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目前日期文章:201404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陳十七端著一碗溫茶靜靜的聽少夫人季祁娘抱怨發牢騷。

「…我真覺得自己是白癡。嫁個人就笨到了,講究什麼溫柔賢淑…我呸啊!早知
道拳頭這麼好使,還不如一開始就打服打怕了,也不會後院一堆牛鬼蛇神。侍奉
婆婆什麼的,面子上情過得去就行了啊,反正她討厭我討厭死了,難道我吞忍她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7) 人氣()

陳十七執白先行,第一著卻是中規中矩的天元。陳祭月雖然狐疑,但也與之應對


但陳十七的中規中矩只限於開局,然後就開始胡亂擲子,毫無脈絡可言,甚至無
視陳祭月攻城陷地,只是很快的,陳祭月就發現,以為胡亂擲子的亂棋,竟是伏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3) 人氣()

但他連寫信的時間都沒有,又忙足了一個月,才把這群紈褲子弟的破事算是查完
備足資料了。

反正往上一送,上面要怎麼判,該傷什麼腦筋,就與他無關了。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2) 人氣()

陳祭月揉了揉眉間,暗暗的嘆了口氣。

晃眼又是一個月過去,作為東道主人,他實在應該去探望十七娘子…雖然這應該
是女眷該做的事。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2) 人氣()

看著她,扶竹枝打傘,淡青長裾外罩墨青廣袖氅衣,蹬著木屐鐸鐸而來,就覺得
酷暑午後飄來一陣清涼的風,空氣都寧靜許多。

少夫人微笑著下階,四個月的肚子已經顯懷,將養了這些時候,圓潤許多,齊胸
裾裙露出一片雪白,遍撒月季的披帛飄然,美麗得接近俊美的臉孔更添了幾分將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9) 人氣()

這件刺客案件,並沒有造成陳十七太大的困擾…別忘了,她在窮山惡水多刁民的
山陽縣住了三年,隻身去行醫的時候被打劫並不是太罕見的事情。

通常也是射射疏啦啦的幾箭嚇嚇人,可惜準頭不好,有回她就是剛好打著傘才沒
傷了腦袋,這才養成陰雨日夜都打傘的習慣…好歹能擋一兩下不是?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7) 人氣()

陳祭月鐵青著臉進來,陳十七正在啜飲一碗花茶,香氣在向晚的黃昏蔓延。

這女人。居然這樣平靜,而且還笑得出來。

是暗殺!狙擊!而且刺客的身手真的很不錯,剛好他準備過來,馳馬硬把那個刺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5) 人氣()

陳祭月皺緊了眉告辭了,陳十七根本沒留他吃飯的意思。

她還是一葷一素一湯一飯的簡單,留人吃粗茶淡飯又何必呢?

第二天,她抖擻精神,上馬車直趨安親王府。這次不但沒人攔,還畢恭畢敬的由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7) 人氣()

回去的時候她就躺下不醒人事了。施針又接生,這活兒完全是重勞動。直到華燈
初上,金鉤輕輕將她喚醒,她才睜開眼睛看著金鉤發呆。

現在已經比較習慣了,十七娘子醒得早但是要花點時間才清醒,而且不能起得太
猛。所以她還呆呆的時候,金鉤遞了一塊飴糖到她嘴邊,嚼完才會遲緩的起身穿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9) 人氣()

陳徘徊回來了。

那個錦繡徘徊,曾經大戰同文館諸儒,技壓群雄,以至於被微服出巡的皇上贊為
「機敏」的陳徘徊,回來了。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3) 人氣()

在馬車上劇烈顛了三天,又耗了精力施針急救…去趟百勝侯府比打仗還辛苦。

說得也是,根本是打進去的。

北陳安置她的小院離百勝侯府不遠,馬車慢行也就一刻鐘,快馬加鞭大約就拐個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6) 人氣()

其實還滿好笑的,嚇成這樣。

但終究她還是記得一點京城禮儀,所以微笑垂眸低首的等待侯夫人先離去。只是
侯夫人像團爛泥一樣被塞進軟轎逃跑了,她唇角沁著的笑意不大合禮儀的太深了
些。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3) 人氣()

其實這標題下得不好…不過算了。

當然,所謂架空的大燕,事實上和大陸地圖沒有兩樣才對,但我地理學得很破,
遙想當年填空題可以把南北京弄反了,讓地理老師氣得撕書…呃,這真的是很慚
愧的事情。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3) 人氣()

夏後暴雨總是來得急去得快。雨後初晴,日已西斜,開始在如洗碧空暈染霞光。

考慮到遠客久候,陳十七還是騎了馬,沒騎她慣常使用的驢子。

大劫餘生已三載,即使針藥鍛鍊多管齊下,她的雙腿還是有些麻木無力,不大好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3) 人氣()

寫在前面:

翠樓吟其實算是正文完結,只差幾個番外,但暫時沒心緒寫了。

「徘徊」還是練筆,也可能隨時斷頭,而且荒誕無考據,老梗沒創意,能不跌坑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7) 人氣()

看名默提了一串小粽子上樓,二娘忍不住笑出來。

在臘八吃端午節該吃的粽子。

「我以為,只有我才會做這樣的事情。」她調侃,「在文明猖獗的異世自修君子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4) 人氣()

初雪紛飛,閨望樓上了明瓦隔板,彩棚這才撤盡。好不容易把心放進胸腔裡的許
徐兩家,卻被如雪片般飛來的帖子驚得幾乎跳起來。

都是京城裡非官即貴的才女娘子,邀請徐二娘賞雪觀梅的各色宴會。

啾啾姊姊的房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4) 人氣()

等名默回去以後,趁著昏黃的落日未盡,二娘飽熏清水,在白牆上練字。

坦白說,她的字不算太好,只是練隸書的人少,苦練三四十年的人,更少。她會
重頭撿起來,其實是驚夢後的緬懷,一種類似鄉愁的餘韻。

啾啾姊姊的房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夏天剛剛過完,名默又出差了。

來自來,去自去。名默已經習慣二娘的態度,或說相交經年,了解彼此的身不由
己,什麼都沒有,剩下的只有自棄的順命、豁達。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人氣()

之後,基於某種默契,名默沒將美人肌簪送回,二娘也開始避談安哥兒。

有時候名默想起來,會覺得這種默契很微妙。無須言語,就能體會彼此的想法與
相順。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