,對於這個嬌小卻勇悍過人的的副將
敬畏三分,即使知道她重傷未愈,在絕無生路的刀劍下,敵人寧可投
降,不想當「狂花」砍到手軟的刀靶。

揮去刀上的血跡,串串飛紅如桃瓣櫻凋,像是這個季節正在飛舞的嬌
花。

戰功再彪炳,義父也只一點頭,不見褒貶。

但是只要這個點頭就夠了。

「傷勢如何?」義父還是淡淡的,見他鬢邊已有白髮,馡驚了一下。

「尚可。每日操琴延展傷疤,應當不至於變成廢人。」

「廢人?」義父少有的自豪,「我的狂花馡就算成了廢人,也強過外
面那票膿包。」

知道義父在常夏朝中頗受排擠。功高震主,又收養了有翼的公主,常
受讒言所迫。若不是西南蠻族誰也守不住,狂花馡的有翼又萬般迴護
關照,恐怕人頭落地多次了。

憂思國事,義父不過二十七歲,就將白髮了。


稀微的風中 髮絲交纏蒼白的霜

怎敢忘 世恨的凌辱 了然一生又有何用

待天明露水己去 尋我行蹤


「很好聽。」

緋紅瞳孔的馡,向來冰封的眼睛透出一絲暖意。義父疲憊的面容露出
笑,鬢邊已然飄霜。

重調過琴弦,「回家幾天,聽聖女巫唱過幾遍,抄了譜來。」

「怎不回去多將養兩天?」義父也只有將睡這個時刻稍稍放鬆,偶而
會來探望義女,「蓮華王修書憂心著呢。」

垂首了一會兒,「聽說戰況緊急,常夏王子又按兵不發。」

兩人都寡言,滿心是話,又不知道怎麼說起。

終是帖斯特打破沈寂,「馡兒,回有翼吧。」

「不。」

「常夏王子…」

「他斷然不敢對我用強。」倔強的沈默,轉思又反悲,「若他為難義
父…」

「他敢為難我什麼?」義父微笑,無奈的,「失了我,這蠻族誰來抵
禦?」

淅瀝瀝突然下起雨,擊打著軍帳頂。天不測。

「若真失了我,」他的聲音啞啞的,「棄了帖斯特的姓,速速回有翼
,明白嗎?」

「決不會失了義父。」

不語。雨驟來驟停,星月如洗。義父長歎一聲,接過琴,撫弦低吟。
馡終因不支闔目而眠。

望著馡柔軟的睡臉,佇立良久,直到東方已白。

踏露而去,不知道能保這狂花在身邊多少時刻。

驚醒過來,身上披著義父的披風,東方已白,魚鱗狀驚人晶亮的雲飛
奔。颶風將至。

望著泛奇異虹彩的天空,她的心,莫名的沈重起來。

---

歌曲摘自

稀微的風中

詞/曲/演唱/ 伍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蝴蝶(seba) 的頭像
蝴蝶(seba)

夜蝴蝶館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