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一章 女人們的八卦

經過咖啡廳,大門深鎖。麒麟的眼中露出困惑,繞了幾圈,確定沒人,她默默的
將機車騎走。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楔子 人間的李子酒


「所以,妳剛行完婚禮就跑來?」麒麟懶懶的問,瞇著眼睛正在喝李子酒。這是
旅行之前不久蕙娘親手釀的,經過了一年的光陰,讓酒變得溫柔醇厚。「做什麼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之十 花誦

滿地的玻璃像是水晶般,倒映著夕陽餘暉。長春看著倒在地上透明純淨如琉璃的
多肉植物,默默的想。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3) 人氣()

窒息般的沈默蔓延,直到昭明爽朗的笑聲打破。

「長春,我隨便說說妳還真當真勒。」他推了推眼鏡,「只是剛好手癢,又恰好
碰到了,切磋切磋而已。」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她親眼看著這個城市草創、成形,然後繁華。

建立都市後,人類聚居就會開始產生污染,不能移動的植物無奈的枯死,動物則
多了一條遷移的選項。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之九 眾生

夏天的時候,還在養育半魔化的天蛾幼蟲,大樓熱鬧起來。

其實大樓很少有空房子,幾乎是住了就不想走,明明是生活機能不太便利的地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恭喜蝴蝶榮登輕小說暢銷TOP5!!

雅小編偷偷排了一下,即使包含華文暢銷排行榜一起算,蝶大也有TOP6呢!!

在蝶大身體不適的這一年還能有如此成績,真的十分感謝各位書迷的支持!!

2011輕小說TOP.JPG      2011華文TOP.JPG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5) 人氣()

洗清了冤屈以後,看著緋琳掌了掌門一職,榖梁朗就帶著秋娘走了。

杏仙派經此一劫,雖然武林耆宿大老幫著遮掩,但還是引起許多耳語,門人臉上掛不住,紛
紛求去,只剩下緋琳和幾個女弟子。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8) 人氣()

原本以為安瑜要帶著人殺上山來,卻一直按兵不動。一日日過去,看看又是半個月了,不但
安瑜只是差人上山請秋娘安,人沒來過,連榖梁朗也不見蹤影。

緊繃了這麼些時候,陸、劉兩師叔以為榖梁朗大概是逃走了,這事情大約冷個一兩年也就沒
人提起;不過,杏仙派耳語不斷,弟子間的閑言絮語漸漸多了起來。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秋娘一進杏仙派,就覺得被不少不懷好意的目光瞪著。虧得緋琳樣樣周全照顧,起居坐臥,
飲食用藥,都不假他人,親自處理,居然保得幾日平安。

這緋琳原是孤兒,前代掌門憐她一家子都遭瘟病死了,接到杏仙派撫養。她個性有些迷糊,
又愛朋友,上上下下的師弟師妹沒有一個不喜歡她的;師尊看她小處迷糊,偏偏大處精細,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榖梁朗一醒過來,看見秋娘趴睡在身畔,形容灰敗,氣息不勻,知道她受了這場
驚恐,又添了幾分。原是要好好照顧她,反而拖累了。

他起身運了運功,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大礙,正要叫醒秋娘,突然聽到一聲喊叫,
連秋娘都驚醒了。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秋娘勉強打了個盹,突然聽到女子尖叫,人聲鼎沸,驚醒了過來。傾耳聽了聽,
聽不出端倪,唯恐有盜賊,她推了推夫君,「子霽,醒醒,外面亂成一團呢!」

榖梁朗勉強睜開眼睛,頭痛欲裂。昨天師尊借口他大喜,師兄弟連帶師叔湊趣,
死命的灌他酒,他雖然酒量不錯,但哪禁得起這樣的車輪戰?真真喝得爛醉如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從蝴蝶老師種花生活衍生而出的小說〈長春〉裡,

有著許多獨具特色又鬼靈精怪的「花樣角色」。

在鳥語花香又黑暗(?)的氛圍下,

長春與使君子兩位行事嚴重雙重標準的主,更是讓人深深著迷。

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3) 人氣()

越往山上走,榖梁朗就越沉默。秋娘看了他一眼,不說什麼,只是拿起那把短弓
撥著,錚錚錚的,僅僅有一根弦,卻隱隱有音律的和諧。

她索性按著簡單的音韻,輕輕低吟︰「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
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達達的馬蹄踏碎了山城的靜謐,秋娘掀開車簾,映目的是夾道的柳蔭,時值仲春,
滿天飄著潔白的棉絮。

山野人家雞犬相聞,遍種桃李,更有成片的杏林,妝點得像是花圃一般,嬌紅艷
白,綿綿延延的連接到天際,偷了霞雲的幾分精神。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這次昏厥,在榖梁朗都疑心秋娘不活了時,她才慢慢醒轉。

她醒轉已是兩日以後了。

她醒來第一句話問的還是︰「冬兒呢?」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她從來沒有這麼痛恨自己的身體過。

只能默默的躺在床上,居然連去看看情逾姊妹的凝碧都不能。秋娘含著淚,只能
一再的告誡自己,冷靜,冷靜,不能在凝碧生死一線間的時刻還發病,讓大夫延
誤了醫治。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